仙疆魔域

第264章 救援2

第二百六十四章 救援2

他刚一逃,被‘玉’霄赶上,‘玉’霄一剑刺出,将天狼的左臂刺伤,天狼也负伤而逃了。。 更新好快。

鹰扬和光万里更是狡猾,没等七人杀来,早就逃之夭夭了。

元真看的清楚,知道‘玉’霄一来,不能再打下去了,因为‘玉’霄这种无赖的打法实在令人头痛,若没有高手分开这六人,被这六个姑娘联手一击,根本难以还手,只有干吃亏。

而且,元真的本意就是杀一些弟子泄愤,能击毙为首的人当然不错,击毙不了,也没有什么,如今目的已经达到,根本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所以,元真大叫道:“撤!”

随着元真的一声令下,其余的妖魔化作一道光就飞入了云端,消失不见。

黑暗中传来了妖魔们的狂笑声……

雪紫儿厉声道:“不要走,有本事决一死战!”

没有妖魔理会她,妖魔早就飞的远了。

‘玉’霄沉声道:“不要追!”

一见妖魔逃走了,齐天寿和应天生这才长出一口气,若不是‘玉’霄来得及时,今日必然伤亡惨重,但即使如此,被屠杀的弟子也多达百多人!

六个姑娘都前来拜见,有的叫师叔,有的叫师伯,有的叫叔叔,有的叫伯伯。

齐天寿‘激’动的道:“霄儿,仙儿,幸亏你们赶到……”

‘玉’霄一言不发,面冷如霜,冷冷的瞪着齐天寿和应天生这两个师傅。

把齐天寿和应天生看的心中就是一颤,这么森冷的目光乃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更没想到是出自徒弟,他们见到‘玉’霄,从来‘玉’霄都是笑嘻嘻的,不是玩就是闹,这么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们,他们还真不习惯。

六个姑娘一见这当徒弟的太不像话了,竟然如此的瞪着二位师傅,真是又气又笑,纷纷用手肘轻轻的碰了‘玉’霄一下,那意思是告诉‘玉’霄,就算你不用磕头行礼,但这二人是你的师傅,你也该客客气气的打声招呼才对。

‘玉’霄没有理三个姑娘,而是冷冷的看着手臂上流着鲜血的齐天寿和也受了点轻伤的应天生,冷冷的道:“我问你们,我给你们送信,你们可收到了没有?”

齐天寿尴尬万分,低声道:“收……收到了……”

‘玉’霄喝道:“既然收到了,为何不听我的话?”

六个姑娘这个气,暗暗的道:“有你这做徒弟的吗?就算师傅们是不对,你也不该以徒弟的身份去喝斥师傅呀,这真是太不像话了。”

但六个姑娘一见‘玉’霄盛怒之下,知道‘玉’霄真生气了,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要是以前,应天生早就喝斥‘玉’霄,要给‘玉’霄定罪,问‘玉’霄个目中无长幼之罪了,但如今,应天生也自知理亏,脸‘色’通红,也低下了头。

应天生是铁面无‘私’的人,一生做事最是公正,从不会有‘私’心,如今,因为自己的固执‘弄’的死伤了这么多弟子,他知道自己难辞其咎,所以,虽然‘玉’霄很不礼貌,他也不计较了。

齐天寿轻轻叹了口气,道:“唉,是我不好,一时没想开。”

‘玉’霄怒道:“你们也都几十岁的人了,怎能如此的糊涂?我派人从三千多里的地方来给你们送信,若不是真的很危急,我焉能让你们迁走?我问你们,是太清宫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孰轻孰重?等以后,打败了魔域的妖魔,天下太平了后,就算太清宫大殿被毁,难道你们还怕没有孝子贤孙给你们重修道观吗?你们真是好糊涂!”

其余的弟子们实在看不下去了,那有徒弟教训师傅的?而且还是大庭广众之下,叫做师傅的脸面往哪里放?

欢欢跟‘玉’霄的关系不错,赔笑道:“小师弟,不要闹了。”

‘玉’霄叱道:“你们也是!我让陶叔叔给你们写信,你们不是没看到,为何不劝劝?你们心里,就知道服从,难道没有自己的脑子?不知道自己吃几碗饭?”

欢欢脸‘色’一红,尴尬不已。

‘玉’蝶轻轻的掐了‘玉’霄一下,意思是叫‘玉’霄别太过分了。

‘玉’霄不理,指了指满地的死尸和不少受伤的弟子们,喝道:“齐天寿,应天生,你们自己看看,这死伤了这么多人,谁之罪?应天生,我来问你,你执行‘玉’清教的教规,这又该是什么罪?你自己说!”

应天生脸涨的通红,被徒弟这般的教训实在是难以下台,但的的确确是错了,这里死的这么多人,的确是跟他的固执有关系。

应天生长叹一声道:“唉……是我的错,我不该……”

‘玉’霄指着两位师傅的鼻子道:“你们呀,自‘私’自利,难道为了保住这大殿,就牺牲这么多人的‘性’命吗?大殿是死的,人是活的,孰轻孰重?枉你们活了这把年纪,依旧是如此的不开窍,现在,我问你们,可肯迁走了?”

应天生苦苦一笑,道:“霄儿,你做主吧。”

齐天寿叹道:“我也想通了,宫殿再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只要留的命在,以后大可以重建,霄儿,我们错了,你就做主吧。”

‘玉’霄虽然生气,但他当着这么多人斥责两个师傅,为的就是给两个人点压力,让这两人知道所犯的错误,他好劝他们放弃狻猊峰,否则,正面去劝哪里能这么好劝,这也是一种手段罢了。

而且,他跟齐天寿的关系还真不错,‘玉’霄曾经跟齐天寿学过炼气之功,也学过医术,齐天寿为人很慈祥,对‘玉’霄真不错,所以,‘玉’霄内心中也不想这么斥责师傅,但这也是为了骂醒两个固执的师傅才这么做的。

‘玉’霄一见二位师傅回心转意了,也就把话收回来了,给两个师傅点台阶下,于是叹了口气道:“唉,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你们,太清宫工程浩大,乃是‘玉’清教的基业,焉能说放弃就放弃?但是,咱们九峰各自为政,离着虽然不太远,但也有二三百里路,彼此救援十分的不便,一旦妖魔联合在一起,数十名高手前来袭击,就算你们能击败他们,可是妖魔的本事,并非是这些弟子们能敌的住的,必然会有死伤,而妖魔们正是打的这个主意,一个各个击破,消弱咱们的力量,咱们应该保存实力,这样才能抗拒魔域大军,若是被妖魔如此的将咱们的力量消弱,万一魔域的兽群大军一到,谁能抵挡的住?难道没有这些弟子,仅凭着九位师傅的力量能挡得住吗?不知二位师傅觉得霄儿所说对不对?”

齐天寿轻叹一声,轻轻的‘摸’‘摸’‘玉’霄的头,和蔼的道:“霄儿,你真的长大了,越来越有出息了,是师傅们糊涂。”

‘玉’霄微微一笑,拉着二位师傅的手,笑道:“二位师傅,莫要生气,是霄儿一时无理,实在是不该,师傅,师娘,你们有没有受伤?”

舒韵轻轻一笑,柔声道:“我们没事,霄儿,你们这是从哪里来?”

‘玉’霄道:“我们驻扎在了三百多里之外,看到了这场大火,就知道出事了,才前来接应,此话以后再说,赶紧收拾收拾,连夜到‘玉’清宫集合。”

应天生点头道:“好,这就走!”

这一次,齐天寿和应天生再也不再犹豫了,纷纷命弟子收拾妥当,这就要下山。

他们也知道,若是妖魔再来一次袭击,今日杀一百,明日杀二百,那这区区的千余弟子焉能架得住这般折腾?到时候,就成了光杆司令了,的确是元气大伤了。

但就是这么一会的功夫,就死了不少的人,经过一阵查点,发现足足死了一百五十多名弟子,真是伤亡惨重。

这也是‘玉’霄等人来的及时,若是再晚点,死伤更多。

众人七手八脚的按‘玉’霄的嘱托,就在附近的林中挖了几个大坑,就将尸体草草的掩埋了,如今,那有时间给这些尸体一一准备棺材,只有草草埋葬。

应天生和齐天寿都流了泪,知道‘玉’霄所说真的不假,以一方之力,难以对抗妖魔的入侵,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共抗魔域大军。

‘玉’霄一见众多弟子收拾停当了,‘抽’出双剑,在‘玉’清大殿上留了几个字。

‘玉’霄在最显著的地方写道:“速速到‘玉’清教集合,不得有误。”

他是留给楚天祥等人的,因为他跟楚天祥等人约定好了到此集合,如今,他带人离开此地,所以才给楚天祥等人留个信。

一切都准备好了,‘玉’霄对齐天寿几人道:“二位师傅,你们率领大家立刻到‘玉’清宫,我们要去接应一下龙‘女’派的‘女’人,那些妖魔虽然走了,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这里离着龙‘女’派和‘玉’清宫最近,妖魔说不定去袭击龙‘女’派去了。”

如今,九峰分守三峰,‘玉’清宫在八峰中间的东南,龙‘女’派在西北方,狻猊峰的前面东边就是龙‘女’山,离着狻猊峰最近,仅有一百多里路,御空飞行,不过半柱香多的时间就可以飞到了,至于上清宫在正东,离此颇远,所以,‘玉’霄断定,妖魔不是去袭击龙‘女’派,就是去偷袭‘玉’清宫了,因为妖魔知道‘玉’霄来到了,若不尽快的去打,明天一早,就再也没有机会对付了,那这一趟就算白来了。

但‘玉’霄觉得,妖魔最有可能去打龙‘女’派了,因为‘玉’清宫中有夔牛鼓,只要妖魔一到,夔牛鼓一敲,必然打草惊蛇,其余的地方的高手就会前去支援,可是龙‘女’派却没有夔牛鼓,而且龙‘女’派的都是‘女’子,‘女’人在妖魔的心中是觉得更好欺负的,所以,‘玉’霄觉得妖魔最有可能去了龙‘女’派。

‘玉’霄叮嘱齐天寿率领弟子们速速到‘玉’清宫,他则带领六个‘女’子又飞往了龙‘女’山。

雪紫儿和卓悠悠二人最是焦急不安,因为她们是龙‘女’派的弟子,跟龙‘女’派的感情深厚,跟师傅们的感情深厚,若是妖魔到龙‘女’派去大开杀戒,这么多姐妹若是被妖魔屠杀掉,万一师傅再有什么三长两短的,那可如何是好?

七个人不敢耽搁,安排好了这里的事,紧接着就追了下去。

这已经耽搁了一炷香的时间了,谁知道妖魔到没到?

但‘玉’霄飞了一段路,忽然掉头往回走,雪紫儿失声道:“啊,你到哪里去?龙‘女’山在前面呢!”

‘玉’霄沉声道:“咱们先回去看看,我怕妖魔没有逃走,而是暗中杀个回马枪,咱们回去看看,若是他们没有事,那就证明妖魔去了别处了。”

雪紫儿急道:“可是,可若是妖魔直接去了龙‘女’派呢?”

‘玉’霄嘻嘻笑道:“去了更好,叫妖魔杀一些人,你们的师傅才会开窍,否则,她们岂会听命?到时候,还是免不了死人,会死的更多,还不如这时候叫妖魔杀一些人,给她们点教训呢。”

雪紫儿和卓悠悠这个气,就算要劝龙‘女’派迁移,但也不能用人命来做牺牲呀。

卓悠悠重重的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你怎么这么坏?哪里都是我们的好姐妹,岂能为了这个白白的牺牲的?”

雪紫儿气的使劲掐了‘玉’霄一把,嗔道:“回去后,我们自然会劝师傅的,好好的讲讲,师傅们一定会听的,你就别缺德了,真是坏透了。”

‘玉’霄嘻嘻一笑道:“喂,真打我呀,我跟你们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呀,喂,咱们立刻飞回去看看,耽误不了时间的,放心吧。”

两个姑娘无可奈何,因为‘玉’霄说的并不假,谁知道妖魔是不是杀个回马枪去袭击太清宫的人呢?

若是妖魔等他们走后,又去袭击太清宫的人,那在这里击毙了妖魔,还不是一样,所以,几个姑娘纷纷点头,于是,七个人又飞了回来。

飞到半空中,一见太清宫的弟子正排队往山下而去,妖魔们踪迹不见,可见妖魔的的确确已经走了。

雪紫儿跺脚道:“妖魔没回来,看来一定去了龙‘女’山了,咱们快去!”

‘玉’霄点头,一手拉着雪紫儿,一手拉着卓悠悠,他和‘玉’蝶骑着天马,曲仙儿三姐妹还是老样子靠龙鱼带着,而菁菁鸟则随着一起飞,于是,七个人和三只灵兽一道光就往龙‘女’山飞去。

果不出‘玉’霄所料,元真一见‘玉’霄到了,虽然愤恨,但也无可奈何,因为这一来,力量增加了不少,‘玉’霄总是以七人之力对付一个,真的是难以应付,打下去没有便宜,所以,十八个妖魔退走之后,元真率领众多妖魔直扑龙‘女’派。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