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4章 救援5

第二百六十四章 救援5

可是‘玉’霄却看不惯,别说苏冰是悠悠的师傅,就算苏冰是如来佛祖,王母娘娘,她若是欺负自己的妻子,‘玉’霄也绝不会客气。。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所以,苏冰虽然是长辈,但‘玉’霄反‘唇’相讥,照样骂,照样打,‘玉’霄可不怕。

苏冰厉声道:“以后,我不准你再见这小畜生!”

‘玉’霄怒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是她师傅,我却是她丈夫!她凭什么听你的……”

‘玉’蝶掩住了‘玉’霄的嘴,嗔道:“好啦,不要吵了,她是悠悠的师傅,也是你的前辈呀,你该尊重呀,你怎么能骂人呢。”

‘玉’霄甩开‘玉’蝶的手,怒道:“她欺负悠悠,你没看到?咱们傲人族的人不是好欺负的,她打悠悠一耳光,我要替悠悠打回来!”

卓悠悠心中又感动,又生气,但‘玉’霄是越掺和越‘乱’,不但化解不了,而且反而令事态更严重,严重都能无法收拾。

这世上哪有徒弟打师傅的道理?

可是她知道,‘玉’霄可是说到做到,他说去打苏冰,那他可真敢打,但他若是打了自己的师傅,那师傅的脸往哪里放?以苏冰的‘性’格,若是被晚辈羞辱了,那岂能善罢甘休,不跟‘玉’霄玩命才怪。

就算是现在,‘玉’霄也已经太过分了,竟然骂她师傅,这已经就算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了。

卓悠悠流着泪,将霜寒剑扬起,横在了脖颈之上,哭道:“你们是想‘逼’死我是不是?霄哥哥,你再若如此,那悠悠无颜活在世上了,我绝不允许你羞辱我恩师,你再要胡闹,我就死在这里!”

曲仙儿等姑娘大惊失‘色’,‘玉’蝶叫道:“好妹妹,你别傻!快把剑放下!”

卓悠悠泣道:“你们不要过来!过来我就自尽!霄哥哥,我要你答应我,不要羞辱我师傅,否则,我绝不会偷活于世!”

‘玉’霄吓得脸‘色’苍白,大叫道:“喂,你疯了?快把剑放下,我答应你就是,好不好?我不再找她算账就是了!”

卓悠悠止住了泪水,问道:“真……真的?”

‘玉’霄叹了口气,道:“唉,我凌‘玉’霄一言九鼎,悠悠,不要玩了,这不是玩的。”

卓悠悠转身直视师傅,正‘色’道:“师傅,悠悠不孝,不过,我和霄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并非徒儿不尊重师傅,之所以没有请示师傅,而是当时迫不得已,条件不允许,我们被困地下一月之久,本来是必死无疑的,我们六姐妹和霄大哥同处一室,只有四五丈大小的‘洞’内,同吃同住,十分的不方便,而且,我们都以为必死无疑了,这才都嫁给了霄大哥,这件事,徒儿以后慢慢跟师傅解释就是,师傅,霄大哥刚才言语冒犯,徒儿代为道歉了,你怎么罚我都行,但请你不要跟霄大哥为难,请师傅答应我,否则,徒儿两难,只能以死报师傅的大恩了!”

苏冰脸都白了,颤抖着手道:“你……你敢要挟我?”

卓悠悠惨然一笑,轻轻道:“徒儿不敢,不过,徒儿说到做到,你们若是要拼个你死我活,徒儿两难,只有一死,也不愿看到你们拼杀,咱们都是一家人呀,为何水火不容呢?所以,请师傅不要跟霄哥哥打斗,不知师傅答应吗?若是不答应徒儿,那徒儿先走一步!”

苏冰浑身抖成了一团,她最宠爱的就是小徒弟,但如今,徒弟竟然以死来哀求她,她虽然人称冷‘艳’仙子,但毕竟心不是冷的,焉能忍心看到爱徒出事?但这徒弟是说到做到,必然能做出来。

宣静叹道:“师妹,算了,他们这么远前来救咱们龙‘女’派,心都是好的,只是‘玉’霄这孩子为人就是如此,只是一时气愤罢了,算了吧。”

罗贞也劝道:“是呀,他一个孩子,何必跟孩子生气呢……”

苏冰长叹一声,跺脚道:“唉,冤孽!真是冤孽!好,悠悠,我答应你!这件事我不再追究,你还不把剑放下!”

卓悠悠大喜,走到师傅的身边,挽住师傅的手臂,低下了头,轻轻道:“师傅,多谢你,师傅若不解气,再要罚徒儿,徒儿甘心受罚。”

苏冰长叹一声,‘摸’‘摸’爱徒被自己打红了的俏脸,也是心疼无比,叹道:“唉,这真是孽缘,算了,算了,看在你今日前来救援的份上,我不怪罪你就是。”

卓悠悠扑进了师傅的怀中,啜泣道:“多谢师傅!”

苏冰眼中含泪,轻轻的将徒弟揽在了怀中,‘摸’‘摸’爱徒的秀发,满脸尽是柔和之‘色’。

‘玉’霄看的大奇,没想到苏冰这么冷傲的一个‘女’子竟然也有慈祥的一面。

他那里知道,苏冰最宠爱卓悠悠,卓悠悠也会来事,所以最得宠,师徒二人的关系,简直好似母‘女’一般。

卓悠悠幼年丧母,拿这师傅当作了母亲一样的看待了,而苏冰也是无儿无‘女’,也在内心中将卓悠悠当作了自己的‘女’儿一般的看待,所以,二人表面是师徒,其实跟母‘女’相似。

只是自从‘玉’霄出现,苏冰气恼‘玉’霄,才将这股气撒在了徒弟身上,其实,内心中是吃醋罢了。

‘玉’霄气道:“好啦,别哭哭啼啼的了,打了你还叫她师傅,还叫的这么亲,真是贱骨头,揍得轻了!”

卓悠悠也不撒娇了,气的瞪了‘玉’霄一眼,嗔道:“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做哑巴。”

‘玉’霄冷笑道:“我也不想说话,只是,你们还要再这么‘肉’麻的师傅长师傅短,好徒弟长,好徒弟短的,若是妖魔万一再杀回龙‘女’派去,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呀……”顿时,就连苏冰也都不生气了,是呀,虽然打败了妖魔,可是妖魔逃走了,若是翻身杀回,那可如何是好?

如今,‘精’锐都来追敌了,龙‘女’派的‘女’弟子虽多,但高手却少,遇到如此厉害的妖魔,还不是只有被宰割的份?

虽然苏冰恨透了‘玉’霄了,但‘玉’霄却是句句在理,不得不令人佩服。

宣静脸‘色’也一变,道:“快赶回去!”

十八个人不敢怠慢,都各自御剑而飞,往龙‘女’山飞去……

第二百六十五章迁派

魔域的妖魔虽然并没有返身杀回去,但龙‘女’派的‘女’弟子依旧是伤亡‘挺’重,满地的鲜血,满目的狼藉,令看到的人心都要碎了。

这里虽然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但妖魔们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在妖魔的心中,‘女’人更可杀,就因为有了‘女’人,所以才生出了这么多凶残的人类,所以,‘女’人是罪魁祸首,繁衍生息的根源,所以在魔域的动物眼中更是该死。

幸好‘玉’霄等七人来的及时,只是前后脚的时间,但仅是这一小会的功夫,死在魔域妖魔手中的‘女’人就足有四十多个,伤的不计其数。

其实,这伤亡已经很小了,最起码比起太清宫的伤亡要小得多了。

但就算死一个人,魔域的妖魔敢到龙‘女’山闹事,这乃是奇耻大辱。

三‘女’恨的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

无数的美‘女’们哭哭啼啼,为死去的姐妹们伤心。

六个姑娘也都落了泪,尸体残缺不堪,血淋淋的就摆在了龙‘女’派的圣‘女’殿‘门’外,看上去实在是太惨了。

‘玉’霄望着一地的尸体,不但没有伤心,反而笑道:“死这么多人,这你们满意了吗?”

‘玉’蝶轻轻的拽了‘玉’霄一把,因为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过分。

难道龙‘女’派三仙子想死这么多人吗,你这么说,岂不是嘲笑和讽刺?

三‘女’脸‘色’都变了一变,尤其是苏冰,苏冰怒道:“凌‘玉’霄!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

“哈哈哈……”‘玉’霄放声大笑,这一笑,把龙‘女’派的弟子都气坏了,这里死了这么多人,他却放声大笑,简直岂有此理!

若不是‘玉’霄带人前来救援,这些‘女’子早就翻脸了,但欠下了‘玉’霄的情,而且这些‘女’子也知道卓悠悠是‘玉’霄的最好朋友,给卓悠悠面子,也不好发作,只是愤怒的瞪着‘玉’霄。

苏冰厉声道:“你笑什么!”

若不是卓悠悠拉着她,苏冰真想过来好好收拾收拾‘玉’霄解解气。

因为‘玉’霄可把她气坏了,简直都要气疯了,这些年来,她那里被人骂过,就算是师傅也不曾这般的骂过她,而‘玉’霄竟然骂她,还敢跟她动手,简直是目无尊长,仅是凭着他骂的那几句话,苏冰将‘玉’霄打死,天帝山的人都说不出什么来。

但宝贝徒弟嫁给了这个可恶的坏小子,若是杀了他,宝贝徒弟就成了寡‘妇’了。

而且又跟他感情深厚,这一次以死相‘逼’,迫于无奈,苏冰为了宠爱的徒弟,只好忍下了这口恶气,但她虽然忍住了这口气,可是一见‘玉’霄就讨厌,尤其是见到‘玉’霄总是那么笑眯眯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如今,‘玉’霄放肆的大笑,苏冰忍不住又发作了。

卓悠悠急忙拉住了师傅,气的走过来,照着‘玉’霄的头就重重的敲了两下,嗔道:“你胡闹什么?你还有完没完了?你是不是想我死,你就高兴了?”

其余的姑娘也都瞪了‘玉’霄一眼,雪紫儿气的掐了‘玉’霄一把,嗔道:“不准你无理,再要胡闹,我们可不客气了!”

‘玉’霄冷笑道:“这又不怪我,死去的人又不是我杀的。”

曲仙儿嗔道:“那也不准你笑!”

‘玉’霄嘻嘻笑道:“喂,我天生就爱笑,难道龙‘女’派不许人笑吗?好像没这个规定吧?我不笑,难道跟你们一起哭吗?死的‘女’人又不是我娘,我犯得着难过吗?”

“你……”

六个姑娘被气的哑口无言,雪紫儿气的照着‘玉’霄的屁股就踢了一脚,嗔道:“你真是太不像话了,死的虽不是咱们的亲人,可是,都是自己姐妹,别人在哭,你哪能在哪里笑?”

‘玉’蝶照着‘玉’霄的额头戳了一下,嗔道:“不准你再胡闹了,你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是笑你们呀,一个个哭的跟泪人似的,真是好笑,好笑呀。”

楚桂儿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喂,你是不是又犯病了?死了这么多姐妹,姐妹们难过,哭有什么好笑的?”

‘玉’霄哈哈笑着,在楚桂儿的腋窝下胳肢起楚桂儿来,楚桂儿也怕痒,被胳肢的也笑了起来,但立刻躲开,捂住了嘴。

‘玉’霄坏笑道:“哈哈,看看,你这不也笑了?你笑我为什么不能笑?”

苏冰脸都青了,但六个姑娘围住了‘玉’霄,教训‘玉’霄,她也不说什么了,但如今一见,不但没教训了‘玉’霄,反而‘玉’霄更胡闹了,真是太可气了。

苏冰用手指着‘玉’霄的鼻子,厉声道:“你给我滚!我们龙‘女’派不欢迎你,滚!”

‘玉’霄悠然笑道:“对不起,我可不会滚,请你示范一下好不好?”

苏冰怒道:“你……”

卓悠悠掐了‘玉’霄一把,嗔道:“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卖了!”

‘玉’霄嘿嘿一笑,捏捏悠悠的下巴,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气不死她的,气死她,我给她偿命还不行吗?”

‘玉’霄将悠悠一推,不但不怕苏冰,反而踏上几步,微笑道:“是呀,你们龙‘女’派不欢迎我,可是呢,你们却欢迎妖魔前来做客呀,没想到,龙‘女’派的‘女’人都是忘恩负义之辈呀,我千里迢迢带人前来救援龙‘女’派,一不请我进去喝杯茶,二不说句感‘激’的话,反而呢,要赶我走,难道你们就这么对待恩人的吗?难怪说,‘女’人心,海底针了,原来,你们‘女’人都是贱骨头,打你们,杀你们的人,你们却欢迎光临,救你们,帮你们的人,你们却要赶出去,如此的是非不分,真是可笑!”

苏冰登时为之语塞,被问的哑口无言,膛目结舌。

因为‘玉’霄的确没有说错,他千里迢迢的来救援龙‘女’派,刚才又指挥大家击败了妖魔的入侵,的确是前来帮着龙‘女’派的,于情于理,的确不该这么赶他走。

只是,‘玉’霄实在是太可气了。

宣静拉了拉苏冰,微笑道:“好了,都不要赌气了,霄儿,你也太过分了,你前来救援我们龙‘女’派,我们都很感‘激’,只是你不该这么胡闹,来,进去坐吧。”

‘玉’霄笑道:“进去呢,就不必了,现在呢,你们还有罪人没治罪呢,宣静,苏冰,罗贞,你三人可知罪?”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