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5章 迁派1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迁派1

三‘女’这个气,气的都脸青了,‘玉’霄居然要治三圣‘女’的罪,简直岂有此理!

六个姑娘刚想说什么,‘玉’霄一摆手,道:“都不要多嘴,我自有道理。-”

六个姑娘彼此看看,只好不再说话,因为她们太了解‘玉’霄了,‘玉’霄既然这么说,肯定是变着法子劝三‘女’迁派,而正面劝解,是劝解不了的,也只能看‘玉’霄的了。

罗贞瞪了‘玉’霄一眼,问道:“哦?我们有什么罪?”

‘玉’霄冷笑道:“我要治你们个自‘私’自利之罪!我问你们,我给你们送信,你们可曾看到?”

苏冰气大了,他居然还敢提信的事,就凭着那封信,苏冰都想找‘玉’霄算账。

苏冰厉声道:“你在信上胡说什么?我还没找你算账!”

‘玉’霄微笑道:“你找我算账?难道我有什么错?哈哈,这倒奇怪了,我问你们,这里死了这么多人,谁的过错?我通知你们聚集在一起,合力对抗妖魔,你们却不听,为了这所谓的三‘女’殿,就不顾弟子们的死活,难道你们不自‘私’吗?难道你们不给你们的祖师丢人吗?那我问你们,究竟是这三殿重要,还是人命重要呢?宣师伯,你是讲理的人,你请回答一下,像那些不讲理,不明理,野蛮无理的老‘女’人,不配跟我回话。”

苏冰气的浑身抖成了一团,但身份在那,哪能不讲道理的前来动手,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

宣静面‘色’一变,因为‘玉’霄这问题问的实在是太尖锐刻薄了,实在难以回答。

虽然龙‘女’派的基业重要,但她哪能说重殿不重命呢?

若是说基业重要,弟子的命不重要,那当着这么多龙‘女’派的‘女’弟子,那真是令大家心寒了,恐怕人心都要变了,以后龙‘女’派的‘女’子谁还会为龙‘女’派卖命?

所以,不能说基业重要,而弟子的命不重要。

可若是说人命重要,那‘玉’霄反问她,既然人命重要,为何不为了大家的‘性’命,将弟子们都迁走,那她依旧是无言回答。

宣静这么聪明,哪里能不明白其中的厉害关键,所以,宣静脸‘色’大变,连汗都流了下来,暗暗的道:“这个凌‘玉’霄真是太厉害了,好厉害的一张嘴。”

但还不能不回答,权衡半天,绝不能当着这么多‘女’弟子的面说人命不重要,于是宣静只好道:“人命重要。”

‘玉’霄微笑道:“这就是了,不过,你既然说人命重要,现在呢,我还要问你个虚伪之罪,因为这并非你的真话。”

雪紫儿不干了,‘玉’霄竟然为难起她的恩师来了,她焉能这么看着。

雪紫儿斥道:“凌‘玉’霄!你别太过分啦!”

‘玉’霄回首对着雪紫儿轻轻一笑,立刻,雪紫儿被这一笑将心给融化了,原本生气的脸,也不知为什么气不起来了。

这真是一物降一物,雪紫儿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只要见到‘玉’霄的笑容,就会莫名其妙的心跳,就算再生气,都能被这一笑化解。

雪紫儿万般无奈,只好用心声哀求‘玉’霄道:“霄哥哥,算我求求你了,这么多弟子,我师傅这么高的身份,你不要太过分,否则,我师傅如何下的来台?”

‘玉’霄听到了雪紫儿的心声,用心声道:“你不要多管,我这是为了劝你师傅们回心转意,同意迁派,否则,她们不同意这么做,还要死人的,相信我,我有分寸。”

雪紫儿只好不出声了,其余的姑娘也都听见了‘玉’霄的心声,六个姑娘只好就这么看着了。

宣静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想什么,‘玉’霄冷笑道:“怎么?你不服气吗?那好吧,我问你,你若不是虚伪,为何早不为了人命放弃这三座大殿?可见,在你心中,这龙‘女’派的基业比你的‘女’弟子们重要,你宁愿牺牲一些弟子的命,也不想放弃大殿,可是呢,你却口是心非的跟我说人命重要,这难道不是虚伪说谎吗?这你作何解释呢?”

无数的龙‘女’派弟子都吃惊的看着,但从内心中却都佩服到了极点。

在这些‘女’弟子的眼中,这三位圣‘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她们连半句不字都不敢说,师傅有什么决定,她们只有绝对服从,从没有什么异议。

可是,如今来的这个男人,竟敢当面质问三位圣‘女’,而且句句在理,将三位圣‘女’问了个哑口无言,面红耳赤。

这约有一千多的美‘女’们,刹那间,足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女’人都生出了爱慕之意。

‘玉’霄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他英俊,幽默,风趣,但又这么有骨气和傲气,也难怪这么多‘女’子被触动。

仅是刚才那温暖的一笑,不但融化了雪紫儿的心,也不知融化了多少冰冷的芳心。

宣静被问的低下了头,闭口不言。

罗贞和苏冰也是无言可对,也觉得无法作答,而且这两个‘女’子还不及宣静,根本不善于言辞。

‘玉’霄微笑道:“怎么,回答不出来了吧?你们三个,为了圣‘女’宫,‘玉’‘女’宫和龙‘女’宫,宁愿牺牲一部分弟子的‘性’命,可见在你们心中,还是死物大于活人,现在,你们的圣殿安然无事,只是死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女’弟子,这又算得了什么?这么多拜师的‘女’人,就好似苍蝇一般,这些死了,可以再收徒弟嘛,对不对呀?”

苏冰厉声道:“放屁!”

‘玉’霄冷笑道:“你作为前辈,又是三大圣‘女’之一,你口出不逊,这又作何解?这难道还不是修行不够,有辱师‘门’吗?”

“你……”苏冰张口结舌,憋得脸又红了。

‘玉’霄冷笑道:“我只是说个道理罢了,你就骂人,有理咱们讲理,没理就骂人,难道你不觉得有**份?不觉得丢人吗?”

苏冰气的使劲哼了一声,转过了头。

‘玉’霄不理苏冰依旧‘逼’问宣静道:“如今,你们心中最重要的三座圣‘女’殿都没事,只是死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女’弟子,你们心中最重要的殿没事,死了微不足道的‘女’弟子,保住了三座神殿,这对比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更何况,‘女’弟子死的越多越好,死的多一些,那不就剩下粮食了吗,要不然,这么多人吃喝,那负担多大呀,所以,在你们的心中,盼望着妖魔们多杀一些弟子,这样,你们不但能保住了圣殿,而且还因为打败妖魔的入侵而扬名了,而且又省了不少的粮食,这真一举三得的美事呀,这么值得开心的事,那我不应该笑吗?所以,我才替你们笑,因为我这人不虚伪,不像你们这么虚伪,你们这就叫呢猫哭耗子假慈悲,若是真的重人命,早点听我一言,也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你们虚伪,我不虚伪,所以,我笑,我觉得这些‘女’弟子们真是太可笑了,一个个的傻啦吧唧任凭你们摆布,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顿时,在场的龙‘女’派弟子就是一阵哗然,夜这么静,‘玉’霄声音这么大,众多‘女’弟子都围在几人的附近,焉能听不见,‘玉’霄分析的头头是道,虽然并不像他所说的,师傅们会那么想,但也并非没有一点道理。

谁能否认,三‘女’不重基业?

罗贞气的厉声道:“你……你……你血口喷人!”

苏冰怒道:“我们没有……没有这么想!”

‘玉’霄哈哈笑道:“喂,怎么,被我说中了?好吧,既然你们不承认,那我就做个实验,你们看可好?”

‘玉’霄说罢,忽然一闪身,顺手抓住了附近的一个‘女’子,将那‘女’子点中‘穴’道擒住,将剑架在了那个‘女’子的粉颈上,冷笑道:“喂,你们说,重人命,那现在呢,我给你们两个选择,若想保住她的命,你们现在过去给我把圣‘女’宫的匾额砸碎,我就饶了这个姑娘,否则的话,我先剁掉她一只手,然后将她的衣服剥光,然后再把她一剑杀掉,你们觉得如何?”

倒在‘玉’霄怀中的‘女’子脸‘色’通红,心跳加快了几百倍,简直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也不知为什么,那‘女’子不但没有害怕的感觉,竟然感觉到了幸福。

六个姑娘齐声大呼道:“你!你疯了?”

雪紫儿这就要飞身上前,前来夺下‘玉’霄的剑,其余的姑娘也一样,但这些人刚一动,‘玉’霄大喝道:“都不要过来,我可是认真的,谁要过来,我就先杀了她!”

‘玉’霄说罢,抱着被擒住的那个美‘女’飞身上了圣‘女’宫的屋顶,喝道:“怎么样?你们是重人命,还是看重那块牌匾呢?”

罗贞厉声道:“你!你放开她!”

苏冰怒道:“你……你敢伤她!”

‘玉’霄悠然笑道:“我为何不敢呢?”

“你敢伤她一根毫‘毛’,我就杀了你!”

“哈哈,我真是好怕好怕呀,喂,别人怕你,我可不怕,再说了,你也就是吹牛的本事,妖魔杀了这么多,你说不放过妖魔,我也没见你把妖魔如之何了,像你这种只会吹牛的‘女’人,我见的多了,哈哈哈……”

“你……你找死……”

宣静叹了口气,道:“贤侄,请你不要胡闹了,快放开她!”

‘玉’霄冷笑道:“哼哼,你们若是重人命,就该立刻按我所说,砸碎圣‘女’宫的牌匾,若我不是自己人,是妖魔的话,妖魔用她的命来威‘逼’你们这么做,你们该怎么做呢?宣静,你身为掌‘门’,你说,究竟是她的一条命重要,还是那区区的牌匾重要?”

宣静简直无言以对,‘玉’霄这招实在是太毒了,若她不顾这个弟子的命,不听‘玉’霄的,那在场的‘女’弟子都会明白,这是重视那块神圣的牌匾,而不重她们的命,若是砸碎了那块牌匾,那又怎能为了一个弟子的命,而舍得呢?

宣静简直左右为难,真是不知怎么办才好,若是不管,那简直龙‘女’派的弟子们都能变心了,可若是真的这么做,但对方明明是自己人,还犯不着这么做。

六个姑娘静静的看着,一个个嘴上不说,心中可真是佩服的。

‘玉’霄看着三‘女’为难的样子,忽然哈哈一笑,飞身又跳了下来,将剑拿开,解开了那美‘女’的‘穴’道,恭恭敬敬的给那‘女’子抱抱拳,微笑道:“姐姐,得罪了。”

被他擒住的‘女’子不但没生气,而是红着脸低下了头,静静的站在了一边。

那‘女’子就觉得芳心‘乱’跳不已,刚才被‘玉’霄抱在怀中,刹那间就觉得一阵幸福的感觉,她甚至想‘玉’霄多抱她一会,因为倒在他的怀中,真是太幸福了。

‘玉’霄悠然笑道:“宣师伯,你也不用为难了,毕竟我是自己人,不过,若是刚才这么做的不是自己人,而是敌人呢?那你该怎么做?若是师伯还重人命的话,就该听我一言,舍弃龙‘女’派的死基业,跟我们一起汇集到天帝山,咱们三派联手共抗魔域,只有三派联手,才能度过这场大劫,若是三位执意不听,依旧以一己之力固守龙‘女’山的话,你们自己也看到了,妖魔力量之大,绝不是你们能对付的,不瞒你们说,魔域高手多达三十多个,而你们呢?你们虽然可以跟妖魔一拼,你们是没事,可是这些姐姐们的修为和本事却远远不及,你们就算能杀退妖魔,但你们却阻挡不了妖魔们屠杀你们的弟子,这一点你们是无法否认的。”

苏冰厉声道:“胡说!我们龙‘女’派大批的‘精’英不在这里,在这里,焉能被妖魔逃掉?”

‘玉’霄哈哈笑道:“唉,你可真是煮熟了的鸭子只剩下一张嘴了,那我问你,就算你们龙‘女’派的‘精’英都在,你能保证不死伤一人吗?唉,不是我说你们,就算你们嫁出去的‘玉’龙九‘女’都回来护山,不过才九个高手,还有,你们的弟子虽然多,但优秀的不过就是雪紫儿、魏晓晨、卓悠悠、岳盈、谢雨霏等六七个高手能跟妖魔一战,加起来,你们龙‘女’派的高手不过就是十七八个,而魔域的妖魔呢,高手多达三四十个,你们怎么应付?你们就算打退妖魔,也必然会死伤很多很多‘女’弟子,这个你们是无法否认的。”

苏冰愣住了,的确,‘玉’霄并没有说错,仅是刚才来的十八个魔域高手,就算‘玉’龙九‘女’全部聚齐,就算‘精’英弟子回山,都难以能保证没有伤亡,更何况,其余的几‘女’都嫁人了,就算回来,能待多久?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