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5章 迁派2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迁派2

‘玉’霄微笑道:“再说了,这还是只是一部分妖魔,跟我对阵的妖魔,高手多达三十多个,还有一半没来,但虽然没有来,估计一个是一部分受了伤,另外他们恐怕回去调兵去了,而这一部分的妖魔,主要是将咱们的力量削弱,若是妖魔高兴了,今日杀一些人,杀你一二百的弟子,而后逃走,明日再杀个七八十弟子,然后再逃走,后天再来闹,哼哼,不是我小看你们龙‘女’派,就算你们三‘女’没死,到时候,你们这一千多‘女’弟子,不过七八日的光景,就死的差不多了,那时候,要殿又有何用呢?而且,敌暗我明,防不胜防,我们天帝山也是一样,还不能都来帮你们,因为我们一方的力量也不足,所以,过些日子,魔域的妖魔就会大批的进犯了,咱们到时候依旧要携手合作,早也是合作,晚也是合作,何必非要无辜的牺牲,‘弄’的力量消弱呢?天帝山地势险要,又在最中间,易于防守,咱们三派联起手来,一起守住天帝山,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就算龙‘女’派的基业被毁掉了,但日后打败了妖魔,难道不能重建吗?到时候,大家再合力重建也就是了,你们的孝子贤孙这么多,这又怕什么?苏师叔,你说对不对呢?”

苏冰开始气的要命,简直一个字也听不进,但听来听去,仔细的分析分析,还真是这么个道理,到时候,魔域的妖魔来了,必然还要合作,而且,魔域的妖魔的确是太厉害,若真如‘玉’霄所说,今日杀一些弟子,明日杀一些,不过就是七八日的功夫,一千多弟子恐怕就折损大半了,这一点的确是无可避免的。,

宣静和罗贞也陷入了沉思,纷纷低下了头。

雪紫儿和卓悠悠二人扑通跪倒在彼此的师傅面前,雪紫儿道:“师傅,霄大哥说的有理呀,咱们势单力孤,妖魔若是欺负咱们,今日杀一些弟子,明日杀一些弟子,不出半月,咱们折损大半,元气大伤呀!”

卓悠悠道:“师傅,殿毁了还可以重建,可是姐妹们若是都牺牲了,那咱们这些年的心血就真完了,还请师傅,师伯三思,还是迁到天帝山,咱们三派携手合作,到时候,这些妖魔再来,咱们那么多高手,一定可以将来犯的妖魔击毙,若是凭着咱们龙‘女’派自己的力量,顶多能打退妖魔,却避免不了死伤,师傅,三思呀!”

其余的‘女’弟子一见,也都纷纷效仿,跪倒在地齐声道:“请师傅三思……”

三‘女’面‘色’为难,纷纷彼此的看了看,说实话,三‘女’真的不想迁派。

‘玉’霄一见众人跪倒在地不仅就是一皱眉,他最看不惯这个。

‘玉’霄冷笑道:“而且,不瞒你们说,别说保住龙‘女’派的基业,就算是大家能不能活着还不一定,就连人类能不能活下去都难说的很,魔域的妖魔仅是这些都难以应付,除了这些之外,还有蛟龙魔圣和鲲鹏魔圣没有‘露’面,他们那一派定然还有不少的兵力,最可怕的是,天魔已经脱困,不过半年之久,天魔就可以涅槃重生,到时候,能不能打败天魔都难说的很,说不定咱们这些人都会死在这场浩劫中,你,我,他,说不定就是注定为此而死,你们自己说,人都死了,这大殿就算保留着,又有什么用?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乃是咱们所有人类的浩劫,只有咱们团结在一起,才有机会能打败天魔,打败魔域的妖魔,否则,将会是咱们的末日了!”

三‘女’均是长长叹息了一声,宣静苦笑道:“贤侄,我已经想通了,多谢你劝解,我们的确是错了,不过,并非我们不肯,而是二位祖师的坟墓在龙‘女’山,我们若是走了,二位祖师的坟墓谁人照管?万一妖魔挖坟掘墓,那我们怎对得起祖师的在天之灵?”

苏冰道:“不如,大家都迁到龙‘女’派,同守龙‘女’山,这样,祖师的坟墓也可保全。”

‘玉’霄叹了口气道:“唉,这又怎么可能呢?天帝山的弟子更多,多达两三千,就算是少数服从多数,也该往多处去,而且,天帝山囚牛峰奇险无比,南有一线天,东有天梯,西有断魂崖,北有奈何桥,处处都是险要之处,是易守难攻,要知道,魔域大多是妖兽,十分的凶猛,平坦之处难以应付,而龙‘女’山地势平缓,没有多少险要之处可守,不好防守,而且也不算大,比起天帝山来小的太多,将来难民若是聚集在山中,那都无处安身,可是天帝山却不同了,天帝山囚牛峰乃是大山峰,是最好的防守之地,所以,我才提议到天帝山囚牛峰三派齐聚,咱们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不管兽群从那个方向攻来,咱们抵敌不住了,就可以退到山上去,守住囚牛峰的四面险要之处,就算兽群多达几百万,咱们都能守上一时,这就是我劝你们放弃龙‘女’山,而同守天帝山囚牛峰的缘故了,不但你们要放弃这里,就算是天帝山其余的八峰也都要放弃,因为咱们不能分散被妖魔各个击破,你们若是早听我的,都齐聚天帝山,焉能有今日的死伤?到时候,妖魔不敢去,就算妖魔去了,咱们高手如云,也必然将妖魔击毙几个。”

苏冰长叹一声,道:“可是……可是二位师祖的墓‘穴’如何办?”

‘玉’霄微笑道:“放心吧,那里隐蔽的很,一般发现不了的,而且,魔域的妖魔自命英雄,这种挖坟掘墓的无耻之事,做不出的,而且,妖魔们不知道坟墓在哪里,就算来了,顶多烧了这宫殿,烧了宫殿就会离开了,这里没了人,妖魔留在此处做什么?还有,咱们可以先将坟墓的机关封死,然后把墓碑暂时的隐藏起来,这样不就安全了吗?”

卓悠悠眼中含泪,跪在地上道:“师傅,霄大哥说的是呀,咱们可以将坟墓的机关关掉,将墓‘穴’隐藏起来,咱们都离开了,妖魔们见我们不重视,还以为这里没有什么东西了,肯定以为,二位师祖的墓‘穴’在天帝山呢,而且,妖魔的目的并非是为了二位师祖的墓‘穴’而来的,而是为了将咱们各个击破,前来消弱咱们的力量,搅‘乱’咱们,他们下一步好全力攻打咱们,师傅,就听霄大哥一言吧,放弃这里,同守囚牛峰吧……”

苏冰长叹一声,将卓悠悠搀扶了起来,长叹道:“起来吧……”

卓悠悠喜道:“师傅,那您是同意了?”

苏冰轻轻的点点头,叹道:“我没有意见。”

宣静也将雪紫儿搀扶了起来,摆摆手道:“都起来吧,我答应就是,天一亮,咱们就同去天帝山。”

六个姑娘高兴的都跳了起来,真是开心极了。

其余的龙‘女’派弟子也是一样,也是欣喜万分,三‘女’不再固执,众人不必孤军作战,无辜的牺牲了,这当然是一件开始的事了。

至于龙‘女’派的基业,正如‘玉’霄所说,这世上虔诚的孝子贤孙这么多,只要打败了妖魔,救了普天下的百姓,那前来募捐筹建龙‘女’派的人有的是,甚至修建的比这个还好。

‘玉’霄微笑道:“这就对了,各位快去收拾,等天一亮,咱们去处理一下二位祖师的陵墓,天亮了,妖魔不敢停留了,现在咱们别去,省的妖魔在暗中看见,如今,大家先掩埋各位姐妹的尸体,然后收拾行装,吃喝,用品,天亮咱们就下山。”

其实,天已经快要亮了,顶多还有一个多时辰,就已经天亮了。

本来妖魔们在三更多来偷袭的,又厮杀了一会,路上又‘浪’费了时间,所以,天都要亮了。

而‘玉’霄一见天就要亮了,知道没必要再去支援别处了,因为,天帝山离着此有一百五十多里地,而且有夔牛鼓,妖魔一来就会敲鼓了,至于上清宫的睚眦峰离此五百多里地,离着太远,妖魔连袭两峰,已经疲惫不堪了,飞到上清宫都要天亮了,所以,不可能再行动了。

宣静下令,命人开始收拾行囊,粮食,用品,也开始掩埋尸体,准备下山。

三‘女’长叹一声,纷纷走进了圣‘女’殿,也将‘玉’霄等人请了进去。

雪紫儿一见左右没有了这么多弟子,不由得娇面通红,扑通就跪倒在师傅的面前,低着头道:“师傅,徒儿有罪,不该未禀告师傅,就嫁给了‘玉’霄,请师傅责罚。”

卓悠悠脸一红,也随着雪紫儿跪在了苏冰的脚下,也低下头请罪。

‘玉’霄这个气,一手拉着一个,喝道:“喂,好好的又下什么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这有什么错?”

雪紫儿和卓悠悠二人羞得满面通红,都使劲掐了‘玉’霄一把,甩开了‘玉’霄的手,又都跪下了。

卓悠悠小声嗔道:“你别胡闹,这里没你的事。”

‘玉’霄摇头叹道:“唉,难道人的膝盖之所以打弯,就是让人下跪的吗?真是奇怪,奇怪……”

宣静和苏冰对视一眼,纷纷相视苦笑,都站起身来,将各自的宝贝徒弟搀了起来,拉住了二人的手,亲热的揽着两个爱徒。

卓悠悠和雪紫儿可谓都是受宠若惊了,有几个师傅对徒弟这么好的,在她们心中,自己的师傅就是最慈祥的,最可敬的。

不过,二人经常被师傅这般的宠爱,有时候没人的时候还撒撒娇,明着是师徒,其实跟母‘女’的感情没区别。

宣静拉着雪紫儿的手,‘摸’‘摸’徒弟通红的脸,柔声道:“算了,你也没什么错,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这也不怪你们,‘女’人,始终都要嫁人的,你能有个好归宿,我也心安了。”

苏冰也揽着卓悠悠,捏捏卓悠悠的脸蛋,板着脸道:“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再要自作主张,我可不答应。”

‘玉’霄在一边笑道:“哈哈?下一次?难道她还要再嫁一次人,有下一次吗?好吧,既然你喜欢下一次,那我就给你机会,悠悠,这样吧,我先写休书将你休了,等你禀告完师傅,不就是下一次了。”

卓悠悠嘤咛一声,对着‘玉’霄扮了个鬼脸,吐吐舌头,然后走到‘玉’霄面前,嗔道:“闭住你的臭嘴,不准你多话,拿来,给我!”

‘玉’霄嘻嘻笑道:“什么呀?”

卓悠悠嗔道:“珍珠果呀,给我!”

‘玉’霄皱眉道:“不好意思,珍珠果这么好吃,那天我没东西下酒,我都给吃了,现在一颗也没了。”

卓悠悠嗔道:“你胡说,快给我。”

‘玉’霄道:“真的没了呀!”

卓悠悠咯咯笑着,胳肢着‘玉’霄,嗔道:“你给不给,给不给……”

‘玉’霄被胳肢的笑成了一团,连连道:“给给给,行了吧,喂,你这不是明抢吗?”

卓悠悠吃吃笑道:“就明抢,气死你,快给我。”

‘玉’霄故意愁眉苦脸的拿出了瓷瓶,倒出了一粒晶莹剔透的珍珠果,这珍珠果一被拿出来,顿时,大殿内立刻一阵清幽的香味。

卓悠悠抢过那粒珍珠果,一蹦一跳的到了师傅面前。

卓悠悠将珍珠果恭恭敬敬的递给师傅,笑道:“师傅,这是青‘春’常驻珍珠果,吃了后,一生一世都不会变老了,可以永保青‘春’,师傅,你快吃吧。”

苏冰惊异万分,眼中放着光,失声道:“青‘春’常驻珍珠果?”

卓悠悠笑道:“是呀,我们都吃了,这是给您留着的,二位师伯也都有份的,你吃吧。”

‘玉’霄叹道:“唉,看来,人真是贱骨头呀,她打你一巴掌,你却还请她吃,真是揍得轻了。”

卓悠悠气的转过头,对着‘玉’霄皱皱鼻子,白了‘玉’霄一眼。

苏冰捏着那颗黄豆大小的好似珍珠一般晶莹剔透满是异香的果子,真是都惊呆了,珍珠果的传说,她当然也知道,但却是找不到,没想到,‘玉’霄竟然有这个。

那个‘女’子不想永远的青‘春’常驻?

就算苏冰没有嫁人,她也不想老,永葆青‘春’,是每一个‘女’人的愿望,也是每一个男人的愿望,‘玉’龙九‘女’都想得到珍珠果,但都找寻不到,今日竟然能有这好东西,真是令三‘女’都惊呆了。

雪紫儿走过来,将手一伸,道:“还有我的呢。”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