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5章 迁派3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迁派3

‘玉’霄道:“没有啦!我欠你们的?不给,我自己留着吃!”

雪紫儿掩嘴而笑,知道‘玉’霄逗她玩呢,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给不给?不给我不客气了。-叔哈哈-”

“喂,你们是‘女’强盗呀,我的天,没想到龙‘女’派是强盗派呀,我的东西,我愿意给谁就给谁,凭什么非要给你们。”

雪紫儿照着‘玉’霄敲了一下,嗔道:“胡说八道,不给不行,我偏要!”

雪紫儿吃吃笑着,也胳肢着‘玉’霄,‘玉’霄也拿出了一粒珍珠果给了雪紫儿。

雪紫儿并没有走,而是又伸出了手道:“喂,还有罗师叔的一粒呢?”

‘玉’霄皱眉道:“喂,你又不是罗师叔的徒弟,人家她的宝贝徒弟魏晓晨自然会讨的,你多的什么手?”

雪紫儿掩嘴而笑,道:“不必等晓晨问你要了,到时候,你还不知道怎么欺负人家来,还有,你这么贪嘴,谁知道你什么时候都给吃了,还是早点给几位师傅吃了的好,快拿来吧。”

雪紫儿一把抢过瓷瓶,又倒出了一粒,这才满脸是笑的来到了师傅的面前,将两颗珍珠果给了宣静和罗贞。

三‘女’彼此看看,都仔细的端详了这小小的果子半天,不仅都感慨万千。

宣静叹道:“唉,没想到世上真的有珍珠果,二位师祖就曾经吃过,所以,二位师祖都二百多岁了,也是五十岁时候的模样。”

罗贞道:“这小小的果子竟然有如此奇效,真是妙不可言。”

‘玉’霄哈哈笑道:“这果子虽然吃了可以保住青‘春’,但可不能保住你们的命,你们到该死的时候,依旧会死的。”

‘玉’霄话音刚落,六个姑娘对着‘玉’霄就使劲呸了一口,纷纷照着‘玉’霄又掐又拧的。

雪紫儿嗔道:“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做哑巴卖了!”

曲仙儿道:“你就不能说句好话?”

“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了味了呢?”

“皮紧了?”

“好好好,那她们都不死,你们也都不死,都活一千岁,一万岁,一千万岁行了吗,这满意了吧。”

“嘻嘻嘻……这还差不多……”

“唉,只可惜,千年不死的是乌龟,万年不死的是王八,你们活这么久,是什么呢?难道都是乌龟王八蛋吗?”

“你……讨打!”

六个姑娘被气的嘤咛一声,好一阵把‘玉’霄收拾。

三‘女’看在眼里,也被逗笑了,虽然‘玉’霄言语太胡闹,但也很风趣,其实,就算‘玉’霄言语胡闹,这时候三‘女’都不能怪他什么了,因为这礼物实在是太重了。

卓悠悠微笑道:“师傅,你别生气,他就这么个人,从小就这么淘气的,其实,他的心不坏的,师傅,你快吃吧。”

三‘女’都微微一笑,然后都将珍珠果吃了下去,顿时,就觉得一股芬香走遍了全身,将珍珠果嚼碎,就觉得清甜无比……

几个人闲谈了几句,雪紫儿和卓悠悠两个姑娘又详细的跟彼此的师傅解释了一番,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师傅,宣静和苏冰最后均是长叹一声,也不再责怪徒弟了。

因为这还真不怪两个姑娘,那年代,男‘女’共处一室,本就是越礼的行为,而且,他们同吃同住,只有结成夫妻,才算是名正言顺,六个姑娘都以为世界末日来临了,大家都要死了,而且没有吃喝,所以,六个姑娘才想一起嫁给‘玉’霄,只是为了死后不孤单,这根本没有什么错,别说是他们相爱,别说是他们,就算换做这二‘女’,遇到如此情景,恐怕也是如此的选择。

宣静和苏冰一见虽然是六个姑娘嫁一夫,可六个姑娘好的就好似一个人一般,跟‘玉’霄在一起也都很开心,二‘女’也就安心了。

毕竟,‘女’人落叶归根,还是要嫁人的,难不成真的想爱徒孤单一辈子不成,所以二人也想通了。

宣静和苏冰二人又叮嘱了‘玉’霄一番,告诫‘玉’霄不要欺负她们,否则,不会饶了他。

‘玉’霄只好苦着脸答应,两个姑娘又让‘玉’霄给三‘女’献茶赔礼道歉,一个是,她们是宣静和苏冰的徒弟,情同母‘女’,她们嫁了人,礼貌上,她们的丈夫的确该献茶,甚至该磕头见过两位老人家。

但‘玉’霄是不能磕头的,因为他是傲人族的人,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保住尊严的人了,所以,磕头虽然不必了,但奉茶道歉却是应该的。

‘玉’霄刚才大骂苏冰,甚至跟苏冰打了起来,的确是不该,为了让三‘女’平平怒气,所以,两个姑娘非要‘玉’霄去奉茶不可。

‘玉’霄万般无奈,苦着脸给三‘女’亲手倒了一杯茶,笑嘻嘻的道:“三位老……人家……请喝茶……”

卓悠悠偷偷掐了‘玉’霄一把,因为三‘女’虽然没嫁人,可最讨厌别人说她们老,而且,三‘女’虽然都四十多了,可青‘春’依旧,看上去跟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根本不想别人说自己老。

宣静故意板着脸道:“霄儿,以后呢,紫儿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要欺负她,若是我知道你欺负她,对不起她,我可不答应。”

雪紫儿满脸幸福的神韵,依偎在师傅的身边,挽着师傅的手臂,就好似一个撒娇的少‘女’一般。

‘玉’霄叫道:“喂,宣……”

雪紫儿这个气,嗔道:“别胡说,现在,你也该随我一起叫声师傅,或者叫伯母,不准你这么没规矩。”

‘玉’霄嘿嘿笑道:“看看,看看,我说老师傅呀……”

楚桂儿掐了‘玉’霄一下,嗔道:“你胡说什么?师傅们都不老,你别胡说。”

‘玉’霄嘻嘻笑道:“小师傅呀……”

洪袖儿照着‘玉’霄的头就弹了个脑崩,嗔道:“喂,你怎么说话呢?”

“没大没小,胡说八道……”

‘玉’霄失声道:“喂,你们讲不讲道理?我叫老师傅你们打我,我叫小师傅还打我,那你们叫我怎么叫?”

六个姑娘吃吃的笑成了一团,‘玉’蝶轻轻笑道:“你就直接叫师伯行了。”

‘玉’霄眨眨眼笑道:“这样吧,你们都想三位老人家永远不死,那我干脆叫她们老不死的吧。”

“你……”六个姑娘这个气,气的都嘤咛一声,跳过来对着‘玉’霄又敲又打的。

‘玉’霄连连叫道:“你们怎么这么野蛮呢?老不死的这称呼多好呀,说她们老也不死,岂不是长命万岁吗,这是好称呼呀,你们真不知好歹……”

“还敢胡说,皮紧?”

“给你舒舒皮?”

三‘女’也被气的啼笑皆非,但对这种生‘性’淘气胡闹的人还真无可奈何,他这么说了,你总不能杀了他。

六个姑娘收拾了‘玉’霄一阵,卓悠悠一推‘玉’霄,嗔道:“行啦,你能不能别这么淘气?给三位尊师奉茶你都能搞出这么多事,师傅们教训你几句,你不说话不就行了,非要说几句,真讨厌。”

‘玉’霄‘摸’着头道:“那人长着嘴不说话做什么的呢?”

楚桂儿顺手一块粗布塞住了‘玉’霄的嘴,咯咯笑道:“喘气的!”

‘玉’霄掏出布就去找桂儿算账,卓悠悠气的拉着‘玉’霄,嗔道:“行了,别玩了,几位师傅还没说完呢,快去站着听教训。”

‘玉’霄愁眉苦脸的道:“我的天,做人家晚辈可真不好,总被长辈欺负。”

卓悠悠忍住笑,将‘玉’霄拽到三‘女’的面前,笑道:“师傅,你不出气,打他几下没事的,他就该打。”

苏冰想板着脸教训‘玉’霄几句,但被‘玉’霄搞的真是啼笑皆非,苏冰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他是什么人我是清楚了,凌‘玉’霄……”

‘玉’霄故意垂手站立,恭恭敬敬的低声道:“在……”

六个姑娘大奇,没想到他突然又这么正经了。

苏冰也大出意外,苏冰一皱眉,见到‘玉’霄这么唯唯诺诺的回话还真有点不舒服。

苏冰道:“‘玉’霄,我也就不多说了,以后,悠悠就‘交’给你了,可不准你欺负她,若是敢欺负她们六个,那我也不答应,到时候,我不会饶了你,知道吗?”

‘玉’霄恭恭敬敬的鞠躬道:“是,霄儿知道了。”

苏冰满意的点点头,‘玉’霄忽然嘻嘻一笑道:“喂,老不死的,还有事吗?”

“你……”苏冰立刻又被气着了,叫她老不死的,这简直是骂人!

卓悠悠气的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好几下,嗔道:“喂,你又胡说,你敢骂我师傅,你真是大胆!该揍!”

‘玉’霄嘻嘻笑道:“喂喂喂,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叫苏师傅为老不死的,乃是祝她永远不死,于日月同在,所以,简称老不死的,这乃是吉祥话呀,你们怎么不讲理呢?三位老不死的,你们看看,还说我欺负她们?你们教出的徒弟一个比一个野蛮,泼辣,不讲道理,真是有其徒必有其师呀,看来,三位老不死的神仙,年轻的时候一定跟徒弟一样……”

三‘女’气的脸都红透了,暗骂‘玉’霄真是太没个正经了,太没礼貌了,但有心发作,刚吃了这顽皮孩子的珍珠果,受了这么重的礼物,还真不好意思,而且,六个姑娘一直都在教训着‘玉’霄,她们更不好说什么了。

就连苏冰都没有多说,被气的虽然又想骂‘玉’霄几句,但还是忍住了。

六个姑娘气的都跳了起来,围住‘玉’霄就是一顿收拾,跟‘玉’霄就在圣‘女’殿嬉闹了起来。

三‘女’都苦苦一笑,彼此的互相看看,都不禁摇摇头,苦笑不已。

这七个人简直好似孩子一般,最令人头疼的是‘玉’霄,只要有‘玉’霄的地方,就会闹成一片。

天亮了,‘玉’霄等人也玩够了,龙‘女’派的弟子们也都收拾好了行装了,背着粮食,带着各自的衣物,都已经排队在殿外等候了。

三‘女’望着圣‘女’殿长叹一声,都走出了殿外。

‘玉’霄一见三‘女’在殿外留恋不走,不由得嘻嘻笑道:“各位,不必担心大殿被毁,我写几句话,保你们的三座圣‘女’殿都安然无事。”

‘玉’霄嘻嘻笑着,‘抽’出一把剑,开始在地上划开了字。

他写的字真大,就在圣‘女’殿的‘门’口的空地上,写开了字,每一个大字都足有三尺方圆大小。

‘玉’霄一阵奋笔疾书,等‘玉’霄写完,所有的美‘女’们看了不仅都笑成了一团。

就见‘玉’霄在大地上写道:“请烧吧,请砸吧,三殿已经破旧,早就想翻新重盖,现在,我命令你们给我把这三座大殿烧了,你们这些奴才,听我的话烧掉之后,自此,各位就可以做我的忠实奴才了,真是好听话的奴才。”

这么一番言语,如何不把这些姑娘们都逗笑了,本来,‘女’人就是喜欢笑的,他又如此的幽默,更把这些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逗的都笑成了一团。

就连三位圣‘女’都被逗的笑了起来,‘玉’霄也实在是太顽皮了,他这么写,若是妖魔烧毁三殿的话,那就是听他的命令办事,就是听话的奴才,虽然他这么做不见得有什么效果,但肯定能把妖魔给气疯了。

这里上千人,但除了‘玉’霄一个男人之外,都是‘女’子,能同时令这么多‘女’人开怀大笑的人,这世上不多,这种本事可真不一般。

众多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们纷纷涌上前,这个看完了,笑成了一团,那个上来看完了,又笑成了一团,顿时,银铃一般的笑声就响彻了整个龙‘女’山。

‘玉’霄还不算完,在圣‘女’殿大‘门’旁边的墙壁上又写道:“常闻魔域都是英雄,今日一见,名不符实,竟然是一群没有本事,只会拿‘花’草树木等死物解气的饭桶,真是可发一笑,不过,我们的孝子贤孙多的是,烧毁了顶多重建就是,各位请便。”

‘玉’霄写完了,哈哈一笑,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大笑道:“有了我这几句话,我管保你们三座大殿安然无事!”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呀,真是坏透了。”

‘玉’霄微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常言道,娶的越多,证明男人就越有本事,我是人类中最本事的男人,是不是该多娶一些‘女’人,好让我这最优良的血脉传下去呢?六位夫人,龙‘女’山的姐姐们都是美‘女’,我就都娶了得了,

喂,各位姐姐,谁想嫁给我做老婆呀?我一起娶了你们好不好?哇,我若是娶他七八百个,你们呢,一人给我生一个胖娃娃,那我傲人族岂不是立刻壮大了许多吗?哈哈,从今之后,各位姐姐都算我媳‘妇’啦,嗨,干脆这样吧,我连你们的师傅一起娶了得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