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6章 回家1

第二百六十六章 回家1

北面叫做奈何桥,说是叫奈何桥,其实就是一座孤峰挡路,而这座孤单单、冷清清的孤峰和囚牛峰只有一所长约二十丈的石头桥连接着,这座石头桥,就叫做奈何桥了。-

这座桥下,就是千丈山底,而那山底却是陡立无比,好似鬼斧神工一般,若是直接攀登囚牛峰根本上不来,只有先登上奈何桥对面的孤峰,然后顺着奈何桥才能到囚牛峰,只有这一条路。

而可怕的是,那座孤峰却也是陡峭无比,虽然那座孤峰并不大,山体只有方圆二十多丈宽,但却是奇陡无比,就好似人的一根手指竖着一般的陡立。

这座桥叫做奈何桥,而那孤单的小山峰叫做天柱峰,意思好像是支撑天的柱子,柱子有多么陡峭,这座小山峰就有多么的险恶。

不过,围绕着天柱峰,有盘山小路,叫做天桥,又叫做盘肠路,大约只有两尺宽,长却是围着天柱峰一圈又一圈的直通天柱峰的顶端,之所以转着圈子修成这条小路,只因为直接攀登这小孤峰是根本上不去的,转着圈子修建,一点一点的往上攀登,故此容易爬山。

这两尺宽的石头小路,一半是出于人工,一半是出于天然的,乃是最美的一处风景之处。

所以,群兽要是从北进,要想爬上囚牛峰,除了先登上天柱峰,然后顺着天柱峰的奈何桥过来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直接攀山是不可能的。

但要想上天柱峰,必须顺着这盘肠路的天桥转着圈子攀登,除了这个办法之外,还是无可奈何。

所以,只要妖兽在北进攻,若是毁掉了盘肠天桥,北面就万无一失了。

至于东面,就是天梯了,为了让登山的人上山方便,费了不知多少人工,才凿出了这么一道宽两丈,长千丈的楼梯。

这道长长的、弯弯曲曲的楼梯,就叫做天梯。

这天梯也十分的陡立,总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石阶!

若是兽群进攻天帝山囚牛峰,只有在东面才能进攻,但要想上山,只有走天梯这一条路,因为除此之外,这座山再也没有路了,好似刀砍一般的陡立,根本难以攀登。

若守住天梯,就算是千万兽群都难以逾越!

‘玉’霄小时候就曾经练过爬天梯锻炼脚力,这也是每一个徒弟所必修的一项课程。

但顺着天梯爬下去到竹林中砍竹子,那道天梯的长度仅是整个天梯的九分之一罢了。

天梯共有九道弯,在每一道弯中,都有十余丈方圆的空地,到了半山腰,空地更大,足有百丈方圆,足可以屯兵,而半山腰中,也设有道观,用来招待登山的人。

可以说,这道天梯也是一夫把关万夫莫开,也是奇险无比!

只要扼守天梯,就算是妖兽再多,也难以攻上来。

这就是‘玉’霄打的主意,否则,以人之力去对付凶猛的兽群,简直是难以应付,但占据高位,扼守险关,当可事半功倍,所以,‘玉’霄才提议拒守囚牛峰。

这囚牛峰也很特殊的很,就好似一个人张开五个手指举着手掌一般,四周地势险要,中间一大块平坦之地,就是‘玉’清教的所在了。

四周险峻,‘玉’清大殿就在最中间。

这座大山峰,别说是几千人,就算是几十万人都能驻扎的下。

从龙‘女’派走来,一百多里的路程,足足走了两个时辰,等到了天梯脚下时,已经日上三竿了。

而齐天寿等人带着众多弟子半夜就起身了,早就到了天帝山了。

‘玉’霄来到了阔别约有两年的天帝山脚下,真是心中感觉特别亲切,如今,他跟天帝山的感情已经不比在傲人族浅了,这里乃是他生活了八年的大山,他就是在此处长大的,这里有太多的记忆,太多的甜蜜。

曲仙儿三个姑娘到了家了,都高兴的拍手直笑,因为这里乃是她们的家。

七个人也不管龙‘女’派的弟子们了,脱离了大队,一起飞上了浮云飘渺的山峰,前来‘玉’清教的‘玉’清大殿。

曲天赋早就派人打探消息了,知道龙‘女’派的大批弟子在路上了,曲天赋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太清宫的遭遇曲天赋已经得知了,看到两个师弟率领着三峰的人前来聚会,曲天赋很开心,至于死了一些弟子,虽然心中也是难过,但这年代,那有不死人的,而且弟子们也多,死个一百来个,也看不出什么来。

这时,‘玉’清宫一千五百多弟子加上太清宫八百多弟子,足足有二千五百人了,真是浩浩‘荡’‘荡’,声势浩大。

曲天赋、齐天寿、应天生和舒韵都焦急的等候着,早就准备好了房间,做好了迎接龙‘女’派和梵音阁僧人的准备。

‘玉’清宫大殿数不胜数,因为这里弟子太多,但现在,弟子们是不能住在好房间内了,因为要招待客人。

曲天赋将‘玉’清教的后面的二百多房间空了出来,准备供龙‘女’派的‘女’弟子居住方便,也方便‘玉’龙九‘女’见面叙旧。

紧靠着后面的又空出了五十多间房屋,这是准备给梵音阁的‘女’尼姑居住的。

在南面的一些房间,用来招待梵音阁的和尚的,也空出一百多房间。

在右边和中间则是三清的弟子们,中间住的是那些亲传弟子。

七个人飞上了囚牛峰到了‘玉’清殿,先来见过了三子和舒韵,曲仙儿见到了曲天赋,撒娇的靠在父亲的怀中呜呜的哭了好半天。

‘玉’霄也亲热的见过了师傅,恭恭敬敬的跟师傅问了声好。

曲天赋看着宝贝徒弟‘玉’霄,心中真是说不出的什么滋味,如今,这宝贝徒弟不但是他的徒弟了,而且是他的‘女’婿了,身份又不同了。

但事已如此,生米都做熟了饭了,木已经成舟了,再说别的也晚了。

曲仙儿亲昵的挽着父亲的手臂,说着一些悄悄话,说一些她娘的事以及之所以一起嫁给‘玉’霄的原因。

楚桂儿和洪袖儿也亲热的围着曲天赋转来转去的,她们就是在囚牛峰长大的,跟曲天赋的亲生‘女’儿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曲天赋‘性’情温和,宽厚,慈祥,就连妻子都默许了‘玉’霄七人的事,就连洪天福都默认了,他还能说什么。

所以,曲天赋也没有责怪自己的‘女’儿,而是拍拍‘玉’霄的肩,和声道:“霄儿,真是辛苦你了,仙儿她们多亏了你,真是谢谢你。”

‘玉’霄微笑道:“师傅,何必客气,这都是霄儿应该做的。”

曲仙儿嗔道:“还叫师傅?你也该叫爹爹才对。”

‘玉’霄脸‘色’微微一红,苦笑道:“我……我这么大了,有点叫不出口。”

舒韵轻轻一笑,拉着三个姑娘的手,微笑道:“真没想到,霄儿居然也会害羞,真是奇闻呀奇闻。”

齐天寿微笑道:“至于改口的事,这以后慢慢来,慢慢的就习惯了。”

曲天赋轻轻一笑,看了看这几个孩子,不由得感慨万千,没想到,转眼间,曾经淘气的几个孩子,竟然都成了大人了,这如何不令人感慨。

舒韵微笑道:“你们先玩着,我去接我三位师姐去。”

应天生笑道:“咱们一起去吧。”

二人说罢,各自下山去迎接宣静、罗贞等人去了。

舒韵是九‘女’中的小师妹,‘玉’龙九‘女’自幼一起长大,也是姐妹情深,如今,龙‘女’派全体都到了天帝山,她作为小师妹理应该去迎接师姐们,

应天生是舒韵的丈夫,也是代表天帝山去迎接的。

‘玉’霄一见三老不在,问道:“师傅,我三位伯伯呢?”

曲天赋知道‘玉’霄问的是三老,笑道:“你三位伯伯怕上清宫有妖魔入侵,自从你齐师傅等人半夜到了之后,他们就去上清宫送信去了。”

原来,齐天寿等人率领众多弟子一阵飞奔,仅用了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天帝山脚下了,这些弟子都是修道的弟子,虽然大多不能御剑飞行,但轻功都很高明,而且这些弟子都是轻身而来,什么都没带,所以更加轻快了。

所以,齐天寿等人到的时候,天还没亮。

齐天寿等人一到,曲天赋就大吃一惊,但幸好听说仅是死了一百多个弟子,死伤不算太严重,‘玉’霄等人就来救援打退了妖魔,曲天赋才放下了心。

曲天赋怕上清宫有失,如今,来了这么多高手,已经足够应付了,而且也知道妖魔大体有多少了,于是,曲天赋将尹宫和洪天福的五大弟子都派了出去,因为他知道妖魔只有十八个,而上清宫能跟妖魔一战的亲传弟子也有十三四个,所以,再加上这六大弟子,足够应付的了。

这一次,应天生不再固执己见了,已经完全想通了,而且还后悔当初不该出这么个折中的主意,害死了这么多弟子。

三老不甘寂寞,决定亲自去劝说劝说原天宁和龙天罡迁,顺便把太清宫发生的事告诉二人。

曲天赋很高兴,因为三老的面子很大,跟九子都不错,太清宫都迁来了,再加上三老的劝说,上清宫必然也会前来。

因为就连上清宫的主人熊天燚都写信同意迁来,原天宁和龙天罡本不是上清宫睚眦峰的人,没什么理由反对。

而且,这件事除了应天生坚持反对之外,原天宁和龙天罡只是附和,并没有这么固执,所以,曲天赋觉得一定能劝说的通。

六大弟子加上三老,共有九名高手,加上上清宫的十几名高手,足矣应付妖魔了,更何况,妖魔连袭两峰,根本疲惫不堪了,上清宫离着颇远,天也快亮了,没道理再去了。

至于龙‘女’派,曲天赋听说‘玉’霄等七人都在龙‘女’派,知道以‘玉’霄等人的本事,足矣应付妖魔了,所以,曲天赋也放下了心,只是连夜准备,准备迎接众人的到来。

所以,三老早早的就去了上清宫了,并不在山上。

曲仙儿吃吃笑着,一伸白净的‘玉’手,笑嘻嘻的道:“喂,拿来。”

‘玉’霄皱眉道:“什么呀?”

曲仙儿扑哧一笑,嗔道:“当然是青‘春’常驻珍珠果啦,快给我爹爹吃。”

楚桂儿道:“还有齐伯伯的呢。”

‘玉’霄嘻嘻笑道:“不行,现在不能给了。”

洪袖儿道:“为什么?”

‘玉’霄笑道:“难道你们忘了吗?我要破‘门’而出,不再做‘玉’清教的弟子,只要师傅们同意我破‘门’而出,我就送给师傅们吃,否则,不给!”

曲仙儿气道:“你这人,真有病呀!”

洪袖儿道:“就是,人家拜师磕破了头都难拜到名师,可你呢,竟然要出师‘门’,你脑袋真的被驴踢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看是脑袋进水了!”

‘玉’霄悠然笑道:“这就是我跟其他人的不同之处了。”

曲仙儿气呼呼的道:“喂,你自己说,你有没有良心?我爹爹和几位叔叔对你怎么样?你自己说?”

洪袖儿照着‘玉’霄的额头戳了一下,嗔道:“你呀,真是白眼狼,良心叫狗吃了!”

‘玉’霄微笑道:“我当然有良心了,师傅们对我的恩情,我永世不忘,甚至会以死相报,但我绝不能再做他们的徒弟了,感情是一回事,我退出师‘门’是另外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曲天赋和齐天寿都惊呆了,‘玉’霄这是说什么呢?什么退出师‘门’?这什么意思?

他们还不知道‘玉’霄以一千八百多人的‘性’命做要挟‘逼’的熊天燚、洪天福、楚天祥和陶天喜四子和四僧答应他破‘门’而出,从此断绝师徒关系的事情,三老没好意思说,而且,大敌当前,三老也给忘了。

三个姑娘本以为‘玉’霄会淡忘了,可没想到‘玉’霄去意已决,竟然真的一心要出师‘门’。

曲天赋皱眉道:“你们说的什么事,我怎么听的糊里糊涂的呢?”

曲仙儿叹了口气,于是,三个姑娘叽叽喳喳的,将‘玉’霄所做的事诉说了一遍。

曲天赋和齐天寿都惊呆了,因为这世上只听过师傅要将徒弟逐出师‘门’的,还不曾见到徒弟‘逼’着师傅要跟师傅断绝师徒关系的,这简直太荒缪了,但这种荒缪的事就发生了。

曲天赋立刻脸沉了下来,板着脸道:“霄儿,你也太胡闹了,师傅自问对你不薄,你这么做,难道不太过分了?”

齐天寿也道:“霄儿,你真是发烧烧糊涂了?真是没事找事。”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