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6章 回家2

第二百六十六章 回家2

‘玉’霄嘻嘻笑着,揽着二位师傅的肩膀,微笑道:“二位师傅,你们对我的恩情呢,我是不会忘得,霄儿不是没良心的人,不过,霄儿是傲人族的人,不想拜倒在别人脚下,就算是名誉上都不想,我凌‘玉’霄,一不属于道,二不属于佛,只属于我自己,所以,我才要跟你们断绝师徒关系,不过呢,咱们的感情依旧在,你们不再是我师傅,但是我亲叔叔伯伯,这又有什么不好?只是我不想做道的‘门’人,也不想做佛的‘门’人,我就是我,我就是我自己,这你们明白了吗?”

曲天赋气的甩开‘玉’霄的手,怒道:“霄儿,你真是太胡闹了!‘玉’清教岂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随便出的?”

‘玉’霄哈哈笑道:“师傅,何必生气呢,那我问你,‘玉’清教的教规上那一条又写着进了教后就不可以退出的呢?既然没写,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呢?我说过了,我不想做道的奴才,不想做任何宗教的奴才,不过,咱们感情不变,只是关系变了罢了,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曲天赋斥道:“不行!”

‘玉’霄冷笑道:“不行我也要破‘门’而出,行也行,不行也行,二位师傅,实不相瞒,我学道只是为了报傲人族的血仇,并非是崇拜你们道教,其实,咱们师徒的关系只是一笔‘交’易罢了,我送给你们山海经,你们传我本事,我好去报仇,我受过你们的大恩,所以,我就算粉身碎骨都要帮着九位师傅对付妖魔,但我却绝不入道!绝不以道‘门’下的弟子身份去对付妖魔!其实,不瞒你们说,自从我学成之后,我就想跟你们提出断绝师徒关系,退出师‘门’,但是,我去报仇,是九死一生,我以为我说不定会死,所以,这退不退出师‘门’的事,提不提没有什么意义了,何必在临死的时候再惹几位老人家不高兴呢,所以我才没提出来,如今妖魔入侵,为了报答你们的恩情,我凌‘玉’霄就算粉身碎骨都会跟你们站到一起,就算咱们人类无耻的人太多,理应该被毁灭,我也会昧着良心站在你们这边的,可是,我虽然能帮你们,但我绝不能以道和佛的‘门’人身份去帮你们,因为我凌‘玉’霄,一生一世,都是傲人族的人,都不属于什么宗教,什么组织,什么奴才都不做,我就是我,我就是凌‘玉’霄,所以,我绝不能再做你们的弟子,你们若是以为我学的你们的本事,就必须做你们弟子的话,那我可以将以前所学尽数弃之不用,现在不瞒你们说,我为了救他们这十几个人,我独闯水中的五关,‘弄’的元气大伤,曾经的修为几乎都耗损尽了,这些日子以来,我修炼的已经并非是你们传给我的道术和心法了,我已经自创了一种属于自己的心法,叫做傲天真诀,所以,我现在的内功和修为,已经跟我所学的‘玉’清教的心法和梵音阁的毫不相同了,所以,你们若是觉得我学了你们的本事,那我可以弃之不用,用自己的所创。-”

曲天赋和齐天寿简直都气的浑身抖做了一团,这种徒弟谁见过?

他居然振振有词,还口口声声的说不做道的‘门’下,不做道的奴才,那岂不是在骂师傅是宗教的奴才不成?

六个姑娘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了,简直被‘玉’霄都要气疯了,知道劝说不通,‘玉’霄是认准了这一条路了。

但曲天赋和齐天寿也吃惊的很,‘玉’霄竟然自创心法,这简直是奇闻了。

齐天寿面沉如水,将‘玉’霄的手腕拿过来,给‘玉’霄开始号脉。

半响,齐天寿失声道:“霄儿,你……你这是什么心法?为何一点内力都没有?你……你以前所学的心法和内功呢?如何都不见了?”

‘玉’霄凄然一笑,淡淡道:“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我为了救他们这十几个人,将他们装进了我的乾坤袋内,我自己闯出了僵尸‘洞’,然后找到了水路,但水路里尽是埋伏,不是有食人鱼,就是有食人树,还有鳄鱼群,电鱼群和蛇群,我跟这些畜生一场恶战,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所以,我以前所修炼的功力几乎尽数都失去了,仅有一两成了,但后来,渐渐的,也不知为什么,就连这所学的一两成的功力也都随着伤势的发作也消失了,幸好他们十几人给我以内力救我,我才能活到今天的,所以,现在我的身上,是我用自己的心法所修炼的,跟‘玉’清教和梵音阁毫无关系了,你别看我现在没什么内力,只要我念动我自己的发诀,周围数十丈内的日‘精’月华的‘精’气就会被我吸收的,如今,我估计我现在的功力已经能达到原先的五成了,只要我假以时日,定然可以将此属于我自己的心法研究透彻,定然能吸收天地万物的‘精’华,汇聚一剑,足可以打败天魔!但我去意已决,我凌‘玉’霄,自此之后,不再在他人之下,也绝不做道和释的‘门’人,因为我不信奉!请几位师傅成全,霄儿绝不是忘恩负义,我说过,咱们的情义依旧在,只是师徒关系不存在了,各位自此之后,就做我的亲叔叔和伯伯,这有什么不好呢?二位师傅,请你们好好的考虑考虑好吗?”

曲天赋和齐天寿面‘色’都很沉重,如今,‘玉’霄体内没有半点以清虚真气和紫府真气所修成的内功,理论上来说,的的确确等于被废去了修为和内力,真的是什么都还给了师傅了。

但他出教乃是大事,焉能同意呢?

那个师傅不喜欢有本事的徒弟呢?

而他凌‘玉’霄乃是九子最心爱的徒弟,是九子九个人一起调教出来的最优秀的徒弟,如此优秀的弟子若是失去了,那岂不是太遗憾了?

所以,曲天赋和齐天寿,就算是其余的九子都不想失去这个人才,因为‘玉’霄若是以道教的‘门’人身份打败了天魔,拯救了人类,那是道教的无上光荣,给道教增光‘露’脸,可他若不是道教的弟子了,那荣誉就不属于道教的了。

所以,九子都不想,和尚们也都争着收他为徒,只因为都知道‘玉’霄是天命人,将来只有他能打败天魔,所以,道和佛都想沾沾‘玉’霄所带来的虚荣,给道和佛增光‘露’脸,到时候就会对世人说,是道和佛拯救的世人,拯救的人类,那道和佛就成了世上崇拜的对象了。

但‘玉’霄却早就看透了道教和佛教两大宗教的虚荣目的了,他不想自己卖命,却成了道和佛的卫道者,所以,他要出教,从此跟道和佛断绝关系,而且,他打内心中就不想将此荣誉给两大宗教,而且,他也不想在道和佛之下,他也从不信奉道和佛,他要跟宇宙万物的神平起平坐,因为他是傲人族的人,乃是最有尊严的人,所以,绝不能做别人的奴才!

这就是‘玉’霄之所以铁了心要出教的原因了。

曲天赋有点不信,也给‘玉’霄开始号脉,结果,也是大吃一惊,因为‘玉’霄体内半点‘玉’清教的修为和内力都不见了,若是体内修行的是清虚真气和紫府真气,那是能觉察出来的,而如今,‘玉’霄就跟被废了修为和内力差不多,的确是什么都没有了。

曲仙儿叹了口气,道:“是呀,霄哥哥说的不假,霄哥哥为了救我们,他一个人在水里大战众多妖兽,‘弄’的遍体鳞伤,内伤颇重,原先的修为和内力已经尽数都耗损没了,都没有了,跟废人相似了,只是霄哥哥为人很聪明,他将我们给他的内力导入体内,储存了起来,不但如此,他渐渐的自己创出了属于自己的心法。”

洪袖儿道:“他这心法真是怪极了,可以吸收日‘精’月华,他若是在‘花’丛中,运功吸收‘花’儿的‘精’华,那附近的‘花’儿都会枯萎了,这种心法真的是可怕极了。”

曲天赋嘴上不说,心中却苦笑,心道:“难怪他是天命人了,也许,他所遭所遇,就是上天要他自创一种可以毁天灭地的力量来打败天魔吧。”

楚桂儿道:“我们以为他一生都废了呢,就算要重新修炼,没有个七八年,都难以复原了,可没想到,他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恢复了不少的内力,他这种心法真的好厉害,我看,霄哥哥再用半个月的时间,就完全可以复原了,功力绝对能恢复从前了,再用一年半载的时间,估计,唉……估计九位伯伯联手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了……”

的确,以‘玉’霄所受的那严重的内伤,若是常人的话,已经可以说是废了,就算重新修炼,要想恢复从前,没有个四五年都难复原,可‘玉’霄竟然短短一月的时间,就已经将功力恢复到了以前的五成,恢复之快,令人膛目结舌。

众人都找不到什么来形容他,只能归咎在了他是天命人的身份上了,只因为他是天命人,负担着打败天魔的重任,拯救三界的重担,所以,他才是这世上最了不起的天才,修道对他来说,只要他想,什么都能做到。

曲天赋长叹一声,没想到,辛苦教导了这个徒弟八年的时间,结果,这个徒弟‘弄’的功力尽失,等于多年的心血白费了。

但可喜的是,这徒弟却因祸得福,又创出了一种心法,甚至比清虚和紫府两种先天真气还要高明,这倒是出乎意料了。

但破‘门’而出的事,也不能这么草率的答应。

曲天赋‘摸’‘摸’‘玉’霄的头,和蔼的道:“霄儿,你先去休息去吧,至于你说的这件事,容我跟你其余的师傅好好的商议一番再给你答复。”

曲仙儿拉着‘玉’霄的手,咯咯笑道:“走吧,咱们回房间看看吧,哇,咱们都好久没回来了,至于这些事,以后再说吧,走呀,爹爹,我们玩去啦。”

曲天赋苦笑着摆摆手,曲仙儿三姐妹拉着‘玉’霄,连同其余的几个姑娘都欢欢喜喜的到后院去了。

七个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往‘玉’霄的房间走去,‘玉’霄哈哈笑道:“哇,好久没回来了,我好想好想我的‘床’呀,喂,龙龙,飞飞,菁菁,你们想家吗?”

就听跟在几人后的菁菁鸟呱呱叫道:“想家,想家……”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因为菁菁鸟实在是太好玩了,也太聪明了,简直能跟人一般的说话,六个姑娘没事的时候就逗逗菁菁鸟玩。

曲仙儿吃吃笑道:“喂,他的猪窝脏死了,真难得你们怎么住在一起的。”

楚桂儿掩嘴而笑,咯咯笑道:“喂,臭‘玉’霄,你懂不懂礼仪?常言道,男‘女’授受不清,人家菁菁是小姐,你整日里让菁菁跟你住在一起,岂不是有染菁菁的名节吗?你说怎么让人家菁菁嫁人呢,哦,不不不,是怎么嫁鸟呢?”

其余的姑娘都笑成了一团,这玩笑开的也真是有趣。

洪袖儿笑道:“就是,你该负责,这样吧,你也娶菁菁吧。”

‘玉’霄又气又笑,笑道:“好呀,那就叫菁菁做大,你们都做小老婆吧……”

“你……臭无赖,你胡说八道……”

楚桂儿吃吃笑道:“不过,咱们做……那……那事的时候,不准你的鸟在屋子里,还有龙龙和飞飞……”

几个姑娘脸都一红,纷纷道:“咦,你也不嫌害臊。”

楚桂儿脸上也飞起了一块红云,轻轻道:“喂,我……我是为咱们姐妹着想呀,你们想想呀,咱们都被他脱……光……了……被这鸟看到,它万一胡说八道,那……那岂不是羞死人了……”

其余的五个姑娘都笑成了一团,还真是这么回事,若是他们夫妻之间亲热的时候,这三只灵兽在一边欣赏着,真是羞死人了,她们还没想到这点,一想到这点,都不由得羞红了脸,但也觉得楚桂儿说的有理。

曲仙儿扑哧一笑道:“那就叫它们三个住在隔壁就是了,隔壁又不是没有房间。”

洪袖儿道:“隔壁是四师兄和五师兄住的房间呀,那二位师兄怎么办呢?”

楚桂儿笑道:“你傻啦,咱们成了亲了,那后院的六间房子肯定都给咱们空出来了,五个师兄都会搬出去,或者再给咱们找一个小院居住,这还用问呀。”

“对对对,有道理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