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6章 回家4

第二百六十六章 回家4

柳红和翠绿脸都红了,就算有人做媒,哪有这么做的,当面询问,真是令人羞臊不已。

柳红和翠绿彼此看看,纷纷红着脸低下了头。

曲仙儿咯咯笑道:“喂,你们认识史师兄和佟师兄吗?你们看他们俩如何呢?”

柳红和翠绿脸更红了,好似一块红布一般,头低的更低了。

玉霄皱眉道:“喂,你们胡闹什么?就算做媒,哪有这么多人就胡说的?”

洪袖儿吃吃笑道:“怕什么呢?不就是咱们这几人吗?又没有外人,这有什么害羞的。”

楚桂儿咯咯笑道:“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喜欢谁,不过呢,我们一个一个的问,若是你们喜欢的,你们或者点点头,不喜欢的,就摇摇头,我们心中就有数了,等师母回来,就给你们做主,我们姐妹说话可是算数的,不管你们喜欢上了谁,我们都可以给你们做主的,这个包在我们姐妹的身上了。”

翠绿和柳红彼此看看,心中却乐开了怀,谁喜欢做婢女?谁不想有个依靠?史微和佟羽,不但生的英俊不凡,而且风度翩翩,能文擅武,乃是曲天赋的五大爱徒之一,玉清教数千弟子,这二人名列五人之一,在数千人tuō颖而出,当然是人才了。

她们也知道,这三位大xiǎojié那真是说一不二的,只要她们从中做主,真的是没什么问题,因为这整个玉清教天帝山就是这三位大xiǎojié的家,这数千人都以这三位大xiǎojié唯命是从,包括那五大弟子,这三位大xiǎojié的地位可是高高在上的。

楚桂儿拉着翠绿的手,问道:“喂,你喜不喜欢史师兄呢?”

翠绿没有说话,低下了头,其实,她喜欢的是佟羽,史微是柳红的心上人。

但这种羞人的话焉能说的出口,所以,翠绿只好不发一言,红着脸低着头。

楚桂儿挠挠头,皱眉道:“喂,你倒是什么意见呀?不点头也不摇头,我怎么知道呢?”

曲仙儿道:“喂,你喜欢史师兄吗?”

翠绿还是不回答,只是低头摆弄着衣角,羞得连头都不敢抬了。

洪袖儿道:“这样吧,你不说话,就算默认,这行了吗?你若是不同意,就叹口气,这行了吧。”

曲仙儿笑道:“我将你许给史师兄,你觉得怎样?”

翠绿还是不说话,楚桂儿咯咯笑道:“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这样吧,就把她许配给史师兄了。”

翠绿一听,实在忍不住了,急忙轻轻的叹了口气。

三个姑娘一愣,皱眉道:“哦,原来你不喜欢史师兄呀。”

楚桂儿道:“那……将你许给刘角师兄呢?”

“唉……”翠绿还是轻叹一声。

楚桂儿拍手道:“哈哈,那你一定是喜欢佟羽师兄了?对不对?”

这一次翠绿不再叹气,脸却更红了。

三个姑娘都笑成了一团,曲仙儿咯咯笑道:“喂,不说话,我们就当你是默认了呀,我们将你许给佟师兄,你愿意吗?”

这一次翠绿没有叹气,而是用蚊虫一般的声音道:“奴婢全凭xiǎojié做主。”

三个姑娘高兴的都跳了起来,曲仙儿笑道:“好了,就这么定了,等佟师兄回山,我替你们去问问,只要他也喜欢你,我就给你们做主,先定下这门亲事,然后选个良辰,给你们完婚,这事交给我了。”

三个姑娘又跳到了柳红的面前,开门见山的就问道:“柳姐姐是吧,你喜欢谁呢?你喜欢佟师兄吗?”

柳红羞红了脸,但也学着翠绿的样子,轻轻的叹了口气。

三个姑娘都长出一口气,曲仙儿笑道:“还好,你们不是喜欢同一个人,否则,那真麻烦了。”

楚桂儿笑道:“那又有什么,她们若是喜欢同一个人,就一起嫁给同一个人就是,咱们六人嫁……呀……”

楚桂儿说完,自己先羞得红透了脸了,说着说着,说到自己身上了,也觉得害羞了。

洪袖儿笑道:“喂,那刘角师兄你可喜欢?”

柳红又是轻声叹息。

“那……你喜欢尹师兄吗?不过,尹师兄年纪大了些,但他也不错的。”

柳红又羞又臊,但急忙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那……那你一定是喜欢史微师兄,对不对?”

这一次柳红没有再叹息,而是低着头,也轻轻道:“奴婢任凭xiǎojié们做主就是。”

三个姑娘高兴的都跳了起来,一起咯咯笑道:“哦,原来柳姐姐是喜欢史师兄,翠姐姐是喜欢佟师兄的,看来,你们说不定早就有了情了。”

“可是为什么史师兄和佟师兄不跟咱们说呢?”

“就是,等回山后,再找他俩算账,好好的罚他们。”

“罚他们什么呢?”

“就罚他们给咱们下山去买一大堆糖葫芦,嘻嘻嘻……”

“还罚他们给咱们买一大堆糕点,糖果……”

“还有胭脂,水粉……”

三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笑着,逗得其余的人都笑了起来。

这罚的倒是有趣,别说罚,就是她们吩咐一声,哪一个师兄不上赶着给她们姐妹去跑腿,但三个姑娘都是天真无比,就跟小孩子一般的可爱。

几个人说笑着,一起走进了玉霄的房间内。

玉霄一进自己的房间顿时就傻了眼,再看自己的房间简直变了样了。

崭新的桌椅,崭新的被褥,墙壁也粉刷的一新,卧室内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角落里三只灵兽住的地方也是铺着崭新的兽皮。

除此之外,墙壁上挂着不少的山水画,窗台上的花瓶中插满了满是幽香的梅花,玉石地面上打扫的干干净净……

“哇……”

几个姑娘都惊呼出声了,因为玉霄的房间内从没有这么干净过,自从玉霄住进了这个房间,八年来,几乎就没叠过一次被子。

但现在,整个小房间内布置的典雅至极,真的是变了一个样了。

除了雪紫儿之外,其余的五个姑娘都来过玉霄的房间,所以,五个姑娘都惊呼出声。

曲仙儿咯咯笑道:“哇,猪窝变样啦!”

柳红轻轻道:“奴婢听说公子和xiǎojié们就要回山了,所以,又好好的收拾了一遍,不知公子满不满意。”

玉霄皱眉道:“哇,这是我的房间吗?喂,你们收拾的这么干净,叫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了。”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曲仙儿笑道:“收拾的真不错,我早就看不惯你弄的脏兮兮的样子了,看看,这样多好。”

“就是,以后,不准你弄的这么乱了。”

其实,三个姑娘一直以来就看不惯玉霄的房间这么乱,有心给玉霄收拾一下,但她们都是千金xiǎojié,若是给玉霄收拾房间,定然会引起闲言闲语,说她们如何如何,所以,三位姑娘虽然喜欢玉霄,但却很谨慎,怕别人说三道四的,所以从没有给玉霄明着来收拾房间,只是总埋怨玉霄邋遢。

翠绿道:“几位xiǎojié的房间我们也都收拾好了,这个院落,以后就是几位xiǎojié的住处了。”

曲仙儿问道:“哦?那我五个师兄呢?”

柳红道:“五位师兄的房间都挪到右边的那个院落去了,这里是各位xiǎojié的新房。”

楚桂儿笑道:“我就说嘛,曲伯伯会安排好的,走呀,咱们看看新房子去呀。”

楚桂儿和小孩子一般,一蹦一跳的,拉着几位姑娘的手,开始看其余的房间了。

其余的房间也一样,也是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被褥都是崭新的,花瓶中插着新鲜幽香的梅花。

“这是玉蝶xiǎojié的房间……”

“这是雪xiǎojié的房间……”

“这是卓姑娘的房间……”

“这是大xiǎojié的房间……”

柳红和翠绿在一边介绍着,六个姑娘频频点头,都很满意。

曲仙儿问道:“喂,那我们姐妹原先住的地方呢?东西都挪过来了?”

“不,没有,掌门说,三位xiǎojié喜欢住哪里就住哪里,让你们自己决定。”

“是回去住,还是住在这个院里,都给三位xiǎojié留着呢。”

曲仙儿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呀,那二位姐姐住在哪里呢?”

两个姑娘脸又是一红,柳红轻轻道:“义母抬爱,让我们就住在东边的那四间空屋子了,跟三位xiǎojié一个院子。”

“哦,原来如此,那以后咱们姐妹就可以一起玩了,哈哈……”

楚桂儿笑道:“咱们姐妹都住在这个院吧,把咱们的东西都挪到这个院子里怎么样,这样咱们六姐妹住在一起,多开心呀,多好玩呀……”

“哈哈,这个提议不错,二位姐姐,麻烦你找几个人,把我们姐妹的以前的用品和衣物都挪到这几个房间内,我们姐妹要住在一个院子里……”

“奴婢遵命……”柳红和翠绿答应一声,都退了出去,给三个姑娘收拾东西去了。

找人真是太简单了,而且,三个姑娘的东西虽然挺多,但都是一些衣物用品,所以,柳红和翠绿找了几个小道士,几个小道士不敢怠慢,十分小心的,将三个千金xiǎojié以前rì常所用之物都给收拾到了这个院落内了。

这种事那用得着这三个大xiǎojié亲自动手,只需要吩咐一声,自然就有人给解决了。

六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说笑着,跟玉霄玩着,玉霄大笑着,将被子弄乱了,盖上被子道:“唉,睡觉啦,你们玩吧,吃饭的时候叫我一声。”

“懒猪!快起来!”

“就知道睡觉!”

“你看看你,收拾这么整齐的床,又弄乱啦!”

玉霄嘻嘻笑道:“床本来就是用来睡觉的,不乱还不舒服呢,乱了才是自己的床,这样才顺眼嘛。”

六个姑娘坐在床边,一个个的叽叽喳喳的数落着玉霄。

曲仙儿一伸手道:“喂,拿来呀,我爹爹的珍珠果呢?”

玉霄嘻嘻笑道:“哈哈,不给!”

曲仙儿嗔道:“喂,为什么不给?”

玉霄笑道:“喂,给你三个一个任务,那就是去劝说我几位师傅让我出师门,我就送他们珍珠果作为礼物,好不好?”

曲仙儿嗔道:“你真有病呀,好好的,你非要出师门做什么?”

“就是呀,神经病!”

玉霄微笑道:“喂,你们不答应我,我也不娶你们,反正我凌玉霄顶天立地,跟rì月同辉,天地同等,焉能在别人之下呢?”

楚桂儿撇撇嘴道:“切,你以为你凌玉霄了不起呀?你以为你凌玉霄就没有跪过呀?”

卓悠悠奇怪的问道:“霄哥哥何时下跪了?”

楚桂儿扑哧一笑,悠悠道:“他呀,没给别人下跪过,却给咱们姐妹六个天天下跪呢。”

玉霄这个气,骂道:“放你的臭屁,我什么时候给你们跪过?”

楚桂儿笑的花枝乱颤,笑道:“我说出来,你就知道我没说谎了。”

曲仙儿问道:“他何时给咱们姐妹跪过呢?我怎么不知道?”

雪紫儿也道:“就是,我怎么也不知道。”

楚桂儿咯咯笑道:“我的五个笨姐姐呀,你们好好想想呀,他……”

楚桂儿不说话了,而是用心声对几位姑娘道:“几位姐姐,他跟咱们姐妹那个的时候,咱们姐妹躺在**,他不就是跪在咱们姐妹的双腿之间,跟咱们姐妹做的吗,那岂不是给咱们姐妹跪下了嘛……”

七个人都通了心声了,楚桂儿用心声说话,六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一听这话,顿时,五个姑娘都笑成了一团,就连玉霄都被逗笑了。

其实,做那种事的时候,女人躺在**,男人跪在女人的双腿之间做那种事,这是哪一个男人也少不了的动作,虽然并不是磕头,但也不能否认的确是双膝跪在女人的双腿之间,跪在女人双腿之间做那种事,实在是最方便的姿势,这也并不奇怪。

但这并不能算跪下,而是方便的需要,但楚桂儿却将这种事用心声说出来,来笑玉霄跪倒在女人的身边,真是够荒唐可笑的了。

所以,其余的五个姑娘被逗得笑成了一团,就连玉霄也被逗的笑了。

玉蝶笑骂道:“你这死丫头,真不害臊,怎么什么都说?”

雪紫儿呸了一口道:“真不知羞!”

卓悠悠骂道:“死不要脸!”

楚桂儿红着脸,但却吃吃笑道:“人家又没有说出口,是用心说的嘛,再说了,人家只是以事论事嘛,你们说,他那样,难道不是给咱们姐妹下跪吗?嘻嘻嘻……”

(.)仙疆魔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