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6章 回家5

第二百六十六章 回家5

曲仙儿吃吃笑道:“是呀,看来,全天下的男人都给咱们‘女’人跪下过,哈哈哈……”

“叫你们男人神气,还不是给我们‘女’人下跪……”

“看来,膝盖打弯,就是为了跪下方便的嘛,嘻嘻嘻……”

‘玉’霄笑骂道:“好你个死丫头,真不要脸,好,这可是你们说的,以后再**的时候,我让你们坐在我身上,你们坐在我身上,双膝也跪在‘床’上,也是给我下跪,喂,你们看到尼姑坐着的莲‘花’台没有,以后呢,这种**的姿势,就命名叫做婆娑坐莲式,你们以后就这么跟我**,哈哈哈……”

那时候,释迦摩尼刚死,佛教刚刚是萌芽阶段,当然观音菩萨还没有出世,后世男‘女’**的这种男人躺在‘床’上,‘女’人骑在男人身上的姿势美其名曰叫做观音坐莲式,但那时候没有观音菩萨,‘玉’霄当然也不知道了,但梵音阁婆娑‘门’的‘女’尼姑和道姑就喜欢坐蒲团,所以,‘玉’霄才取名叫做婆娑坐莲势。-叔哈哈-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纷纷跟‘玉’霄闹了起来。

‘玉’霄大笑道:“好呀,你们不是说我给你们跪下吗?以后呢,**的时候,除了让你们坐在我身上,再就是用卧看巧云式,我在后侧卧抱着你们,一只手玩着你们的**,一边用小**在你们屁股后‘插’你们,这就叫卧看巧云式,或者让你们像母狗一样的跪着,四肢着地,屁股翘着,或者我直接趴在你们身上,压死你们,或者让你们趴着,叫你这么坏,看你们以后还笑不笑我跪下了,我非要好好的收拾你们不可……”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真是羞臊无比,虽然没有外人,但六个姑娘依旧知道害羞,就算跟‘玉’霄**的时候,都没有一个大方的骑在‘玉’霄身上‘女’人主动的。

那时候的‘女’人极其的知书达理,很少这么‘**’‘荡’主动的,仿佛男‘女’**这种事,若是‘女’人主动,那就是‘**’‘荡’下贱十恶不赦了,所以,六个姑娘跟‘玉’霄**的时候,都是‘玉’霄先主动提出,六个姑娘半推半就,然后像块木头一样的躺在那里劈开双‘腿’,任凭‘玉’霄随便享受,而她们则红着脸尽量小声呻‘吟’着。

哪像现在的‘女’人这般的不要脸,一天不被男人‘操’就痒痒的难受,自己就去脱男人的‘裤’子,来主动索爱,甚至男人没有兴趣,为了勾起男人的兴趣‘操’她们,就给男人**,刺‘激’男人的**,而且男人主动,还不能满足她们的**,大多的‘女’人会主动的骑在上面‘激’烈的动着,来享受那种刺‘激’的快感。

这就是如今的‘女’人跟以前‘女’人的不同之处了,古代的‘女’人多数要脸,如今的‘女’人多数放‘荡’,这一点,现在的‘女’人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一点。

六个姑娘都羞红了脸,其余的姑娘纷纷去骂楚桂儿。

有的骂道:“死丫头,都是你引起来的。”

“就是,什么话都说,真不要脸……”

“以后他这么欺负你,你可别叫苦。”

“就是,真不害臊。”

‘玉’霄大笑道:“哈哈,什么以后?现在我就要报复,好你个臭桂儿,这真是应了民间那句话了,老娘们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竟敢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来,**啦……”

‘玉’霄哈哈笑着,就将楚桂儿给抱住,把楚桂儿给翻过身子,屁股朝上的给按在了‘床’上,然后照着楚桂儿柔软的屁股就打了起来,嘴里骂道:“死丫头,一天不打,你就能反天了,还敢不敢胡说了。”

‘玉’霄边打,边去玩着楚桂儿‘性’感的屁股和**,这就要褪掉楚桂儿的衣衫跟楚桂儿风流一番。

楚桂儿失声惊叫,连连挣扎着,叫道:“几位姐姐,快来帮我,他欺负我……”

其余的五个姑娘都笑成了一团,纷纷道:“活该,自找的。”

“叫你不害臊,真是自找的。”

“叫你胡说八道,活该……”

楚桂儿嘻嘻笑着,就去胳肢‘玉’霄,跟‘玉’霄就在‘床’上嬉闹了起来。

楚桂儿闹了一会,忽然被‘玉’霄扯开了衣服,‘露’出了丰满白净的**,‘玉’霄就开始把玩吸允了起来,一只手却探手去抚‘摸’楚桂儿的**……

楚桂儿又羞又臊,急忙推开‘玉’霄,整理好凌‘乱’的衣衫,嗔道:“你……你……你别胡闹,大白天的,叫人家看到羞死人了。”

‘玉’霄嘻嘻笑道:“怕什么?谁规定的白天就不准**了?”

“嗯……你讨厌!不准你胡闹,那两个丫头万一进来了,看到了羞死人了……”

‘玉’霄笑道:“怕什么,那两个丫头嫁了人后,也要被我们男人‘操’的,也是做这种事……”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羞臊无比,纷纷照着‘玉’霄呸了一口,纷纷骂道:“无耻,下流!”

“哈哈,这有什么?男人和‘女’人不就是那回事嘛,你玩我,我玩你,玩的开心不就行了……”

“放屁!”

“胡说八道!”

“无耻!”

“男人跟‘女’人成亲是爱情,是在一起过日子的,怎能说是玩呢?”

“就是,真粗俗……”

“哈哈,我就不信了,男人跟‘女’人成亲谁不玩这个,不玩的话,那孩子是怎么来的呢?那个夫妻不玩这种游戏,来吧,咱们玩玩吧……”

‘玉’霄扑向了六个姑娘,六个姑娘咿呀叫着,纷纷咯咯笑着逃出了房间,到外面去赏‘花’去了。

大白天的,六个姑娘这么知书达理的人,哪能陪着‘玉’霄这般的不要脸的胡闹,就算‘玉’霄能做的出什么都不怕,六个姑娘可不敢。

‘玉’霄也只是逗她们玩玩罢了,哪里能真的这么做。

七个人在一起玩习惯了,在这里玩玩,那里玩玩,很快的,开心的一天就要过去了。

而天帝山却热闹了起来,龙‘女’派的一千多美‘女’们都上了山了。

到了快晚上的时候,上清宫的原天宁和龙天罡也都率领着上清宫的一千多弟子也都上了山了。

他们之所以来的晚,只因为带着许许多多的粮食和用品来的,故此来晚了。

原天宁等人刚到,负责保护着难民们梵音阁和楚天祥等人也到了。

楚天祥不但到了,而且是先到的太清宫,一见太清宫冷冷清清没有人了,也看到了‘玉’霄留的字迹了,知道都去了囚牛峰了,于是楚天祥率领着难民们往囚牛峰而来。

楚天祥很聪明,并不是空着手来的,而是将太清宫的粮食和衣服什么的都给背了出来,因为粮食是最重要的,太清宫可以舍弃,但粮食却不能舍弃。

而太清宫的弟子们走的匆忙,几乎什么都没带,只是带着随着的衣物罢了,所以,舍弃了大批的粮食,而楚天祥却命人全部带来了。

然后,楚天祥和秦扬等人将那一千五百多难民都妥善的安排了下来,这才带着梵音阁的弟子和两派的弟子纷纷上了囚牛峰。

立刻,天帝山囚牛峰就热闹了起来,龙‘女’派一千‘女’人,加上太清宫八百多弟子,加上上清宫一千多弟子,加上‘玉’清宫一千五百多弟子,再加上梵音阁的和尚二百多人,‘女’尼姑二百多人,这一来,整个囚牛峰足有五六千弟子之多了,顿时,声势就壮大了许多!

曲天赋早就命人妥善的安排了,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但人也太多了,那些普通的弟子们,只能在山上扎营了。

‘玉’霄等人也都出来见过了大家,于是,众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倒是热闹的很。

这一来,所有人都放下了心,若是妖魔再来入侵,别说是十八个妖魔,就算是三十八阁妖魔一起来,众人都不惧了。

因为这里高手如云,三派的势力都在这里了,三派的‘精’英都在此处,完全能将来犯的妖魔击毙了!

三个姑娘围着各自的母亲面前,跳来跳去的,甚是兴奋。

而天帝山‘玉’清教却在准备着一件大喜事,就是这几人大婚的婚礼。

‘玉’清教的掌‘门’要嫁‘女’儿,九‘女’的‘女’儿要出嫁,这是何等大的事,简直都轰动了整个炎黄国了。

但‘玉’霄却对出师‘门’的事念念不忘,他一定要断绝师徒关系,因为他绝不能做宗教的奴才!

他就是凌‘玉’霄,谁的奴才也不是,永远不在别人之下,宗教之下,也绝不在神佛之下,因为他是这世上最有骨气的傲人族的人!

傲人族,尊严永远放在第一位!

所以,他绝不能做神佛的‘门’人,也绝不做神佛的奴才!

就算这世上真的有神,有佛,他也绝不会跪倒在神佛的脚下!

人活着,就要如此高傲的活着!

人活着,就要如此骄傲的活着!

人活着,就要如此的有尊严的活着,若是屈膝在神佛脚下,宗教脚下,礼教脚下,那样没尊严的活着,那还不如死了!

第二百六十七章出教

三派齐聚一堂,普天之下的修道之士都聚集到了天帝山,乃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壮观之举,这些都是人类中所有的‘精’英,只有他们才有本事对付的了妖魔。

九子和九‘女’二十多年都不曾这么聚在一起了,真可谓是说不完的话。

再加上多了这么多爱徒,尤其是多了他们的子‘女’,更是热闹的很了。

约有五千多人聚在了此处,仙疆中,可谓是人才济济了。

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第一件事做的是什么?

当然是庆祝,热烈的庆祝了!

但,众人虽然在庆祝,可是并没有掉以轻心。

虽然到了天帝山‘玉’霄已经做不了主了,但‘玉’霄的话分量很重,‘玉’霄提醒九子九‘女’和四僧,命人严加看管粮草、水源,以防魔域的妖魔断其粮道,在水中下毒。

九子、九‘女’和四僧频频点头,都暗自称赞‘玉’霄的谨慎和细心,于是,派出了一千多弟子驻扎在了东面的水源之处,派一千多弟子驻扎在了粮草堆积之处,严加防护。

另外,三派的‘门’人弟子,除了龙‘女’派的‘女’弟子和梵音阁的尼姑没用之外,大多数弟子都负责夜间巡逻工作,每十人一班,一个时辰一换班,严密的保护着天帝山囚牛峰的安全。

这一来,魔域前来偷袭的十八个妖魔再也不见了,因为妖魔们并不是傻瓜,如今,三派齐聚,汇聚一堂,高手多达七八十名,若是他们前来偷袭,那是有来无回,必死无疑的!

所以,自从三派齐聚之后,十八个妖魔消声觅迹了,再也不曾出现。

不但妖魔没有再出现,而且,上清大殿,太清大殿和龙‘女’山的三座圣‘女’殿都没有被烧毁,好似‘玉’霄的几句话还真起了作用了,也好似妖魔们根本就走了。

但众人却都知道,妖魔说不定就在附近,谁知道什么时候杀出来?

所以,众人没有一个大意的,依旧是严加防范着。

虽然大多的弟子们都有工作,但‘玉’霄却依旧什么也不做,也没有师傅们去指派他做事,因为他的师傅们都知道,傲人族的人是从不受别人的指派的,‘玉’霄更是如此。

所以,没有人去理会‘玉’霄,更何况‘玉’霄是特殊的人了,更没有人去让他做事。

所以,‘玉’霄跟六个红颜知己不是玩,就是嬉闹,依旧跟从前一样的快乐,而且,三老和陶天喜夫妻也是爱玩的人,于是,这些人依旧是像以前一样,玩这个,玩那个,好似孩子一般的快乐。

魏晓晨和廉政的婚事也已经明了,魏晓晨和廉政二人纷纷跪在师傅的面前请罪,但罗贞和应天生并没有怪二人,二人真心相爱,又是迫于环境的无奈,就跟‘玉’霄等人一样,是没有什么错的。

而且,这二人的师傅也是最宠爱他们,当然也不忍心怪罪了。

所以,魏晓晨和廉政的婚事罗贞和应天生夫妻已经应准了,让这二人跟‘玉’霄夫妻一样,同一个日子一起成亲。

牛犇犇和白莲之间的事,梵音阁的四个神僧也都早就知道了,二人虽然被逐出了梵音阁还了俗,但在他们师傅的心中,依旧是十分的宠爱这两个优秀的弟子。

梵仁和梵若也都应准了二人的婚事,让这二人也跟‘玉’霄等人一起成亲。

而原信智和谢雨霏,应刑和岳盈,柳红和史微,翠绿和佟羽几人之间的事,也都已经挑明了,彼此的师傅们都决定让这些孩子先定亲,至于成亲的事,过些日子再办。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