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7章 出教1

第二百六十七章 出教1

史微和佟羽也会办事,将这些东西都送给了‘玉’霄的六个妻子,把六个姑娘哄的都很满意,‘玉’霄也暗自好笑,知道这是二位师兄前来讨好这三个丫头,让这三个丫头在她们父母面前说几句好话,求师傅师娘做主,将那两个丫头许配给他们为妻罢了。,

三个姑娘得到了好处,本来怕‘玉’霄再见异思迁,再娶这两个丫头,早就有心把这俩眼中钉给‘弄’走,只有给这两个丫头找个男人,这样自己心爱的‘玉’霄就不会被抢走了,现在,两位师兄又这么喜欢这两个姑娘,还这般的讨好她们,她们三姐妹焉有不尽心的。

所以,三个姑娘就在父母面前说好话,而曲天赋和秦扬本就有这个心,加上三个姑娘的好话,于是,曲天赋夫妻做主,先给史微佟羽两个爱徒定下这‘门’亲事,等消灭了魔域的妖魔后,就给他们办婚事。

史微和佟羽当然开心的很了,每日里,也跟柳红和翠绿卿卿我我常聚在一起聊天。

但虽然如此,这四人可不敢有半点越礼,因为若是越礼,做出有辱师‘门’的事,那可是死罪,所以,四人都谨守礼数。

四人定下了亲,在内心中就感‘激’‘玉’霄夫妻七人,而且,柳红和翠绿依旧伺候着‘玉’霄,真的当‘玉’霄是自己的主人。

三个姑娘十分的吃醋,经过百般的推脱,这两个‘女’子才不像以前一样,又是给‘玉’霄打洗脸水,又是给‘玉’霄送饭,又是给‘玉’霄泡茶什么的了,总算离着‘玉’霄远一点了。

‘玉’霄七人、廉政和魏晓晨、牛犇犇和白莲这十一人的婚事决定在同一天举行,定在五天之后,在天帝山大办,热烈的庆祝一番。

‘玉’清教的掌‘门’人嫁‘女’儿,龙‘女’派的‘玉’‘女’出嫁,这是何等大的事,早就轰动了整个炎黄国!

‘玉’清教、龙‘女’派和梵音阁三派,乃是人类的守护者,乃是斩妖除魔,捍卫人类的卫道者,这些神仙们嫁‘女’,受保护的人类们焉能不拍马屁?

炎黄国的两个国王送来了大批的贺礼,炎国派出了炎国的公主苏冰的爱徒五徒弟楚烟寒亲自送来了贺礼。

黄国派出了黄国的公主苏冰的六徒弟荆淼儿也送来了大批的贺礼。

苏冰别看并非龙‘女’派的掌‘门’,可是威信却不比掌‘门’师姐宣静差,因为她收了两个公主做徒弟,而龙‘女’派就在炎黄两国境内,收了这么两个公主做徒弟,那是何等的荣耀,当然好处也不少了。

天帝山于是热闹了起来,都沉浸在喜气洋洋的喜事中,都在筹办着,等待着五天之后的吉日。

但‘玉’霄却依旧念念不忘破‘门’而出恢复自由之身的事。

在他的心中,要做到完全自由,绝不做宗教的‘门’人,绝不做神佛的奴才!

九子对他有恩情,他可以为了报恩付出他的生命,但却绝不做奴才!

他可以付出生命,可以为了报恩做任何事,哪怕是是非不分,站到非正义的一边,但他绝不会为了报恩而付出自尊!

他不信神,不信佛,他信的是自由,自尊,哪怕这世上真的有神佛存在,他也绝不会屈膝,这就是他最可爱之处,比俗世上求神拜佛没有自尊的人可爱多了!

生命可以被毁灭,但尊严却永不被践踏,这就是他的做人宗旨,也是傲人族的做人宗旨!

他是这世上最有一个能保存自己尊严的人了,他绝不能给傲人族抹黑!

所以,他一定要破‘门’而出,从此之后,跟佛和道一刀两断,不做佛和道的奴才,不再有任何牵连!

恐怕这世上的神佛都能被他气昏了,因为他已经保存了尊严了,但他却依旧连名义上的弟子都不做,这种人恐怕全人类也只有他一个了。

为了笼络他为三界卖命去拯救人类和神佛,神佛已经暗中让他一顺百顺,万事如意了,只要他想,他就能做到,得到!

他拜师,没有给师傅磕一个头,没有给祖师磕一个头,就傲立于圣帝真君面前,他拜师,没有给佛叩头,而是佛祖的第一代弟子给他磕头哀求他拜师,他这么有尊严了,不用磕破了头就能学到本事,而且还娶了这么多美‘女’,上天赐给他的难道还不够,为什么他还不满足?

所以,若是这世上有神佛,都能被他活活的气死了。

但‘玉’霄就是这种人,在他的心中,做人就要做一个自由的人,绝不做任何东西的奴隶!

但‘玉’霄却还是知恩图报,从不忘恩的人,他并没有用珍珠果来要挟各位恩师,他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自从九子聚齐,他已经将珍珠果送给了几位没有得到的师傅和师娘。

九子和九‘女’都很高兴,但高兴归高兴,一想到‘玉’霄要破‘门’而出,从此断绝师徒关系的荒唐事,他们的心中就堵了个疙瘩。

其余的几子被他用一千多百姓的命做要挟万般无奈才做出了这个决定,但也没有正式公布,仅是一说罢了。

但如今‘玉’霄不但要退出师‘门’,还要求师傅公布天下,这更是令人不解和愤怒!

九子和九‘女’一连考虑了几天,只好用拖延的办法了。

因为这实在是个荒唐透顶的事,这世上只听说过师傅将徒弟逐出师‘门’的,还没听说过徒弟‘逼’师傅逐自己出师‘门’的,这简直是天底下第一件荒唐事!

但发生在‘玉’霄身上的荒唐事太多太多,这都不足为奇。

可是,‘玉’霄毕竟顾虑着九子的面子,不想太过‘逼’迫师傅,只好让三个姑娘去好好的开解几位师傅。

而三个姑娘的父母,却也偷偷的让三个姑娘去开解‘玉’霄,让‘玉’霄不要这么胡闹。

只是可怜了三个姑娘,一方面劝解父母将‘玉’霄逐出师‘门’,一方面又劝解‘玉’霄放弃这个荒唐的决定,真是两头为难了。

但无论那一方,都坚持己见,谁也互不让步。

最后,‘玉’霄下了最后一个时间限定,那就是在成亲的那一天,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不怕得罪这些师傅,他就算一辈子不娶媳‘妇’,也绝不再做奴才!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

只可惜,他是如此的追求自由,追求做人的尊严,永远都不跪倒在天、地、人、神、佛、父、母、君、亲、师、世间万物的脚下,可是世间的人们却有自由不去追求,却喜欢做奴才!

为何会形成如此大的追求差距呢?

原因只因为,他们不是傲人族人,只因为他们的民族教子民的不是自由,自尊,而是服从和信奉!

这也就是傲人族跟其他民族不同之处,傲人族教给族民的是自由、自尊、自爱,而其他民族教导子民的却是愚忠愚孝,还有无条件的信奉,虔诚的跪拜礼节!

可以说,只有傲人族追求的信仰,才是一个人应该追求的!

这也就是‘玉’霄永远忘不了傲人族的原因,永远要忠于傲人族的原因了,因为傲人族的信仰是那么的可敬可佩!

只可惜,傲人族所追求的信仰却要他这个并非真的是傲人族子民的人去坚守,而真正仅活着的傲人族的人,却已经丧失了这种信仰和自尊,做了奴才!

白皛皛,牛犇犇,‘玉’蝶和卓悠悠,不管是谁,都没有像‘玉’霄这般的坚持下去,而是被这世间的俗礼所同化,被这污浊不平等的俗世所玷污了!

他们都已经做了师傅的奴隶,佛道的奴才了,只有他,只有他凌‘玉’霄,依旧傲骨铮铮的独于世间万物、神佛妖鬼和不平礼仪做斗争!

但‘玉’霄并不怪这四人,因为他们都是迫不得已,一朵洁白无瑕的莲‘花’落入了污浊的世间,焉能不被玷污?

可是,‘玉’霄这么做,却令这四人对‘玉’霄更加的佩服和尊敬,因为他是在捍卫做人的尊严,也是在捍卫傲人族正确的信仰!

他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傲人族?还不是为了报恩?

可以说,‘玉’霄的坚持和固执,追求的自由和自尊,就连雪紫儿都被强烈的震撼了,如今,在‘玉’霄身后默默支持‘玉’霄的人不但有原先傲人族的四个朋友,还有雪紫儿!

‘玉’霄已经决定了,若是九位师傅不答应自己的请求,那他就自己宣布自己退出‘玉’清教,然后离开这里,带着他的朋友和妻子隐居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了的傲人族,再也不管人世间的是是非非!

就算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但依旧是人世间最神圣的地方,在他的心中,比这些庙宇道观更加神圣!

至于曲仙儿三姐妹究竟是站在丈夫的这一面,还是站在父母的那一面,‘玉’霄并不想‘逼’迫这三个红颜知己,但他也绝不会为了她们而放弃自己的追求。

第四天了,都已经第四天了,还是没有消息,九子和九‘女’,如今采取的是一种拖延对策,想要用喜事冲淡‘玉’霄的荒唐决定。

但‘玉’霄却忘不了,今日是第四天了,明日就是大婚的日子了,绝不能再拖下去了!

‘玉’霄毫不犹豫,不顾曲仙儿三姐妹的劝阻,直奔内堂,去找九子和九‘女’。

九子、九‘女’和四大神僧都坐在一起,正在品着茗茶,说着玩笑话。

‘玉’霄就在这时候闯进来了,而且是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内堂中,九子、九‘女’和四僧在,他们的徒弟徒孙,哪敢这么无理,除了亲传弟子有资格能进内堂之外,其余的弟子连进入‘玉’清大殿内堂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玉’霄却是例外,他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从没有人敢阻拦他。

‘玉’霄见到了九子和九‘女’,也不见礼,连抱拳都不抱拳,而是气势汹汹的拉过一把椅子就坐了下来。

敢于在师傅面前跟师傅长辈平起平坐的人,除了‘玉’霄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曲天赋就是一皱眉,但也对‘玉’霄无可奈何。

而那六个姑娘和皛皛、犇犇和白莲却没这个胆子,而是站在了‘玉’霄的身后了,静静的不发一言。

三老对‘玉’霄也是无可奈何,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特殊了,特殊的简直可以说是自从有了人类,算是最特殊的一个人。

叶方士一见‘玉’霄气‘色’不正,就知道‘玉’霄乃是为他自己断绝师徒关系这件事而来,这是‘玉’霄一见九子拿他说的话不当回事,他这是生气而来。

三老也曾经劝说过‘玉’霄,因为他退出师‘门’的事,关系着道的脸面,也关系着九子的脸面,当然九子不同意了,所以,三老劝‘玉’霄打消这个念头,可是‘玉’霄却不听,不但不听,一见有人不站在自己这边,连三老都给赶了出去了。

三老吃了闭‘门’羹,只好苦笑不已,前来告诉九子,来劝说九子,九子哪里能答应,依旧是固执己见。

叶方士赔笑道:“霄儿,你这是怎么了?见到师傅也不问声好,哪能这么没礼貌。”

陶天喜笑道:“是呀,而且,你现在是‘女’婿了,见到岳父岳母,也该叫一声呀。”

‘玉’霄冷笑一声,冷冷的道:“对不起,从此之后,你们都已经不是我师傅!我说过,我主意已定,必然要退出‘玉’清教,跟你们断绝师徒关系!”

应天生拍案而起,冲冲大怒,喝道:“凌‘玉’霄!你也太过分了!一旦入教,终身不得背叛道教,岂能容你想入教就入教,想退出就退出的?”

‘玉’霄毫不胆怯,他也毫不给应天生面子,也是拍案而起,怒道:“我想出就出!谁又能把我如何?”

应天生气的面红耳赤,徒弟竟敢喝斥师傅,这简直是反了!

应天生气的浑身抖成了一团,怒道:“你……你目无尊长!”

‘玉’霄冷笑道:“我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这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应天生,你的本事,我一点都没学,你也不必拿师傅和教规来压我,这招对其余的弟子有效,对我凌‘玉’霄什么用都没有!”

“你……你放肆!”

这种徒弟师傅恐怕做梦都没见过,他居然敢直呼师傅的名字,这简直太可气了!

九子中几乎被气昏了八个,除了陶天喜之外。

但陶天喜也是被气的团团直转,舒韵急忙拉住了丈夫,免得撕破了脸皮,大家面子都不好看。

三老也横在中间解劝着,也将‘玉’霄按在了座位上。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