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7章 出教3

第二百六十七章 出教3

秦扬母‘女’就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不仅也是十分的伤感。,

曲仙儿恨恨的嘟囔道:“都是那个死‘玉’霄,脑袋被驴踢了,下雨的时候,脑袋进水了,非要没事找事,恨死他了,以后再也不理他了……”

秦扬哑然失笑,苦笑着摇摇头。

‘女’儿真的恨他吗?当然不会恨他,真的会不理他吗?当然更不会了。

这只是一时的气话,一时的天真话而已。

但‘女’儿娇羞天真的样子,秦扬看在眼中却依旧感觉到快乐。

曲天赋祷告了半天,这才恭恭敬敬的退了出来,回到了房间内。

曲天赋心情极其的压抑,回到房间内,就默默的开始抚琴,忧伤的旋律响起,回‘荡’在整个天帝山……

无数的弟子都知道怎么回事,都知道是被‘玉’霄气的,但所有的弟子都无能为力。

‘玉’霄的心也不舒服,他正生闷气,几个姑娘正在解劝,互听一阵阵满是忧伤的旋律响起,‘玉’霄长叹一声,他知道,这一定是师傅曲天赋在抚琴,听这旋律,就知道师傅的心情了。

‘玉’霄何尝想气师傅呢?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玉’霄正在叹气,曲仙儿三姐妹就气呼呼的冲进来了。

曲仙儿照着‘玉’霄的头重重就敲了一下,嗔道:“你个死‘玉’霄,你看看你做的事,我爹爹简直都被你气死啦!”

洪袖儿和楚桂儿也骂道:“你也太过分了,我爹娘他们也气坏了!”

“还有齐伯伯,龙伯伯,应伯伯,原伯伯,都被你气坏啦,我们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他们才消气!”

“我看,你脑袋真的被驴踢了!”

“你脑袋真的进水了!”

“你没良心!”

“呸!白眼狼!”

三个姑娘撒娇的骂着,‘玉’霄只是苦苦一笑,谁又能知道他心中的痛苦?谁又能明白他的迫不得已?

在尊严和恩情面前,他只能选择尊严,绝不能为了这恩情而在原则上妥协。

‘玉’霄叹了口气,缓缓站起,将三个姑娘推开,默默的往曲天赋夫妻的房间内走去。

“你干什么去?”

三个姑娘在后叫着。

‘玉’霄叹道:“我去见见师傅和师娘,我刚才态度实在是不好,我去给他们赔个礼,道个歉。”

曲仙儿喜道:“呀,那……那你是不再破‘门’出教了?”

‘玉’霄道:“不,道歉归道歉,出教我也一定要出教!”

“啊……啊……”

三个姑娘简直都要被气哭了!

他居然还是这么固执,他道歉,只因为他不想师傅这么伤心,但依旧不会改变主意。

“‘玉’蝶姐姐,你帮我劝劝他呀!”

‘玉’蝶苦苦一笑,轻轻道:“我不会去劝他,我支持他,他做的对!”

卓悠悠道:“我也支持他!”

雪紫儿道:“我也支持!”

这才是真正的红颜知己!

就算全天下的人不理解他,可是她们却依旧会默默的支持他!

“啊……啊……啊……”

三个姑娘都惊呆了,如今,她们感觉跟‘玉’霄的距离好似远了好多,原来是这么不了解他!

卓悠悠冷冷的道:“你们三个若是霄哥哥的妻子,就该支持他,理解他,而不是只会劝他!”

三个姑娘都愣呆呆的无神的坐在了‘床’上,再也不发一言,默默地听着那首哀伤的曲子,静静的出了神……

忧伤的旋律忽然停止了,先见是‘玉’霄已经走进了曲天赋夫妻的卧房,正在跟师傅‘交’谈着,他们究竟说些什么呢?

三个姑娘愣了一会,都纷纷又跑了出去,躲到了窗外偷听着。

‘玉’蝶、雪紫儿和卓悠悠却都是苦苦一笑,这种孩子一般的做法,也只有三个姑娘才做得出,她们可做不出。

三人端坐在‘床’上,开始静坐。

不管‘玉’霄怎么做,她们都不会‘插’手,也不会劝阻,因为这是‘玉’霄的自由。

他想出教不做宗教的奴隶,有什么错?

他想做一个自由人,又有什么错?

他难道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吗?

所以,三个姑娘支持他,因为他做得对!

曲仙儿三姐妹躲在了窗台下静静的偷听着。

房间内‘玉’霄正在跟曲天赋夫妻谈话。

就听‘玉’霄静静的道:“师傅,师娘,刚才霄儿做的有点过分,师傅和师娘不要生气,还请师傅师娘原谅,霄儿特来道歉。”

‘玉’霄说罢,亲手给师傅和师娘倒了一杯茶,然后静静的坐在了师傅和师娘的身边。

三姐妹将薄纱窗布戳了一个小小的孔,在窗外偷偷的观看着。

曲仙儿偷偷的看着,小声道:“还算这臭小子有良心。”

就见曲天赋和秦扬都叹了口气,曲天赋轻轻地拍拍‘玉’霄的肩膀,叹道:“霄儿,你真的决定了吗?”

‘玉’霄点点头,正‘色’道:“师傅,师娘,二位老人家对我的大恩,霄儿不会忘记的,但是,霄儿感‘激’归感‘激’,但我依旧这么做,因为我绝不做宗教的‘门’人弟子,因为我要完全自由,请师傅和师娘理解霄儿的心,好好的考虑一下。”

秦扬和曲天赋夫妻苦苦一笑,秦扬拉着‘玉’霄的手,柔声道:“霄儿,难道师傅和师娘对不起你?还是对你不好呢?”

‘玉’霄赶忙道:“不不不,师傅和师娘待霄儿有天高地厚之恩。”

秦扬柔声道:“那你为何非要执意如此做呢?要知道,如今,你不必跪拜,也是自由的,难道你连做名义上的弟子都不行吗?霄儿,你可知道,你若是这么做,那你师傅的脸面哪里放?这世上焉能有徒弟‘逼’着师傅要破‘门’而出的道理呢?还有,这件事,关系着天帝山‘玉’清教的名誉,天帝山,‘玉’清教自从创教以来,只要入教,就终身是教徒,绝不能退出,这你也不是不懂,你何必执意让你师傅为难呢?”

‘玉’霄苦苦一笑,叹道:“师娘,霄儿不是说了吗?霄儿一生,从不信奉宗教,若我做宗教的‘门’徒,就相当于没有了自由,成了宗教的信徒了,而我是傲人族的人,我们傲人族人追求的是完全的自由、平等,从不会信奉宗教,我们信奉的是自由,这就是原因了,所以,还请师傅和师娘成全霄儿!”

曲天赋苦苦一笑,叹道:“霄儿,你这是何苦?难道这么多年了,你还忘不了傲人族?”

‘玉’霄长叹道:“师傅,师娘,我在俗世中待的越久,就越怀念傲人族的日子,因为在傲人族中,我从没有见到不公平的礼仪,不公平的事,扭曲的宗教信奉,可是在俗世中,尽是令我厌恶的嘴脸,所以,霄儿一生一世只做傲人族人,绝不会做宗教‘门’人,还请师傅原谅。”

曲天赋和秦扬母‘女’陷入了沉默,静静的都没有说话。

“你们三个,躲在窗外做什么?都进来吧。”

秦扬忽然出声打破了可怕的寂静,对着窗外喊了句。

其实,‘玉’霄和曲天赋也都听到了窗外的动静,而且‘玉’霄也感觉到了三个姑娘的心声,当然更知道三个姑娘就在窗外了,但他却装作不知罢了。

曲仙儿三姐妹都吐了吐舌头,没有办法,被发现了,只好进去了。

三姐妹嘻嘻笑着纷纷一蹦一跳的来到了房间内,都亲昵的依偎在了曲天赋夫妻的身边了。

三个姑娘都对着‘玉’霄皱皱鼻子,扮了个鬼脸,天真的好似小‘女’孩一般的可爱。

‘玉’霄淡淡一笑,并没有说话。

楚桂儿‘摸’着曲天赋的胡须,嘻嘻笑道:“伯伯,这臭小子真不听话,屡屡违反‘门’规,你就按着‘门’规将他逐出师‘门’,看他以后怎么见人!”

曲仙儿随声附和道:“对对对,咱们天帝山少他这么个臭无赖,更好。”

洪袖儿道:“还有,开除他后,按照‘门’规,打他一百棍子,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秦扬扑哧一笑,这三个姑娘那是在帮着他们夫妻说话,其实是暗地里帮着‘玉’霄说话呢。

‘玉’霄微笑道:“哈哈,对呀,师傅,师娘,若是我违反‘门’规了,是不是就有理由逐我出师‘门’了,那我违反了什么‘门’规才有资格被逐出师‘门’呢?”

曲天赋夫妻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古以来,徒弟将被师傅逐出师‘门’当作是奇耻大辱,可他竟然当作是一件开心事,真是岂有此理。

曲天赋苦笑道:“霄儿,你可知道,若是这么逐你出师‘门’,你以后岂不是被人笑话?”

‘玉’霄哈哈笑道:“师傅莫要担心,霄儿不怕别人笑话,世上可笑的人多了去了,这些可笑的俗人,有什么资格笑我?我看,臭桂儿的这个主意还是不错的。”

楚桂儿对着‘玉’霄呸了一口,嗔道:“你才臭呢!臭无赖!”

曲仙儿骂道:“就是,臭小子!没良心!良心叫狗吃啦,当时,就不该收你做徒弟,现在,我们天帝山讨厌你了,因为你顽皮成‘性’,不服从师傅的管教,所以,要逐你出师‘门’,以后,你磕破了头,也没人收你做徒弟啦,对不对爹爹?”

洪袖儿道:“就是,就算你从山下磕头到了山上,想要拜师,你也休想,伯伯,阿姨,赶他走!”

秦扬笑成了一团,轻轻地用手指照着三个姑娘的额头一人戳了一下,笑骂道:“你们这三个死丫头,真是不知说你们什么好,你们这是帮着你爹爹伯伯吗?还不是帮着他?真是‘女’大不中留,胳膊肘往外拐……”

三个姑娘脸都红了,都嘤咛一声,开始撒起了娇。

‘玉’霄哈哈笑道:“这样吧,师傅,师娘,你们就说,我违反‘门’规,对了,找个什么‘门’规让我违反好呢?嗯……有了,你们就说我,没经允许,就跟三位师姐‘私’定了终身,害的三位师姐都怀上了宝宝,因为我违反了道教教规,欺负了三位师姐,故此将我逐出师‘门’,然后再罚我娶了这三个臭丫头作为惩罚……”

他还没说完,三姐妹纷纷从秦扬的身边跳了起来,都嘤咛一声,照着‘玉’霄又掐又拧的,都臊红了脸。

曲仙儿边敲着‘玉’霄,边骂道:“你讨厌!下流!谁生……宝宝了,胡说八道,打死你……”

洪袖儿嗔道:“放屁,你这么说,叫我们姐妹以后怎么见人?打死你,叫你‘乱’说……”

楚桂儿也嗔道:“你就缺德吧,你敢胡说,我咬死你,臭无赖,臭无赖……”

本来,这一次大办婚事,就是为了来一个一俊遮百丑,三个姑娘先嫁人的事,谁都不敢张扬,就好似这几个姑娘到现在为止还是黄‘花’大闺‘女’一般,这样做,为了面子上的好看。

可是‘玉’霄坏的竟然出这么个主意,虽然是开玩笑,但三个姑娘焉能不害臊,所以是又羞又臊,哪里能饶了‘玉’霄。

“救命呀,别打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吗?是你们都生完了宝宝了……唉吆,没生还不行吗?你们还是冰清‘玉’洁的大姑娘还不行吗……”

‘玉’霄一边开着玩笑话,一边讨饶着,三个姑娘羞臊无比,娇嗔无比,就开始胳肢开‘玉’霄,收拾起‘玉’霄来了。

曲天赋和秦扬夫妻被逗得开怀大笑,真被这几个孩子给逗笑了。

自小到大,这四个孩子总是这么的顽皮淘气,‘玉’霄总是这般的胡说八道,逗这三个姑娘娇羞无比的撒娇。

秦扬一边笑着,一边将四人都拉到了身边,笑着‘摸’‘摸’这个,笑着‘摸’‘摸’那个,不仅是感慨万千,往事的快乐回忆,又浮现在了脑海中。

秦扬‘摸’‘摸’这个的头,捏捏那个脸蛋,喃喃道:“唉,你们都长大了,我们都老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快都长大了。”

‘玉’霄嘻嘻笑道:“是呀,如今,三位师姐都要做娘了,只是好笑的是,我竟然是孩子的爹爹,喂,三位师姐,你们自小不是说,男人都死光了都不嫁给我吗?那你们为什么嫁给我呢?这作何解呢?”

三个姑娘又是嘤咛一声,对着‘玉’霄又是拧了半天。

秦扬咯咯直笑,搂着三个姑娘,拉着‘玉’霄的手,真是看不够,爱不够。

她本以为,日后三个姑娘大了,会为了争‘玉’霄而闹的姐妹不和,她也曾替‘玉’霄头疼,就连她若是站在‘玉’霄的立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她也本以为,六‘女’嫁一夫十分的荒唐,但如今看来,六个姑娘亲如姐妹,在一起,反而更快乐,这三姐妹更是如此,自幼就形影不离,没想到大了竟然还共事一夫,这难道就是缘分吗?

几个人在屋子里又说又笑,多了这三个丫头,立刻气氛不那么紧张了。

三个姑娘和‘玉’霄在房间里玩了一会,‘玉’霄这就告辞而去,临走时,再三的恳请师父成全。

曲天赋长叹一声,道:“霄儿,今晚上我再找你几位师傅商议商议,明天一早,我一定给你个答复,你看如何?”

‘玉’霄恭恭敬敬的给师傅和师娘鞠了一躬,道:“多谢师傅师娘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