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7章 出教4

第二百六十七章 出教4

‘玉’霄知道,曲天赋这是已经想通了,只是还要劝劝其余的师弟,尤其是应天生,因为应天生实在是太固执。

‘玉’霄一走,三个姑娘也都跟曲天赋夫妻告辞,纷纷拉着手跟了出去。

秦扬望着三个丫头和‘玉’霄的背影,幽幽叹道:“唉,霄儿真是好福气。”

曲天赋也是苦苦一笑,叹道:“是呀,没想到,这几个丫头都这么难缠,他都能让她们服服帖帖的,这个本事,真不一般。”

秦扬扑哧一笑,依偎在了丈夫的怀中,笑道:“你呀,若是能有霄儿的一半,那你现在岂不是也三妻四妾了?”

曲天赋轻轻的揽着爱妻,柔声道:“在我心中,只爱你一人,三妻四妾,难道就幸福吗?能跟你厮守一生,这就是我的幸福了。”

秦扬将樱‘唇’轻轻的一撇,柔声道:“你呀,真不害臊,‘女’儿都这么大了。”

曲天赋在妻子额角上轻轻一‘吻’,笑道:“‘女’儿再大,在我心中,你也是跟当年一样的可爱美丽,就算你变得白发苍苍,依旧是我心中的妙音仙子。”

秦扬嘤咛一声,幸福的趴在了丈夫的怀中了。

二人相拥半天,秦扬柔声问道:“曲哥哥,你说,明日该怎么办?我看,不如就答应‘玉’霄吧,就算是为了‘女’儿的幸福,咱们也不要固执了,你说对吗?”

曲天赋轻轻的点点头,叹道:“是呀,我想了好几天了,既然他去意已决,那何必再勉强?‘玉’霄也没什么错,他说的也对,当年,咱们收他为徒,何尝不是为了山海经?而且,霄儿为了救仙儿她们,独闯龙潭虎‘穴’,‘弄’的功力尽失,等于什么都还给咱们了,更何况,这孩子还给咱们找到了珍珠果,让你我青‘春’不老,这一次又救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弟子,其实,真的不欠咱们的了,咱们何必再为难他呢?”

秦扬柔声道:“是呀,不过,七师弟太过固执,你还要好好的劝劝才行。”

曲天赋点点头道:“嗯,我会好好的找他谈谈的。”

两个人说着话,他们却不知道,没等他们去找应天生谈谈,‘玉’霄已经去了。

‘玉’霄可谓是十分的聪明,这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手段,他哪里能不会,而且,他的确是太过分了,的确也应该去道个歉。

而且,‘玉’霄也想单独的跟几位师傅都推心置腹的谈谈,让几位师傅理解自己。

房间内,不但应天生夫妻在场,就连廉政和他们的儿子应刑都在场。

应天生大怒,当时真恨不得过去将‘玉’霄击毙才解恨,但一想到‘玉’霄送他们珍珠果,又救了这么多人,这次又去援助他,心又软了。

廉政是他的爱徒,廉政当然也知道师傅的心情,所以,这次来,一个是开解师傅,再一个就是劝解应天生想开一些,成全了‘玉’霄。

应天生闻听‘玉’霄来了,怒道:“我不见他,叫他出去!”

舒韵轻轻的推了他一下,意思是告诉他别这么过分。

舒韵和应刑接了出来,‘玉’霄和三个姑娘跟舒韵打过招呼,就走了进来。

‘玉’霄进‘门’就抱拳作揖,给应天生深深一躬,笑道:“师傅睡下了吗?”

应天生哪里睡了,而是见‘玉’霄来,气的说不出话来,装作不理他,这其实也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

‘玉’霄多聪明,一见不理自己,知道应天生这是要台阶呢。

做师傅常对徒弟用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的手段,但今日,‘玉’霄却将这手段用在了师傅的身上了。

舒韵一见应天生不理,急忙笑着道:“快起来,霄儿和仙儿他们都来了。”

廉政和应刑也在一边将应天生在‘床’上搀扶了起来,但应天生还是气呼呼的不看‘玉’霄一眼,也不理三个姑娘。

三个姑娘这个笑,纷纷上前,亲昵的靠在了应天生的身边,这个叫叔叔,那个叫伯伯,‘弄’的应天生苦笑不得,只好跟三个姑娘说了几句话。

‘玉’霄心中好笑,嘻嘻笑着,上前倒了一杯茶,然后亲手剥了一个桔子,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师娘,然后双手端着茶,笑道:“师傅,徒儿刚才失礼了,对师傅很不敬,请师傅原谅,常言道,大人不记小人过嘛,师傅这么大量的人,怎会生气呢?师傅,请喝茶,对不起啦,霄儿来赔罪了……”

应天生鼻子里哼了一声,并没有接这杯茶,冷冷的道:“我受不起!我又没传给你什么本事!”

‘玉’霄嘿嘿笑道:“师傅,那不过是霄儿的一句气话罢了,您又不是孩子,怎能跟我这孩子一般见识呢?对不对呀?其实,在霄儿的心中,师傅虽然没教过我,但也是我师傅。”

廉政急忙在一边说着好话,微笑道:“师傅,小师弟知错了,这是前来道歉的,你不要生气了,原谅他吧。”

廉政说着,接过‘玉’霄倒的一杯茶,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应天生。

应天生也是聪明人,一见有台阶下了,焉能不借着这个台阶下呢,所以,应天生气呼呼的接过茶水,板着脸道:“你以后再若是目无尊长,我可要重重罚你。”

曲仙儿咯咯笑道:“现在就罚他吧,好好的打他屁股!”

洪袖儿接口道:“对对对,打的他满地找牙!”

楚桂儿笑道:“不行我们替伯伯打吧。”

三个姑娘咯咯笑着,对着‘玉’霄又掐又拧的,曲仙儿拿着碧‘玉’箫打着‘玉’霄的屁股,嗔道:“叫你目无尊长,叫你不懂礼貌,还敢不敢了?”

“该揍……”

“啊……我错了还不行吗?不敢啦……”

应天生都被逗得笑出了声,舒韵更是笑的‘花’枝‘乱’颤,亲热的拉着三个姑娘的手,真是左看右看,是越看越爱,只是心里叹息,这么好的三个姑娘,竟然没做她的儿媳‘妇’。

‘玉’霄嬉皮笑脸的道:“师傅,您打的,骂也骂的,霄儿知错了。”

应天生刚想说什么,一张嘴,‘玉’霄接口道:“哎,不过,师傅怎能骂霄儿呢?若是骂霄儿,岂不是跟霄儿一样的‘混’蛋吗?哎……师傅怎么可能生气呢?若是生我的气,岂不是气量狭窄,没有容人之量吗?”

应天生这个气,这那是道歉,诚心又胡闹开了。

应天生气的举起了巴掌,‘玉’霄嘻嘻笑着早就跳到了一边,躲在了舒韵的身后,嘻嘻笑道:“哎,对了,师傅怎么能打霄儿呢?师傅若是打霄儿,那岂不是以大欺小,为老不尊嘛……”

应天生被‘玉’霄气的啼笑皆非,笑骂道:“臭小子,真是坏透了。”

舒韵轻轻的用‘春’葱一般的‘玉’指戳了‘玉’霄额头一下,笑道:“这臭小子,真是够坏的。”

‘玉’霄哈哈笑着,亲热的坐在了应天生的身边,揽着师傅的肩膀,一只手还给应天生‘摸’着‘胸’口,给他顺着气,嘻嘻笑道:“师傅,不要生气了,其实,是霄儿说话过分了点,下次再也不会了。”

应天生也对‘玉’霄宠爱有加,一见‘玉’霄这般,心中的气消了一大半,笑骂道:“臭小子,真是越大越坏了,还是跟小时候一样。”

‘玉’霄嘻嘻笑道:“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的可爱是吧,多谢师傅夸奖。”

三个姑娘咯咯直笑,照着‘玉’霄就呸了一口,一起骂道:“呸!一样不是东西!”

“好呀,敢吐我口水,我要吐回来……”

“啊……舒姨……快打他……”

三个姑娘嘻嘻笑着,跟‘玉’霄玩起了捉‘迷’藏,又跟‘玉’霄闹成了一团。

应天生夫妻在一边看着不住的笑着,因为这四个人一向如此,真是从小胡闹到大,丝毫也没变。

廉政暗暗的苦笑,心道:“唉,这世上除了小师弟敢这么气师傅之外,谁也没这个胆量了,除了他能哄好之外,也真没人有这个本事了,唉,小师弟真是奇才。”

‘玉’霄玩笑了一会,然后又拉住了师傅和师娘的手,这才话到正题,又苦口婆心、推心置腹的说了一遍自己的想法。

应天生这个气,原来,他虽然是道歉来的,但却依旧不改以前的决定。

应天生开始生气,后来心中也动了,暗暗的道:“是呀,既然他不想做徒弟,那何必勉强呢,何必为了这件事,闹的多年的感情分裂呢,而且,霄儿也不错,这一次,给我夫妻珍珠果,又救了我太清宫的弟子,真的是好孩子,唉,他说的也对,师徒名分虽然不在了,可是他认我们做叔叔伯伯,又有什么不好?唉,我是不是该成全他呢……”

应天生心‘乱’如麻,低头不语。

‘玉’霄一见目的达到,也不多说,于是告辞回去了。

廉政和应刑代替父母和师傅出来送客,‘玉’霄拉着应刑的手,塞给了应刑两粒珍珠果,嘻嘻笑道:“刑师弟,这个呢,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记住,别跟别人说,我已经不多了,都没了,就这四粒了,还有两粒是送给信智夫妻的,这一粒你吃,那一粒你给你的心上人岳盈吃,好了,我走了呀。”

应刑心中感动,因为他也知道,‘玉’霄的珍珠果这个送,那个送,真的不多了,这么珍贵的礼物,他都有份得到,他当然开心了。

而且,用这个去讨‘女’友岳盈的欢心真是再好不过了,他真的是在内心中就感‘激’‘玉’霄。

‘玉’霄离开了,而应刑和廉政却给‘玉’霄说起了好话。

应天生这个气,因为他早就闻到了珍珠果的异香了,珍珠果这么香甜,只要‘玉’霄在瓷瓶中拿出来,满屋都是香味,应刑带在身上,哪能闻不到。

应天生故意板着脸道:“刑儿,你是不是收了他的贿赂了?”

应刑脸一红,低着头道:“没……没有,这是霄哥送给我的,可是他却没说叫我说什么呀,这都是孩儿自己的想法罢了,霄哥哥既然想出教,他是有苦衷的,他也跟爹爹百般的解释了,爹爹该成全他才对。”

舒韵扑哧一笑,一伸手道:“我看看他给你的贿赂。”

应刑红着脸拿出了两粒珍珠果递给了父亲和母亲。

舒韵轻轻捏着珍珠果,长叹道:“唉,这么珍贵的东西,我和你爹找了几十年都没有线索,还有你师祖,仅是无意中得到了两颗罢了,可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有这么多。”

应天生冷笑道:“我敢打赌,这臭小子,一定又去见我三师兄去了,一定又是跟我三师兄解释解释,然后完事了,就送给信智两粒。”

舒韵扑哧一笑道:“我也觉得一定是这样。”

应天生笑骂道:“这臭小子,收买人心的手段可真高。”

廉政道:“不,小师弟是出于真心的,也并非耍手段,他之所以说没了,只因为他的确是不多了,因为我听他说过,他只有五十颗罢了,分给了这么多人,已经不够分的了,所以,他只说给几位师傅,就说没有了,之所以偷偷的给刑师弟,只是怕别人说闲话。”

舒韵微笑道:“你呀,什么都当真,你师傅只是说说罢了。”

应刑道:“那……那爹爹对霄大哥出教的事什么意见呢?”

应天生故意板着脸道:“不行!想要收买我?没‘门’,难道爹爹叫什么外号你不知道吗?我叫铁面无‘私’!”

舒韵扑哧一笑,知道丈夫这是做给儿子和徒弟看的,其实内心中已经动了,不再那么固执了。

舒韵将两粒珍珠果还给了儿子,微笑道:“刑儿,快吃吧,这果子得之不易,你吃了这一颗,那一颗你亲手送给谢姑娘,谢姑娘是个好姑娘,记住,别叫别人看到,否则,别人会恨‘玉’霄的,知道吗?”

应刑答应一声,高高兴兴的吃了一粒珍珠果,又去找谢雨霏去了。

果不出应天生所料,的确,‘玉’霄又去找原天宁推心置腹的说道理去了,临走时,又叫来原信智,又送出了两粒珍珠果。

‘玉’霄的珍珠果可谓是都送出去了。

本来,他有五十颗珍珠果,为了给‘玉’蝶治脸伤,用了两粒,送给了三老三粒,送给了柳红和翠绿两粒,送给了四大圣僧四粒,送给了白皛皛、凤翙翙、白莲、牛犇犇四粒,送给了‘玉’蝶,卓悠悠,雪紫儿,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六粒,送给了廉政和魏晓晨两粒,岳商一粒,禅机,**,碧萝和寂籁四粒,送给了九‘女’九粒,九子九粒,如今,又送给了原信智和谢雨霏两粒,应刑和岳盈两粒,正好五十粒一颗不剩都送人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