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8章 夜访1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夜访1

‘玉’霄的青‘春’常驻珍珠果现在是身上一粒也没有了,谁再想要都没了,真是送的干干净净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但想要珍珠果的人数不胜数,能吃到珍珠果的人却是寥寥无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就连‘玉’霄的四个师兄,尹宫、刘角、史微和佟羽都没有吃到,因为已经没有了。

至于原信智和应刑,则是占了父母的光了,因为他们是九子的儿子。

至于谢雨霏和岳盈,则是占了这二人的光了,因为她们俩是这二人的未婚妻。

谢雨霏和岳盈是聪明的‘女’子,可见她们并没有选错,选择名‘门’之子,虽然内心中不见得真的爱他们,但却可以得到不少的好处。

像她们这种爱算计的‘女’子,这世上也太多太多了,这也不足为怪。

原信智得到了‘玉’霄的好处,更为‘玉’霄说话了,紧替‘玉’霄说好话,就连‘玉’洁也一样。

而原天宁却没有那么固执,他也有心成全‘玉’霄,只是等其余师兄的意见罢了。

齐天寿和龙天罡更好说话了,‘玉’霄跟这两个师傅更是不见外,总是搂脖子玩笑,跟师傅亲热的很。

齐天寿‘性’情温和,颇有长者之风,医术最高明,‘玉’霄的医术就是跟齐天寿学的,但‘玉’霄却没有太用心学,仅是学了个半桶水罢了,他主要学的是齐天寿的炼气之法,导气运气的法‘门’,这个对他练功真是大有益处,可谓是事半功倍,所以,‘玉’霄很感‘激’这位师傅。

龙天罡则善于水攻,‘玉’霄的水中本事完全是跟这个师傅学的,水中御剑术,水中闭气功,腹语,皮肤呼吸法,都是这个师傅传授的。

所以,‘玉’霄也很感‘激’龙天罡。

‘玉’霄跟这两个师傅好一阵解说,这两个师傅开始也生气,后来渐渐的被‘玉’霄逗笑了,也就答应了帮‘玉’霄说好话,让‘玉’霄恢复自由身,不再做弟子了。

齐天寿和龙天罡可谓是好说话的多了,而且这二人很宠爱‘玉’霄和曲仙儿三姐妹,跟三老的关系也很厚,所以,无论是看谁的面子,二人都决定成全了‘玉’霄心愿。

‘玉’霄心中很高兴,九子中,齐天寿和龙天罡被他说服了,曲天赋和原天宁心动了,陶天喜站在他这一边,楚天祥和洪天福早就跟他断了师徒的名分了,而且,这二人被宝贝‘女’儿给说的也暗中帮着‘玉’霄说好话,熊天燚不爱管闲事,而且早就跟‘玉’霄没了师徒关系了,只有应天生人称铁面无‘私’最固执,但他也收买了应天生的儿子,而且,就算应天生不同意,可也是孤掌难鸣,随着大势而去了。

所以,‘玉’霄断定,明日是个好消息,明日就可以不做道的徒弟了,就可以真正的自由了!

自由,自由的可贵谁真的能懂?

哪怕是做名义上的徒弟和奴才,他也不想!

他就是这么一个追求自由的人,追求自尊的人!

他就是一个可敬的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夜访

明日就要举行婚礼了,明日就要做新人了,一般的人是什么心情?是喜悦,是不安,是焦躁,是害羞,还是其他的什么?

但有一种却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睡不着觉,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

这六个姑娘就是这般,虽然她们早已经是夫妻了,也知道‘洞’房‘花’烛夜男‘女’要做什么,她们已经尝过了禁果了,但是,毕竟这么正规的仪式还没有举行,只是草草的做做样子罢了。

而明日,有几千人参加她们的婚礼,为她们庆祝,那是何等的场面?

所以,六个姑娘是辗转反侧的难眠,都兴奋不已。

虽然天已经到了二更了,可是六个姑娘都没有睡着。

曲仙儿三姐妹在一个房间里休息,其余的三姐妹在另外一个房间里休息。

明日就要成亲了,明日就要‘洞’房‘花’烛了,所以,今晚上,六个姑娘怎么也不肯跟‘玉’霄**,因为她们想让‘玉’霄留着体力在真正的‘洞’房‘花’烛那天好好的享受享受,就好似一个初经人事的少‘女’第一次享受那种事一般,图的也是个新鲜。

所以,六个姑娘都躲得‘玉’霄远远的,就是不肯陪‘玉’霄睡觉。

而‘玉’霄也不勉强,而是自己睡去了。

虽然几个人在家里休息,但周围的守卫却依旧很严很严。

‘玉’清大殿的屋顶上有人在巡逻,防备着妖魔在天上来,来一个突然袭击。

山顶上有人巡逻,四周有人巡逻,就连‘玉’清大殿上五丈高的浮云上都有亲传弟子在巡视,当真是将整个‘玉’清殿把守的好似铜墙铁壁一般的风雨不透。

别说妖魔不敢来,就算妖魔敢来,也定然有来无回。

‘玉’霄很放心,虽然没有人保护了,但有三只灵兽在身边,又有这么多弟子组成了巡逻网,不管是天上还是地下,都严加防守,所以,‘玉’霄睡的很安心。

六个姑娘兴奋的睡不着,可是‘玉’霄却在酣睡。

六个姑娘实在睡不着,最后,六个姑娘决定干脆一起去赏月,一起看看风景,于是,六个姑娘一起来找‘玉’霄了。

六人进到‘玉’霄的房间内,点着了油灯,就气不打一处来,只见‘玉’霄睡的这个香甜,口水都流了出来。

大婚前夜的男‘女’,一般哪有睡的这么早的,有几个能睡得着的,而他却丝毫没放在心上,仿佛明天主角并不是他一样,竟然睡的这么香,显见是没将结婚的事放在心上,六个姑娘焉能不气。

曲仙儿骂道:“真是死猪!”

楚桂儿轻轻将手指放在嘴边,轻轻笑道:“嘘,别吵,先别叫他,给他脸上画个大乌龟。”

洪袖儿嘻嘻笑道:“对对,咱们姐妹睡不着,他睡的这么香,真是太讨厌了。”

三个姑娘轻轻笑着,蹑手蹑脚的来到‘玉’霄身边。

‘玉’霄的三只灵兽都睁开了半只眼,懒得理这几人,因为三只灵兽知道这六个姑娘是‘玉’霄的妻子,根本不会害‘玉’霄,整日里就这么跟‘玉’霄胡闹,三只灵兽都见怪不怪,所以,根本不理会。

楚桂儿轻轻笑着,拿起了一支‘毛’笔,沾上了点墨水,这就要给‘玉’霄在脸上画个乌龟。

而曲仙儿和洪袖儿则在一边嘻嘻笑着看着,就等着楚桂儿做完了坏事,她们就揪住‘玉’霄的耳朵大叫一声,吓‘玉’霄一跳。

其余的几个姑娘在一边也不理会,因为这六个姑娘中,这三个丫头是最淘气的,另外的三个姑娘就没这么淘气了。

虽然另外的几个姑娘不这么淘气,但也喜欢看热闹玩。

楚桂儿刚探下身子,还没等画,就见‘玉’霄忽然坐了起来,一把握住了楚桂儿的‘玉’腕,大叫道:“诈尸啦!”

这一来,倒把六个姑娘给吓了一跳,楚桂儿妈呀一声,吓得手中的‘毛’笔都落了地,没等落在地上,却被‘玉’霄伸手接住,‘玉’霄更坏,顺手就将‘毛’笔上的黑墨画在了楚桂儿的脸上了,然后一顺手,把左右两边的曲仙儿和洪袖儿的白净的秀丽脸蛋上,又一人给画了一道‘猫尾巴’。

其实,‘玉’霄哪里能睡的这么实,六个姑娘虽然很轻很轻,他也听到了,只是他故意的开个玩笑罢了,本来刚刚入睡,一见六个姑娘进来了,他反而装作打着呼噜,睡的死死的,来逗几个姑娘玩玩。

三个姑娘咿呀‘乱’叫,就去敲打‘玉’霄,‘玉’霄哈哈笑着,将‘毛’笔一丢,顺手将楚桂儿给抱在了怀中,大笑道:“哈哈哈,本少爷正好睡不着,正想找‘女’人享受一下呢,没想到,有货上‘门’呀,真是太好了,来,**啦。”

‘玉’霄哈哈笑着就去给楚桂儿宽衣解带,楚桂儿嘤咛连连,娇喘吁吁,跟‘玉’霄嬉闹了起来,其余的两个姑娘也跟‘玉’霄嬉闹了起来,于是,四个人就在‘床’上闹了起来。

楚桂儿‘摸’着脸上的黑墨,嗔道:“你讨厌,给人家画在脸上,不行,我要画回来!”

‘玉’霄嘻嘻笑道:“喂,我还没画完呢,我只是画了一条乌龟尾巴,还有一个大乌龟没画呢,你们快叫我画完呀……”

楚桂儿嗔道:“放屁!你敢给我画乌龟,我非要给你在脸上画乌龟不可,几位姐姐,快帮我按住他,我好画乌龟。”

其余的五个姑娘咯咯笑着,七手八脚的按着‘玉’霄,楚桂儿咯咯娇笑着,在‘玉’霄脸上画了一个乌龟,这才满意的笑了。

六个姑娘看着‘玉’霄被画了乌龟的‘花’脸,一个个的笑的‘花’枝‘乱’颤,都笑弯了腰,银铃一般的笑声打破了寂静的夜。

‘玉’霄也真会逗人开心,脸上虽然被画了乌龟,但却并不擦,而是嘻嘻笑道:“好呀,我明天不洗了,就这么样娶你们,我看笑话谁,到时候,全天下的人都会说,看这六个丫头,真是没眼光,竟然嫁给了乌龟‘精’了,哈哈,你们来的正好,来来来,别走了,都一起陪我睡觉,我晚上不抱着‘女’人睡不着觉,哇,抱着‘女’人香喷喷的娇躯,一只手玩着你们的‘肉’包子,一只手抱着你们,小**放在你们那小眼里,真是太爽了……”

“你无耻……”

“下流……”

“我无耻?大晚上不睡觉,你们不就是撒‘尿’的地方痒痒了,想让我的小**‘插’你们几下舒服舒服嘛,那我成全你们,哈哈,没想到,‘女’人都这么‘**’‘荡’呀……”

六个姑娘都羞红了脸,是又羞又臊,又气又笑,对着‘玉’霄又掐又拧的,一个个娇笑着都跳下了‘床’,开始整理着被‘玉’霄‘弄’‘乱’了的衣衫。

‘玉’蝶边整理衣衫,边嗔道:“你真没个正经,讨厌死了,没事就想那事,真不知羞。”

“呸,不要脸!”

“呸,真没出息,就会想‘女’人……”

曲仙儿嗔道:“今晚上不准你胡闹,明天才是‘洞’房‘花’烛的日子。”

“就是……”

‘玉’霄苦笑道:“喂,早一天,晚一天,不就是那回事嘛,不就是我扒光你们的衣服……”

“你坏死啦……”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又跳上去胳肢开了‘玉’霄。

‘玉’霄边笑边道:“喂,既然你们不是来投怀送抱的,那你们几个来做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漂亮,这么‘性’感,都‘挺’着这么大的‘肉’包子,大晚上的到男人的房间里晃来晃去的,不就是想勾引男人嘛,常言道,**嘛,一个‘女’人若是晚上到男人的房间里,被男人强‘奸’了都活该,这就叫不检点,所以,你们这不是明着来勾引我嘛,那我还客气什么,快来吧,别假正经了……”

六个姑娘纷纷跳开,曲仙儿嗔道:“你真不要脸!”

雪紫儿嗔道:“姐妹们是叫你一起出去赏月的,你专‘门’往这方面想。”

“就是,思想真脏……”

“喂,你们干净行了吧?切……若是你们干净的话就不嫁人了,想嫁人都想的睡不着觉了,还装正经呢……”

“你……啊……呸……”

六个姑娘一起照着‘玉’霄呸了一口,都掩嘴而笑。

曲仙儿咯咯笑道:“好了,别闹了,看看今晚的月‘色’多美呀,霄哥哥,快起来,咱们出去赏月去呀。”

‘玉’霄不但没起,反而‘蒙’住了头,道:“不去不去,月亮有什么好看的,真无聊,你们喜欢看自己去,我睡觉了……”

“不去不行!”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就将‘玉’霄的被子掀开,开始胳肢‘玉’霄。

‘玉’霄连连叫道:“喂,你们讲不讲道理?哪有人‘逼’着别人去赏月的?这么冷,不去睡觉,我出去赏月?我吃饱的撑的?”

“就不讲道理怎么了……”

“我们‘女’人就不讲理,气死你,气死你……”

“同意‘女’人不讲理的请举手!”楚桂儿咯咯笑着叫道。

立刻,其余的五个姑娘一起响应,纷纷举起了双手。

“哎呀,你讨厌……”

六个姑娘刚一举手,‘露’出了丰满的‘胸’,‘胸’前的要害部位一个没护住,‘玉’霄伸手就在六个姑娘的**上一人掐了一把。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又跟‘玉’霄闹在了一起。

这个道:“看到了没,现在是六比一了,你就得听我们的。”

那个道:“对,以后呢,咱们就为了公平起见,就举手决定一些大事,包括你每天必须要洗澡的问题,必须洗脚的问题……”

“对对对,还有,每天要漱口,刷牙,早上要早起……”

“起来后,要叠被子,这些家务事必须咱们七人投票决定……”

“起来后,要给我们姐妹去做饭……”

“票多者胜,少数服从多数……”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