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8章 夜访2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夜访2

‘玉’霄失声道:“啊……你们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你们站在一起,六个欺负我一个呀……”

六个娘都笑成了一团,纷纷道:“这怎么算是欺负呢,这叫公平抉择呀,是最公平的做法嘛……”

“六个死丫头,公平个大头鬼……”

六个姑娘这个笑,‘玉’霄双手加额道:“天呀!天呀!你为何这么折磨我呢?为何让我娶六个母老虎折磨我的下半生呢?天……”

六个姑娘咯咯直笑,曲仙儿咯咯笑道:“别天呀天的了,快起来。-”

其余的姑娘七手八脚的,帮着‘玉’霄穿好了外衣,将‘玉’霄拉下了‘床’。

卓悠悠一见三个姑娘和‘玉’霄脸上的墨水,咯咯笑道:“快去洗洗,难看死了。”

‘玉’霄嘻嘻笑着,吐了口唾沫,将脸上的墨水涂在了手上,伸手就往另外三个姑娘的脸上‘摸’,嘴里哈哈笑道:“咱们夫妻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嘛,所以,脸上有墨水,当然也一起抹了……”

其余的姑娘妈呀‘乱’叫,脸上也被‘弄’脏了,‘玉’蝶,卓悠悠和雪紫儿三个姑娘嘤咛不已,对着‘玉’霄胳肢起来。

七个人闹了一阵,都娇喘吁吁的不闹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一个脸上都尽是墨水,都成了小‘花’脸了,立刻,七个人都笑成了一团。

七个人一边笑着,一边找来水盆、‘毛’巾,将脸上的墨水擦净洗掉,这才彼此拉着手,一蹦一跳的前去赏月去了。

清风,明月,漫天星斗。

白云飘渺,雾气朦胧,宛如人间仙境。

如此良辰美景,若是跟心爱之人一起依偎在一起,那是多么‘浪’漫的事?

七个人就坐在了屋顶上,六个姑娘则都靠在了‘玉’霄的身边,围成了个圈子,‘玉’霄就在中间。

楚桂儿幸福的靠在‘玉’霄的身边,轻轻道:“哇,好‘浪’漫呀……看,好美的月亮,好美的星星呀……”

曲仙儿悠悠道:“若是咱们一生一世,不,是一起活一千年,一起活一万年,那该多好,那咱们可以每天都这么赏月观星了……”

洪袖儿遥指天上的北斗七星笑道:“喂,你们说,咱们七人是不是那北斗七星下凡投胎转世的呢?”

卓悠悠附和道:“哈哈,有道理呀,要不然为何咱们七人会一起成亲呢?”

‘玉’霄道:“切,我看你们是……”

没等他说完,卓悠悠就掩住了他的嘴,嗔道:“闭嘴,如此良辰美景,不准你大煞风景。”

‘玉’霄嘻嘻笑道:“我是想说,你们是‘玉’‘女’星下凡嘛……”

六个姑娘扑哧一笑,‘玉’霄接着道:“只可惜,我是天上的蛤蟆星,你们六个‘玉’‘女’下凡后,就变成了**了,就再也不干净了,谁说癞蛤蟆不能吃天鹅‘肉’呀,只要来一个生米做熟了饭,不就吃了天鹅‘肉’了嘛,哈哈……”

他话音刚落,就挨了几下,几个姑娘吃吃笑道:“这是你胡说八道的下场,以后,只要胡说,就要挨揍,叫你这么坏。”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不要脸。”

“就是,真不害臊……”

七个人叽叽喳喳的说笑着,一边赏月观星,一边聊着天,‘玉’霄则怀中抱着美人,喝起了美酒。

而曲仙儿则轻轻的拿出了凤鸣碧‘玉’萧,对着星斗和月‘色’吹起了‘玉’箫。

箫声婉转悠扬,悦耳动听,七个人都沉浸在了良辰美景和优美的旋律中了。

在半空的白云上还有不少的‘玉’清教弟子,那些都是值夜放哨的人,但这几个人出来玩,谁敢说什么,只是在半空中静静的看着,静静的听着优美的箫声。

七个人玩了一会,这就要手拉手的赶回去,互听半空中一声断喝道:“什么人!站住!”

七人急忙甩头观看,只见一百多‘玉’清弟子纷纷御剑飞了起来,将来的两个人拦住了。

这个时辰值夜的有十个亲传弟子,有楚天祥的四大弟子,有陶天喜的六大弟子,十个亲传弟子率领着大约五十名可以御剑飞一会的弟子就停在了一块被冻结住的白云上,防守着天上。

华楼和欢欢为首,二人不敢大意,十分的谨慎,哪怕天空中飞下一只鸟儿,都难以逃掉十人的目光。

十个人正在静静的听着曲仙儿的箫声,忽见半空中飞来了两个人,两个人御空飞行,飞到了‘玉’清教的上空,就被十个人发现了,所以,十个人一挥手,率领着那些弟子们将这二人就包围了。

那二人停在了半空,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风度翩翩,‘玉’面俊容,一身白衣,潇洒飘逸,手中拿着一把扇子,‘女’的身穿粉‘色’的衣裙,就挽着那男子的手,十分的亲昵。

那男的听见了箫声了,也朦胧中看到了‘玉’霄等人,急忙大叫道:“蝶妹,悠悠妹妹,是我们呀,大家不要误会,我们是来找人的……”

‘玉’蝶抬头观看,只见月光中飞来的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玉’蝶在大雪山认识的魔域中的人,人称风‘花’雪月第一风流君子的风月,而那个‘女’子正是风月的红颜知己,医术十分高明,曾经给‘玉’蝶治疗过脸上伤疤的百草仙子羞羞。

自从‘玉’蝶救了风月一命后,这风月就被‘玉’蝶所触动,深深的喜欢上了‘玉’蝶的美,‘玉’蝶的善良和温柔,临告别之际,还将自己的家传法宝冰清‘玉’洁雪莲‘花’送给了‘玉’蝶,还跟‘玉’蝶结拜成了兄妹。

风月跟天狼认识,跟天狼的儿子狼魔很熟,也曾经让红颜知己羞羞替狼魔配过可以让兽和人结合能生孩子的‘药’。

但风月本‘性’却不坏,只是太过风流,而且,他杀的人并不多,做的坏事也不算多,只是为了自保,这才加入魔域,大体上只是帮着配‘药’,除了跟狼魔要好,除此之外,他对于魔域的事几乎都不太清楚。

自从‘玉’蝶救了他,拿他当朋友相待,以诚相待,又给他刺绣了一副风‘花’雪月图,这使这个风流君子十分的感动,决定痛改前非,不再帮魔域的妖魔做事,而‘玉’蝶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后,也并没有怪他,而且还成了异‘性’兄妹。

临走时风月曾经说过,什么时候‘玉’蝶成亲,他不管离此多远,都一定前来祝贺。

这一次,他竟然真的来给‘玉’蝶贺喜了。

‘玉’蝶一见是风月和羞羞仙子来了,真是欢喜的很,急忙御剑飞上了半空,大叫道:“喂,各位师兄是自己人,都不要动手,风大哥,羞羞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卓悠悠这时对风月也没有了多少恶感了,尤其是这二人曾经帮着他们除掉了雪狼,虽然他们没动手,但没帮着雪狼对付她们,这已经很不错了,而且,羞羞还帮‘玉’蝶治疗过脸上的创伤,虽然没治好,但给‘玉’蝶说的那个‘药’方却是真的,因为最后‘玉’霄就是用那个‘药’方治好的‘玉’蝶的脸伤。

虽然‘玉’霄并非在哪里得到的‘药’方,但可见,羞羞并没有骗人。

所以,卓悠悠也对这二人没有了恶感,也急忙飞上半空前来跟二人打招呼。

‘玉’霄多聪明,因为‘玉’蝶曾经提到过风流君子风月这么个人,说这个人有改过向善之心,并非是十恶不赦的,还送给她一朵雪莲‘花’,这些事,‘玉’蝶都曾经提过。

所以,‘玉’霄等人也都前来迎接。

风月一见是‘玉’蝶,不由得大喜,尤其是见到‘玉’蝶完美无缺的脸,不再戴着白纱,开始以真面目见人,不仅喜道:“蝶妹,你脸上的伤疤都好了?真是太好了,现在,真是完美无缺了……”

‘玉’蝶脸轻轻一红,笑道:“多谢大哥关心,大哥,羞羞姐姐,快请屋子里坐。”

‘玉’蝶拉着羞羞的手,也拉着风月的手,几个人落下地来,羞羞微笑道:“蝶妹妹,你的伤疤一好,更加的美了,对了,谁治好的你的伤疤,真是有本事,是不是用的珍珠果和珍珠泪?”

‘玉’蝶轻轻点点头,羞羞笑道:“哇,这人真有本事。”

‘玉’蝶微笑道:“大哥,羞羞姐姐,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弟弟凌‘玉’霄,就是他给我治好的伤疤。”

卓悠悠扑哧一笑,接口道:“现在,不但是蝶姐姐的弟弟,也是蝶姐姐的丈夫了。”

‘玉’霄微微一笑,上前对着风月和羞羞躬身抱拳道:“大哥,大嫂,别来无恙,‘玉’霄有礼。”

羞羞的脸就是一红,因为她还没嫁给风月,虽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但依旧没有名分,可是‘玉’霄却张口就叫嫂子,叫的还这么亲热,真是令她羞涩的很,但也开心的很。

‘玉’蝶扑哧一笑,轻轻道:“你呀,真没个分寸,人家羞羞姐姐还是大姑娘呢,没跟风大哥成亲呢。”

‘玉’霄嘻嘻笑道:“早晚不是要成亲的嘛,早叫晚叫,还不是那一回事嘛。”

羞羞这个笑,掩嘴笑道:“哎呀,这张小嘴可真甜呀,难怪这么有本事,一下子娶六个仙‘女’,就连‘玉’蝶妹妹这天上第一的大美人都得到手了,唉,看来,某人的风流之雅号应该让贤了。”

风月哈哈一笑,上前拉住了‘玉’霄的手,左看右看,不仅打内心中赞叹道:“唉,真是好英俊不凡的人物,跟‘玉’蝶妹妹真是金童‘玉’‘女’天生的一对,也只有他才配得上‘玉’蝶这种美人,唉,只可惜,他娶的不是‘玉’蝶妹妹一人,而是一下子娶了六个,真是奇怪,为何他娶这么多,而‘玉’蝶妹妹竟然也甘心呢?还有卓悠悠,竟然也如此的心甘,真是令人费解。”

‘玉’蝶和卓悠悠给二人做了介绍,彼此的都打过招呼,然后将二人让进了‘玉’清大殿,曲仙儿命人献茶,七个人在一边陪着二人聊起了天。

‘玉’霄笑道:“风大哥,风大嫂这是从何而来?”

羞羞脸又是一红,扑哧一笑,皱眉道:“喂,你能不能别这么叫呀?”

‘玉’霄哈哈笑道:“这有什么呀?不如这样吧,你们俩一起跟我们举行婚礼得了。”

羞羞的脸又羞红了,但心中却甜如蜜,心道:“这小子难怪能娶这么多美‘女’,只是这一张嘴就真是令人喜欢。”

风月微笑道:“多谢美意,我们的事,以后再办。”

羞羞在地下照着风月的脚就踩了一下,白了风月一眼,道:“唉,奴家山野村‘妇’,焉能配得上人家这风流大少呢,对不对呀?”

风月苦笑道:“你又来了,我不是说过了吗,等以后,我会娶你的,不过就是种仪式,何必急在一时呢。”

‘玉’蝶轻轻一笑,给二人满了一杯茶水,笑道:“羞羞姐姐和风大哥什么时候成亲,一定要派人通知小妹,小妹一定前去。”

羞羞微笑道:“算你有良心,唉,你风大哥听说你们要办喜事,大老远的就来了,还有,你风大哥这些日子以来,到处寻找,想给你找治疗脸伤的‘药’,只可惜,什么也找不到,可没想到,妹妹真是吉人自有天相,竟然有人能找到,可见,万物都有主呀,某人想要献殷勤,都没机会啦。”

‘玉’蝶的脸一红,但心中却是热的,风月为了她到处找良‘药’,可见对自己的情义了。

风月却很尴尬,咳嗽了一声,道:“羞羞,不要胡说,我当‘玉’蝶只是亲妹妹一般,你不要胡说八道。”

羞羞扑哧一笑道:“我也没说别的呀,你着什么急呀。”

‘玉’霄道:“哦,原来大哥大嫂是在塞北雪山而来吗?”

风月道:“不,我们是在附近而来,我们来这里都好几天了,本来是想去昆仑山凤凰岭的,但听说蝶儿在昆仑山回来了,所以,才在这里等候的,听说你们要大婚,我们听到消息,这才今夜前来祝贺的。”

羞羞笑道:“他呀,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有一点还不错,就是说话算数,他不是说过嘛,当蝶妹妹嫁人的时候,他就算身在万里之外,只要听到消息也一定会前来祝贺,喝这杯喜酒的。”

卓悠悠笑道:“那风大哥和羞羞姐姐可要多喝几杯喜酒。”

羞羞微笑道:“是呀,忘了还有悠悠了,你们俩的喜酒,我们当然要多喝几杯了。”

‘玉’霄却是一皱眉,问道:“难道风大哥和大嫂来此除了祝贺之外,还有别的事找我们吗?”

羞羞和风月的脸‘色’就一变,纷纷惊呼道:“这小子怎么这么聪明?”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