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8章 夜访3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夜访3

原来,二人来并非完全是祝贺而来,而是前来给‘玉’蝶送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消息,只是临近‘玉’蝶成亲的好日子,二人想暂时的先不说,等二人成亲完毕,这才将那消息告诉‘玉’蝶。-

羞羞刚一张嘴,风月咳嗽了一声,微笑道:“其实呢,也没什么要紧的事,这件事等你们成亲后,我们自然会告诉你们的。”

羞羞笑道:“你大哥是怕你听了,影响你们入‘洞’房的雅兴,哈哈哈……”

一席话,说的六个姑娘脸都羞红了。

‘玉’蝶俏脸一红,轻轻道:“那我们先不问就是。”

羞羞笑道:“这就对了,什么事都没有你们办喜事重要。”

风月面带歉意的道:“唉,我们二人来的匆忙,什么贺礼也没有带来,蝶妹,霄弟,请不要见怪。”

‘玉’蝶轻轻一笑,柔声道:“大哥说那里话来?你大老远赶来参加小妹的婚礼,就是对小妹最大的贺礼了。”

‘玉’霄则哈哈笑着,伸手将‘插’在‘玉’蝶鬓角秀发上的那朵满是清幽香味的冰清‘玉’洁雪莲‘花’给摘了下来,放在鼻子上嗅着,连声赞道:“哈哈,这朵‘花’不就是风大哥你送的吗?这价值连城的宝贝,岂不就是最大的贺礼?”

‘玉’蝶嘤咛一声,嗔道:“还给我,什么东西到你手,都能给‘弄’坏啦。”

‘玉’霄嘻嘻笑道:“依我看,这朵小‘花’理应该还给风大哥才对。”

风月不由得苦笑,没想到‘玉’蝶的弟弟,‘玉’蝶的丈夫,竟然跟‘玉’蝶完全是两种‘性’格,‘玉’蝶是那么的文静温柔,贤淑淡雅,但‘玉’霄却是那么的活泼淘气,真是天壤之别的‘性’格。

但一见‘玉’蝶没有了脸上的伤疤,一颦一笑,依旧是那么的妩媚动人,风月不仅在心中又暗自叹息,叹息这么美的‘女’子,也难以逃脱嫁人的命运,也难以保持着清白的身子,最终也要被男人所玷污。

天使落入人间,又有几个能一尘不染的?

虽然风月感叹‘女’人最终要被男人所玷污,但‘女’人岂能孤孤单单的一辈子?

所以,在内心中,风月喜欢‘玉’蝶的那种纯洁之美,希望‘玉’蝶永远都那么的纯洁,就像那朵冰清‘玉’洁的雪莲‘花’一般的纯洁。

所以,他的这朵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的雪莲‘花’谁都舍不得送人,因为他觉得只要是跟男人做过爱的‘女’人,失去了贞‘操’的‘女’子,就再也不干净了,所以,根本不配拥有这朵纯洁的‘花’儿。

所以,这朵冰清雪莲‘花’,他连羞羞都不送,虽然羞羞是被他占有的清白身子,可是,他也觉得羞羞不配。

直到遇到了‘玉’蝶,风月才决定将这朵冰清‘玉’洁的雪莲‘花’送给‘玉’蝶,因为‘玉’蝶的美实在是太清洁了,不但她的美清洁的好似冰雪,就连她的心灵也美的像是清洁的水,无瑕的白云,所以他认为,这世上唯有‘玉’蝶才配拥有这朵雪莲宝‘花’,因为‘玉’蝶不管是容貌美,还是心灵美,都是那么的纯,那么的净,他这才送给了‘玉’蝶。

他虽然不想‘玉’蝶的美被玷污,虽然想‘玉’蝶永远都那么的纯洁,但他也知道,‘玉’蝶已经不小了,已经二十二岁了,那个时代的‘女’子,有几个二十多岁不嫁人的?难道真的要一辈子不嫁?

所以,他还是希望‘玉’蝶能有一个好的归宿,毕竟‘女’人迟早是要嫁人的,‘女’人迟早是要老去的。

但这世上有什么男人能配得上‘玉’蝶的美呢?风月认为,没有一个男人能配得上她,因为男人都是俗物,都是污浊之物,他自己虽然是男人,都恶心男人,讨厌男人,他认为,男人是‘女’娲造人的时候,用烂泥做的骨‘肉’,那么的污浊肮脏,而‘女’孩是‘女’娲用洁净的水做的骨‘肉’,是那么的洁净。

风月一生风流成‘性’,得到的‘女’人越多,占有的‘女’人越多,就越觉得‘女’人都不再美了,一旦被男人占有,就变得也污浊不堪了,所以,他喜欢‘女’孩,心灵纯洁的‘女’孩,他喜欢‘女’孩,容貌清秀的‘女’孩,而不是已经嫁了人变得‘**’‘荡’的‘女’人。

风月,后人称之为风月老祖,被人称作是第一风流、风雅君子,闻名于世。

风月将手一推,道:“贤弟,我送出去的东西岂能收回?不要开玩笑了。”

‘玉’霄哈哈笑道:“风大哥,这岂是开玩笑呢?你想想呀,你之所以送给蝶儿这朵冰清‘玉’洁雪莲‘花’,不就是因为蝶儿宛如水一般的纯洁和美吗?而如今,‘玉’蝶嫁给了我,被我这须眉浊物玷污了清白的身子,谈何再纯洁呢?所以,这朵‘花’蝶儿已经不配拥有了,因为她已经不再纯洁了,不再干净了,所以,这朵‘花’风大哥还是送给配拥有这朵‘花’儿的打算一辈子不嫁人的纯洁‘女’孩吧。”

风月的脸‘色’一红,暗自惊叹‘玉’霄的聪明,因为他的确是为‘玉’蝶失去了纯洁的身子而感慨万千,当然,那是对这世界为何这么不完美的感叹,倒并非是觉得‘玉’蝶嫁人不对。

可是,‘玉’霄一言就道破了他的内心那种对‘女’人的完美之感,当真是令风月吃惊。

风月暗自叹道:“唉,难怪以元真那么聪明的灵猿,都屡次败在他的手中,看来,‘玉’霄的聪明当真是世所罕见。”

‘玉’蝶的脸也红了,她本来怪‘玉’霄胡闹,但一想‘玉’霄的话也对,本来,这么贵重的宝‘花’她就不想要,因为这朵‘花’实在是宝‘花’,实在是太名贵了,她要了这朵‘花’,觉得亏欠了风月太多太多,总是心中不舒服,如今,‘玉’霄提出来归还他,‘玉’蝶倒是‘挺’合意的,虽然她也舍不得,但傲人族的人就这样,从不占别人的便宜。

‘玉’蝶轻轻道:“是呀,风大哥,我如今已经嫁为人‘妇’了,已经不再纯洁了,这朵‘花’叫做冰清‘玉’洁雪莲‘花’,理应当送给纯洁的‘女’子,还请大哥收回此‘花’吧,还是送给羞羞姐姐吧。”

‘玉’蝶在‘玉’霄手中接过了雪莲‘花’,塞到了风月的手中。

风月连连推着,道:“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我送给你的,焉能收回?虽然这朵‘花’是雪莲‘花’,虽然妹妹嫁人了,但妹妹的心灵依旧是纯洁的,这朵‘花’理应该送给你,你若是当我是大哥的话,就请收回去,羞羞,给蝶儿戴上。”

羞羞谁的话都不听,唯独就是对这风流倜傥的风月言听计从,深深的爱上了风月,虽然羞羞也很喜欢这朵雪莲‘花’,但她知道,风月是不会送给她的,哪怕把这朵宝‘花’焚毁,他也不会送给心目中不纯洁的‘女’人的。

羞羞狠狠的掐了风月一把,接过了‘花’,盈盈笑着,拉着‘玉’蝶的手,就将‘花’‘插’在了‘玉’蝶的秀发上了,微笑道:“好妹妹,这朵‘花’是送给你的,他是不会收回的,而且,人呢,最主要是心灵美,心灵美远胜于容貌美,而妹妹不但容貌可谓是天下第一的纯洁之美,而且,心灵也是那么美,妹妹不配拥有谁配拥有呢?”

风月也道:“是呀,我既然送给了妹妹,妹妹就是这朵‘花’的主人,若是妹妹还当我是大哥的话,就请不要见外,否则,就不拿我当作大哥……”

羞羞道:“你若是不收下,你大哥就算焚毁了,都不会再送给别人的,你就收下吧,而且,姐姐当感谢妹妹才对,就因为妹妹救了他一命,他变了好多,再也不像以前那么‘浪’‘荡’了,也不那么风流了,很少去沾‘花’惹草去了,姐姐不知多么感‘激’妹妹呢……”

卓悠悠扑哧一笑,道:“幸好我当时没杀了他,依着我,早就将风大哥一剑杀了,好了,‘玉’蝶姐姐,别退让了,就收下吧。”

几个人谦来让去的,‘玉’蝶一见风月和羞羞如此的固执,只好又收下了这朵雪莲‘花’。

这朵雪莲‘花’跟白莲的那朵白莲‘花’,都是‘花’中的至宝,都是价值连城之物。

羞羞拉着‘玉’蝶的手,微笑道:“好妹妹,你既然用珍珠果和珍珠泪治好了脸上的伤疤,一定是找到了青‘春’常驻珍珠果对吧?好妹妹,能给我一颗吗?姐姐也不想变老呀,行不行呀?”

风月干咳一声,苦笑道:“咱们什么礼物都没带,你就好意思要东西?不要胡闹。”

羞羞嗔道:“蝶妹妹又不是外人,而且,谁说咱们没带礼物的?那个消息岂不是大礼物?”

风月又咳嗽了几声,斥道:“不要胡说,我怎么叮嘱你的?什么事都要等蝶妹办完亲事再说。”

羞羞冲着风月瞪了一眼,嗔道:“那我问妹妹要两颗珍珠果吃,难道只为了我一个人吗?难道你想我老呀?难道你不想永远都这么好看呀?”

风月苦苦一笑,他知道羞羞也想要珍珠果,那个‘女’孩子不想青‘春’常驻呢?

‘玉’蝶脸上犯了难,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哥,姐姐,你们想要珍珠果,小妹焉能舍不得给呢?唉,只是……只是珍珠果好像没有了,珍珠果是霄弟得到的,他只是要了五十颗罢了,除了给我治脸伤用了两颗之外,其余的都送给各位师傅了,现在恐怕是没有了,霄弟,你好好的再找找,到底还有没有了?”

‘玉’霄也犯了难,因为珍珠果的的确确都送没了,真的是没有了。

‘玉’霄苦笑道:“是真的没有了,瓷瓶在这,不信你们看吧。”

‘玉’霄在怀中掏出了那个瓷瓶,递给了羞羞。

羞羞还真认真,打开瓶盖,倒了半天,真的是一粒也没有了,除了瓶子内的一股奇香之外还存留,至于珍珠果,是没有了。

羞羞医术高明,一嗅到这种香味,就知道这真的是放珍珠果的瓶子,羞羞不由得脸上出现了失望。

羞羞拉住了‘玉’霄的手,也不顾什么男‘女’之嫌了,柔声道:“好兄弟,就送我两颗吧,姐姐求你了好不好。”

‘玉’霄皱眉道:“好姐姐,我能骗你们吗?你们把这么珍贵的礼物都送给了蝶儿,而且还带来了关于天魔的消息,我焉能不感‘激’,我若真的有,岂能不送给你们两颗呢?”

‘玉’霄话刚落,可把风月和羞羞惊坏了,二人几乎一起失声道:“啊……你怎么知道的?”

‘玉’霄悠然笑道:“你们说是消息,我想,这世上除了这个消息能算是重大礼物,还有什么消息能算的上礼物呢,而且,风大哥本是魔域之人,这一次夜晚前来,无非是怕走漏风声罢了,还有,这世上除了天魔这么可怕之外,其余的妖魔,我们能对付的了,风大哥不想看到蝶儿出事,所以,探听到了天魔的下落,不远千里来告诉我们,让我们趁着天魔功力没有复原之前,先除掉天魔,这样,天魔一死,其余的妖魔,以我们之力,就对付的了了,这就是风大哥送来的礼物,对不对?”

风月和羞羞彼此的看看,简直都目瞪口呆,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玉’霄猜对了,他们的确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

风月暗自长叹道:“唉,没想道‘玉’蝶的弟弟这么聪明,居然什么都瞒不过。”

风月道:“唉,我本想等你们成亲后,才将这消息告诉你们,不想先告诉你们,而令你们分心,可没想到‘玉’霄弟弟一猜就中。”

羞羞苦笑道:“喂,小兄弟,你是什么变的?真是人家肚里的蛔虫,我真服了你了,我们的确是为了此事而来的。”

楚桂儿咯咯笑道:“谁知道他上辈子是什么东西投胎转世的,自小就这么鬼,只要人家说一半话,他就能猜了个**了。”

羞羞道:“那……那我用这个消息换几颗珍珠果行不行?好兄弟,就不要吝啬了,送给我两颗吧。”

‘玉’霄急的一头的汗,跺脚道:“好姐姐,我能骗你们吗?我是真的没有了呀!若是姐姐不信,姐姐就来搜身吧,你若是搜到,我若是骗姐姐,就叫我不得好死,行不行?”

风月拉过了羞羞,板着脸道:“你也太过分了,霄弟既然是‘玉’蝶妹妹的丈夫,他焉能骗咱们?你也见到了那个空瓶子了,你怎能不信人呢?”

羞羞脸一红,她也是想得到珍珠果的心切,而且,珍珠果这么珍贵的东西,谁甘心送人呢?所以,羞羞才这么‘逼’问‘玉’霄。

羞羞一见‘玉’霄赌咒发誓,知道‘玉’霄并没有骗她,也只好长叹一声,幽幽道:“好兄弟,是我错怪了你,真是对不起。”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