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8章 夜访4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夜访4

‘玉’霄苦苦一笑,叹道:“我真的只得到了五十颗,这是我用不死果换的,姐姐若是要不死果的话,我倒是有,只是珍珠果没有了,我们天帝山这么多人,我的师傅师伯和朋友这么多,这个也要,那个也送,都送没了。-叔哈哈-”

羞羞道:“那……那这个瓶子可否送给我呢?还有,能送给我两颗不死果,我好回去做‘药’引,也试试怎么种植,好……好吗?”

她也知道这要求有点过分,这天下间最珍贵的两种就是不死果和珍珠果,世人谁不想占为己有,谁能轻易的送人呢?

但‘玉’霄毫没犹豫,从乾坤如意袋中将拴在乾坤袋中的一个布口袋拿出来了,然后在口袋内抓了一把不死果,大约也有十余颗,都给羞羞放在手中了。

‘玉’霄笑道:“姐姐,这些够了吗?这就是不死果,至于你说的那个装珍珠果的瓶子,姐姐既然喜欢,就拿去好了。”

羞羞脸更红了,连连道:“够,够了,唉,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真是对不起。”

‘玉’霄微笑道:“哪里的话,咱们又不是外人,你们是蝶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呀。”

羞羞手心中捧着那十几颗不死果,仔细一看,大约有十四五颗,一颗颗的不死果好似桑葚那般大小一般,成暗紫‘色’,只是果子却没有那么香,而是有一种奇妙的草‘药’香味。

羞羞是医术的大行家,一看就知道这真的是世人梦寐以求的不死果,羞羞的手都有点颤抖了,但她却知道这东西的珍贵,只是留下了四粒,而将其余的不死果又还给了‘玉’霄,柔声道:“好兄弟,真是谢谢你,没想到你这么大方,这东西来之不易,我只要四粒就够了,我回去研究一下,看能不能重新种植,这些请你收回去吧。”

‘玉’霄嘻嘻一笑道:“都送给姐姐了,我还有很多呢,这些姐姐尽管去拿去做‘药’,做实验,姐姐都收下吧,不过,这种不死果,是不能随便吃的,我听那些伯伯说过,吃了后,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能再生育了,虽然吃一粒,大约可延寿二十多年,但却只能等老了吃才行,年轻不必吃的,姐姐这么年轻,这时候可不要吃呀。”

羞羞连连点头道:“哦,多谢兄弟提醒,我记下了。”

羞羞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个空瓶子,将那十余粒黑不溜秋的不死果都装进了瓶子内,仔细的收好了。

‘玉’霄笑道:“姐姐你要那装珍珠果的瓶子有什么用呢?”

羞羞叹了口气道:“唉,这个瓶子装过珍珠果,若是用水冲冲喝下去,也能有点用的,也能美容养颜的,所以,我只好问兄弟要这个瓶子了,回去后,我用水冲冲喝下去。”

‘玉’霄点点头道:“哦,原来如此,唉……只可惜,我那时没有多要点,我以为这些就够了呢,不过不要紧,等我杀了天魔,我有时间一定再去讨几颗送给大哥大嫂吃就是了。”

羞羞苦笑道:“唉,这么珍贵的东西,谁能轻易给呢?你能讨要到五十粒,可见你的缘分不小了,你再去要,别人岂能给呢?”

楚桂儿咯咯笑道:“姐姐不知呀,别人要,肯定要不出来,可是他却行的,因为他跟那些狐狸‘精’关系都不错,那个有尾巴的狐狸‘精’,还跟他感情很深呢,他说以后还要娶那个狐狸‘精’呢。”

‘玉’霄照着楚桂儿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笑骂道:“你这死丫头,说话真难听,什么狐狸‘精’狐狸‘精’的?去去去,别胡说八道。”

楚桂儿冲着‘玉’霄扮个鬼脸,嗔道:“就知道护着她,说说都不行呀。”

羞羞眼前一亮,问道:“那你是在哪里找到的呢?”

‘玉’霄苦笑道:“这个……这个恕我不能奉告了,不过,我只能告诉你说,我是在大海内找到的。”

楚桂儿接口道:“是在深海内的人鱼族,那些美人鱼哪里就有这东西,只是,大海那么大,他就是不说在什么位置。”

‘玉’霄扬手作势要打,楚桂儿急忙跳到了一边,躲在了‘玉’蝶的身后,对着‘玉’霄不断的扮着鬼脸。

羞羞长叹道:“哦,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唉,美人鱼,听传说,美人鱼就算活一千岁,一万岁,就算死后,依旧是那么美,依旧是青‘春’常驻,原来是人鱼族有青‘春’常驻珍珠果,这就难怪了。”

卓悠悠笑道:“只是虽然知道是在大海内,可是大海那么大,想要找到美人鱼的下落,那可是大海捞针,除了他有这个本事之外,其余人干脆就别想了。”

‘玉’霄道:“不过,大哥大嫂尽管放心就是,等除掉了天魔,天下太平后,我定然再下深海,再用一些不死果去换珍珠果,她们都是我的朋友,而且,美人鱼以诚待人,珍珠树上的珍珠果密密麻麻的好几千呢,而人鱼们只有二三十条,只要吃一粒,就能青‘春’常驻,她们就算吃几千年,这么繁殖下去,都吃不完,一定能再换几颗的。”

曲仙儿道:“你呀,明知道山里这么多人,你才要了五十颗,真是傻瓜蛋。”

‘玉’霄苦笑道:“喂,你以为这五十颗就是好要的吗?若不是我救了人鱼族,她们岂肯这么大方的跟我‘交’换?我问她们要一两颗吃吃还行,要这么多,那是要她们的心肝呢,人家能跟我换,就是看在我救了她们的面子上了。”

大家不仅感慨万千,是呀,这么珍贵的东西,岂是随便就给的。

‘玉’霄长叹道:“唉,早知道如此,我就不多吃了,我若是把我吃的那几颗留下,不就好了。”

楚桂儿失声道:“啊,你吃了很多吗?”

‘玉’霄嘻嘻笑道:“不多,大约四五颗吧,这果子这么好吃,我问她们要的。”

众人真是又羡慕又嫉妒,别人吃一粒都是天大的福气,他竟然吃了好几粒。

楚桂儿嗔道:“死‘玉’霄,你为何这么贪嘴?你吃一粒不就行了?”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就知足吧,他能忍住没将这五十粒吃了,你就谢天谢地去吧。”

几个姑娘都咯咯笑了,的确如此,‘玉’霄这么贪嘴,这珍珠果这么好吃,他竟然能忍住不吃,可见是多大的毅力了,若是他忍不住都吃了,那谁也别想吃了。

‘玉’霄黯然道:“其实,就算得到了珍珠果和不死果又有什么用?魔域大军若是杀来,天魔谁对付的了?也许,你们不用等到老去,就会都死了,这也许就是天劫吧,你们注定都是要去天上做天兵天将的,这一次,其实就是天上的神仙少了很多的奴才用,这才想借助天魔的手,斩杀你们这些修道者,好让你们死后去做神仙,做他们的奴才,而我呢,却不会死,因为虽然要利用天魔斩杀修道者来让你们的灵魂去做神仙伺候他们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可是,却要借助我的手灭掉天魔,好让他们高枕无忧,不过,也许我除掉了天魔后,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佛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也许,我也会死的,这就是这场天劫的秘密了,这是我最近才有所领悟到的,所以,也许你们活不到老就会死了。”

其实,这也是封神之战,千年后的封神之战,就是如此了,不过,这一场封神之战,还远在商周封神之前千年之久,不过,其实神仙们的用意都差不多,因为这也是一场劫数。

其实说白了,封神之战,无非就是天上的神佛奴才少,想借助这场浩劫斩杀一些修道者,将他们的灵魂据为己有,让那些人做天兵天将,西天的信徒,来伺候他们罢了。

商周之战的封神,说的好听,那些神仙死后,虽然被称作是神仙,但跟奴才又有什么区别?无非是去做天上‘玉’帝的奴才,西天如来的奴才罢了,真是可悲可叹!

‘玉’霄最近也不知为什么,竟然会有这种想法,因为他渐渐的有点参悟了,已经窥破了天机了,因为他已经悟出了最高的道术九九玄功,所以,他的领悟也就高了。

虽然他的功力还没有修炼到最高境界,可是他的悟‘性’却是奇高的。

六个姑娘却悟不透这天机,因为她们没有这个悟‘性’,六个人这个气,曲仙儿骂道:“放你的臭屁吧!”

“就是,你以为你神仙呀?”

“羞羞姐姐他们得知了天魔的下落,咱们在天魔功力没有复原之前除掉他,不就没事了?”

“是呀,至于其他的妖魔,虽然也很厉害,可是咱们这里的高手也不少,不见得就打不过呀。”

几个姑娘叽叽喳喳,‘玉’霄苦苦一笑,也不解释,因为这也只是他的推断和领悟罢了,并没有什么证据。

羞羞看着六个人叽叽喳喳的拌嘴,不由得感到很好笑,她没想到,这几个姑娘竟然还这么天真,这么可爱。

她看着六个姑娘,尤其是望着‘玉’蝶完美无缺的脸,不由得暗自叹道:“唉,‘玉’霄为何如此大的福气,这六个姑娘不管哪一个,都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了,恐怕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了,他竟然一人独得,真是太有福气了,看来,上天需要他除掉天魔,需要他斩妖除魔,那些神佛也在给他拍马屁吧。”

羞羞这么想着,忽然,她又想起了一件事。

羞羞急忙问道:“对了,霄弟,要治好‘玉’蝶的毒伤疤,除了珍珠果之外,还必须有珍珠泪才行,你有珍珠泪吗?若是有珍珠泪的话,就给我几颗吧,那……那珍珠泪是美人鱼吃了珍珠果后流出的泪水,也可以达到青‘春’常驻的疗效呀,你……你有吗?”

‘玉’霄微笑道:“有呀,还有很多呢,我当时离开的时候,她很伤心,哭了半天,流下的珍珠泪,都被我收着了,我收在另一个瓷瓶中了,这个也管用吗?”

羞羞面有喜‘色’,近乎失态了,惊呼道:“呀,你真的有珍珠泪?真是太好了,当然管用了,吃了珍珠泪,跟珍珠果没太大的区别呀,好兄弟,就送我两颗珍珠泪吧!”

‘玉’霄也颇为吃惊,他也没想到珍珠泪这么大的疗效,但他知道,羞羞的医术十分的高明,乃是‘女’神医,她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没错了。

‘玉’霄喃喃道:“哦,原来如此,其实,美人鱼就是珍珠果所生的,并非是像咱们人类这般,需要男人和‘女’人成亲后,男人将那……才……才生孩子的,而美人鱼只要想要孩子,就……就……就……”

雪紫儿是个急脾气,跺脚道:“就怎么样呀?吞吞吐吐的,你倒是说呀。”

‘玉’霄苦笑道:“好吧,我就说了,你们可别骂我,你们‘女’人不是一个月那撒‘尿’的……那里流一次血吗?”

六个姑娘一听这话,都羞得嘤咛一声,对着‘玉’霄敲打了起来。

曲仙儿嗔道:“无耻,下流!”

“呸,臭不要脸的!”

‘玉’霄这个气,大叫道:“喂,你们讲不讲道理的?是你们让我说的呀!还有,这是你们‘女’人的生理结构,原本就是这回事,难道说说也有罪呀?”

六个姑娘都红着脸笑成了一团,因为‘玉’霄的确并不是故意羞臊她们的。

但‘女’人每个月来一次经期,流一次血的事情,本来就是‘女’人最害羞的事,别说那时候的‘女’人害羞,就算如今的‘女’人也从不会跟男人说这种事,但这种令‘女’人既害羞,又烦恼的经期却不能避免,再美再纯洁的‘女’人都不能避免,不管是古代也好,现代也罢,‘女’人的生理结构都没区别。

当然,她们这些仙子一般清秀脱俗的‘女’子也不会例外了,但她们却不能容男人说她们这种丑事,这若是别的男人当着她们说这种事,那就是无理,那就耍流氓,那她们不将那男人杀了那就是怪事了。

这也就是‘玉’霄,她们只是撒撒娇,捶打几下‘玉’霄也就罢了。

‘玉’霄‘摸’着被敲痛的头,苦笑道:“真野蛮,是你们非要问的,又不是我想说的,我不说了就是。”

风月和羞羞也都觉得十分尴尬,也都红了脸。

但他们依旧很奇怪,奇怪美人鱼没有男人怎么繁衍下去的,所以,依旧追问‘玉’霄。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