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9章 密议1

第二百六十九章 密议1

这也就是三派听说天魔脱困都紧张的原因了,这也就是‘玉’霄率领三派的‘精’英去玩命追杀天魔的原因了,只因为天魔若是涅槃成功,将会天下无敌,那将会是人类的末日了。.最快更新访问: 。[就爱读书]

到时候,别说是圣帝真君的九个徒弟,就算是天上的‘玉’帝,三十三重天上的鸿钧,西天的如来佛祖,都不是天魔的对手,就连天界和冥界都是一场毁灭‘性’的浩劫。

如今,风月得知了天魔具体的藏身之地,若是真的话,那派出大批的‘精’英,趁着天魔没有恢复功力之前将其除掉,那就是除掉了大患了。

所以,这是一个好消息,甚至比他们成亲都要令人振奋的喜事。

‘玉’霄命人将殿‘门’关闭,夫妻七人围住了风月和羞羞,静静的听关于天魔的行踪。

风月压低声音道:“天魔就藏身在极北严寒之处的北极鲲鹏魔圣的冰城中!”

七人眼中都闪着兴奋的光,‘玉’霄问道:“真的?”

风月道:“千真万确,我曾经到过冰城,见过天魔,这事千真万确,绝不会假的,我敢以我的人头保证!”

羞羞道:“不错,我曾经随着风大哥去给天魔配‘药’,也见过天魔的遗骨,天魔,虽然只剩下了遗骨,但灵魂依旧还在,还跟我们说过话。”

‘玉’蝶道:“那……那他怎么涅槃重生的?”

羞羞叹了口气道:“以血养之,以血‘肉’祭之,极北之处,有一些蓝眼睛,褐头发的怪异种族,被鲲鹏魔圣灵虚都给抓住,押到了极北之处的冰城,每日里,杀九人,取之心头之血和那人的心放在天魔的遗骨的心脏上,天魔的遗骨,被置放在一个水晶棺中,水晶棺中用鲜血浸泡,每日换一次新鲜的鲜血,每日将人的内脏和血‘肉’绞碎了撒在天魔的遗骨上,就这样,过九九八十一天,就可以在森森白骨上生出了新的血‘肉’了,等新的血‘肉’一旦生长出了,再吃九九八十一颗活人的心,这样,就可以重生了……”

众人静静的听着,真是不寒而粟!

没想到,天魔是如此涅槃重生的,这真是太恐怖了!

曲仙儿、‘玉’蝶和楚桂儿三个姑娘就觉得一阵阵恶心,有一种要呕吐的感觉,三个姑娘最是见不惯这种场面,虽然她们没见到,只是听,但这么一幻想那种血淋淋的情景,那也觉得难受。

三个姑娘附身一阵的咳嗽,风月急忙拽了拽羞羞,道:“这种血淋淋残忍的场面不要说了,她们受不了的。”

羞羞轻叹一声,不再说下去了。

楚桂儿咳嗽了半天,颤声道:“怎……怎么这么残忍呢?”

羞羞苦笑道:“这是他重获‘肉’身的一种办法,若不以鲜血浸泡白骨,若不已血‘肉’覆盖其身,焉能生出新的血‘肉’呢?”

‘玉’蝶长叹道:“那要死多少人呀。”

羞羞叹道:“死的人多了,一日杀九人,取那九个人的鲜血浸泡其遗骨,取九个人的心,塞进他的九个‘胸’腔中,取那九个人的内脏、肠子塞进他的‘胸’腔中供其吸收养分,九个人的血‘肉’被绞碎,覆盖其身,然后,还要配各种灵‘药’,这些灵‘药’是用大雪山内的千年人参以及许许多多珍贵的‘药’材熬制,然后将这些灵‘药’撒于其骨头上,这样,九九八十一天后,‘肉’身就可以慢慢的长出来了,所以,一天必须杀九个人,九九八十一天,共杀七百二十九个人呀,然后,‘肉’身形成之后,先吃九九八十一颗活人的心,其后,第一日要吃九颗人心,第二日要吃八颗人心,第三日吃七颗人心,以此类推,每日减少一颗人心,共吃九天,这又要杀四十五个人呀,总之,天魔涅槃成功,最起码要死一千多人,就算其余的人没有死,也会被变成行尸走‘肉’,跟死没什么区别。

“啪!”雪紫儿拍案而起!

雪紫儿气的柳眉倒竖,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我势杀之!”

卓悠悠也气的拍案而起,怒道:“真是拿我们人当作禽兽一般!”

‘玉’霄苦苦一笑,暗自叹道:“唉,动物将人做禽兽一般的欺凌残杀,难道人对动物就不是这般吗?动物将人的**剁碎,喝血,吃‘肉’,难道人对动物做的这种惨无人道的事还少吗?唉……这世界真是太残酷了。”

但这世界就是这样,生命就是这般的自‘私’,若是人屠杀动物,将动物的**剁碎,包饺子,包包子,蒸着吃,煮着吃,烤着吃,加上葱、姜、蒜,酱油醋,五香料,做成美食享受,从不会觉得这么做残忍,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若是动物这般的报复人类,那人类就觉得动物残忍,动物太凶残,罪不容恕,可杀不可留了。

这世界公平吗?

不公平,这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

假如动物真的有能力报复人类,相信一定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用人类对待动物的方法去对付人类,报复人类,那时候,人类就会觉得,的的确确这么做太残忍了。

生命总是建立在其他生命的血泪之上,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残酷无情之处。

这根本不能怪谁对,谁不对,谁残忍,谁无情,谁自‘私’,只能说是适者生存,弱者永远都只会被**!

而魔域的妖魔们就是强者,有能力报复人类们的动物,所以,他们这么做,只是以人类对付动物的办法对付人类,其实又有什么错?

说这么做过分的,一定是人类,而不是动物,因为人类站在人类的立场上,当然会指责妖魔的凶残了。

但究竟是动物杀的人类多,还是人类杀的动物多呢?

这个自不必说,当然是死在人类手中的动物多了,多的数不胜数,天上有多少星辰,那被人类屠杀吃掉的动物就有多少!

‘玉’霄叹了口气道:“那后来呢?”

羞羞道:“后来,天魔涅槃成功,我和风大哥就离开了冰城,鲲鹏魔圣灵虚让我们给九婴妖兽领路,让它去支援孔雀明王。”

曲仙儿失声道:“啊!那……那个九头妖兽是你们带去的?”

风月点头道:“不错,这是我特意请命去的。”

洪袖儿怒道:“喂,你们怎么如此的是非不分呢?为什么将那妖兽带出来?”

“就是,害的我们差点死在那妖兽的手中!”

‘玉’霄脸一沉,喝道:“住口!不得无礼!”

曲仙儿嗔道:“霄哥哥他……他带那妖兽去的,岂不是帮凶?”

‘玉’霄沉着脸道:“你们怎么这么愚蠢?风大哥不但不是帮凶,而且还是百姓们的大恩人!”

洪袖儿道:“这话怎么说?”

‘玉’霄道:“那妖兽若是让妖魔带出去,一定横冲直撞的从极北严寒之处而来,所到之处,必然尸骨成山,而风大哥之所以主动请令带那妖兽去,只是他不想死这么多人,而是带着那妖兽从僻静之处走去,避开人多之处,否则,这些日子以来,咱们早就接到妖兽屠杀数千百姓的消息了,你们难道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还要怪错好人?”

几个姑娘都惊呆了,都愣住了,其实,就连‘玉’蝶刚才都有点怪风月不该做帮凶,带那畜生出来,但如今‘玉’霄一解释,六个姑娘这才恍然大悟。

风月眼中含泪,‘激’动的都要哭了。

羞羞则抚掌赞道:“唉,常闻凌‘玉’霄乃是最聪明的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假,没想到,你一语道破玄机,真是佩服佩服。”

风月叹道:“霄弟,多谢你这么理解我,真是太谢谢你了。”

‘玉’霄拉住了风月的手道:“大哥,你这么做何止救了千人,万人也有了,我一直奇怪,为何那凶恶的妖兽从大雪山出来,却沿途之上没有伤人的消息,原来是大哥在暗中帮忙,大哥真是有大功之人。”

‘玉’蝶也道:“是呀,小妹多谢大哥救了这么多百姓的命。”

曲仙儿等姐妹也红着脸,对着风月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不住的道歉。

风月苦苦一笑,没有说什么。

风月的确是做了一件大好事,要知道,那妖兽在极北之处而来,要穿过许许多多人类聚集的城镇,才能到昆仑山和天帝山之间的那个峡谷之中跟那些妖魔汇合,那九婴妖兽该有多厉害?就算是上万的百姓围杀它,都除不掉它,而且,那妖兽凶残成‘性’,所到之处,必然是血流成河!

可风月却将这妖兽在僻静之处引走,避开了城镇,不伤一人,可谓是大功一件了。

‘玉’霄问道:“风大哥,从极北的大雪山到此处,好几千里之遥,为何没有听到半点伤人的消息呢?你是在哪里走来的?”

风月道:“我一听灵虚派九婴去助元真,我就知道不好,我就主动请命,带着那妖兽到峡谷跟它们汇合,也正好借此脱身,本来,那妖魔非要在陆地上走的,可是,我告诉它,在陆地上走,容易暴‘露’目标,会暴漏天魔的行踪,若是被上千人堵截,也会耽搁行程的,所以,一下了山,我让它走水路,在大海中行走,然后,顺着长江走,一直走到了峡谷。”

‘玉’霄连连点头道:“哦,原来如此,难怪,难怪了。”

卓悠悠道:“风大哥既然有心帮着我们,为何不‘露’面帮我们呢?”

风月苦笑道:“我将他送到了峡谷,就不再见你们,也没有跟去,只是怕打草惊蛇罢了,而且,那妖兽的本事这么大,我也对付不了它,为了给你们送这个消息,我只好告知他们我回去报信,去帮着天魔复生,所以,我将那畜生‘交’到了元真的手中,我就离开了峡谷,悄悄的到了你们这里,躲避在僻静之处,专等你们回来。”

说着说着,风月的眼圈忽然红了,又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玉’霄就知道其中还有事,问道:“大哥这般的难过,可是还有什么隐情?”

羞羞苦笑道:“唉,霄弟,你是什么变得?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唉,不错,的确是另有隐情,‘玉’蝶妹妹,悠悠妹妹,你们可还记得风月城中的几个少‘女’吗?”

卓悠悠道:“当然记得呀,那些不是风大哥的婢‘女’吗?”

羞羞扑哧一笑道:“傻瓜,那些怎能是他的婢‘女’呢?而是他的情人!”

卓悠悠失声道:“啊!那……那十多个都是呀?”

羞羞点点头道:“当然了,他是风流君子,拈‘花’惹草,跟他有关系的‘女’子太多了。”

风月脸一红,苦苦一笑,道:“你还提这些做什么?”

羞羞道:“是呀,不用提了。”

‘玉’霄道:“那那些‘女’人呢?”

羞羞道:“都死了,死的一个不剩,死的干干净净,要不然他怎么如此的伤感呢?”

‘玉’霄动容道:“哦?为何都死了?发生了什么事?”

羞羞轻叹一声道:“唉,蝶妹妹,你们也到过雪山的,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等你们走了不久,那附近千里就发生了大地震,大雪崩,龙卷风呢?”

‘玉’蝶点头道:“知道呀,我们也是逃出来的。”

曲仙儿道:“是呀,我和霄哥哥就是在那时候分散的。”

楚桂儿道:“真是太可怕了,真是好大的地震,好可怕的龙卷风呀,我们差点就死在那里呢。”

几个姑娘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心有余悸。

卓悠悠道:“那几个‘女’人难道死在地震中,或者被龙卷风卷走了吗?”

羞羞摇摇头道:“没有,那些‘女’人不是死在地震和龙卷风中,而是被那九头畜生给吃了!”

“啊!啊!啊!”

七个人简直都惊呆了,那妖兽九婴竟然吃了风月的‘女’人,而风月却是魔域之人,那畜生怎能吃风月的‘女’人呢?

羞羞接着道:“那次大雪崩,整个雪山附近前来几乎都难以幸免,也不知死了多少人,风大哥的风月城在山上,哪里也难以幸免,幸好龙卷风没吹往哪里,但即使这样,他的风月城也被毁了,于是,他就保护着他的七八个情人逃了出来,总算他还有良心,还记挂着我,他也是不放心我,就带着那九个‘女’子到我那里去了,还好,我的房屋都是简陋的,又在雪谷中,地震不算太严重,仅是将房屋毁了罢了,我看那几个丫头无家可归很可怜,于是就都留在了我的百草谷内,那几个‘女’子虽然是他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