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9章 密议3

第二百六十九章 密议3

原天宁看了看楚天祥,楚天祥看了看原天宁,二人对视了一下,都领会是什么意思了。,

原天宁和楚天祥是半信半疑,没有全信了风月的话,谁知道这是不是魔域妖魔的引蛇出‘洞’之计?谁知道这究竟是真是假?若是中计,那岂不是全完了?

所以,二人都没有全信,但二人当着风月的面不好多说。

原天宁微笑道:“多谢前来送信,我们要研究一下再做决定,霄儿,仙儿,风兄弟远来劳累,先请二位贵客休息,万事都要等你们的婚事办完,再做决定。”

‘玉’霄多聪明,知道二人没有全信,所以,想支开二人研究一下。

楚天祥微笑道:“大嫂,你请给二位客人安排一下住处,二位请早早安歇。”

风月和羞羞并不是傻瓜,也是城府极深的人,焉能不知道这些人没有全信的道理,所以,二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风月抱拳道:“那好,我们先去休息,几位决定了后,我们二人愿意头前引路,就算是粉身碎骨在所不辞!蝶妹,霄弟,我们也很累了,先去休息去了,告辞。”

‘玉’蝶真是尴尬无比,张了张嘴,只好含笑道:“大哥,羞羞姐,好好的休息,明日一定参加小妹的婚礼,小妹就不送了。”

风月和羞羞二人含笑离开了,曲仙儿三姐妹挽着秦扬的手,一蹦一跳的随着给二人安排住处去了。

而在场的九子和僧人们却议论开了。

原天宁低声对‘玉’洁道:“你去找谋儿和略儿,告诉他俩,严密监视风月和羞羞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情况,立刻报与我知。”

‘玉’洁轻轻的点点头,这就要去找两个徒弟,互听一声娇喝道:“且慢!”

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说话的不是别人,却是一向‘性’格最温柔的‘玉’蝶。

就见‘玉’蝶完美无缺的俏脸上都红了,‘玉’蝶愤而站起,一伸手拦住了‘玉’洁。

‘玉’蝶沉声道:“不准派人去监视我义兄!他说的话,我全信!你们若是派人监视他,那就是不信任他,他不远千里而来,冒着‘性’命前来报信,你们怎能这般的待他?我绝不许你们这般的羞辱他!”

原天宁苦笑道:“蝶儿,你还年轻,我并非是怀疑他,而是魔域的妖魔诡计多端,不得不防,谁知道这是不是一计?若是不派人盯住他,万一晚上他暗中……”

没等原天宁说完,‘玉’蝶脸都青了,‘玉’蝶厉声道:“住口!不准你这么诋毁我义兄!他不是那种人!”

原天宁表情十分的尴尬,也是深感意外,万没料到,一向这么温柔的‘玉’蝶,竟然变得这么‘激’动,这是大出意料之外。

卓悠悠拉了拉‘玉’蝶,道:“蝶姐姐,你别生气啊,原师伯只是为了以防万一,风大哥这次来的的确是蹊跷,而且,他以前也帮过妖魔不少的忙,咱们的确……”

‘玉’蝶瞪了悠悠一眼,悠悠吓得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她从没有见过‘玉’蝶这般冷峻的眼神,可见‘玉’蝶是多么的愤怒了。

‘玉’蝶厉声道:“悠悠,连你也怀疑他?我问你,若是他对咱们有歹意,咱们三人还能不能活着走出百草谷?当时,咱们中了羞羞的‘迷’‘药’,可见羞羞的确是有害咱们之意,但咱们却安然无事,你说,是谁救的咱们?不就是风大哥吗?除了他救了咱们,谁能救咱们?”

卓悠悠吐了吐舌头,她本以为‘玉’蝶糊涂,谁知道‘玉’蝶一点也不糊涂,心中很清楚是羞羞故意下‘迷’‘药’的,但‘玉’蝶只是装糊涂,不让悠悠去揭破罢了,只是为了给羞羞留面子罢了。

卓悠悠暗自自愧不如,心中暗暗的道:“唉,论待人处事,我比蝶姐姐差远了,蝶姐姐处处为他人着想,得饶人处且饶人,唉,这也难怪风月这么个‘浪’‘荡’君子,肯将那么珍贵的礼物送给蝶姐姐,肯为了蝶姐姐连以往的恶习都改了。”

卓悠悠低下了头,并没有顶嘴,在她的心中,十分的尊敬‘玉’蝶,二人自幼就很要好,‘玉’蝶处处照顾悠悠,二人可谓是十分要好的好姐妹,所以,悠悠一见‘玉’蝶生气了,训斥她几句,她并没有顶嘴。

‘玉’蝶缓了缓口气,拉着悠悠的手道:“好妹妹,咱们姐妹跟翙翙在风月城住了数日之久,风大哥若是真有害咱们之心,咱们早就中了毒手了,尤其是在雪谷,咱们不慎中了羞羞的‘迷’‘药’,若是风大哥有一点害咱们的心,咱们岂能活到今天?还有,咱三人恶战雪狼,将雪狼击毙在雪谷中,风大哥虽然是魔域的人,但却没有帮忙,而是将羞羞调开,也没有叫羞羞姐帮忙,若他有一点坏心,当时他们二人跟雪狼联手,咱们三姐妹焉能这么轻易的就将雪狼击毙呢?所以,风大哥是以诚待人,真的在帮咱们,咱们若是连他这么做都信不过,还要派人监视他,你说,他若是知道了,该是多么的寒心?”

‘玉’洁拉着‘玉’蝶的手,微笑道:“蝶儿,不要生气,你原伯伯只是以防万一罢了,还有,他虽然没有害你之心,可是,人都是有变化的,谁知道这一次是不是元真的诡计呢?所以,以防万一也是对的。”

‘玉’蝶道:“不,万不能监视他,那是对他人格的侮辱!天帝山多达数千人,高手不下五十名,他焉能这么傻的两个人来这里下毒什么的?那可能吗?我冷‘玉’蝶敢以人头做保,若是风大哥真的害了大家,害了谁,我自尽替那人偿命!”

众人吃惊的看着,均被‘玉’蝶所触动,真是万没想到,这么温柔的‘玉’蝶,竟然这么有‘性’格,但她究竟是傻,还是笨呢?

也许,她并不傻,也不笨,而是痴,而是待人太好了,她不想有半点对人不起,哪怕说不定太信任人会吃亏,但她却绝不会先做出对不起别人的事来。

其实,这也是傲人族人待人处事以诚为本的理念在‘玉’蝶心中深深扎根的原因了,因为在傲人族中,是绝不能怀疑朋友的,绝不能做出有辱朋友尊严的事,要做到以诚待人,用心去‘交’朋友。

这就是‘玉’蝶的父母一向教导一双子‘女’‘玉’霄和‘玉’蝶的事了,所以,‘玉’蝶待朋友如此真诚,‘玉’霄也一样。

在对付狼魔的一役中,龙‘女’派和天帝山的弟子们都怀疑‘玉’霄幼年好友‘毛’毳毳,认为‘毛’毳毳不可信,万一是引君入瓮之计,那就全完了,所以,都在怀疑‘毛’毳毳的真诚。

但‘玉’霄等傲人族人力排众议,宁愿以生命去冒这个险,也绝不怀疑朋友的真诚,所以,‘玉’霄钻入了乾坤袋中,让‘毛’毳毳将他带进了白骨骷髅‘洞’,而‘毛’毳毳果然没有做出半点对不起‘玉’霄的事,为了消灭那狈魔,‘毛’毳毳不惜以‘性’命抱住了那妖魔,让‘玉’霄将那妖魔击毙,为此,‘毛’毳毳死于骷髅‘洞’的那一战中了。

士为知己者死,为朋友,不惜两肋‘插’刀,‘毛’毳毳感‘激’‘玉’霄的信任,拿他做朋友之深情厚谊,才做出了这般的牺牲!

‘玉’霄能真诚待人,从不怀疑朋友,从不做出有辱朋友尊严的事来,而‘玉’蝶也是一样,也是像‘玉’霄那样的对待朋友以诚相待,结果,换来的是‘浪’子回头,让风流成‘性’成为魔域一员的风月‘浪’子回头,痛改前非。

这一次,风月冒着生命之险前来报信,图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朋友吗?还不是将自己当作了亲妹子一般的看待吗?

若是怀疑他,还派人监视他,岂不等于侮辱他的人格?

所以,‘玉’蝶坚决不让人监视自己的义兄,因为她信任他!

哪怕真的被风月欺骗,死在风月的计策中,‘玉’蝶也无怨无悔,怪只能怪自己看错了人,但她却肯为了朋友做出牺牲,但她敢于信任自己的朋友!

‘玉’霄一见‘玉’蝶如此的‘激’动,他很了解‘玉’蝶的心情,若有人也这么的对待自己的朋友,‘玉’霄也会像‘玉’蝶一样的‘激’动,一样的捍卫朋友的尊严。

‘玉’霄拉住了‘玉’蝶的手,沉声道:“我跟蝶儿的意见一样,无论如何,不得派人监视风大哥,我和蝶儿愿以自己的命替风大哥和羞羞姐姐做保,若是天帝山任何人被风大哥二人所害,我们定当杀了风大哥,然后自尽以谢罪,哪怕天帝山死了一条狗,我们也愿意自尽为狗偿命!”

众人一听这个气,‘玉’霄将天帝山中的人跟狗放在一起比,这分明就是骂不信任他朋友的人是狗,这真是岂有此理,众人简直连鼻子都气歪了。

原天宁和楚天祥气的哼了一声,若是再派人去监视风月,那他们岂不是成了狗了?

这话,谁听不出来?

但就算明白‘玉’霄的意思,也无法说什么,因为毕竟‘玉’霄是打个比方罢了,若是指责他,定然被‘玉’霄反驳回来,被反驳的哑口无言。

所以,众人都不是傻瓜,焉能去跟‘玉’霄斗口。

‘玉’蝶差点被逗笑了,但她的心却是暖呼呼的,因为,他毕竟毫不犹豫的站在了自己的一边,可见他的确是自己的知己了。

‘玉’蝶的手也紧紧的握住了‘玉’霄的手,握的紧紧的。

卓悠悠也站了出来,道:“我也愿意用人头给风大哥做保,若是风大哥真的待在天帝山中害死了人,我也跟霄哥哥一样,定然先杀了风大哥替被害死的人报仇,然后自尽谢罪!”

‘玉’蝶的心又是一热,满带歉意的看了看悠悠,悠悠对着‘玉’蝶轻轻一笑,柔声道:“姐姐,是我不对,我不该这么多疑的。”

其实,这并不怪卓悠悠,因为卓悠悠曾经吃过伪君子的亏,被伪君子‘奸’污过,所以,幼小的心灵上早就留下了疤痕,对任何人都不太信任,这也就是卓悠悠多疑的原故了。

其实,若是‘玉’蝶也有过悠悠的遭遇,恐怕也会像悠悠一般的‘性’格大变了。

但悠悠却是够朋友的人,‘玉’蝶肯以‘性’命做保,卓悠悠却肯为了‘玉’蝶宁愿吃亏上当,哪怕真的会为此而死,她也无怨无悔,这也就是悠悠的可爱之处了。

‘玉’蝶‘激’动的握住了悠悠的手,道:“好妹妹,这样做就对了,咱们要以诚待人,万不能先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哪怕朋友先害了咱们,咱们日后再找他算账,也不能先做出对不起朋友的事,而且,我相信,风大哥没有半句假话,完全是出于志成的。”

众人静静的看着,不仅心中都有一丝丝歉意,不但有一丝丝歉意,而且更是尊敬无比。

楚天祥和原天宁暗暗的自责,难道炎黄族的人真的没有傲人族可爱吗?

只是这为人处事待朋友推心置腹这一点,楚天祥和原天宁等人就觉得脸上发烧。

也许,他们并没有什么错,而是在纷‘乱’的俗世中待的时间太久,已经被俗世的灰尘污浊了双眸,也污浊了心。

楚天祥一见‘玉’霄姐弟这么坚持,只好苦笑道:“算了,不派人监视就是了,不过,霄儿,你觉得这个消息可靠吗?”

‘玉’霄微笑着拉着‘玉’蝶和悠悠的手,让二人坐了下来,然后对众人道:“我觉得很可靠……”

‘玉’霄一五一十的又把风月跟‘玉’蝶的关系,然后将风月的九个红颜知己的死,加上风月带妖兽九婴绕路到峡谷,避免了很多无辜人遇害的事都说了。

众人纷纷点头,梵仁双手合什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浪’子回头金不换,真是功德无量。”

‘玉’霄笑道:“各位师傅们请想,天魔大家都对付不了,只要天魔功力恢复,那咱们获胜的机会并不大,魔域的人有必要用计把咱们诓骗出去吗?这岂不是多次一举呢?”

应天生道:“可万一是魔域妖魔的苦‘肉’计,让他来诈降,诓骗咱们出去,设下陷阱,将咱们一网打尽,那可如何是好?”

‘玉’霄哈哈笑道:“唉,师傅多虑啦,咱们既然要去,定然去的都是高手,而魔域的高手,不过就是四十多个,咱们这次去,一去三十多个高手,就算魔域的高手不少,想要一举杀了咱们三十多个高手,又谈何容易?”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