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9章 密议4

第二百六十九章 密议4

应天生道:“若是妖魔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玉’霄道:“这也不怕,咱们分兵两路,留下众多亲传弟子,足矣应付了,而且,天帝山这么多弟子,魔域三十多个妖魔来,占不到什么便宜,妖魔岂会这么傻呢?”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也的确如此,假如去了三十来个高手,就算遇到了埋伏,可以飞走杀出去,也很少有妖魔能困得住。

而天帝山这里多达五千人守住了山头,又有众多可以跟妖魔一战的亲传弟子,几十个妖魔孤单单而来,就算再厉害,的确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玉’霄哈哈笑着,亲热的揽着这个师傅的肩膀,揽着那个师傅的肩膀道:“而且,咱们应该宁愿信其有,不能信其无,天魔已经脱困四个月了,再过三四个月,就很有可能恢复了功力了,到时候,谁又能是他的对手?到时候,咱们岂不还是九死一生?与其那时候冒险一战,不如如今冒险一战,反正都是一拼,什么时候冒险又有什么区别?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一次去就算是死,无非是早死三个多月罢了,早死三个月,和多活三个月,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呢?”

卓悠悠嗔道:“咦,这句话真难听,咱们怎么能死呢?胡说八道。”

‘玉’霄嘿嘿笑道:“打个比方嘛,再说了,人谁能不死?说不定,今晚上睡觉后,明天四位和尚师傅就会睡觉憋死,去西天参见如来佛祖去了,九位师傅说不定,被檀香熏死,就会驾鹤羽化成仙了,九位师娘们,喝水多了,晚上没撒‘尿’,说不定就憋死了,就会去见龙‘女’祖师了,唉吆,好疼呀……”

众人这个气,哪有这么打比方的?竟然比方他们都死,还死的这么离奇,这真是岂有此理。

朱青和阳娇这个气,一左一右就拧住了‘玉’霄的耳朵,朱青笑骂道:“你这臭小子,你说谁呢?”

阳娇道:“你呀,真是欠揍,有这么打比方的?”

‘玉’霄挣脱开,‘揉’着耳朵,喃喃道:“二位师娘,你们俩真不愧是袖儿和桂儿亲娘,看来,这俩野丫头,真不是你们捡来的,的确是你们生的,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了,都爱拧耳朵,都这么野蛮,我现在可以证实,臭袖儿和臭桂儿的亲娘真的是……哎呀……不敢了……”

朱青和阳娇被‘玉’霄逗得啼笑皆非,扬起巴掌作势要打,‘玉’霄嘻嘻一笑,急忙躲到了一边。

九‘女’中,除了秦扬跟‘玉’霄的感情深厚,就要数朱青和阳娇了,这二‘女’拿‘玉’霄当亲生儿子一般的看待,有时候,‘玉’霄也故意的逗逗这二‘女’开心,但秦扬这三‘女’,年纪身份在哪里,虽然有时候也被‘玉’霄逗得‘露’出了少‘女’般的娇嗔状,但毕竟是师娘,也从不太过胡闹。

卓悠悠吃吃笑道:“你呀,真是爱胡说八道的,你以为仙儿姐妹走了,你胡说八道就没人揍你了呀。”

‘玉’霄嘿嘿笑道:“唉,我忘了,我还有俩岳母在场呢,真是有其‘女’必有其母,哦,不不不,我说错了还不行嘛。”

曲天赋真是哭笑不得,一看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沉声道:“好了,霄儿,你也这么大了,怎么三句话说不完,就开玩笑起来了?不要胡闹了,还是研究正事要紧。”

‘玉’蝶忍住笑,轻轻的戳了‘玉’霄额头一下,嗔道:“你呀,真是太顽皮了,不要玩了,快坐下。”

‘玉’蝶和悠悠嘻嘻笑着将‘玉’霄按在了座位上,‘玉’霄也不再玩笑,而是正‘色’道:“嘿嘿,刚才我不过是打个比方罢了,不过,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大批的妖魔都在西边附近,而咱们却去北极冰岛,正是趁虚而入,家里安排好了,然后咱们这些人,就闯一闯冰岛,就算有点危险,可若是能击毙天魔,乃是除去了大患,早也是要一战,晚也是一战,何必怕这个怕那个的?”

‘玉’蝶道:“我也信风大哥的话,风大哥将妖兽引出,却是走的水路,避开了人群,救了多少人?他这么做,难道还得不到大家的信任吗?还有,风大哥说给咱们带路,若是他说假话的话,那他在咱们这么多高手中,焉能逃得‘性’命?这岂不是太傻了吗?”

‘玉’霄道:“所以,无论如何,都要闯一闯,因为,咱们找不到天魔的下落,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也要试试。”

几个人议论纷纷,又研究了好半天,秦扬带着三个姑娘一蹦一跳的也回来了。

‘玉’蝶问了问安置情况,也就放了下了心。

秦扬问了半天研究的结果,也表示应该去,因为这消息若是真的,那真是喜从天降,若是除掉了这个大害,那其余的妖魔就算再厉害,以众人之力,也能应付,可若是天魔复出,那可真是难对付了,所以,必须一试。

原天宁道:“嗯,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谨慎点好,这样吧,不如咱们派几个弟子前去探探,若是真的话,那咱们再去也不迟。”

‘玉’霄摆手道:“不可!万万不可!若是那样做,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就算天魔真的藏匿在冰岛,若是如此做的话,他岂不是转移了?那不就前功尽弃了?要去,就立刻去,全体出动,去了后,就立刻攻破冰堡,只有这样,才能击毙那妖魔。”

楚天祥道:“但咱们这么远的带兵去,兴师动众的……”

‘玉’霄这个气,暗暗的道:“唉,人真是越老越糊涂,越老越胆小了。”

‘玉’霄道:“为何要带兵去?你这么做,走在半路上,就能被天魔得到信了,那还不是跟没去一样?”

楚天祥道:“不带人去,那如何能行?冰岛上不是有好几千企鹅兵吗?咱们这几个人,能攻进去吗?”

‘玉’霄苦苦一笑,叹道:“唉,岳父呀岳父,我说你什么好呢?真是越来越胆小了。”

楚桂儿咯咯笑道:“你终于肯叫岳父啦。”

‘玉’霄捏捏桂儿的脸蛋,笑道:“几个月前,我们十四个人,追杀天魔,杀死的妖魔都不知有几千了,我们那时才十四人,而现在,咱们这么多高手,怕那些企鹅兵吗?曲师傅,秦师娘和仙儿,你们擅长‘迷’离之音,只要你们吹奏‘迷’离之曲,再多的企鹅又有何惧?岂不被你们的‘迷’离之曲所控吗?还有,楚伯伯、朱师娘和臭桂儿,你们擅长幻化之功,大可以幻化幻象,冻结成兵,抵挡住妖魔的企鹅兵呀,至于那十一个魔头,四位和尚师傅和九位师傅完全能应付的了了,而你们九‘女’再在其中帮忙,引开那些妖魔,我和紫儿、蝶儿悠悠等人,趁虚而入,要杀那个功力没有复原的天魔,又有什么难的?就算妖魔有十万埋伏,咱们这些高手,也是来去自如的,又怕什么呢?”

他一番分析,说的众人纷纷点头,曲天赋最终拍板道:“好,那咱们就去闯一闯,二位僧兄,宣掌‘门’,你们看如何呢?”

‘玉’霄紧促眉头,因为这也太麻烦了,因为三派联合,必须要争取三派都有什么意见,什么都必须三派通过后,再决定,真是麻烦透顶了。

宣静和梵仁纷纷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玉’霄摆摆手道:“且慢,我还有话说。”

曲天赋问道:“霄儿,你有什么事?”

‘玉’霄微笑道:“常言道,人无头不走,咱们三派齐聚,不选出个总指挥的元帅来,岂不是‘乱’成了一锅粥了?依我之见,还是选出个为首之人,坐镇指挥,大家都听他一个人的,这样才有条有序的,我推荐我曲师傅为主帅,如何呀?”

六个姑娘都睁大了眼睛,都有点奇怪,她们还以为‘玉’霄会说,要说聪明我最聪明,看来,只有我适合做主帅,干脆,你们都听我的,我做主算了,可万没料到,他竟然没有推荐自己,而是让曲天赋做主。

曲仙儿吃吃笑道:“看来,这臭小子终于学会谦虚是种美德的事了。”

曲天赋赶忙摆手道:“不不不,这怎么能行?曲某不才,不堪重任,依我之见,还是梵仁师兄做主。”

梵仁和尚也立刻推辞道:“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本事,我看,还是宣掌‘门’吧。”

宣静微笑道:“那里,我那行呀,要不然,还是原师兄吧,原师兄足智多谋,可担当此重任。”

原天宁也推辞道:“这怎么行?我那行呀,还是梵音大师吧。”

梵音道:“不不不,老僧对于这种事不在行,冲锋打仗还行,这种坐镇指挥,需要帅才,依我看,还是楚道兄合适,楚道兄文武双全,可做三派总帅之职。”

楚天祥也开始谦让,这些人你推荐我,我推荐你,谁都退让一番,但其实,谁都想做三派之主,希望三派的人都听自己的指挥,但谁都不愿意立刻答应,因为立刻答应的话,那显得不谦虚了,所以,都是退让半天,万不得已才会说,好吧,那既然大家抬爱,我就勉强试试吧,不过,我做不好,其余人如何如之何的话,这些都是炎黄子孙们的美德,不过,却是虚伪的美德。

‘玉’霄这个笑,乐的肚子都要疼了,‘玉’霄咳嗽了一声,抚掌赞道:“唉,炎黄国的子民果然都是谦谦君子呀,真是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楚桂儿嗔道:“废话,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不懂的谦让?告诉你,谦让是种美德,学着点吧。”

‘玉’霄嘻嘻笑道:“是呀,的确是该好好的学学师傅们的美德,和炎黄国的传统,我看大家也不必谦让了,我来给你们定定如何呢?”

‘玉’霄不等别人答应行不行,咳嗽了一声道:“曲师傅,你做如何呢?”

曲天赋一皱眉道:“霄儿,不要顽皮,这重任师傅焉能担当?”

‘玉’霄微笑道:“是呀,师傅才疏学浅,对吗?”

曲天赋道:“是呀,我难以当次大任,这个需要帅才才可,不是玩的。”

‘玉’霄微笑道:“哦,那师傅是没有能力担当了,好吧,咱们用排除法,一一的排除,剩下的就担当这总帅之职吧,熊师傅呢?哦,这个我不用问了,熊师傅是急躁脾气,他更不行了。”

熊天燚笑骂道:“明知道我不行,你还问什么?臭小子,你就不能少玩会吗?”

‘玉’霄嘻嘻笑道:“这怎么是玩呢,我是为了大家着想呀,原师傅呢?原师傅足智多谋,原师傅你做吧?”

原天宁道:“胡闹,在我之上,有曲大哥,长幼有序,焉能我做?”

‘玉’霄道:“是呀,是呀,原师傅是多谋却不善断,的确是差一点,那龙师傅呢?哦,算了,龙师傅若是做水中的指挥,还差不多,这个,你就不行了。”

龙天罡这个笑,斥道:“去去去,不行你叫我做什么?”

‘玉’霄嘻嘻笑着,又来到了齐天寿的面前,笑道:“那齐师傅呢?哦,对了,齐师傅若是指挥炼丹制‘药’是行家,可是做主帅指挥三派人马什么的嘛,也是差点,算了,你更不行了。”

齐天寿照着‘玉’霄的头上弹了个脑崩,笑骂道:“臭小子,你又耍什么‘花’样?”

‘玉’霄笑道:“哪里,哪里,我是分析一下各位师傅谁有这个能力指挥三派人马,否则,各自为政,那岂不是‘乱’套了。”

‘玉’霄来到洪天福面前,哈哈笑道:“对了,我看洪师傅最合适了,洪师傅你就做吧。”

洪天福伸出大手,就去打‘玉’霄的屁股,笑骂道:“滚你的蛋吧,胡闹!”

谁都知道,天帝九子中,有两个人是有勇无谋的,熊天燚勇者有余,谋略不足,洪天福勇猛,但也是一样,可是‘玉’霄竟然这么说,谁都知道这是戏耍人玩,若是洪天福真的做了三派主帅,那真‘乱’套了。

‘玉’霄哈哈笑道:“对了对了,差点忘了,洪伯伯是庄家把式,若是让你率领人开荒种田,那是能手,可是这种事呢,你太差了。”

洪袖儿跳过来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喂,你还胡闹什么?你敢说我爹爹?”

‘玉’霄挣开耳朵,‘摸’‘摸’被拧痛的耳朵,叹道:“唉,看来洪师傅真是你亲爹呀,你爹种地的好手,力气大,你也一样,看来,你真不是捡来的。”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