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69章 密议5

第二百六十九章 密议5

洪袖儿又气又笑,扬手去打‘玉’霄,‘玉’霄嘻嘻笑着又跑到了应天生的面前,笑道:“那应师傅如何呢?哦,不行,不行,应师傅执掌刑法可以,若是捉鬼降妖,画符镇鬼什么的还行,这个就不在行了。。 更新好快。”

应天生挥挥手道:“去去去,别胡闹了。”

‘玉’霄笑道:“看来,几位师傅中,要论有帅才的,还是楚伯伯了。”

楚天祥暗暗的得意,但嘴上却依旧要客气几句,故意板着脸道:“霄儿,不要胡说,要选主帅,当属你曲师傅,宣静师姐和梵仁大师有这个资格。”

‘玉’霄笑道:“是呀,言之有理呀,而且,楚伯伯虽然有点才华,可是呢,若是做个军师什么的,倒是‘挺’适合的,做主帅,的确是也不太够资格,这么看来,只有我小师傅做主帅了?对不对小师傅?”

陶天喜又气又笑,骂道:“滚蛋,你是不是找揍?”

‘玉’霄哈哈笑道:“对了,差点忘了,若是小师傅率领我们几个孩子捉蟋蟀,斗蛐蛐,赛乌龟玩,玩的这一方面,那你做主帅是不错,若是这个嘛,你的确是太不够资格了,这么看来,就只有到和尚哪里去找了,梵音师傅,你做吧,常言道,喧宾夺主,你做最适合了。”

梵音这个气,就算喧宾夺主,那有明着说出来的,就算他想做,你明着指出来,谁还能承认。

梵音瞪了‘玉’霄一眼,没有理‘玉’霄,而是问梵慈道:“师妹,你的戒尺呢?借我戒尺一用。”

梵慈道:“师兄,尽管拿去用,何必客气。”

‘玉’霄赶忙将戒尺夺过去了,笑道:“不准借给他,慈师傅,咱俩最好了,你最疼霄儿了,他借戒尺是要打我的呀,你怎么能借给他呢?”

梵音真是被逗得啼笑皆非,笑骂道:“臭小子,你倒是明白,真是欠揍!”

梵慈扑哧一笑,道:“你呀,什么都明白,就是成心发坏。”

‘玉’霄嘿嘿笑着,摆‘弄’着戒尺,梵慈一伸手道:“给我吧,不打你就是了。”

‘玉’霄叹道:“唉,你们说话算数,不打我了?”

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都被逗笑了,但都点点头。

‘玉’霄悠然笑道:“好吧,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呀,哈哈,你们不打我,那最好了……”

‘玉’霄说罢,忽然扬起梵慈的戒尺,在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的头上一人飞快的敲了一下,然后将戒尺丢给了梵慈,哈哈笑着就跑。

‘玉’霄边跑边笑道:“你们不打我,可我要打你们,哈哈,我最喜欢敲木鱼了,四位师傅的光头敲起来像敲木鱼一般的好玩呢,哈哈哈……”

四个人这个气,梵慈扬起戒尺,就去打‘玉’霄,骂道:“死小子!你真是太顽皮了,这次非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不可!”

六个姑娘被逗得都笑出了泪,其余人也被逗得啼笑皆非。

‘玉’霄边躲避边叫道:“喂,是你们说不打我的呀,怎么出尔反尔呢?你讲不讲道理?”

众人轰然大笑,他也太顽皮了,他趁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不注意,敲了他们的头,还理直气壮的说别人不讲道理。

六个姑娘咯咯笑着,纷纷上前围住了‘玉’霄,楚桂儿在梵慈手中要过来了戒尺,笑道:“师傅,我帮你教训他。”

楚桂儿咯咯笑着,用戒尺打着‘玉’霄的屁股,笑道:“喂,这可不是我们打你,是戒尺打你呢。”

‘玉’霄哎呀叫着,骂道:“死丫头,你又捉‘弄’我!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

楚桂儿吃吃笑着,将戒尺给了梵慈,吃吃道:“师傅,你使劲打吧,用戒尺打他,就不是你打他了,而是戒尺打他,这就不违背诺言了,哈哈哈……”

梵慈也被逗的笑弯了腰,拿起戒尺照着‘玉’霄就打了几戒尺,骂道:“下次再要这么胡闹,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可不是我打你的呀,是戒尺打的。”

梵若‘摸’着被敲痛的头,接过戒尺,也照着‘玉’霄的屁股打了几戒尺,笑道:“你这小坏蛋,一时不防备,就被你捉‘弄’,连师傅们你都敢捉‘弄’?你真是反了天了。”

‘玉’霄大叫道:“喂喂,你们是谁师傅?别忘了,我们可没有师徒关系啦,你们四个是我的和尚伯伯和尼姑姐姐……哎呀……”

“你叫我们什么?你叫我们姐姐?”

“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吗,叫你们尼姑‘奶’‘奶’行了吧……哎呀……叫尼姑丈母娘行了吧……”

“还敢胡说……”

两个‘女’尼这个气,‘玉’霄叫道:“喂,那叫你们什么呢?叫你们尼姑姐姐挨打,叫你们尼姑‘奶’‘奶’挨打,叫你们丈母娘还挨揍,你们怎么这么难伺候呢?难怪你们没嫁出去做了尼姑了,原来,二位尼姑大美人年轻时也是这么野蛮呀……哎呀……不敢了,不敢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活该,叫你胡说八道,你这个年纪叫二位师傅姐姐,你不是找揍?二位师傅,有这么老吗?你叫她们做‘奶’‘奶’?还有,二位师傅也没生过孩子呀,你怎么能叫丈母娘呢……”

“那依你说叫什么?要不叫尼姑老婆婆……”

楚桂儿嘻嘻笑道:“这还差不多,哎呀……二位师傅,干嘛打我……”

楚桂儿头上被敲了一戒尺,梵若笑骂道:“死丫头,跟他一样坏!”

楚桂儿咯咯直笑,道:“你爱叫什么叫什么吧,我都被你连累了……”

众人真是被逗的啼笑皆非,‘玉’霄胡闹了好一阵,这才不闹了,两个尼姑身份这么高,哪能陪着这几个孩子一般的胡闹。

梵慈拧着‘玉’霄的耳朵,训斥道:“行了,你也闹够了,就别胡闹了,又不是孩子了。”

‘玉’霄嘻嘻笑道:“几位和尚师傅是不能做主帅的了,你们敲木鱼念经可以,这个可不行。”

梵若道:“你是不是说,你要做主帅?”

‘玉’霄赶忙摆手道:“那里的事呀?各位叔叔伯伯师傅师娘都在场,我岂能做主帅呢?看来,你们都不行,还是去九‘女’哪里找找吧。”

‘玉’霄笑着看了看‘玉’龙九‘女’,道:“唉,出嫁从夫,所以呢,‘玉’师娘,秦师娘,朱师娘,阳师娘这几个师娘是没有资格了,只能在这三个没嫁人的‘玉’‘女’中寻找了,苏仙子呢,叫她杀人行,这个不行,罗仙子呢?又岂能在她师姐之上呢?这于理不通,看来只有宣仙子做了。”

‘玉’霄嘻嘻笑着,看了看宣静,又叹了口气道:“唉,不过嘛,宣仙子又太文静了,没有魄力,我看,你也不合适,看来,天帝山中,除了我能勉为其难的有这个能力领导你们之外,你们都是差那么一点点呀。”

六个姑娘这个气,真是又气又笑,对着‘玉’霄一起道:“呸!你也不害臊!”

“说来说去,还是说你自己呢。”

‘玉’霄故意道:“哪里,哪里,谦虚,谦虚嘛,九位师傅这么优秀,九位仙子这么本事,四位高僧这么能耐,只是,加起来比我还差了那么一点。”

众人这个笑,这是夸别人,还是夸自己呢,这简直就是借夸别人,来夸赞自己。

‘玉’霄嘻嘻笑道:“你们既然都这么谦虚的推来让去的,都承认没这个本事,而我呢,只比你们强一点,现在,我已经不是你们的徒弟了,当然在身份上跟你们平的了,既然你们不如我,那我做最合适了,以后,什么都听我的,你们说对不对?按理说,你们应该谦虚的说,对呀,还是凌‘玉’霄做主帅最合适,凌‘玉’霄不论是智谋,还是本事,都可当大任,然后呢,我再谦虚的让几下,你们再三的肯请,那我只好勉为其难的说,唉,既然大家如此的抬爱,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若是有能人,一定将我换下来,哈哈哈哈……这岂不就是你们这些人的嘴里的谦虚美德吗?真是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众人的脸纷纷一红,真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但这讽刺的太绝妙了,真是令人尴尬不已。

夜深人静,只有‘玉’霄的笑声,也许,人是该谦虚,但过分的谦虚,的确是一种虚伪。

谦虚,究竟怎么才是不虚伪呢?

第二百七十章树威

其实,在三派中,加上三派的弟子,有能力,有才华,能担当主帅一职的大约有五六个人,并非只有‘玉’霄一个人有这个统帅才能。

第一个是曲天赋,第二个是原天宁,第三个是楚天祥,第四个是宣静,第五个是凌‘玉’霄,第六个是廉政,至于其他的弟子,例如,尹宫、岳商、华楼、蒋谋这些弟子也都很有才干,也能独挡一面。

但仔细的分析分析,这些人中,还真的是只有‘玉’霄适合做主帅。

曲天赋,乃是一位长者,宽厚仁慈,虽然很有威信,但没有魄力,做主帅若是没有魄力,是不行的。

原天宁,多谋少断,适合做参谋和军师,而且,曲天赋是他的大师兄,哪有他做的道理?

楚天祥,正如‘玉’霄所说,做个军师最适合,但做三派之帅,做统帅炎黄国几十万抗拒魔域的元帅,那的确是差了一些。

宣静,跟曲天赋一样,过于文静,而且又是‘女’子,焉能让‘女’人骑在男人的头上?

至于四个和尚,对于行军作战,是‘门’外汉,自不必提。

尹宫、岳商和华楼等几个能独挡一面的弟子,虽然都很不错,但他们的师傅们并不比他们差,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坐在师傅之上的。

所以,最后算来算去,最适合做主帅的就是‘玉’霄和廉政了,不过,‘玉’霄比廉政更适合。

廉政,城府极深,重情重义,而且多谋,可谓是三代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绝对可以独当一面,但只是为人太过正直,‘性’格沉默寡言,而且此人缺少那种勇往直前的勇气,在魄力上也是不足。

而且,廉政也是这些人的弟子,以他的‘性’格,哪敢去对师傅指手画脚的指派呢?

若是独当一面还可,但若是身为三军主帅,统帅几十万人马对抗魔域大军,的的确确是不行。

只有‘玉’霄,‘玉’霄可谓是超越了这些人,就算在‘性’格上都超越了这些人。

而且,‘玉’霄在勇气上、魄力上,可谓都不错,更何况,‘玉’霄是要智有智,要谋有谋,做什么事都很有主见,不像其余的人一样,一旦七嘴八舌的意见来了,就不知道采取谁的意见好了。

还有,‘玉’霄不怕得罪人,就算是九子九‘女’和四僧,他也敢指派任务,而且他要跟九子断绝关系,跟四僧也没有了关系,他的身份跟这些高一辈的人是平等的了。

也许,‘玉’霄只有一点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他太顽皮了,不管什么时候,他总是爱玩笑,但这也是‘玉’霄的可爱之处。

而且‘玉’霄能分得清场合,从数次指挥人马作战的情况上看,‘玉’霄都是‘胸’有成竹,的的确确颇有主帅之风,这一点,就连楚天祥也敬佩的很。

更何况,‘玉’霄又是天命人的身份,若是以他为主,那还可以提振士气,所以,在内心中,九子其实也有心让‘玉’霄指挥这场仙魔大战,作为三军的统帅。

但‘玉’霄这般的胡闹,也的确是令人啼笑皆非,他先是学着推让一番,把这些人夸赞一番,接过,话锋一转,却说这些人不及自己,闹了半天,成了夸赞自己了。

九子、九‘女’和四僧被逗得哈哈大笑,这逗人笑的本事,‘玉’霄可谓也是第一。

六个姑娘笑成了一团,这个胳肢他,那个羞他,那个掐他,又嬉闹在了一起。

楚桂儿用手刮着脸吃吃笑道:“羞羞羞,不知羞,哪有人夸自己的,你真是脸皮厚死了。”

‘玉’霄悠然笑道:“这你就不懂了,你们也看到了,你们的爹娘,还有那四个光头,多么虚伪呀,其实呢,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了,我凌‘玉’霄不管哪一方面都比他们强,何必再虚伪的谦让呢。”

应天生一拍桌子,喝道:“放肆,不准没大没小的!”

‘玉’霄哈哈一笑,来到应天生的面前,丝毫不惧应天生,而是揽着应天生的肩膀,轻轻抚‘摸’着应天生的胡须,嘻嘻笑道:“师傅,今晚上呢,你就尽管好好的骂我吧,因为明天一早,你就再也没机会了,因为,以后呢,咱们不是师徒了,而我,做了主帅后,你也就是我的部下了,见到我,就要大礼参拜,给我叩头,见过主帅,所以你今晚就多耍耍做师傅的威风吧,这就叫滥施做师傅的‘**’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