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0章 树威2

第二百七十章 树威2

‘玉’蝶和悠悠一起伸出手,‘玉’蝶按住了‘玉’霄的嘴,嗔道:“你哪来的这么多还有?”

悠悠嗔道:“你是不是觉得气不死几位师傅你心里难受?”

‘玉’霄嘻嘻笑道:“非也,非也,我是怕九位师傅健忘罢了,好了,没有了,行了吧?”

‘玉’霄对着九位师傅和九位师娘以及四僧,恭恭敬敬的躬身抱拳道:“嘿嘿,几位恩师,晚安,早点睡吧。-”

“哼!”

“哼!哼!”

“哼!哼!哼!”

九子和九‘女’拂袖而走,四僧这也要走,‘玉’霄一伸手,微笑道:“四位师傅,还有你们,我要你们也郑重的宣布,咱们以后断绝师徒关系,明白吗?”

“哼!”

四僧气的也都走了,临走之际,梵慈用戒尺照着‘玉’霄的头敲了一下,骂道:“死小子,真不是好东西!”

‘玉’霄不但不生气,嘻嘻笑着对六个姑娘道:“喂,六位夫人,咱们也该‘洞’房风流快活去了,一起安歇去吧。”

“凌!‘玉’!霄!”六个姑娘一起掐腰怒目而视,一起大叫道。

‘玉’霄嘻嘻笑道:“干嘛叫的这么亲热,莫非你们想一起陪我zuo爱吗?”

“打!打他!”

“姐妹们,打臭无赖!”

“打呀!”

“救命呀……”‘玉’霄转身就逃,后面传来了六个姑娘银铃一般的笑声……

‘玉’霄事后就呼呼睡觉了,可是曲天赋却没有睡着,尤其是‘玉’霄后面的那几句话,曲天赋是又气又恼,但也觉得棘手,若是‘玉’霄真的那么做,那怎么办?

不但是他,九子和九‘女’也被气了个够呛。

曲天赋散了后,并没有去睡觉,而是背着‘玉’霄不知道,召集其余的九子和九‘女’秘密的开了个会。

九子和九‘女’坐在了一起,开始讨论了起来,曲天赋正式拍板,说要将‘玉’霄逐出师‘门’,但必须两头都好看,一个是不令‘玉’霄脸上无光,也不能让‘玉’霄受处罚,再一个就是‘玉’清教和龙‘女’派,也绝不能丢了面子。

曲天赋知道,若是以叛教罪逐出‘玉’霄,打‘玉’霄一百棍,或者以别的罪名,那‘玉’霄肯定不干,以‘玉’霄的‘性’格,是不会当众受处罚的,到时候闹僵起来,‘玉’霄一怒之下,一走了之,不但坑苦了曲仙儿三姐妹,也坑苦了雪紫儿,这几个姑娘已经**给了‘玉’霄,已经成了夫妻了,若是‘玉’霄一走了之,再也找不到的话,那叫这几个姑娘嫁给谁去?岂不是被害了一辈子了吗?

虽然‘玉’霄说写休书,但那个年代,‘女’人若是被丈夫休掉,那是‘女’人的奇耻大辱,像她们这种‘女’子,是接受不了的,所以,定然为‘玉’霄守寡,守活寡,那当真是坑了这四个姑娘了。

至于‘玉’蝶和悠悠,必然是一起走的,那龙‘女’派就少了个得力的徒弟了。

不但少了得力的徒弟,到时候,冲着‘玉’霄的面子前来帮着仙疆的白皛皛和牛犇犇定然随着‘玉’霄一起走,那白莲也必然随着丈夫走,那样的话,损失了‘玉’霄,‘玉’蝶,悠悠,白皛皛,牛犇犇和白莲这六大高手,还搭上了四个姑娘的终身幸福,那真是得不偿失。

为了留住这六大高手,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都不能处罚‘玉’霄。

既逐‘玉’霄出师‘门’,又不能处罚他,既让他有自尊的离开道教,也要让道教保住道教的脸面,所以,这才是曲天赋的为难之处。

‘玉’霄不比牛犇犇,牛犇犇可以老老实实的接受四僧的处罚,可是‘玉’霄一棍子恐怕也不会同意,这真是令人头痛,曲天赋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对策来,所以,才将九子和九‘女’都找齐,一起商议对策。

曲天赋深入简出的将‘玉’霄的重要‘性’和事情的重要‘性’都对其余人讲明了,让其余人出个好主意,出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其余的九子和九‘女’也是漠然长叹,因为他们也是头疼的很,这真是千古笑谈了,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徒弟‘逼’师傅逐自己出师‘门’的,若不是他们经历过,打死他们都不信。

这也是师傅最为难的一次逐徒弟出师‘门’的一件奇事,逐徒弟出师‘门’,断绝师徒关系,还要让徒弟走的高高兴兴的,有尊严有自由,刚逐出徒弟出师‘门’,还要给徒弟登台拜帅,刚逐出徒弟,还要给徒弟办亲事,将自己的爱‘女’嫁给徒弟,世上这种事能有多少?

还是楚天祥比其余的九子技高一筹,聪明绝顶,脑筋灵活,楚天祥开口说话了,楚天祥看了看几位师兄,道:“大师兄,我倒有个主意,这样就两全其美了,不过,必须在教规上多加一条,还有……”

曲天赋知道九子中,就数原天宁和楚天祥最有头脑,喜道:“贤弟,你说说看,什么主意。”

楚天祥道:“咱们可以对世人这么宣布,就说,道士乃是修道之士,三清‘门’徒,不该娶妻,‘玉’霄娶妻,犯了教规,不适合在道教修行,所以要逐他出师‘门’,而且,自今日以后,道教教规上加上这么一条,但凡做道士修行的人,若是近‘女’‘色’,娶妻的话,那就重则一百棍,逐出师‘门’,作为道教的新规定,但咱们可以说,‘玉’霄这次救了数千人,乃是立下了大功,可以将功补过,而且,霄儿跟各位姑娘自由相爱,乃是两厢情愿,也无什么罪,但教规是教规,不能责免,所以,必须逐他出师‘门’,所以,看在他的功劳上,责罚就算了,这样,咱们不就既可以逐他出道教,又可以不责罚他了吗?”

苏冰这个气,若不是她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真是不信这件事是真的。

这徒弟这么胡闹,‘逼’着师傅逐出自己,而做师傅的竟然坐在一起研究怎么罚他,还不得罪他,这真是岂有此理。

苏冰气呼呼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心道:“真是虚伪透顶,难怪那臭小子说,炎黄国的人最虚伪了,哎呀,我……我怎么能帮着他说话呢……”

应天生也生气,但大师兄做主,他还能说什么?

曲天赋却大喜,笑道:“真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霄儿‘挺’孝顺咱们的,送给咱们吃这么珍贵的灵‘药’,其实,是个好孩子,你们都不要怪他,其实,他是傲人族的人,一心想着傲人族罢了,也是迫不得已。”

看到曲天赋替徒弟说好话,其余的人都不仅苦笑,不过,的的确确都收了‘玉’霄的贿赂了,还真是欠下了‘玉’霄的人情。

楚天祥苦笑道:“大师兄,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我还没说完呢。”

曲天赋道:“哦,还怎么了?这不‘挺’好的吗?”

楚天祥苦笑道:“大师兄请想,既然定下了这么条新教规,那‘玉’霄成亲了,破了教规,逐他出师‘门’,还有咱们呢?大师兄依旧要做‘玉’清教的教主,我也依旧在道教,那岂不是落下话柄,让别人背后指责嘲笑吗?所以,只要定下这条新教规,那成了亲的人就必须出道教,你,我,三师兄,六师兄,七师兄,小师弟,咱们若是不责罚自己,岂能服天下?岂能堵住天下人的悠悠口舌呢?”

楚天祥一席话,说的其余九子和九‘女’都失声惊呼,万没想到,就因为‘玉’霄出教的事,不但连累着道教的尊严,还要连累到他们自己。

原本,做道士还是可以娶妻的,并没有那么种规定,可是自从‘玉’霄这件事发了之后,道教才立下了这么一条规定,凡事娶妻生子的人,就不再是道教弟子,作为道教的‘门’人,是不可以娶妻的。

这个规定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来了,也是因为‘玉’霄才破的。

曲天赋等九子身为道士,成亲了的就有六人,当时做道士的时候,并没有这么条规矩,但立下了新规定,就连他们都受责罚,都不能再做道士了。

楚天祥长叹道:“唉,不但咱们都不能做‘玉’清教的弟子了,既然不能做弟子了,那也就不能做掌‘门’了,大师兄,不能做掌‘门’了,咱们其余人,不能做‘门’长了,这样,才能显得咱们大公无‘私’,世人才佩服,否则,实在是不能堵住天下人的口舌。”

静,一阵沉默。

这段沉默足足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曲天赋长叹一声,打开了沉默,曲天赋叹道:“好,从今之后,道教定下这个新规定,谁也不能违背,从明日起,我就正式宣布,将‘玉’清掌‘门’之位,传给尹宫担当,你们也都将各自的位置传给适合的弟子,明天一大早就公布,七师弟,你看如何?”

应天生不愧叫做铁面无‘私’,虽然这样牵连到了自己,但为了规矩,他是同意的。

应天生沉声道:“好,自此之后,多加这一条教规,首先从我们开始,明日,我将‘门’长之外,传给政儿。”

楚天祥微笑道:“你不能传给廉政,因为,廉政明日必须跟‘玉’霄一起被逐出师‘门’。”

这一次,应天生夫妻几乎一起失声道:“啊……将政儿逐出师‘门’?”

廉政乃是应天生夫妻最宠爱的徒弟,乃是这夫妻二人照顾长大的,跟自己的儿子都没什么区别,没想到,就因为‘玉’霄的无理取闹,不但害的六子退位,还要逐出廉政,但他又有什么错?

楚天祥苦笑道:“这也是迫不得已,师兄请想,咱们早成亲了二十多年,都要接受处罚,都要处罚自己,而明日,廉政和魏晓晨要成亲,岂不也是破了‘门’规?若是不逐他出去,焉能算是大公无‘私’呢?世人岂不是嘲笑咱们徇‘私’?还有,不管是谁也罢,凡事成亲的弟子,都要被逐出师‘门’,日后,信儿和刑儿要娶谢姑娘和岳姑娘,也必然先出教,后成亲,如此,才算是大公无‘私’,七师兄,你觉得呢?”

应天生是真舍不得廉政,这徒弟他教导不易,废了多大的心血?

而且,廉政很懂事,稳重,聪明,识大体,这么一个好徒弟,却要迫不得已的跟他断绝师徒关系,这真是令人痛心。

楚天祥轻轻地拍拍应天生的肩膀,苦笑道:“师兄何必舍不得?虽然你跟他没有了师徒名分,可是,他依旧是你的徒弟呀,他还是会听你的,也会帮着咱们‘玉’清教的,正如‘玉’霄所说,没有了师徒关系,可是感情却在,你就收他做个义子,岂不是失了一个徒弟,得到了一个儿子吗?这又有什么不好?”

曲天赋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七师弟,你好好的考虑考虑。”

应天生苦苦一笑,道:“好吧,为了祖师爷辛辛苦苦创下的道教基业,咱们只好做牺牲了,就这么办了,明日一早,就召集所有人在‘玉’清大殿,咱们宣布这件事。”

姚霞苦苦一笑,喃喃道:“唉,霄儿呀霄儿,你可知道,你这么一闹,连累了多少人?唉……”

陶天喜也苦笑不已,没想到,自己也被连累了进去,但为了这宝贝徒弟,只好做做牺牲了,谁叫收了这么个宝贝徒弟了。

九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苦笑在了一起。

他们万万没想到,收‘玉’霄,替徒弟磕头,可逐‘玉’霄,还连累了这么多人,甚至都连累了自己,这真是意想不到的荒唐事。

楚天祥看了看‘玉’龙九‘女’,叹道:“宣师姐,苏师姐,罗师姐,你们也一样,你们也是道教的一支,乃是道姑,若是‘玉’清教定下这规矩,你们当也定下这规矩,所以,你们最好也跟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断绝师徒关系,将这三个姑娘也逐出师‘门’。”

宣静等三‘女’几乎都失声惊呼,万万没料到,这件事竟然又连累她们!

要知道,这三个姑娘,都是她们的心肝,乃是她们最宠爱的‘女’徒弟,也是龙‘女’派最得意的三大‘女’弟子,教导她们不易,还指望着她们帮着龙‘女’派发扬光大,可竟然被‘玉’霄连累的,要逐她们出师‘门’,断绝师徒关系,她们有什么错?

苏冰柳眉倒竖,一拍桌子,愤愤而起,怒道:“不行!这乃是我们龙‘女’派的事,岂能‘混’为一谈?”

楚天祥长叹一声,苦笑道:“苏师姐,你何必生气,你听我慢慢讲,我只是讲讲这个理,你们若是不这么做,一定也会落下话柄,被人耻笑的,我这是为了龙‘女’派好,不过,究竟你们怎么做,我们不‘插’手,就算你们不这么做,我们也没什么意见,还有,她们三人,虽然名义上不跟你们是师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