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0章 树威3

第二百七十章 树威3

但依旧是你们的徒弟呀,感情不是还在吗?还有,你们可以宣布,将她们逐出师‘门’,但却不责罚她们,还有,收她们三个做义‘女’,义‘女’岂不是比师徒关系更近了一层吗?又有什么不好呢?这样做,既保住了咱们道教的尊严,又保住了这几个孩子的名声,这是两全其美的做法,除了这么做之外,我真的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了,若是你们有什么比这个办法更好的主意,那按你们的办法做就好。&#;&#;&#;&#;&#;&#;&#;&#;&#;&#;&#;&#;&#;&#;。更多访问:.?。”

其余人均是苦笑,哪有什么良策,这个办法的确是两全其美的办法,但却要做出名义上的牺牲。

可是,这点牺牲真是不痛不痒的,虽然曲天赋不做掌‘门’,但依旧是掌‘门’的师傅,还是什么事他说了算,尹宫做掌‘门’,其实跟傀儡没区别,其余的几子,不做‘门’长,可是依旧是师傅,也是大权在握,他们就跟太上皇没什么区别。

仅是名义上变了罢了,但足矣能堵住天下人的口舌了,天下人一定会挑起大拇指称赞道:“看看人家道教,二十年前成了亲,加了一条新道规后,依旧执法如山,铁面无‘私’,真是好样的。”

九‘女’又是一阵沉默,终于,宣静说话了,宣静道:“好,就这么办,师妹,你就同意吧。”

苏冰脸气的通红,但她极其的尊敬掌‘门’师姐,一见师姐同意了,真是不好说别的,只好长叹一声。

宣静苦苦一笑,轻轻的拉着师妹的手,道:“唉,这都是天意,也许,这是上天要给咱们道教加上这么一条新规定的。”

苏冰气的骂道:“什么天意,都是那小畜生,小‘混’蛋搞出来的事!”

陶天喜不乐意了,在这里面,要数陶天喜高兴,因为他可以将‘门’掌之位传给徒弟,以后更加轻松,无拘无束了,他反而高兴了。

而且,他跟‘玉’霄的感情,那是九子中谁也比不了的,就数他跟‘玉’霄的感情最深厚,而且,陶天喜为人,有什么说什么,丝毫不顾及后果。

陶天喜嘻嘻笑道:“喂,苏师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霄儿做错了什么?人家既然不想做徒弟,那是人家的自由呀,更何况这小子还‘挺’有良心,对你们都不错呀,那,给六师兄找到了盘古斧,送给了你,又救了你们的宝贝‘女’儿数次,害的自己功力尽失,若不是他自创新心法,岂不成了废人了?还有,人家下海数月,辛辛苦苦找到了青‘春’常驻珍珠果,毫不吝啬的送给了咱们,让咱们都永远都这么年轻,这人家做的还不够吗?还有,人家说的也对呀,当时拜师的时候,若不是他拿山海经作为许诺条件,咱们凭良心自己说说,你们肯收他吗?现在,人家将山海经送给了咱们,又送给咱们一生一世的青‘春’,又要为了咱们炎黄国,整个人类跟天魔血战到底,他只是提出这么一点点要求,难道很过分呀?所以,咱们都不该怪他,应该理解他才对嘛……”

其余的人都不仅纷纷点头,只有苏冰依旧是余怒未消,怒道:“我呸!我感‘激’他?这死小子屡次气我,我还感‘激’他?珍珠果是我徒弟给我的,我不领他的情,哼!”

陶天喜道:“切,你徒弟的珍珠果那来的?还不是他送的?他要是没有心给你,你徒弟能要的出来吗?还有,你徒弟的命都是他追日令时光倒回,救回来的!”

苏冰顿时语塞,‘弄’了个大红脸,但仔细想想,的的确确还真是‘玉’霄做的,还不能否认,但怎么想,苏冰也气‘玉’霄,因为‘玉’霄实在是太可恶了,屡次戏耍他,如今,还因为他,让自己失去了一个得意的徒弟,所以,苏冰恨不得抓住‘玉’霄狠狠的咬几口才解气。

姚霞拽了拽陶天喜,陶天喜也明白妻子什么意思,也就不再多言,心里却暗自好笑,心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徒弟也是霄儿的妻子了,你就算再对他有意见,你都无可奈何。”

曲天赋道:“好,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下了,大家都休息吧。”

众人都纷纷散去,人人心中真是苦笑不已,其实内心中也承认‘玉’霄所说的话了,那就是虚伪,这的确是虚伪透顶,但必须要虚伪的这么做。

也许,人生就这么无可奈何,就好似人生在这个世界,必须要做奴才一般,必须要付出尊严一般。

折腾了半夜,都没有睡多久,天就已经亮了。

应天生拟定了处罚规则,命人贴在了‘玉’清大殿的墙壁上了,然后,曲天赋命人敲击夔牛鼓,召集所有的弟子前来聚集。

所有的弟子都聚在了一起,可是‘玉’霄还没睡醒,六个姑娘将‘玉’霄拽了起来,拉拉扯扯的也站在了人群中了。

‘玉’霄直皱眉,躺在自己的天马上,斜靠在一株桂树上,闭眼打盹。

六个姑娘纷纷骂了一句懒猪,也不管‘玉’霄,都静静的站在那里听训。

只有‘玉’霄骑着天马,靠在树上,但没人管他,因为这小祖宗太特殊了,就算是‘玉’皇大帝和如来佛祖前来,他都不会起身的,在他眼中,从不站着听教训,更懒得听这些废话。

曲天赋、应天生、宣静和梵仁四人,纷纷飞上了‘玉’清大殿,站在‘玉’清殿的顶上,宣布新教规。

曲天赋郑重其事的道:“现在,‘玉’清教有了新规定……”

他简单的说了几句,应天生走了出来,道:“现在,‘玉’清教多了一条新教规,道教乃是清净之处,应当断绝七情六‘欲’,安心静修,所以,自今日起,但凡道教‘门’徒,若是娶妻,就算是破了‘门’规,道教中绝不许,所以,只要娶妻之人,嫁人之‘女’道士,必须被逐出师‘门’,重则一百棍作为惩罚!现在,我宣布,凌‘玉’霄和廉政,身为‘玉’清弟子,却破了教规,所以,自今日起,将二人逐出师‘门’,不再是‘玉’清道教弟子,还有,本应该罚他们二人一百棍,但二人搭救百姓,救了数千人,而且,他们是以前没有定新教规犯下的教规,综上所述,可免除二人的棍责,但自此之后……”

‘玉’霄并没有什么,依旧是轻轻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可是廉政却在人群中傻了。

他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真是怔住了。

舒韵就在廉政身边,轻轻的在廉政的耳边道:“政儿,你别怪你师傅,这是他迫不得已,你不要往心里去。”

应天生说罢,宣静又道:“现在我宣布,龙‘女’派也是如此,但凡不能斩断七情六‘欲’静修的‘女’弟子,必须逐出师‘门’,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三人由于嫁人,已经不算是龙‘女’派弟子了,本也该重则三人,但三人也是在新教规之前犯的错,也无什么罪过,而且,三人立下了不少战功,理应该将功补过,所以,责罚可免!”

再看三个姑娘,简直都傻了,一个个身子一软,都坐在了地上!

这打击太大了,好好的,师傅竟然要跟她们断绝师徒关系,要知道,被逐出师‘门’,是多么可耻的事,她们焉能受得了。

但三个姑娘都知道这都是‘玉’霄惹的祸,若不是‘玉’霄这般的无理取闹,‘逼’着师傅们要断绝师徒关系,这一次,什么事都没有。

魏晓晨狠狠的瞪了一眼‘玉’霄,真恨不得上去好好的咬‘玉’霄几口才解恨,但还不能这么做,师傅们宣读教规,他们不能‘乱’动,否则,就是对师傅不敬,就要受处罚。

梵仁也道:“我也宣布,原先,凌‘玉’霄也曾经是梵音阁的弟子,但佛‘门’乃是清净之处,他娶妻也是犯了‘门’规,所以,自今日起,凌‘玉’霄也不再是梵音阁弟子,特此宣布!”

曲天赋一看都宣布完了,道:“好了,被逐出师‘门’的弟子,前来谢恩领命!”

四个人都跳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廉政,魏晓晨,雪紫儿和卓悠悠都含着泪规规矩矩的到了各自的师傅面前,跪在地上,抱着师傅们的双‘腿’就哭了起来。

只有‘玉’霄,根本不理会,依旧骑在天马上靠在树上打盹,曲仙儿三姐妹这个气,上去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我爹爹他们叫你上前谢恩,你还不快去?”

“都是你!这次你满意了?还连累了这么多人?”

‘玉’霄‘揉’着耳朵,不高兴的道:“我以为什么事呢,大清早的就敲鼓,害的我做梦娶媳‘妇’,正跟美‘女’**,正高兴的份上就吵醒我了,真是的,这么点破事,宣布完了,告诉我一声不就得了?还要本帅亲自前来听命?”

四个姑娘简直都气炸了肺,‘玉’蝶也气的要命,嗔道:“好了,不要太过分了,师傅们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了,你快去说句感谢的话,别胡闹了。”

四个姑娘拉拉扯扯的将‘玉’霄拉到了九子的面前,‘玉’霄不但不哭,而且喜笑颜开。

‘玉’霄哈哈笑着,走上前,对着几位师傅们一拱手道:“几位师傅,霄儿多谢你们逐我出师‘门’,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真是多谢多谢。”

这么多弟子听见这种言语,简直都被气的啼笑皆非,做师傅的逐他出师‘门’,他倒是觉得是一件光荣的事了。

曲天赋摆摆手道:“免礼,算了,你我已经没有师徒之名分了,自此之后,你已经自由了。”

‘玉’霄哈哈笑道:“等一会啊,九位师傅对我这么好,我就最后叫你们一声师傅,咱们好好的告别一下。”

‘玉’霄说罢,恭恭敬敬的给曲天赋鞠了三个躬,正‘色’道:“师傅,自此之后,霄儿不是您的徒弟了,但师傅对我的恩情,我不会忘,多谢师傅!”

‘玉’霄说罢,又去给另外的师傅们鞠躬行礼,然后又给四个和尚鞠躬行礼,这才高高兴兴的站在一边,看热闹。

其余的几子均是哼了一声,大都不理‘玉’霄。

而那几个徒弟依旧在哭泣,都趴在师傅的脚下哭泣着。

廉政跪在师傅的脚下,哭道:“师傅,弟子不走!弟子永远是师傅的徒弟,师傅,弟子有什么错,您惩罚我吧,弟子愿意不成亲了,也要做师傅的徒弟。”

应天生苦苦一笑,亲手搀起了宝贝徒弟,暗暗的道:“唉,你何尝有什么错,只是势不得已,是这坏小子连累了你罢了,唉……”

但看到徒弟这么伤心,应天生慈祥的给徒弟擦擦泪水,微笑道:“傻瓜,你们既然真心相爱,师傅替你们开心,怎能不成亲呢?你不要哭,我还有事没宣布。”

应天生轻轻的拍拍廉政的肩膀,然后高声道:“现在我宣布,廉政,虽然不是我徒弟,但我要收他做义子,从此之后,他是我的义子了!”

应天生笑着看了看廉政,道:“政儿,你愿意吗?”

廉政泪水不住的落着,闻听此言,扑通跪倒在地,咚咚咚的连着磕了九个头,哭道:“弟子多谢师傅,徒儿愿意,拜见义父!”

“起来,起来,不要多礼了。”

廉政哭着,又跪在了师娘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给师娘磕头谢恩,参见义母。

这是多大的恩情呀!师傅不怪罪自己,还给自己娶妻,虽然逐出自己,断绝了师徒的名分,却收自己做义子,这深情厚谊,他简直感‘激’的都能为师傅去死了。

‘玉’霄在一边默默地看着,不由得鼻子里冷冷的哼了一声,他虽然跟廉政乃是生死之‘交’,但最看不惯这种无聊没有尊严的礼节,但世人都行这种文明的礼节,他又没有得到傲人族良好信仰的引导,这也不能怪他迂腐,所以,‘玉’霄也不怪他。

廉政被应天生拉着,哭泣着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师傅的旁边。

而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却依旧在哭泣,都哭着不想离开师傅,不想被逐出师‘门’。

接着,宣静等三‘女’,都宣布了要收这三个姑娘为义‘女’的事情,三‘女’听了,又感动的哭了,感‘激’涕零的给师傅大礼参拜,这才都站了起来。

哭哭啼啼的总算完了,曲天赋又高声道:“现在,我再宣布一件事,由于我们也已经成了亲,跟新教规也不符合,所以,也不能坏了规矩,自今日起,我曲天赋,原天宁,洪天福,应天生,楚天祥和陶天喜,我们六人也不例外,都要受到处罚,自此之后,我们六人也都不是‘玉’清教的人了,‘玉’清教掌‘门’之位由尹宫接任,尹宫,上前接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