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0章 树威4

第二百七十章 树威4

一席话,众多弟子都炸了锅了,六子竟然自己将自己逐出道教,曲天赋竟然不做掌‘门’了,这简直就是令人震惊!

但这些弟子们都知道,这都是因为‘玉’霄的缘故,才害的这么多人受连累,不由得都狠狠的瞪着‘玉’霄,真是恨不得上前咬‘玉’霄几口才解恨,但谁又敢?

‘玉’霄毫不介意,一见众人愤怒的目光,心中冷笑,心道:“干什么?竟敢这么看着我,哼哼,等会让你们这些人知道厉害,这就是对你们这些人对我不尊重的惩罚!”

‘玉’霄心中暗暗的打着坏主意,脸上挂着气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尹宫也傻了,万万没料到师傅竟然不做掌‘门’了,要立自己为掌‘门’,这难道是真的?

尹宫扑通跪在地上,拿双‘腿’当脚走,爬到师傅面前,哭道:“师傅!弟子万万不能从命,请师傅收回成命,师傅,请你依旧……”

曲天赋脸‘色’一沉,喝道:“尹宫,师傅乃是掌‘门’,就当大公无‘私’,虽然我是二十多年前成的亲,但教规既然定了,就必须按照教规办事,绝不可徇‘私’,我既然已经结婚生子,必须辞掉掌‘门’之外,这乃是教规,教规不可违背,明白吗?还不快来接令!”

曲天赋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这乃是‘玉’清教掌教的令牌,递给了尹宫,尹宫不敢违命,哭着跪爬了几步,接过令牌,给师傅磕了九个头。

曲天赋拉起了尹宫,拍拍尹宫的肩膀,道:“宫儿,以后你要好自为之,‘玉’清教的发扬光大,就在你的身上了。”

尹宫哭道:“徒儿一定竭尽所能,不负师父重望!”

曲天赋满意的点点头,沉声道:“岳商听旨!”

岳商也赶忙跪倒听令,道:“徒儿岳商在。”

曲天赋道:“岳商,‘玉’清‘门’长之位,就由你继承,你要好好辅佐你师兄,发扬道教的重任就在你们身上了,明白吗?”

岳商也哭泣道:“徒儿遵命,定不负师傅重托!”

曲天赋满意的点点头,沉声道:“刘角听命!”

刘角断了一条臂膀,脸上的毒虽然消除了不少,但依旧还是疙疙瘩瘩的,刘角急忙也跪在了地上,道:“徒儿在。”

曲天赋道:“你也要好好的辅佐你二位师兄,也升为‘门’长。”

刘角哭道:“多谢师傅!”

原来,一个‘门’中三个‘门’长,‘玉’清们的三个‘门’长是,曲天赋,洪天福和楚天祥,现在这三人都要被迫下台,所以,另立新‘门’长。

在这些弟子中,尹宫做掌‘门’,接替曲天赋是理所应当的,但‘玉’清‘门’长和‘玉’清掌‘门’是另外一回事,原先,曲天赋也是‘玉’清‘门’长,也是总掌‘门’,现在,他怕尹宫担当不了,也不想亏待了这两个徒弟,所以,任命岳商做‘玉’清‘门’长,尹宫做九峰的总掌‘门’,刘角辅助,这也是看刘角成了残废,觉得对不起刘角,才提升刘角也做‘门’长了。

至于史微和佟羽,由于二人喜欢上了柳红和翠绿,而且也定下了这‘门’亲事,过些日子必然也要成亲,势必也要出道教的,所以,也不能做‘门’长,只好不管二人了。

曲天赋宣布完毕,沉声道:“现在我宣布,赑屃峰洪天福,由于娶妻,也破了‘门’规,所以,自今日起,也不再是‘门’长,赑屃峰的‘门’长之位由燕镰接任,燕镰过来听封。”

曲天赋等人研究好了,谁适合继承就让谁来做,在洪天福的赑屃峰中,洪天福有五个亲传弟子,若是长幼有序的话,本应该让大师兄石力做‘门’长,但石力有勇无谋,不适合,而其余的弟子大多都是勇猛之将,也是大老粗,只有小徒弟燕镰文武双全,所以,洪天福提出来让燕镰接任,曲天赋只是代为宣布罢了。

燕镰简直都傻了,万没想到,师傅会不做道士,更没想到,这赑屃峰‘门’长的位置竟然会轮到自己头上,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燕镰急忙跪在了地上,抱住洪天福的双‘腿’哭道:“师傅,请不要离开徒儿们,师傅,弟子才疏学浅,不堪重任,请师傅收回成命!”

赑屃峰其余的弟子们也都跪在地上,齐呼道:“请师傅收回成命!”

洪天福叹了口气,将燕镰搀扶起来,正‘色’道:“镰儿,你要好好的打理赑屃峰的教务,日后,打退了妖魔,要重建赑屃峰,多收‘门’徒,壮大‘玉’清‘门’,壮大咱们道教,明白吗?师傅已经决定了,都不要多说了。”

洪天福将赑屃‘门’长的令牌‘交’给了徒弟,正‘色’道:“日后,燕儿就是赑屃峰的‘门’长了,以后,都要听他的,不可抗命,谁若是不服,我必然不客气,明白吗?”

其余的徒弟们赶紧跪在了地上,齐声道:“遵命!”

洪天福安排好了,曲天赋道:“负屃峰的‘门’长之职由华楼接任,华楼,前来领命!”

华楼也哭着给师傅磕头谢恩,‘谦虚’的客气了一番,然后接过了令牌。

曲天赋接着道:“嘲风峰的‘门’长之位由蒋谋接任,狴犴峰的‘门’长由姚光接任,螭‘吻’峰的‘门’长由陶欢欢接任,各位弟子上前领命!”

陶欢欢也就是陶天喜地大徒弟欢欢,只因为陶天喜的这六大弟子都是孤儿,也不知自己‘性’什么了,所以,都随着师傅陶天喜地姓,都姓陶。

陶天喜的六个徒弟,分别叫做,欢欢,笑笑,吵吵,闹闹,潇潇,洒洒,若是在前面加上姓氏的话,就是陶欢欢,陶笑笑,陶吵吵,陶闹闹……

几个弟子也都哭着领命,退在了一旁。

曲天赋宣布完毕,高声道:“现在,‘玉’清弟子都来参见总掌‘门’!”

曲天赋第一个跪在了徒弟尹宫的脚下,道:“参见掌‘门’!”

尹宫大惊失‘色’,那曾想师傅给自己行礼,吓得尹宫慌忙也跪在了地上,拉着师傅的手道:“师傅,您这是要折煞徒儿吗?”

曲天赋正‘色’道:“宫儿,你起来,你现在是‘玉’清教的总掌‘门’,凡事‘玉’清弟子,都要参拜掌‘门’,这是礼数,焉能废除?师傅现在还没有退出‘玉’清教,现在,我也是弟子的身份,也当给你行礼,起来!”

尹宫含着泪水,站了起来。

再看‘玉’清弟子们,包括九子在内,还有嫁人的几个‘玉’龙九‘女’,包括曲仙儿等姐妹,都纷纷跪在地上给尹宫大礼参拜。

‘玉’清大殿空场上足有四千多弟子,除了梵音阁的佛‘门’弟子和龙‘女’派的‘女’弟子没有跪倒之外,其余的‘玉’清弟子,都跪在了地上,足有三千多人!

而梵音阁和龙‘女’派,跟‘玉’清教不是一个教,当然没必要大礼参拜了。

但除了这些本该不用跪的人之外,只有凌‘玉’霄没有跪在地上了,‘玉’霄不但没跪,而且哈哈笑着抱拳道:“大师兄,哦,不不不,是掌‘门’师兄,恭喜了。”

尹宫瞪了‘玉’霄一眼,心中骂道:“都是你惹出来的祸!”

尹宫没空理会‘玉’霄,赶紧先将自己的恩师师娘和其余的几子搀扶起来,又让大家都起来。

曲天赋趁着尹宫搀扶他的机会,低声道:“宫儿,现在你是掌‘门’了,你要以掌‘门’的口气,宣布我们几人被逐出‘玉’清教,如此才可服众。”

尹宫明白师傅的苦心,低声道:“徒儿遵命。”

虽然他现在是掌‘门’了,但其实不过就是傀儡掌‘门’罢了,一切还是要听师傅的。

尹宫装模作样的宣布将曲天赋等几子逐出了‘玉’清教,又宣布将‘玉’霄和廉政逐出了‘玉’清教,这件事才圆满结束。

‘玉’霄就在一边笑着看着,心中却冷笑道:“哼哼,真是虚伪透顶,恶心,做作!”

尹宫宣布完毕,曲天赋轻轻摆摆手,让尹宫退下,这才又道:“现在,我再宣布,三派中当选出一个总元帅指挥人马,炎黄国的两个国王也提出,要咱们选出个元帅来指挥几十万兵马对抗妖魔,我们经过研究,认为凌‘玉’霄当可为主帅,做三派的统帅,做炎黄国的总元帅,来领导咱们对抗魔域大军,凌‘玉’霄救了两千多百姓,又水淹兽群数万,功劳当可为第一,所以,现在我宣布,凌‘玉’霄为主帅!”

曲天赋看了看‘玉’霄,正‘色’道:“霄儿,前来听封。”

‘玉’霄微笑道:“好,凌‘玉’霄接尊旨。”

‘玉’霄只是说领命,但却不跪倒,曲天赋也不多说,取出一面三角小黄旗来,双手递给了‘玉’霄,‘玉’霄嘻嘻笑着,一只手就去接。

曲天赋脸上一沉,‘玉’蝶在身后就狠狠的掐了他一把,用心声道:“别胡闹,你不用下跪,还胡闹什么?”

其余的姑娘也都狠狠瞪了‘玉’霄一眼,纷纷用心声告诉‘玉’霄别胡闹。

因为接这至高无上的权利,都应该跪在地上接,还是双手毕恭毕敬才对,可是他不跪在地上,已经很不对了,若是一只手就去拿,更是不像话,不但是对这令旗的不尊敬,也是对师傅的不尊敬。

‘玉’霄嘻嘻一笑,挠挠头,笑道:“喂,干嘛呀,我只是挠挠痒嘛,这就接了。”

‘玉’霄不再玩笑,双手接过令旗,高高举起三角令旗,大声道:“现在我宣布,我凌‘玉’霄做三派主帅之职,不但是三派主帅,也是炎黄国,甚至是全人类的兵马大元帅,所以,你们这所有的人,只要会喘气的,都必须听命于我,现在,我是主帅,你们都前来见过主帅吧,要三跪九叩的大礼,来,参见主帅吧!”

‘玉’霄洋洋得意,心中暗自冷笑,心道:“你们不是那样的眼神看我吗?不是看我生气吗?哼哼,越是生气,越是叫你们生气,什么九子,九‘女’和四大圣僧,还不是跪倒在我的脚下,想让我跪你们难了,可是你们却要跪老子,老子难道白白的救你们?既然你们喜欢磕头,我就叫你们磕个够,若不这样,你们还以为磕头是件好事,我让你们明白明白,磕头被人羞辱是什么滋味,让你们打心中明白,磕头这种礼节,应该废除。”

所谓的三跪九叩大礼参拜,就是跪倒一次,磕九个头,连着跪倒三次,就是磕头三九二十七个头。

这一来,简直是满场哗然,顿时炸开了锅!

‘玉’霄竟然让九子、九‘女’和四僧给他磕头,要知道,他可是徒弟呀,这简直太过分了。

曲仙儿三姐妹,雪紫儿和卓悠悠几乎同时叫了出来,曲仙儿怒道:“凌‘玉’霄!你别太过分!”

‘玉’霄一扬手中令旗,冷笑道:“住口!本帅姓名,其实尔等之辈随意叫着玩的?若是再敢胡闹,对本帅不敬,哼哼,我就命人重则你们一百大板!”

“你!你……”

六个姑娘简直都要气疯了,但还不敢多说话,因为‘玉’霄现在的确是主帅了,刚刚接过去的令旗,秦扬等姐妹,急忙在后拽拽‘女’儿的衣襟,怕‘女’儿吃亏,怕‘女’儿不知轻重,真的惹恼了‘玉’霄,那时候,‘玉’霄真的下令打她们,真的有这个权利。

几个姑娘也知道大权在握的厉害,气的狠狠的瞪着‘玉’霄,但却不敢多说。

‘玉’霄悠然笑道:“来吧,师傅们不做榜样怎能行呢?曲天赋,你就先过来给我磕头,来吧,一个一个的来参见主帅!”

曲天赋脸‘色’通红,尴尬无比,万万没料到,‘玉’霄竟敢如此的胡闹。

‘玉’霄冷笑道:“怎么,你给尹宫磕头就行,给我就不能下拜吗?要知道,尹宫只是‘玉’清教的总‘门’长,而我凌‘玉’霄是所有人类的兵马大元帅,就连尹宫都要听我的,你说对不对?”

曲天赋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跪在了地上,这就要磕头。

曲天赋这一跪下,‘玉’霄的心立刻就软了,毕竟这是自己的师傅,焉能这般的气师傅?

‘玉’霄一见曲天赋服了,他也就不过分了,急忙抢上一步,将师傅拉起来,笑道:“好了,算了,一跪就行了,霄儿怎能真的让师傅磕头呢?这礼节免了!”

曲天赋脸‘色’一红,但却暗自庆幸,因为‘玉’霄给他留着面子了,这也叫杀‘鸡’给猴看,‘玉’霄这是在立威给这些弟子们看的,曲天赋也明白这道理,所以,也并不怪罪。

‘玉’霄做了个请的姿势,熊天燚狠狠瞪了‘玉’霄一眼,迫于无奈,只好也跪在了地上,‘玉’霄依旧是等他一跪下,就将他搀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