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0章 树威5

第二百七十章 树威5

紧接着,原天宁,龙天罡,洪天福等人都跪倒在地,都被‘玉’霄拉了起来,并没有真的三跪九叩,只是一跪罢了。

这几子心中暗暗的都长出了一口气,暗暗的道:“唉,总算这小子有良心,还真不错。”

下一个就轮到了陶天喜了,陶天喜嘟囔着嘴,‘玉’霄一见小师傅,嘻嘻笑道:“来,小师傅,过来给我这徒弟磕头,快点,否则,定你个不尊主帅之罪,罪当重则一百棍,然后逐出师‘门’,严重了,还能斩首呢,快点吧。”

‘玉’霄对着陶天喜眨眨眼,轻声道:“放心吧,你没等跪下,霄儿就拉你起来了,就是好看罢了。”

陶天喜万般无奈,也当‘玉’霄跟对待其余的八子一样,只是跪一下,他就立刻搀扶起来了,陶天喜欢欢喜喜的跪倒在地。

就见‘玉’霄不但没过来搀扶,而是洋洋得意道:“好,快点,大礼参拜,磕头九个,这样才算是对本帅的尊敬。”

“啊……”陶天喜傻了,‘玉’霄一见陶天喜跪着不动,哈哈笑道:“还愣着做什么呢?磕头呀!”

陶天喜气的一蹦多高,怒道:“喂,凭什么你搀扶起他们,不让他们磕头,却叫我磕头?你这什么道理?”

‘玉’霄悠然笑道:“当然有我的道理了,喂,我问你,那八个人是不是你的师兄呢?”

陶天喜道:“废话,当然是了!”

‘玉’霄哈哈笑道:“这不就得了嘛,我不叫他们磕头,是让你替他们磕头,原本,他们要给我一人最少磕头九个,你们九个人呢,就是磕头九九八十一个头,他们的你替他们磕了,你作为小师弟,理应该替师兄的嘛,所以,这九九八十一个响头,就由你代替磕了,不过嘛,我大方的很,就取个整数吧,磕头九九八十个头,那一个头,我给你免了,如何呀?看我,多大方呀。”

众人被逗得啼笑皆非,顿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陶天喜脸憋得通红,照着‘玉’霄的屁股就打,怒道:“我打死你,臭小子,你敢这么捉‘弄’我!”

‘玉’霄一扬令旗,喝道:“左右,这人对主帅不敬,给我拿下!”

再看众多弟子一个个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玉’霄这个气,一边躲着陶天喜地追打,一边喝道:“喂,我说话都听不到呀?廉政,岳商,尹宫,欢欢,笑笑,史微,佟羽,华楼,原信智,我命你几人,立刻将陶天喜拿下,否则,就是抗令不遵!我就将你们重则二百,然后逐出师‘门’,听到了没?”

这几个人哭丧着脸,知道‘玉’霄这是立威呢,若是得罪了他,他定然翻脸重罚了。

几个人苦着脸,只好拦住了陶天喜,廉政道:“小师傅,军令难违,您见谅,拿下!”

陶天喜这才傻了眼,知道‘玉’霄的厉害了,也知道军令的厉害了,但他气不过,气的大叫道:“凌‘玉’霄,你敢打我?我……”

没等他说完,宝贝徒弟欢欢急忙捂住了师傅的嘴,在陶天喜地耳边低声道:“师傅,不要玩了,这不是玩的,他现在是三军统帅,这是他借你立威呢,你就对他客气点,说声错了,然后假装磕头认罪,他就不捉‘弄’你了,否则,他真的叫人打你屁股,你的脸往哪放?”

陶天喜猛地觉醒,连忙换了一副笑脸,道:“嘻嘻,哈哈,大帅,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您大人有大量嘛,我不懂军纪,慢慢的学好不好?”

‘玉’霄满意的点点头,笑着指了指地下,道:“来,磕头认罪!”

陶天喜心中这个骂,心道:“兔崽子,等会没人了再找你算账,不打的你屁股开‘花’,我就不是你师傅!”

但众目睽睽,若是抗命不遵,‘玉’霄就有理由收拾他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陶天喜憋着气,跪在地上,只好磕了个头。

‘玉’霄一见差不多了,哪能让师傅这么下不来台呢,所以,急忙含笑将陶天喜搀扶起,笑道:“哈哈,陶叔叔,跟你开个玩笑罢了,算了,哪能真叫你三跪九叩呢?霄儿焉能这么坏呢?常言道,法外人情,法是法,纪律是纪律,但也有人情可言嘛,下次不要再胡闹了,知道了吗?”

‘玉’霄嘻嘻笑着,拍了拍陶天喜的头,陶天喜气的想去咬他几口,但没有办法,只好连连应承着道:“是是是,对对对……”

‘玉’霄摆摆手,让陶天喜退下,然后一指两个和尚和两个尼姑道:“喂,你们四个前来参见主帅!”

梵音,梵仁,梵慈和梵若硬着头皮过来,也不多说,跪在地就磕头,四个人知道,要想不被捉‘弄’,就只有‘玉’霄说什么就做什么,这样,才不受捉‘弄’,否则,非要被‘玉’霄玩死不可。

所以,四人也不说话,跪在地上就慢慢的磕头,他们知道,‘玉’霄定然会前来搀扶。

‘玉’霄一见四僧跪在地上,达到了目的,已经树立了威信,于是含笑将四人搀扶起来,四人红着脸退在了一旁。

这时,就见苏冰慢慢的往外蹭,试图逃离这里,免得受气。

这也是卓悠悠过去提醒的师傅,让师傅趁‘乱’快走,否则,非要过去给‘玉’霄磕头不可。

苏冰这才醒悟过来,暗暗的道:“还是徒弟好。”

但她刚一转身,还没等走出去,‘玉’霄叫道:“苏冰,慢走!没有命令,谁叫你‘乱’动的?回来,不回来,按逃兵处置!”

‘玉’霄早就注意着了,哪能放她离开。

苏冰脸涨得通红,怒道:“你……”

‘玉’霄冷笑道:“我怎么了?我是三派主帅,你是龙‘女’派的弟子,当然听我的了,来,苏冰,你先过来给本帅行礼!”

卓悠悠赶忙凑近‘玉’霄,低声哀求道:“霄哥哥,求求你不要这么欺负我师傅了,就饶了她吧。”

‘玉’霄将悠悠一推,喝道:“退到一边去!”

‘玉’霄用心声接着道:“我这是树立威信,让所有人看看,连九子九‘女’和四僧,他们的师傅都跪在我面前了,这样,这些弟子们才会服我,否则,你也看到了这些弟子们的眼神了,根本不服我,我若是不趁机树立威信,以后谁听我调遣?你放心,只要她服软,我看在你的份上,只要她跪下就行,我就会叫她起来了。”

卓悠悠万般无奈,只好到师傅身边,低低的对师傅道:“师傅,您委屈一下吧,霄哥哥说了,只要你服个软,一跪他就让你起来,就是做给那些弟子们看的。”

苏冰冷冷的将卓悠悠推到了一边去了,厉声道:“我就不跪,又能如何?”

‘玉’霄冷笑道:“你胆敢对我不敬,我就以‘门’规治你的罪!”

苏冰怒道:“你敢!你有什么资格?”

‘玉’霄哈哈笑道:“你说我有什么资格,宣静,我问你,我是不是三派主帅?”

宣静只好道:“是。”

‘玉’霄又问道:“那我再问你,属下见到主帅,按照你们炎黄国的规矩,按照你们龙‘女’派的规矩,是不是磕头拜见主帅?这对不对?”

宣静只好道:“对。”

‘玉’霄笑道:“这就对了,我再问你,苏冰是不是你们龙‘女’派的弟子?”

宣静叹道:“是。”

‘玉’霄道:“我再问你,龙‘女’派是不是跟‘玉’清教和梵音阁一起推举我做主帅?我现在是不是主帅了?”

宣静又只好道:“是。”

‘玉’霄笑道:“这就对了,既然苏冰是龙‘女’派的人,你们又承认我是主帅,而且,你们炎黄国的规矩就是给主帅磕头,我这么做有错吗?所以,苏冰若是对我不敬,就是抗命不遵,按理应该重则一百棍,逐出龙‘女’派,对不对?”

宣静苦着脸道:“是……是……请大帅不必动怒,我……我去劝劝她。”

‘玉’霄挥挥手道:“去吧,再要对我无理,我可不客气了,否则,不是我不做主帅了,就是将她逐出龙‘女’派,你好好的掂量清楚!”

宣静苦着脸,来到苏冰面前,一见苏冰被气的脸都紫了,知道苏冰被气坏了。

宣静轻轻在苏冰耳边道:“师妹,你就忍耐一下吧,他乃是天命人,既然已经推举他做了主帅,要收回来也不行了,为了抗魔大业,你就忍忍吧,就算师姐求你了。”

苏冰都要被气哭了,跺脚道:“可是他,他简直太可恶了,这明明就是羞臊人!”

宣静长叹一声道:“唉,谁叫咱们炎黄国都是这规矩呢?这乃是礼仪呀,没有办法的事,老祖宗定下来的呀,还有,你就当给师傅磕头了,而且,你的徒弟给你磕头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这又有什么下不来台的,咱们又不是没磕过头。”

卓悠悠也在一边哀求,哭泣道:“师傅,我知道霄哥哥有点过分,但是,他乃是主帅了,他想要立威,只好拿您开刀了,谁不听他话,他就捉‘弄’谁,你若是服个软,霄哥哥答应我了,说只要你一跪下,不必磕头,就会叫你起来了。”

苏冰万般无奈,只好忍住气,冷冷的道:“刚才对大帅不敬,苏冰赔礼了,参见大帅!”

苏冰跪在了地上,‘玉’霄洋洋得意,心道:“老东西,叫你神气,叫你欺负我的悠悠,本来,应该借此机会好好的让你把羞辱我傲人族,让卓悠悠给你磕的这些头还回来,但看在悠悠的面上,我也就饶了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我话。”

苏冰跪在地上,‘玉’霄也没叫起来,苏冰也没磕头,卓悠悠暗暗着急,急忙在后紧拽‘玉’霄的衣袖,用心声替师傅求情。

‘玉’霄用心声道:“好悠悠,你出气了吗?这就是她欺负你的下场,你在我旁边,她也就是等于给你磕头了,这就叫还回来。”

卓悠悠又气又急,用心声哀求道:“霄哥哥,我求求你了,师傅对我可好了,你就别捉‘弄’她了,磕头是我自愿的,在炎黄国,拜师都磕头的,求求你,别闹了,我师傅脸皮薄,受不了气,她已经被你欺负的够惨了,你就别闹了。”

‘玉’霄淡淡一笑,摆摆手道:“罢了罢了,礼就免了,悠悠扶她起来吧。”

卓悠悠赶忙将师傅扶起来,搀扶着师傅到了一边,苏冰气的脸都青了,但也暗自庆幸。

‘玉’霄微笑道:“来,宣静,该你们了,一个一个的来拜见我!”

宣静无奈,只好跪在了地上,雪紫儿气的柳眉倒竖,狠狠的瞪着‘玉’霄,‘玉’霄暗笑,挥挥手道:“免礼,平身。”

雪紫儿急忙搀扶起师傅,也到了一边。

紧接着,秦扬等‘女’子也都过来拜见‘玉’霄,‘玉’霄对这些师娘可是很尊敬,等师娘们比划着一跪,没等跪下,‘玉’霄就给搀扶起来了,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九‘女’一个一个的都参拜完了‘玉’霄,‘玉’霄洋洋得意,这一来,可把在场的弟子们都震惊了,再也没有人敢不听命了,因为师傅们都跪倒在‘玉’霄脚下了,他们做弟子的,焉能不怕?

‘玉’霄看了看九子九‘女’和四僧,高声道:“好了,法外不外乎人情,几位师傅都是我的前辈,现在我宣布,以后见到我,可以不必下跪,只是躬身给我抱拳施礼就行了,九子,九‘女’和四僧可以免礼,谢恩吧。”

九子、九‘女’和四僧暗自庆幸,纷纷抱拳道:“多谢大帅。”

‘玉’霄哈哈一笑,摆摆手道:“来,亲传弟子一起过来拜见大帅!”

九子、九‘女’和四僧的那些亲传弟子们,纷纷都前来拜见‘玉’霄,哪有一个敢不领命的。

就连曲仙儿三姐妹,卓悠悠,雪紫儿和魏晓晨也都气呼呼的一起跪下了。

本来,几人不愿意,但知道连彼此的师傅和爹娘都跪下了,若是不参拜‘玉’霄,还不知道这坏小子怎么折腾人呢。

‘玉’蝶、白皛皛、牛犇犇和白莲,本应该不必跪倒,但跪到了这么多,他们就在亲传弟子群中,实在是不好看,‘玉’蝶和白皛皛等人也只好跪倒。

白莲气呼呼的不想跪,被牛犇犇给拽的蹲在了地上,白莲没有办法,只好蹲在那滥竽充数。

‘玉’霄一见众人服了,也就不加怪罪,摆摆手叫大家起来。

这些人中,就是便宜了三老,三老真是圆滑,一见这情况,早就溜走了,怕被‘玉’霄捉‘弄’。

风月和羞羞躲在暗处观看着,不由得乐的前仰后合的,真是笑的肚子疼。

起舞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