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1章 婚礼1

第二百七十一章 婚礼1

‘玉’霄哈哈笑道:“好了,三派弟子,都一起参拜大帅吧,三跪九叩大礼就免了,不过,要恭恭敬敬的给本帅磕九个头,来吧,参见大帅吧!”

顿时,五千多弟子都跪在了‘玉’霄的脚下,恭恭敬敬的给‘玉’霄磕起了头。。 更新好快。

他们的师傅都服气了,都跪下了,他们还有谁敢不服,所以,都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地上,给‘玉’霄磕头行礼。

‘玉’霄得意洋洋的就受着这些礼,心道:“这可不怪我,这是你们炎黄国的文明礼节,你们既然喜欢磕头,我就叫你们如愿就是了。”

等众人磕头完毕,‘玉’霄摆摆手道:“都起来吧,现在,礼仪算是完了,该办大喜事啦,我宣布,婚礼举行啦,大家喝酒去呀,不过,不准多喝,不准喝醉,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众人齐声答应着,于是,婚礼仪式开始举行了……

第二百七十一章婚礼

所有的事都已经解决了,‘玉’霄也如愿以偿了,既恢复了完全自由之身,又坐上了至高无上的三派主帅的宝座,现在又要办他的婚事,一下子又要娶六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他可谓是‘春’风得意。

一个人活在世上,能这么幸福,就算死又有什么遗憾?

但这世上的人又有多少能像他这般的幸运?

也许,正如‘玉’霄自己所说,他是搭救三界的救世主,所以,神佛都来给他拍马屁,就连月下老人,都在给他拍马屁,只要他喜欢谁,就将他的红线拴在谁的身上,让那‘女’子老老实实的做他的**之玩物。

这样说的话,那神佛岂不也没这么伟大?岂不也是虚伪做作,自‘私’自利的魂灵?

但不管怎么说,任凭全人类都被宗教所愚‘弄’,他凌‘玉’霄也绝不做宗教的奴才!

五千多修道弟子齐声欢呼,一起高呼,齐拜在地上,祝大帅新婚快乐。

于是,众多弟子们,就在‘玉’清大殿前的空地上,树林中,开始抬桌子,搬椅子,准备盛宴了。

而凌‘玉’霄应付完了,却转身就逃!

因为他知道,刚才耍威风,已经得罪了一片人,这一次,刚才被他收拾的人,定然来找他算账了。

“凌‘玉’霄!你站住!”

六个姑娘几乎齐声喊道,然后一起包抄‘玉’霄,前来报复了。

不但是她们,陶天喜夫妻也加入了追打‘玉’霄的行列。

‘玉’霄连连大叫道:“救命呀!谋杀亲夫啦,喂,你们想要杀了我,再改嫁不成?哦,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红杏出墙了,又喜欢上别的小白脸了,哎呀,没想到,你们‘女’人真的都是水‘性’杨‘花’之辈呀,那也不至于谋杀亲夫呀,我顶多写张休书,休了你们也就罢了,这还不行吗?哎呀……”

楚桂儿追不上‘玉’霄,连鞋都掷了出来,正好砸中‘玉’霄。

其余的姑娘也一样,这个脱下绣‘花’绣,那个捡来了石头,就开始砸‘玉’霄。

“还敢胡说,打死你……”

“你简直坏死了,竟敢叫我们给你磕头,打死你……”

“竟敢叫我爹娘给你磕头,你找死……”

‘玉’霄逃也逃不掉,被这四五千人堵了个严严实实的,众人这个笑,但都没有散去,都要看看这威风不可一世的大帅怎么被老婆欺负。

有人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议,那个道:“喂,看来咱们小主公也不容易呀,娶了这六个母老虎,下半辈子够受的了……”

那个说道:“你快别扯了,人家这叫‘艳’福不浅,这叫打情骂俏……”

还有的道:“看看这六个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人家这叫福气,你们好好想想,晚上一个人抱着这六个姑娘,翻云覆雨的,那真是快活死了……”

“是呀,若是让我娶这么漂亮的老婆,能让我玩她们一天,死也愿意呀……”

“就是,哇,她们的^都好大呀,肯定是这小子玩大的,哇,若是咱们也能^^她们哪里,吸几口,那真是死而无憾了……”

“就是,若是再能‘操’她们一晚上爽爽,享受一下那种x魂的滋味,那我下辈子宁愿做狗……”

“嘘……你不要命了,竟敢意^几位大小姐,你们活腻了……”

“你不说,我不说,这么多人,‘乱’七八糟的,谁听得见……”

“就是,咱们弟兄都是自家人,怕什么……”

“哎,你说,这小子一个人能伺候的了六个母老虎吗?”

“用你管了,真是多‘操’心……”

“哈哈,你说,他有那么多‘货’送给六个大美人吗?别万一,到时候,只伺候完一个美人,小鸟就软了,哈哈,那咱们弟兄能替他‘洞’房就好了……”

“去你的吧,小点声,别叫人听见,你傻呀,人家不会一个‘女’人‘插’上几下,等玩够了,再‘交’货不就行了……”

“哈哈,说不定,六个美‘女’一起被b光,都并排躺在一起,他x这个两下,再换一个,哇,做男人做到这份上,那真是死也值了……”

无数的人说着不同的话,想着不同的事,但都是窃窃‘私’语,声音小的跟蚊虫哼哼一般,只有彼此几个要好的人知道罢了。

这些道士们,虽然明着是道士,但也并非就没有碰过‘女’人,炎黄国‘女’子不少,做那种事的‘女’人也不少,只要‘花’上几两银子,‘女’人,还不是乖乖的脱掉了衣服,在‘床’上温柔的等待着道士们的辛苦‘耕耘’吗?

教规归教规,但哪有猫儿不吃腥的,只要不明目张胆的胡闹就行了,只要不被掌‘门’知道就行了,这种欺上瞒下的事,并不奇怪。

有的羡慕,有的嫉妒,有的恨,有的甚至想冲上去将这六个姑娘,自己享受一下……

人的心就是这么的丑恶,你不得不承认。

一个美貌‘性’感的姑娘若是站在众多男人面前,那百分之三十的男人都盯着那‘性’感美貌姑娘的动人的俏脸看,百分之三十的男人,会盯着这姑娘的‘胸’流着口水,百分之二十的男人会盯着姑娘的下看,虽然那姑娘穿着衣裙,看不到什么,但双‘腿’之间的缝隙,也是一种视觉享受,另外百分之二十的男人,甚至早就成了一根铁‘棒’,……

所以,漂亮美貌的‘女’人一定要相信,十个男人有九个男人在对你意‘**’,一个已经湿透了‘裤’裆,所以,漂亮的‘女’人一定要检点,尽量多穿点,晚上少出去,少到男人房间里去,否则,玩火**,那就是自找的,怪不了别人。

因为,再好的好人,也架不住‘女’人的勾引。

别说是男人,就连龙‘女’派无数的‘女’人,目光都投向了‘玉’霄。

那些‘女’人简直是羡慕嫉妒恨,看到六个姑娘跟‘玉’霄打情骂俏的,在心里不住的咒骂着,咒骂着上天为何这么不公平,为何让这么可爱的美男子没有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有时候,‘女’人跟男人又有什么区别?

人跟人的内心,又有几个是干净的?

若是真的能将人的心读透,那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吗?也许,那时候人就会发现,人多么可怕了,人的的确确是连畜生都不如了。

但好人跟坏人的区别就是,好人有了邪恶的想法,会努力控制自己的邪恶想法,控制住自己不将邪恶的想法实践,而坏人呢,是有了邪恶的想法,却做了,这就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别。

有时候,好人和坏人之间,只是一线之隔,只是一个念头罢了。

现在,这些好人的心中,就有这么多的邪念,但他们却不敢去实践,因为谁若是将心中邪恶的想法去实践出来,那后果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这些好人们嘴里满是祝福的言语,心中却是肮脏的念头,这就是炎黄国可憎的嘴脸,也是所有人类虚伪丑恶的真正嘴脸。

‘玉’霄被几个姑娘抓到了,因为圈子太小了,四处都是人,而且‘玉’霄也是特意叫她们捉到自己,捶打几下出出气,否则,这六位新娘子,不被气出‘毛’病来才怪呢。

六个姑娘和陶天喜照着‘玉’霄又拧又掐,又捶又打,真是出了气了,秦扬等几‘女’真是被逗得啼笑皆非,一看也闹的差不多了,这才都将各自的宝贝拉开了。

秦扬上前,也照着‘玉’霄的屁股踢了一脚,笑骂道:“臭小子,你真是太过分了,你就让大家一起拜你,师傅们做做样子也就罢了,你竟然坏的让师傅们一个一个的前来拜见你,你真是太过分了。”

阳娇道:“该,活该,揍得轻了!”

朱青吃吃笑道:“以后,长个记‘性’,记住了,你前面捉‘弄’人,后面人家就会找你报复的,明白吗?”

‘玉’霄‘摸’着头,苦笑道:“唉,早知如此,就叫你们都给我磕十八个响头了,那我这顿打也不算白挨了。”

六个姑娘都吃吃的笑成了一团,曲仙儿掩嘴笑道:“你要是那么做,今天就剥了你的皮啦!”

洪袖儿道:“就是,你就知足吧!”

楚桂儿道:“这是看你还有点良心的份上,这才对你留着情呢。”

雪紫儿也吃吃笑道:“若不是看你在我师傅跪下,没叫她老人家磕头,就叫她起来了,我不将你撕碎,剁了你才怪呢……”

‘玉’霄嘻嘻笑道:“最好你将我阉了,把我的剁掉,那今晚就不用‘洞’房伺候六位美‘女’了,那你们就自己找根黄瓜……”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臊红了脸,这种话岂是当着这么多爹娘和师傅说的话吗?

六个姑娘没等‘玉’霄说完,这个捂住了他的嘴,那个就掐他,那个就咬他……

“你还敢胡说,打死你……”

“再敢不要脸的‘乱’说,将你的舌头割掉……”

“哎呀,不敢了,不敢了,我没说完呢,你们想那去了……”

六个姑娘知道‘玉’霄太坏了,不能给他说话的机会,否则,真是羞死人了,于是,六个姑娘一起胳肢着‘玉’霄,‘弄’的‘玉’霄笑成了一团。

秦扬等几‘女’也都羞红了脸,幸好,附近都是亲传弟子,那些普通弟子都离着远点,而且这么‘乱’,根本什么也听不见,否则,真是被笑死了。

‘玉’霄的话很明显,那就是说,你干脆把我的割掉好了,那晚上就没人你们六个‘女’人了,你们想男人了,就自己找根黄瓜往自己那,就当作我的‘鸡’了。

虽然他说的不清楚,但这里都是大人,什么不明白?

所以,秦扬等几‘女’也暗骂‘玉’霄太坏了,这简直就是故意羞臊人。

虽然这种恶心的事这几‘女’都没做过,当然这六个姑娘更做不出这种恶心的事了,但没有男人,找茄子黄瓜解决的‘女’人大有人在,这种^流肮脏的无耻事,人类做的并不少。

古代有这种不要脸的贱货,现在更不必说了。

现在的人能肮脏的将这种事拍摄出来,将那种x‘交’的各种肮脏动作录制下来,看着电视来欣赏。

这种肮脏的事,人类能否认没做过吗?

所以说,有时候,人类还不如畜生干净。

不但是思想心灵没有畜生干净,就连**也是肮脏的。

动物,只是生理的需要,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可是人呢?人却将这种事当作了好玩的游戏来玩,难道比动物干净高贵到哪里去吗?

‘玉’霄简直恶心死了人类,虽然他是人类,但目睹了人类这么多肮脏不堪的东西,越来越觉得,人类真的肮脏的要命,就连这么美的爱情,最后都要被y望所d污!

所以,他一有机会,就会借调笑这几个姑娘的机会,来损所有的人类,让听到看到的人类们,意识到自己的肮脏之处,能不这么肮脏下去,那就是他的目的了。

但人类真的能不这么肮脏吗?

当然不能!人类是越文明,越肮脏,越文明,越流,越文明,越畜生不如!

秦扬一见闹的实在不像话了,将几位姑娘拉开,其余的几‘女’也拉开了几位姑娘。

姚霞掩嘴笑道:“好了,都别闹了,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来人,还不快给六个新娘子,哦,不不不,是八个新娘子,还不快给八个新娘子化妆去?”

龙‘女’派的无数亲传‘女’弟子都忍住笑,一个个的拉着八个新娘子去化妆去了。

何来的八个新娘子?也的确是八个新娘子。

除了‘玉’霄的六个妻子之外,还有廉政和魏晓晨这一对,牛犇犇和白莲这一对。

正好是八个姑娘,八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一起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