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1章 婚礼2

第二百七十一章 婚礼2

白莲刚一转身,‘玉’霄扬起巴掌照着白莲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嘻嘻笑道:“大嫂,在你还是处‘女’之前,我打你这一巴掌,送你作为c‘女’之身马上就要失去的礼物。-叔哈哈- ”

白莲红着脸照着‘玉’霄呸了一口,骂道:“滚蛋,臭无赖!”

‘玉’霄悠然笑道:“唉,白莲呀白莲,一尘不染的白莲‘花’,也要被污染啦,听闻白莲象征着你们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是一尘不染的,现在,你这朵洁白的白莲‘花’,很快就要被污染了,那你说,你们梵音阁的和尚和尼姑是不是等于被污染,也不干净呢?”

白莲这个气,心道:“这臭无赖,反正是不取笑戏‘弄’我们一番,他是难受的很。”

白莲知道惹不起‘玉’霄,气的狠狠的呸了‘玉’霄一脸的香水,娇嗔着离开了。

‘玉’霄嘻嘻笑道:“哇,好香的‘花’‘露’水呀,唉,只可惜,这一口的香水,一旦‘女’孩**做了人家的老婆之后,连嘴里的香水都会变臭的,我这六个母老虎就这样,口水都不香了……”

六个姑娘本来红着脸被拉着要去化妆了,但一听‘玉’霄这话,气的六个人又一起跳了回来,纷纷对着‘玉’霄吐起了口水。

楚桂儿吐着口水,嗔道:“敢说我们口水臭?臭死你,臭死你……”

其余的亲传‘女’弟子这个笑,一个个嬉笑着拉着几位姑娘都往后堂去了。

‘玉’霄脸上带着笑意,忽然,脑袋后被敲了一下,‘玉’霄转过头,一见敲自己的是梵慈尼姑。

‘玉’霄嘻嘻笑道:“师傅,怎么,你也想送给霄儿点‘花’‘露’水呀?嘻嘻,师傅还是处‘女’,口水一定是香的,就算是老‘女’人,只要是处‘女’,口水就是香甜的,那就请师傅不吝赐点吧。”

“当”‘玉’霄的头又被敲了一下。

‘玉’霄‘摸’着被敲疼的头,苦着脸道:“难怪师傅至今没嫁出去,原来,师傅就是太野蛮泼辣了,所以没人要呀,这样吧,谁叫二位师傅待霄儿好呢,干脆,二位师傅一起嫁给霄儿得了……”

梵若和梵慈两个尼姑也闹了一张大红脸,两个‘女’尼扬起巴掌就打。

‘玉’霄转身就逃,嘻嘻笑道:“师傅,不嫁就不嫁嘛,干嘛生气嘛……”

梵慈笑骂道:“你这坏小子,真是太可恶了,我打你,是让你长记‘性’,我们梵音阁又惹你了?你又指桑骂槐的,是不是欠揍?”

梵若道:“臭小子,别废话了,还不快去换衣服?换好衣服该拜堂了……”

‘玉’霄哈哈笑道:“拜堂没意思,男人没有喜欢拜堂的,都喜欢入‘洞’房,哈哈哈……”

龙天罡忍住笑,指了指那些亲传弟子,道:“快快快,赶紧把这死小子拖下去,别叫他在这胡说八道了。”

陶天喜哈哈笑道:“对了,等会拜天地的时候,你们给我堵住他的嘴,这样才安全。”

无数的亲传弟子忍住笑,也拉拉扯扯的将‘玉’霄拽下去了。

‘玉’霄、廉政和牛犇犇被带下去换衣服去了,都是帽‘插’宫‘花’,十字披红,都打扮的喜气洋洋的。

八个等待出嫁的姑娘,也都换上了凤冠霞帔,头盖上了红布,坐等出嫁。

等这些人给新郎和新娘打扮完了,都已经要到中午了。

那些弟子们都在外面等候着,边吃喝边等候着。

‘玉’霄、廉政和牛犇犇三个新郎官也终于出来了,三个人都被人前呼后拥的出来了。

三人都到了大殿中了,三人都是孤儿,父母早死了,所以,三老代替‘玉’霄的父母,也同时代替牛犇犇的父母,应天生夫妻代表了廉政的父母。

三人按照礼仪,本该跪在这上面几人的脚下,先给父母磕头,然后告诉父母,要去迎接新娘子去了,然后,这些人就客气几句,说什么一路平安,早去早回之类的吉祥话,这乃是规矩。

牛犇犇和廉政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了,只有‘玉’霄不跪,因为‘玉’霄是上不跪天,下不跪地,在家不跪父母,出‘门’不跪朋友,死后不跪鬼神,活着不跪皇帝官吏,到了西天不跪如来,到了灵霄殿不跪‘玉’帝王母,到了三十三重天外天,也不会跪鸿钧老祖,这就是傲人族的尊严,谁也无法夺取的尊严!

‘玉’霄哈哈笑着,指着上面的人道:“有趣有趣,喂,这是做什么呢?哦,我明白了,三位伯伯这是做我爹呢,对吧?等会你们一定说,咳咳咳,霄儿,早去早回,一路平安,早点把媳‘妇’接回家,哈哈哈哈,离着这么近,还要搞这么多事呀,真是虚……”

没等他说完,岳商急忙捂住了‘玉’霄的嘴,低声道:“别胡说,不可胡闹!”

三老也瞪了‘玉’霄一眼,心道:“这小子什么都明白,就是成心发坏,都成亲了,乃是为了你,不要你下跪,你就知足吧,还要搞出这么多事来,真是太可气了。”

三老咳嗽了一声,叶方士道:“霄儿,不要玩笑,正经点。”

岳商代替‘玉’霄,恭恭敬敬的给三老磕头道:“参见几位老人家,师傅说了,让我代替小师弟磕头。”

‘玉’霄皱眉道:“喂,这岂有此理呀?师兄,你干脆也带我娶媳‘妇’得了,带我入‘洞’房得了。”

欢欢在后用手指照着‘玉’霄捅了一下,低声道:“别胡闹,师傅‘交’代了,你要是胡闹,就打你啦。”

‘玉’霄吐吐舌头,皱眉道:“我的天,我这是成亲呀,简直被人软禁了呀。”

欢欢忍住笑,轻轻道:“你别顽皮了,这不是玩的时候,至于磕头跪拜的事,有岳师兄替代你做了,你就只管不说话,老老实实的就行了。”

笑笑道:“是呀,我们这十几个人就是看着你的,你不听话,我们可不客气。”

在‘玉’霄的身后,就是九子的十几个亲传弟子,其中当然有陶天喜的六个宝贝徒弟,也当然有岳商、尹宫、佟羽,史微等人,这些人,明着是帮忙迎接新娘子,其实是怕‘玉’霄胡闹,前来派这几人盯着‘玉’霄的,也是前来保护他们的,因为谁知道妖魔在不在附近,会不会偷袭?

所以,虽然办喜事,可大家都没懈怠,这些亲传弟子都身藏利刃,准备随时厮杀对付妖魔的入侵。

楚天祥知道‘玉’霄的为人,知道‘玉’霄是顽皮成‘性’,本‘性’难易的,所以怕他胡闹开玩笑,而且,他也知道,这几人跟‘玉’霄的关系都不错,他们就算打‘玉’霄几下,骂‘玉’霄几句,‘玉’霄也不会翻脸的,所以,才派他们来的。

另外,知道‘玉’霄是不会磕头的,但不磕头不像话,只好让岳商替代‘玉’霄磕头跪拜,顶了这礼节。

几个人拜完了三老和应天生夫妻,三老分别跟‘玉’霄说了几句话,无非就是叮嘱‘玉’霄别胡闹。

于是,‘玉’霄等新郎辞别了‘父母’,就开始围着山转圈了,有人早就准备好了高头大马,带着三个新郎官假装去接新娘子。

‘玉’霄骑着天马,廉政骑着吉量马,牛犇犇骑着一匹普通的白马,三匹马上也‘插’满了‘花’朵和红绸,打扮得也很喜庆,欢欢、笑笑等人牵着缰绳,不快不慢的走着,往左边走去。

‘玉’霄的菁菁鸟和龙鱼不让带,被秦扬关在了‘玉’霄的房间内了,因为这龙鱼太凶恶了,跟着会吓坏人的,而且,这么多人,这么‘乱’,怕吓坏了菁菁鸟,所以连菁菁鸟都没有带。

‘玉’霄失声道:“喂,走错路啦,新娘子在右边的殿里呀。”

岳商白了‘玉’霄一眼,低声道:“少废话,这是规矩,哪有直接去接的?接新娘子,不能走回头路,明白吗,不要说话。”

‘玉’霄紧皱眉,喃喃道:“我的天,用的着这虚伪的规矩吗?真是太虚伪了。”

几个人也不理他,欢欢一挥手,立刻,管弦丝竹就开始吹奏了起来。

乌拉哇,乌拉哇,一片喜气洋洋的迎接新娘的曲子吹开了。

沿途之上,尽是天帝山的弟子们,这些弟子们扮作路人,而且人人都有‘花’篮,一见‘玉’霄等三个新郎官来到,立刻,就开始撒起了鲜‘花’,无数的鲜‘花’‘花’瓣,被撒在了空中,好似下起了一阵阵‘花’雨……

‘玉’霄暗暗的苦笑道:“这要‘浪’费多少朵‘花’呀?”

但天帝上的人‘浪’费的起,虽然已经到了冬天,‘花’都凋谢了,但还有梅‘花’,几乎炎黄国所有的梅‘花’都被摘了下来,将‘花’瓣一片片的撕开,准备撒‘花’儿。

天帝上‘玉’清教的掌‘门’人嫁‘女’儿,龙‘女’派和梵音阁的‘女’弟子要出嫁,这是何等大的场面?这些半仙们,谁不巴结?

所以,炎黄国的两个国王,派两个公主,一大早就将所有的应用的用品都准备好了,吃的喝的,用的玩的,当然也包括这无数刚摘下的梅‘花’了。

两个公主,将这些‘花’就分发给这些男男‘女’‘女’,让他们撒‘花’,这样好看。

这可真是太美了,‘玉’霄等三人从山左边往山右边转过去的,围着偌大的天帝山转了个圈,一路之上,‘花’雨不断的下着,人们不住的鼓掌,管弦丝竹不断的吹着,真是风光无限,十分的隆重壮观……

五千多人为这三个新郎庆祝婚礼,那该是何等的壮观?又该是‘花’费多大?

但炎黄国的人讲究的就是排场,讲究的就是个面子,虚伪的面子,所以,只要是婚娶,就必然铺张‘浪’费,谁家有多少家底,就必须‘浪’费个差不多,办的轰轰烈烈的,这本就是炎黄国的优良传统,这并不奇怪。

而‘玉’霄等三人,娶得是九子的‘女’儿,龙‘女’派的弟子,梵音阁的尼姑,都是有身份的人,而且,几个‘女’子的父母师傅,都是有势力的人,要人有人,要钱有炎黄国的孝子贤孙源源不断的送来供奉,他们当然要大‘操’大办了。

‘玉’霄等三人足足转了一个多时辰,这才转回了原点。

‘玉’霄心中暗骂,心道:“真***,结婚简直就是***折腾人呀,明明就在隔壁,非要虚伪的转个圈子过去,明明这十几里的山路,一眨眼就能到,竟然能转一个多时辰,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办这仪式了,真是烦死了。”

但没有办法,只能任凭人摆布了。

欢欢等人之所以转的不快,而是掐着时间来的,非要转过去后,接回了新娘子,然后等拜堂的时候,恰好快黄昏了才行,因为那样,拜完天地后,有人喊道,新娘子入‘洞’房,这样,众人围住新郎,再灌新郎酒,然后新郎灌的半醉,就可以去‘洞’房了,然后再闹闹‘洞’房,等人都走了后,新郎再亲自给新娘子揭开红盖头,然后夫妻喝‘交’杯酒,也就可以顺便休息,夫妻之间合法的做了,这都是形式,千百年来,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所以,不能走的快,也不能走的太慢,要恰到好处,岳商和欢欢等人就掐准时间,还有弟子们手拿着香炉,‘插’上一炷香,等香炉内的三柱香烧完了,这样就可以走到新娘家了。

可三炷香烧完了后,也就一个时辰多过去了。

‘玉’霄直皱眉,对左边牵着马的岳商道:“二师兄,我想去撒‘尿’怎么办?”

岳商这个气,知道‘玉’霄又没事胡闹,岳商没好气的道:“憋着!不准去!”

‘玉’霄道:“那我憋不住了怎么办?”

欢欢在右边接口道:“憋不住‘尿’‘裤’子也不准去!”

‘玉’霄双手加额,道:“哦,天呀,我怎么这么命苦?唉,为什么新郎没有红布盖头呢?”

欢欢笑道:“你又不是新娘子,人家新娘子才盖红盖头呢。”

‘玉’霄道:“那能不能改改规矩,给我也准备块遮羞布,让我盖住头,然后,岳师兄替我,盖住头,就认不出谁跟谁了,干脆这样吧,岳师兄替我拜堂,替我迎亲,替我磕头拜天地,岳师兄若是觉得吃亏了,替我入‘洞’房都行,好不好呀……”

岳商这个气,狠狠地在‘玉’霄大‘腿’上掐了一把,道:“不准胡闹,再胡闹,我可揍你啦,真是太不像话了。”

欢欢在‘玉’霄的另一边也掐了一把,道:“我的小祖宗来,你骑着马,我们走着,我们都没说累,你就累了?我们容易吗?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做师兄的,别搞这么多事了行不行呀?就算师兄们求你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