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1章 婚礼3

第二百七十一章 婚礼3

‘玉’霄苦苦一笑,知道几位师兄真的不容易,也就不玩了,只好道:“好吧,好吧,算我倒霉行了吧。 ”

几个亲传弟子这个气,若是这算倒霉的话,天下人恐怕都喜欢倒霉了。

终于到了目的地了,三人下了马,迎接出来的是柳红和翠绿,谢雨霏和岳盈等几个姑娘,几个姑娘玩笑了几句,就让三个新郎进去了。

魏晓晨的几个师妹谢雨霏、颜莉娟、宋瑶佳、倪梨姗等,咯咯笑着,领着廉政去见迎接新娘子魏晓晨。

‘玉’霄这个笑,哈哈笑道:“喂,新娘子盖着红盖头呢,你们可别‘弄’差了,到时候,把我的媳‘妇’给了廉大哥,把廉大哥的母老虎再给我送来,那就‘乱’套了,哈哈……”

姚霞的大徒弟刘畅照着‘玉’霄的头就敲了一下,嗔道:“闭嘴,你不准说话,再胡说八道,我可塞住你的嘴巴啦。”

‘玉’霄的两个丫鬟柳红和翠绿这个笑,知道这个公子就是爱开玩笑,两个姑娘左右拉着‘玉’霄,引着‘玉’霄去见六个姑娘。

牛犇犇也被寂籁、寂廖和碧萝等‘女’子拉走了,也去迎接他的新娘白莲去了。

就数‘玉’霄这边的‘女’弟子多,雪紫儿的几个师妹,卓悠悠的几个师姐,包括那两个公主都来了,都在忙着。

无数的姑娘围着‘玉’霄,嘻嘻直笑,但却没有人开‘玉’霄的玩笑,因为都叮嘱过了,三个新郎官中,那两个新郎官可以开开玩笑,但这个新郎官最好别叫他说话,因为你不找他开玩笑,他都能找你开玩笑。

所以,几个姑娘只是咯咯直笑,但却不开‘玉’霄的玩笑。

六个姑娘早就等急了,都等了大半天了,足有两个时辰了,终于等到了新郎官。

又是嬉闹了一会,无数人簇拥着,将六个姑娘都扶上了‘花’轿,又开始围着大山转开了圈子了。

终于,转了半天,转到了地点,也就是‘玉’清大殿的正中。

大殿内早就张灯结彩布置的喜气洋洋,曲天赋等人一一坐在了正中,都等着新郎新娘们来。

到了地点,欢欢和笑笑搀扶着‘玉’霄,岳盈和秋离搀扶着大师姐雪紫儿,冷凝和薛冻搀扶着卓悠悠,柳红和翠绿搀扶着‘玉’蝶,刘畅和郑爽搀扶着曲仙儿,王‘玉’和赵纯搀扶着洪袖儿,沈梅和钟嫣搀扶着楚桂儿,两个姑娘搀扶着一个盖着红盖头,穿戴着凤冠霞披,打扮的‘花’枝招展,满身都是香味的香喷喷的新娘子慢慢的走进了大殿。

那边也一样,应刑和姚光搀扶着师兄廉政,谢雨霏和倪梨姗搀扶着‘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魏晓晨,缓步走了进去。

白皛皛和华楼搀扶着牛犇犇,寂籁和寂廖搀扶着师妹白莲,也是如此。

三个新郎和八个新娘成亲了,‘玉’霄在六个新娘的中间,左边三个右边三个。

按照仪式,是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是夫妻对拜。

‘玉’霄在心里暗骂道:“你丫的,那来这么多麻烦事,害的老子这么近的路转了两多时辰,整整一下午没干别的,这又跟他妈天地有什么关系?我让天地生我来?父母生儿育‘女’,不也是为了自己老有所养,我爹娘*****上来了,一对狗男‘女’爽够了生了我,还把老子我抛到野地里去,害的老子我差点死了,我还感谢他们,我恨不得掐死他们这对狗男‘女’,还有,他妈要是不生我,老子至于在这肮脏的世界里受苦受罪的,感‘激’,感‘激’个屁……”

‘玉’霄心中十分不痛快,本来,他觉得爱情很美,可没想到,娶妻之后,每日里做的事,无非就是**,反而美丽的爱情都觉得不那么美了,更加觉得这个世界肮脏了,又转了半日,真是火大了,但没有办法,只好忍耐着。

姚霞作为婚礼的主持人,虽然那时候没有主持人之说,但意思就是那个意思。

姚霞开始主持开了,咯咯笑道:“一拜天地、祖师爷……”

她刚喊完,‘玉’霄大叫道:“且慢!”

众人就是一愣,真是暗自骂‘玉’霄,这时候你新郎官老老实实的受摆布就得了,胡闹什么,喊什么且慢?

别说是众人愣了一下,就连六个姑娘都愣住了,六个姑娘心中暗骂,心道:“拜天地的时候你也这么多事?真不让人省心,唉……”

六个姑娘只好用心声纷纷哀告道:“霄哥哥,你就别玩了,这时候是玩的吗……”

‘玉’霄不理会,姚霞聪明,急忙笑道:“哈哈,新郎官,有什么事呀?有什么事,也要等拜完天地再说呀。”

‘玉’霄冷笑道:“我就问的这事,为何要拜天地?我们成亲,跟天地何干,跟祖师爷何干呢?”

众人简直都能被他气得吐了血了,三老本来一脸的喜气洋洋,九子和九‘女’坐在那里也是一脸喜气,被这一问,顿时气得个目瞪口呆。

姚霞都差点被气昏了,心道:“我的天,小祖宗来,你这真是没事找事,成亲不都是先拜天地的吗?”

姚霞道:“霄儿,这是规矩呀,天地君亲师,当然天地在首位了。”

‘玉’霄哈哈笑道:“此言差矣,我认为,没有我义父义母,我就活不了今天,所以,这个仪式呢,先别给我举行,先给廉师兄和犇犇举行,因为我要改改仪式,先不拜天地和祖师。”

曲天赋脸一沉,道:“霄儿,你胡闹什么?”

‘玉’霄冷笑道:“这岂是胡闹呢?天地无情,视万物为猪狗,任凭世间万物相互伤害着,根本拿这世界上所有的动物当作了玩偶玩‘弄’,他们玩够了,就让我们死亡,他们寂寞了,就让我们离别,看我们痛苦,天地让我们生病,饥饿,忍受着人世间种种的折磨,凭什么要拜他们?我们傲人族的人,成亲就不拜天,不拜地!”

“你……”顿时,无数的人被气了个目瞪口呆!

六个姑娘差点忍不住连盖头都掀了,这要不是新娘子的盖头自己掀开不吉利,这几个姑娘恐怕都忍不住了。

在‘玉’霄左边的是‘玉’蝶,在‘玉’霄右边的是雪紫儿,两个姑娘简直气坏了,哪有拜天地还在这胡闹的?在拜天地的时候没事找事,这简直是找自己的事。

就算你心中不想给天地参拜,也没人叫你参拜,自然有人替你磕头,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你就默不作声,不就是了。

无数的人都这么想着,都出现了愤怒之‘色’。

‘玉’蝶不敢说话,用心声道:“霄弟,别胡闹,现在不是玩的时候,不要说话!”

雪紫儿偷偷的在‘玉’霄手臂上掐了一把,也用心声道:“你懂点事行不?”

曲仙儿用心声道:“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鱼情看水情,这么多叔叔伯伯给你‘操’心办事,你这时候胡闹,你对得起谁?”

无数的姑娘用心声劝说着,‘玉’霄的心一也翻腾,也不是滋味,因为的确是觉得九子九‘女’都不易,若是真的无理取闹,实在是不像话。

但‘玉’霄这次并非是无理取闹,因为他有他的原则。

‘玉’霄用心声道:“放心吧,我不是胡闹。”

众人不知道‘玉’霄干什么,脸‘色’一变一变的,就见‘玉’霄笑道:“各位听我说完好不好?”

姚霞这个气,拜天地的时候,新郎哪有没事说话的,姚霞道:“霄儿,不要多话。”

姚霞对着‘玉’霄身后的欢欢和笑笑一使眼‘色’,欢欢笑笑明白什么意思了,二人根本就是怕‘玉’霄胡闹,在一边阻止‘玉’霄的,实在不行的时候,就点住‘玉’霄的‘穴’道,不让‘玉’霄说话,就这样将这礼仪‘混’过去就得了。

欢欢和笑笑一见师娘发话了,二人会意,悄悄的伸手就去戳‘玉’霄的‘穴’道。

‘玉’霄多聪明,一见姚霞的眼‘色’,就知道这是要点自己的哑‘穴’和‘穴’道,让自己动弹不得,不能搅闹。

‘玉’霄心中冷笑,心道:“哼哼,想制住我,你们太小看我了,我就叫你们点一下,能把我如之何?”

‘玉’霄觉得双指点到,并没有闪,而是将气运到了后背,瞬间,后背鼓起一个气包,再看那气包,足有拳头那么厚,欢欢和笑笑正好点在了气包上,‘噗’的一声,就好似戳在了一团棉‘花’上一般。

欢欢和笑笑大惊,没想到,‘玉’霄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二人心中这个嘀咕,他不是功力还没复原吗?这怎么回事?

‘玉’霄哈哈一笑,对着欢欢和笑笑道:“怎么,二位师兄见我后背痒痒,给我挠挠吗?我现在浑身痒痒,你们再给我挠几下吧。”

欢欢和笑笑又是尴尬,又是气恼,心道:“这臭小子真坏透了,我就不信点不倒你!”

二人一左一右,双指又点了过来!

这一次,‘玉’霄连躲开都没躲开,而是‘挺’着‘胸’口叫他们点。

砰的一声,二人正好戳中了‘玉’霄的‘穴’道,再看‘玉’霄好似没事一样,嘻嘻笑道:“二位师兄真是辛苦了,走了大半日,饿的都没劲了,等会可要多喝几杯呀。”

欢欢和笑笑彼此看看,失声道:“移星换斗!”

‘玉’霄微笑道:“不错,你们是点不到我的,我可以将全身三百六十五个大‘穴’随意的移动了,我要是睡着了吗,你们点我还点的中,可我醒着,你们怎能点的中我呢?”

众人真是又惊又奇,这‘穴’道转移对于修道的高手,说起来并不算什么难事,但难的是,可以将‘穴’道随意的移动,而且,欢欢和笑笑功力不弱,这么明着点他,居然点不倒,可见‘玉’霄的功力已经远在众人之上,甚至九子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欢欢笑道:“小师弟,请你别开玩笑了,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呀,就当师兄求你了好不好?”

‘玉’霄微笑着拍拍欢欢的肩膀,笑道:“我有数的,放心吧。”

‘玉’霄走上几步,笑道:“我要改改规矩,我要先拜爹娘,后拜祖师爷天地!”

‘玉’霄说罢,在乾坤袋内一伸手,拿出了一个灵位,然后又掏出了一副画卷,微笑道:“这是我爹凌云翔和娘冷柔柔的灵位,他们虽不是我亲生父母,但对我有天高地厚之恩,而且教导我正确的人生观,正确的人生信仰,所以,在我心中,他们二老的地位在天地之上!所以,要拜先拜我的父母,后拜天地!我这么做有什么错?”

无数的人刹那间哑口无言,再也没有什么话说了,因为‘玉’霄将养父养母的恩情看的比海深,虽然二人已经死了多年,但他依旧将二人放在第一位,别人又能说什么?

曲天赋一见‘玉’霄不是无理取闹,而且死者为大,所以只好道:“哦,原来是这样,这也对,来人,将灵位跟祖师爷的灵位放在一起。”

‘玉’霄笑道:“这还有我的一副亲笔画,这是我爹娘和爷爷‘奶’‘奶’外公的画卷,请挂在正中,跟祖师爷的画像挂在一起参拜,不过,廉大哥并不是我们傲人族人,可以不给我爹娘参拜,所以我说分开举行。”

廉政苦苦一笑,道:“小师弟,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师兄弟,又是好朋友,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一起参拜就是。”

‘玉’霄只好笑笑,‘玉’霄将画卷抖开,然后亲手挂在了正中的位置,跟圣帝真君的画像挂在了一起。

众人仔细的再看,不由得都惊呼一声,原来,这副画像画的是栩栩如生,画的正是冷‘玉’蝶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外公五人,正是一副全家图。

‘玉’蝶闻听,不由得心中一颤,知道是错怪了‘玉’霄,‘玉’蝶轻轻地掀开盖头,‘露’出一点缝隙去看那副画卷,这一看,不由得失声痛哭,原来,这副画画的真是太传神了,简直跟活人是一模一样!

卓悠悠也一样,也偷偷的看了看,也是吃惊非小!

其余的姑娘虽然也盖着红盖头,但也都偷偷的看了看,这一看,也都惊呼不已。

楚桂儿在卓悠悠身边,问道:“悠悠,他……他画的跟本人像吗?”

卓悠悠惊呼道:“简直一模一样!呀,霄大哥竟然有这本事,竟然会画画!”

曲天赋等人也见过凌云翔,这一看,不由得仔细的端量一下,都不仅惊呼不已,因为画的实在是太传神了。

朱青问道:“呀,霄儿,这……这是你画的?”

‘玉’霄微笑道:“不错,是我亲手所画,画这副画,我画了足有一年多,这才画好,我自己看着‘挺’像的,一直好好的放着,昨夜,我才在箱子内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