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2章 冰堡2

第二百七十二章 冰堡2

这么大的举动,这些企鹅兵焉能见不到,就见那些企鹅兵哇哇大叫,也不知说了些什么话,有的一窝蜂的躲开了大‘门’,有的将无数的冰做的长矛就掷向了半空中的这些人!

就见无数的长矛犹如雨点一般的飞上了半空,但却阻挡不住这些人的凌空一击!

这些人那会在乎这些,巨大的气罩早就罩住了全身,那些冰矛焉能刺破三十三人形成的气罩?

无数的长矛离着气罩还有几丈就被摧了个粉碎!

轰隆!

一声霹雳雷鸣声,再看那些企鹅兵顿时飞上了半空中!

厚厚的冰地上,被这合力一击给斩出了一条巨大的鸿沟!

有不少的企鹅躲避不及,就被这一击之威给炸了个粉身碎骨!

刹那间,尸块,鲜血,碎冰就漫空‘乱’溅,飞溅的碎冰,好似一道道羽箭一般同时‘射’向了企鹅兵!

无数的企鹅兵倒在了血泊中,不是被凌空一击炸死,就被无数的飞箭给‘射’死了!

洪天福和牛犇犇直奔那冰‘门’,二人抡起各自的兵器就是一阵‘乱’砸!

熊天燚、白皛皛和原天宁等人,保护着二人破‘门’。。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企鹅兵眼睛都红了,这个亏吃的,真是死伤惨重,刹那间,企鹅们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吼声,排山倒海一般的从四面八方就扑了上来!

‘玉’霄早就安排好了,就怕在破冰‘门’的时候被企鹅兵困住,所以,这才安排好了阵型。

这些人都是高手,根本不用嘱托,各自凭自己的本事,开始对付起妖兵来。

梵音沉声道:“霄儿,用结印**!”

‘玉’霄点头道:“好!”

梵音跟‘玉’霄飞上了半空,二人漂浮在几丈的空中,各自使出了结印**来。

这结印**,在这里,只有梵音和‘玉’霄会,就连梵仁都不会。

因为梵音阁中,有三个‘门’,每一个‘门’会一种,而‘玉’霄却都将三‘门’中的心法学去,所以什么都会。

二人升起,双手结印成型,不断的变化着,几乎异口同声道:“临、兵、斗、者、皆、阵、烈、在、前!”

再看四面围上来的无数企鹅刹那间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顶住了,有的企鹅甚至都身不由己的漂浮了起来!

不但是那些企鹅,就见那无数的碎冰、残缺的尸块,也都漂浮了起来!

梵音一见行了,对着‘玉’霄一点头,二人几乎同时做法,刹那间,围上来的一圈企鹅兵,连同那些冰块,尸块,原本漂浮在几丈的空中,随着二人做法,这些漂浮之物就往四面八方砸去!

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无数的企鹅被砸的东倒西歪,倒下去了一片一片!

结印**当真是威力奇大,简直可以用意念驱动万物,只要功力到家,甚至比万剑归宗这一招的杀伤力还要大!

梵音看在眼中,暗暗的赞叹,没想到‘玉’霄的结印**的功力,竟然已经不在他之下!

梵仁嘴里念着六字大明咒,也是盘膝坐在了空中,两只手掌不住的拍出!

一掌拍出,巨大的掌气就砸倒一片,被这一掌拍中的企鹅们,顿时被拍进了冰层中,立刻骨断筋折,而在冰层中,却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巨大掌印。

这一招正是如来神掌,乃是杀伤力最大的一招。

曲天赋一横龙‘吟’伏羲琴,高声道:“大家做好准备,我要抚琴了!扬妹,仙儿,用索命追魂曲!”

秦扬和曲仙儿答应一声,各自都弹奏出了这首最可怕的曲子。

这首曲子的可怕,就是凡是功力差的太多的动物和人,只要离着五丈内,就会被活活的震死,所以,一般人多的时候,从不会轻易的弹奏,否则,连自己人都会被震死。

但这里的人都是高手,根本都是妖魔,不必顾及伤到自己人,所以,这首曲子对于这些人来说,以修为抗之,没有什么大碍,但对付这些没有多少功力的企鹅兵来说,却是威力奇大,甚至比那结印**的杀伤力还要大!

企鹅兵也太多了,如‘潮’水一般的扑了上来,而那冰‘门’是用玄冰所做,又厚又坚硬,想要砸破冰‘门’,必须有点时间,这一点时间内,企鹅兵若是扑上来,没等砸碎冰‘门’,就会被如‘潮’水一般的企鹅兵活活的践踏成了‘肉’泥。

所以,争取这一点时间是至关重要的,否则,连这大‘门’都进不去!

曲天赋开始抚琴了,曲仙儿也开始抚琴,秦扬则吹奏的是‘玉’笛,但都是用的同一个曲子,那就是索命追魂曲!

曲天赋飞到了最前面,将龙‘吟’伏羲琴一拉,顿时,疾风骤雨一般的音符化作一道道气刀横冲直撞,朝着密密麻麻的企鹅兵就‘射’去!

这一道道气流,含着魔音,就‘射’向了企鹅群,刹那间,一种极其刺耳的旋律响起,再看那无数的企鹅,也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冲上来,倒下去,冲上来,倒下去,始终到不了曲天赋身子五丈之内!

倒下去的企鹅兵,一个个被魔音震得七窍流血,刹那间就惨死于当场!

曲天赋在东南角,曲仙儿则在西北角,也是飞到了最前面,也飘在一丈高的空中,双手开始拉动凤凰栖霞披上的琴弦,弹奏出这曲追魂夺命的可怕旋律!

在曲仙儿身前五丈的范围内,形成了一道气‘波’,无数的企鹅好似下饺子一般,噼噼啪啪的倒着,倒下去就七窍流血,一动不动了。

这曲的杀伤力足有十丈方圆,再远点,就不这么厉害了,但这十丈方圆的范围内,除了修为比他们高的人能闯进来之外,凡是法力比他们低的,根本就冲不过来!

秦扬吹奏的是龙‘吟’翡翠笛,但这笛子的威力却一点也不比这琴音小。

秦扬就傲立在东北角上,风轻轻的吹动,吹的她裙角不停的摆动着,她乌黑的秀发也随风轻轻的飘着,看上去,宛如一个仙子飘飘落下凡尘!

东边,北面这两面,形成了一道圆圆的圈盾,也将企鹅的攻势挡住,企鹅们也是一片片的被震死在了当场!

一家三人用出了这可怕的必杀技,刹那间,琴箫声顿起,宛如疾风骤雨,又恰似鬼哭狼嚎,仿佛幽冥界的恶鬼幽灵前来索命勾魂一般,无数的‘性’命就这样惨死于魔音之下!

在三十三人的外围,形成了一个圈,三十三人就在圈内,这个圈子,足有十余丈方圆,圈子则是用无数的尸体堆积而成的!

到了最后,企鹅兵连前面的尸体都爬不上去了,因为被魔音震死的企鹅兵实在是太多了,多的简直形成了一堵墙!

别说是企鹅兵受不住这魔音,就连‘玉’霄等高手,都有点承受不住了,这魔音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魔音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玉’霄都不仅暗自赞叹,这一次,他可是亲眼见识到了曲天赋一家三口的厉害了,这魔音简直比梵音阁的结印**杀伤力还要大。

风月在这里面功力是最弱的,但也不算太弱,只是相比较这些人而言是弱的。

风月就觉得心中一阵阵翻腾,感觉一口鲜血就要喷出!

风月暗叫不好,心道:“好厉害的索命追魂曲,其余人根本不用动手了,这一家三口的魔音就足矣抵抗的住企鹅兵了。”

风月实在抵抗不住魔音了,赶忙盘膝而坐,运自己的玄功,抵抗着魔音!

他刚坐下,忽然就觉得一双‘玉’手按住了他的后心,一股清凉的内力涌进了他的体内,刹那间,就觉得心中那股沉闷之气没有了,气血也不翻涌了。

风月转头一看,只见正是‘玉’蝶在给他运功,帮他抵御三人勾魂索命的魔音!

风月喘息着道:“妹妹,是你……”

‘玉’蝶轻声道:“不要说话,运功!”

风月答应了一声,开始静坐运功,抵抗魔音。

原来,‘玉’蝶一见抵御住了企鹅兵,根本用不着她伸手了,所以,‘玉’蝶就看了看风月,一见风月功力不行,抵抗这魔音十分的吃力,‘玉’蝶大惊失‘色’,怕这魔音将义兄活活的震死,所以,急忙帮着风月运功抵抗魔音。

‘玉’蝶一帮着风月,就觉得这魔音自己都险些抵抗不住了,‘玉’蝶赶忙念动法诀,再看在她鬓角边‘插’着的那朵冰清‘玉’洁雪莲‘花’飘起,九片冰清‘玉’洁的雪莲‘花’‘花’瓣,围着二人疾转不停,化作了一道道气盾,将二人包裹在了其中!

立刻,魔音的威力小多了,‘玉’蝶长出了一口气,但依旧没有停下,依旧帮着义兄抗拒着魔音。

‘玉’蝶暗自心惊,心道:“好厉害的魔音,常闻九子之一的曲天赋夫妻最擅长音律,将音律化于道术,可杀人于无形中,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玉’蝶一人运功抗拒魔音还抵抗的了,因为以‘玉’蝶现在的功力,根本不在曲天赋一家人之下,功力差不多,这魔音就伤不了她的五脏六腑了,但她一帮着风月运功,立刻功力减弱,不及这一家人了,所以,就有点抵抗不住了。

但‘玉’蝶很聪明,用宝‘花’围住了自己和风月,将大部分魔音挡住,所以,也无大碍。

‘玉’霄一见抵抗住了攻势,而洪天福和牛犇犇还没有破‘门’,可见那冰‘门’的坚固了。

‘玉’霄大叫道:“大家一起动手,将这两道冰‘门’破开!洪伯伯,犇犇,回来!”

洪天福和牛犇犇气喘吁吁的到了‘玉’霄身边,洪天福大骂道:“***,这冰做的‘门’竟然这么坚硬,劈都劈不碎!”

楚天祥知识渊博,见多识广,楚天祥沉声道:“这个冰‘门’非同一般,可能是玄冰所做,咱们一起动手,将此‘门’击破!”

‘玉’霄道:“曲伯伯,四位和尚师傅,你们先挡住,我们将‘门’击破!”

梵仁道:“好,‘交’给我们了!”

‘玉’霄道:“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将兵器祭出,撞碎这冰‘门’!”

众人答应一声,‘玉’霄喝道:“一……二……三,冲!破!”

随着‘玉’霄的大喊,‘玉’霄的两把神剑脱手祭出,直奔那冰‘门’‘射’去!

其余的人也是各自将兵器祭出,砸向了那巨大的冰‘门’!

轰隆……砰……

一声声巨响,再看那道冰‘门’,终于轰然倒下!

但那两道冰‘门’却没有碎,除了‘玉’霄的两把神剑将冰‘门’破开了两个大‘洞’之外,其余人的兵器,根本就没将‘门’‘弄’破!

这玄冰所做的‘门’真是太坚固了,这道冰‘门’,乃是玄冰寒铁和玄冰所做而成,玄铁在中间,而冰在外面,所以,坚固无比!

但‘玉’霄的神剑是无坚不摧,乃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两把仙剑,所以,将玄冰寒铁的冰‘门’给破开了两个大‘洞’,但其余人的兵器却不及‘玉’霄的神剑,所以,根本破不开!

但众人的合力一击,威力实在是太大,所以,将一丈厚的‘门’闩给击碎,这两道巨大的冰‘门’才轰然倒下了。

在冰‘门’后的一百多名企鹅兵正在拼命的撑着‘门’,这两扇冰‘门’一倒下,再看那无数的企鹅兵,顿时被两扇巨大的冰‘门’给砸成了‘肉’饼!

洪天福仔细的一看那冰‘门’,只见冰‘门’足有一丈多厚,不由得破口大骂道:“***,这道‘门’我说怎么劈不碎,原来这么厚!”

‘玉’霄道:“冲进去!”

众人呐喊一声,就冲杀了进去!

曲天赋一家在后断后,‘玉’蝶也收起了宝‘花’,一拉风月,二人也随着杀了进去。

三十多人刚冲进冰堡,再看冰堡内涌出无数的企鹅兵来,将去路堵住!

杀出来的正是蛟龙魔圣嗷泽、鲲鹏魔圣灵虚以及他们的弟子。

嗷泽和灵虚万万没料到‘玉’霄等人来的这么快,一百里眨眼间就到了,他们那里知道,‘玉’霄等人是骑着神兽来的,所以快如闪电。

两个妖魔刚命人关闭了冰堡的大‘门’,让企鹅兵戒备,‘玉’霄等人就杀到了。

只是眨眼间,这巨大的冰‘门’被破开,两个妖魔惊呼不已!

嗷泽和灵虚真是对天魔佩服至极,神兵天降,远在百里之外,天魔就掐算出来了,而且还算出了来了多少高手,两个妖魔仔细的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是三十三人,跟天魔所算的一模一样!

嗷泽和灵虚真是自愧不如,也知道,自己的修为比起大哥天魔来,差的太远了。

嗷泽一眼看到了风月,不仅气的龙眼都要瞪裂!

嗷泽怒吼道:“风月,你这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