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2章 冰堡4

第二百七十二章 冰堡4

‘玉’霄现在的功力基本上已经复原了,跟以前没受伤的时候差不多了,‘玉’霄用新的心法修炼,恢复的很快,在半路上五六天的静养修炼,就已经好了大半,在山内又修炼了五六日,所以,功力基本上算是复原了。

这可谓是一个奇迹了,本来,以他这么重的内伤,没有个一年半载,都难下‘床’走路,可是‘玉’霄却是如此的奇怪,自从创出了新心法后,每日吸收天地日月星辰的日‘精’月华,竟然恢复的出奇的快,再加上天帝山不缺灵丹妙‘药’,齐天寿又不断给‘玉’霄‘弄’一些大补的灵‘药’,所以,‘玉’霄恢复的更快了。

二人眨眼间,就将拦路的弓箭手全部击毙,‘玉’霄双剑收回,沉声道:“紫儿,杀进去!多加小心!”

雪紫儿嗯了一声,并不搭话,跟‘玉’霄携手并肩就杀了进去。

就算前面是龙潭虎‘穴’,也不能阻止他们的脚步!

罗贞,苏冰,风月,原天宁夫妻,应天刑夫妻,也紧随其后,九个人就消失在了冰柱内。

再说对付四面冰壁上弓箭手的那六人,对付这些弓箭手,可谓是得心应手。

弓箭手大约都在东面,西面和北面这三面,而南面,是大‘门’,所以,没有那么多的弓箭手,六人没有了高手拦路,分作了三队,就扑奔了弓箭手。

‘玉’蝶和悠悠在西面,白皛皛和白莲在东面,洪袖儿和楚桂儿在北面,六个人分了工,就扑向了弓箭手。

六个人都很聪明,都是先对付最顶层的弓箭手,从上往下杀。

‘玉’蝶将冰清‘玉’洁雪莲‘花’祭出,再看雪莲‘花’见风就长,刹那间,足有一丈方圆大小,九片‘花’瓣张开,就把她自己裹住了,‘玉’蝶飘身落在了雪莲‘花’的‘花’蕾中,淡蓝‘色’的霓裳羽衣飘动着,看上去,更加如仙子一般的美!

‘玉’蝶轻轻地站在了雪莲‘花’中,用雪莲‘花’和霓裳羽衣护身,而手中的灿灿星涟剑却祭在了空中,用了一招漫天星斗,灿灿星涟剑上的七七四十九颗璀璨的星星,好像脱剑飞了出去,四十九颗星星眨眼间就变成了九十八颗,九十八颗星星,眨眼间就变成了一百九十六颗,璀璨的星星一变再变,立刻,在西面的半个天空中,就满是星辰了!

‘玉’蝶在雪莲‘花’中兰‘花’‘玉’指轻轻的不断的弹着,一道道真气‘射’出,‘射’向了那些星辰,‘玉’蝶娇喝道:“杀!”

再看无数的星辰,就化作了一颗一颗的流星倾泻而下,好似下起了流星雨一般的美丽!

这一招,乃是‘玉’蝶自创的一招星辰道术,名叫银河倒泄!

这一招的杀伤力和杀伤范围可是太大了,方圆数十丈内都难以幸免!

本来,‘玉’蝶创出这种道术,是为了报仇时对付妖魔的,因为妖魔太多太多,而‘玉’蝶是势单力孤,所以,要想对付大批大批的妖魔,要想报了这血海深仇,就必须苦修道术,也必须修炼这种大面积杀伤的道术,所以,‘玉’蝶仰望星空,看到漫天星斗,就创出了这一系列的关于星星的道术,而且,她用的剑正是星涟剑,用这种道术更是得心应手了。

灵虚和嗷泽正在跟几个高手单打独斗,一见这又美又可怕的道术竟然是一个宛如仙子一般的年轻‘女’子所发,真是惊呼不已!

灵虚和嗷泽都是绝顶高手,他们从‘玉’蝶的出手中就看的出来,就知道‘玉’蝶的修为和道术已经不在九‘女’之下了!

而且,这‘女’子根本不是‘玉’龙九‘女’,究竟哪里来的这种高手?

‘玉’龙九‘女’两个妖魔是认识的,可是‘玉’蝶他们却都没见过,两个妖魔暗自惊呼,没想到,除了‘玉’龙九‘女’之外,竟然还有如此高手!

但‘玉’蝶所用的道术不但美到了极点,而且用的也并非是龙‘女’派的功夫,也不是梵音阁婆娑‘门’的功夫,这功夫,他们见都没见过,究竟这是什么道术?

他们那里知道,这乃是‘玉’蝶自创的星辰道术,关于星星一系列的道术,根本就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当然没见过了。

‘玉’蝶这一招星辰道术中的银河倒泄用出,再看天上的流星雨不断的下着,下到那里,哪里就是一片惨叫声!

‘玉’蝶眼中含着晶莹的珠泪,虽然她心肠软,不忍心痛下杀手,但如今大敌当前,敌众我寡,若是手下留情,死的人将会是自己人,所以,‘玉’蝶并没有留情,而是尽了全力。

但这一招也太可怕了,西南角上的九层冰阶上的企鹅兵几乎无一幸免,流星箭几乎‘射’瞎了每一双眼睛,无数的企鹅兵惨嚎着就倒了下去,有的从半空中一头栽下,在三十余丈的空中落下,摔了个粉身碎骨!

这个冰堡内,足有百丈方圆的范围,乃是一座冰山在里面凿出来的这么个冰城,四面的冰壁,每一面,都足有七八十丈宽,‘玉’蝶的这一招银河倒泄,宽约四十丈的范围内都被笼罩在其中了,杀伤力和杀伤范围可谓是惊人。

‘玉’蝶的星辰道术厉害,在她旁边的姐妹卓悠悠的寒冰道术也不差。

卓悠悠跟‘玉’蝶一样,也是为了报仇,不但苦修剑术和法术,而且也‘精’心研究寒冰道术,因为她也知道,仇人是数千妖魔,要是去报仇,无数的小妖魔定然成群成群的上,所以,势单力孤难以应付,只有苦练这种大面积的寒冰道术,这样才能对付的了大批的妖魔,所以,卓悠悠也是如此,跟‘玉’蝶一样,苦修寒冰这种大面积杀伤的道术。

如今的卓悠悠,可以说是青出于蓝了,跟随‘玉’霄诛人兽,追杀天魔,经过这约有两年的厮杀搏斗,可谓是功力大进,经验也大进,在寒冰霜雪这种冷物质的道术应用上几乎超越了师傅冷‘艳’仙子苏冰了。

整体修为上,也跟师傅不相上下了。

卓悠悠现在,已经将‘玉’‘女’玄冰诀修炼到了第七层和第八层之间了,跟师傅的修为差不多了,若是跟苏冰单打独斗,苏冰都不见得能将徒弟击败了,甚至一个不慎,都能败在徒弟手中。

苏冰在九‘女’中,是寒冰道术的高手,可是卓悠悠在这方面的造诣,却不在师傅之下,还在师傅之上,这一点,苏冰不得不赞叹不已,也暗自喜欢,因为这是她调教出来的爱徒,这种徒弟,给她增光不少,她焉能不欢喜。

卓悠悠一见‘射’来的都是冰箭,心中冷笑,因为若是别的箭‘射’来,她驾驭不了,但是冰做的箭对她来说,根本就伤不了她,因为她是用冰的老祖宗。

卓悠悠用霜寒剑一指,念动法诀,喝道:“碎!”

随着她话音刚落,再看那‘射’向她的那些冰做的羽箭忽然间碎成了碎冰,就围在她身畔旋转不已!

这一来,企鹅兵简直都傻了,这是什么道术?这是什么妖法?

卓悠悠咯咯一笑,心道:“用冰做箭‘射’我,任你有千万支,也‘射’不中我一支,让冰箭‘射’中了我,那我这道术就是白学了。”

卓悠悠左手兰‘花’指轻轻的弹了几弹,娇叱道:“去吧!”

再看那无数的碎冰,化作了一颗颗的流星,‘射’向了企鹅兵的双睛!

“啊……啊……”惨呼声顿时响起!

无数的企鹅兵,哪里躲避的及,那些企鹅兵用好似人手模样的鳍捂住了双目,鲜血顺着青‘色’的鳍流在了白‘色’的肚皮上,不住的惨叫着!

卓悠悠冷笑一声,将无数的碎冰化作了一道道一寸多长的冰剑,密密麻麻的就‘射’向了企鹅兵的双睛!

无数的企鹅兵知道厉害,一见这冰箭到了她身边就自动碎成了碎末,真是毫没作用,知道卓悠悠会一种特别的法术,但冰剑好似疾风骤雨一般的‘乱’‘射’不已,企鹅兵那里还顾得上‘射’悠悠,急忙用双鳍护住了双目!

那些冰剑噗噗噗噗噗,一阵‘乱’‘射’,晶莹的冰溜子就‘插’进了企鹅的全身,那些企鹅可惨透了,护住了眼睛,可是全身上下却护不住,雪白的肚皮上,立刻就‘插’满了无数的冰溜子!

无数的企鹅惨叫着,因为这冰溜子并非是普通的冰溜子,而是带着剧毒的冰溜子!

本来,这些冰箭上涂抹了剧毒,是为了对付‘玉’霄等人的,如今,卓悠悠还给了它们,用它们的箭‘射’它们,焉能不中毒?

当然,这冰箭有毒,不过都在箭尖上。

有的企鹅中了毒,有的企鹅没中毒,但就算被没毒的冰剑‘射’中,也被‘射’了个透心凉!

卓悠悠的冰剑乃是用修为内力所发,比‘玉’蝶的气剑可要可怕的多了,所以,这冰剑‘射’进了企鹅兵的内脏,甚至都能穿透企鹅的**,就好似如今的一颗颗子弹一般,这样‘射’在企鹅的全身要害,焉能不死?

卓悠悠一见‘射’杀‘射’伤了大部分的企鹅兵,冷冷一笑,将霜寒剑祭出,就见霜寒剑化作一道电光,咔嚓咔嚓咔嚓,奔着那些企鹅兵的尖嘴黑头就一阵‘乱’剁!

霜寒剑好似砍瓜切菜一般,顿时,剑上就被鲜血染红了!

卓悠悠可没有‘玉’蝶那般的心慈手软,就连‘玉’蝶在这种情况下都下了狠手,更何况出手狠辣的悠悠了。

卓悠悠祭出飞剑,一阵剑光‘乱’斩一通,‘玉’蝶还没等结束战斗,她已经结束了,她的速度比‘玉’蝶还要快。

卓悠悠是杀企鹅兵最快的一个,卓悠悠面‘露’微笑的望着‘玉’蝶的银河倒泄所发出的流星剑雨,不仅抚掌赞道:“哇,蝶姐姐,你的道术真是太美了,好美的流星雨呀。”

‘玉’蝶沉声道:“不要玩了,快去帮‘玉’霄!”

卓悠悠答应一声,御剑飞走,追‘玉’霄去了。

至于这里的人应付的了这几个厉害的妖魔,至于这些企鹅弓箭手,其余的人都应付的来,所以,卓悠悠也不帮忙,因为如今最主要的就是击毙天魔这个大魔头。

白皛皛对付这些弓箭手,也不费什么劲,白皛皛将八十一支箭‘射’出,然后骑着乘黄神兽,一颤素白亮银戟,照着那些企鹅就是一阵‘乱’戳!

时间不大,箭‘射’戟刺,将九层冰梯上约有三百多的弓箭手一一击毙,然后也飞进了第九层冰柱内,前来助战。

白莲对付那些企鹅兵的招数更是奇妙,白莲将八瓣白莲‘花’祭出,自己跳进了白莲‘花’内,而却将八片碧叶青莲轮也祭出,再看那八片碧‘色’的好似荷叶一般的秀雅飞轮,见风就长,本来只有两尺方圆,刹那间,变成了一丈方圆大小!

白莲将八片巨大的飞轮做法‘插’进了白莲‘花’的‘花’瓣内,再看白莲‘花’,四面八方生出了八片寒光闪闪的轮子,就好似如今的风扇一般无二!

白莲念动法诀,再看那朵约有两丈方圆的‘插’满了飞轮的白莲‘花’就在半空中急速的旋转了起来,咆哮着就冲向了那些弓箭手!

带有飞轮的白莲‘花’飞到那里,哪里就是一片血光,哪里就是一阵惨呼!

无数的企鹅兵被这急速飞转的飞轮给斩成了血淋淋两段,几乎都是被拦腰斩断!

企鹅兵哪见过这么可怕的东西,就见冰箭‘射’上去,就被弹开,就好似‘射’在了棉‘花’上一般,根本‘射’不进去!

无数的企鹅兵急忙用冰枪去‘乱’戳,但无数的冰枪根本刺不透白莲‘花’,而且没等刺透,白莲‘花’上的八片飞轮就斩落,立刻,连企鹅带冰矛都给斩成了血淋淋的两截!

白莲在白莲‘花’内,掐动法诀,让白莲‘花’从头到尾来回的滚动着,滚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肉’泥!

时间不大,九层的冰梯上,白莲飞刀滚了一遍,再看雪白的冰梯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而一尘不染晶莹雪白的白莲‘花’也成了血红‘色’的了!

白莲一见将弓箭手都给斩杀,将碧叶青莲轮收回,然后念念有词,一指白莲‘花’,再看白莲‘花’的‘花’心中立刻‘射’出一股清水,冲向了血红的白莲‘花’,水冲到哪里,哪里的血就被洗得干干净净,就好似不曾杀过一条生命一般!

这朵白莲‘花’乃是佛‘门’的宝贝,就跟佛一样,看上去慈祥,但骨子里谁知道又是什么?

佛有双面,一面是满口仁义道德的普度众生,一面却是愚‘弄’麻痹人的思想,杀人的时候的面目狰狞和狠辣无情,谁知道那一面才是佛的真面目?

就算洗干净了血迹,难道就能洗干净佛的麻木不仁的另一面不成?

白莲收起了法宝白莲‘花’,脚踏两片飞轮,手拿两片飞轮,前去帮着心上人牛犇犇前去双战白熊‘精’熊碎冰去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