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3章 迷桥3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迷桥3

风月苦苦一笑,看了看‘玉’蝶,叹道:“唉,贤妹,是我害了你,唉,没想到,这些畜生居然还有这一招,天魔真的藏在这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漏了消息,我真的……”

‘玉’蝶柔声道:“风大哥,你不要说了,我相信你,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你,谁若是没有证据就诬陷你,我绝不答应!”

苏冰也感觉有点过分了,仔细的一想也是,若是风月真的是内‘奸’跟妖魔串通的话,哪里能这么傻的还留在这里,早就趁‘乱’逃走了。www/xshuotxt/com.最快更新访问:?。

但苏冰就是这种死要面子的‘女’人,哪里能当面认错,只好不作声了。

楚天祥道:“看来,天魔是命不当绝,咱们得知消息,连夜赶来,一刻都没有休息,就算是元真等妖魔探听到了信,也绝没有咱们来的速度快,看来,这并非是有人通风报信,而是天魔的修为功力都很高,说不定算出了吉凶祸福,提前避开了。”

‘玉’霄道:“不错,我也这么认为,算了,这此算那妖魔捡了个便宜,大家不要着急,虽然咱们被困在了冰下,不过,要吃的有吃的,我这葫芦内有吃喝,要空气有空气,我可以引出空气,咱们又怕什么呢?咱们先找找有没有出路,实在找不到出路,那就只好挖冰地道离开这里了,这里是困不住咱们的,大家不要着急,还没有到绝路上,走吧,找找路吧。”

众人点头称是,听‘玉’霄如此的劝解,心都舒服多了,也的确如此,这里都是冰,大不了就像‘玉’霄说的那样,挖冰地道也就是了,顶多费劲点罢了,反正‘玉’霄的葫芦内有吃有喝,就算是被困个三五日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众人也就安心了好多,于是,众人开始在冰‘洞’内四处开始寻找出路起来。

但这冰地道内,只有往下的路,却没有往上的路,往下,岂不是越走越到了底层?岂不是到了几百丈深的冰海内了?

‘玉’霄倒是笑了,‘玉’霄哈哈笑道:“往下走也好,等到了海底,咱们在水路出去不是更好吗?要知道,我可是水里的老祖宗,只要有水,我天上地下来去自如,走吧,看看到底有多深。”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一想也是,在沙漠中,水中的五关那么的凶险都困不住‘玉’霄,更何况,现在‘玉’霄骑着龙鱼来的,若是进入了大海,‘玉’霄骑着龙鱼就在水中突围而出了,什么能阻挡的住他?

而且,就算他们这些人的水‘性’差一些,但闭气一个来时辰,以他们的修为都完全能做得到,闭气一个多时辰,在水中御剑往海面去,就算身在千丈深的海底,那也没有关系,更何况,这里有七只灵兽,有灵兽带着,更没事了。

其实,灵虚和嗷泽这么做,正如‘玉’霄所说,大部分是缓兵之计罢了,好安然的逃走,让‘玉’霄等人找不到踪迹,虽然这个冰阵内很大,冰冻了百里方圆,但困住的这些人,都是绝顶修道高手,不管阵内有什么可怕的埋伏,这些人联合在一起,要化解这埋伏,也没什么问题。

所以,困住他们是最主要的,想要杀了这三十多个高手,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冰道内并不算黑暗,也没有什么埋伏,也不见什么猛兽动物,但‘玉’霄依旧不敢大意,将冰道内照的亮亮的,以防有什么埋伏看不到。

前面是一座桥,一座冰桥。

虽然是桥,不过却是这个地道口跟那个冰道口的连接之处,两面并没有什么空隙,根本到不了桥底下去。

只是这种桥,两段是桥头的模样罢了,所以称之为桥。

这种桥,众人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也不知走过了多少了。

但走着走着,众人都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转过了一座桥,又是一座桥,下了几十道台阶,又是几十道台阶。

走到了桥边,‘玉’霄停了下来,皱眉道:“喂,你们有没有感觉有点不对劲?”

众人纷纷点了点头,曲天赋道:“霄儿,我也觉得很不对劲,怎么这么多桥,这么多‘洞’,这么多台阶?而且,走的好像是一模一样的,难道咱们始终在这里转圈?”

秦扬道:“不过不可能呀,咱们始终都是往底下走的,又岂能转上去呢?”

‘玉’霄道:“这样吧,咱们再走的时候,在桥头做好记号,看看是不是这样。”

众人只好点点头,因为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这里的冰地道跟‘迷’宫一样,这么走下去,就算走一年都难走出头。

‘玉’霄用剑在冰桥的桥头随便写了两个字,有的也画了几个符号。

众人做好了记号,都紧促眉头依旧见路就走,依旧往海底走去。

这里的冰地道都不算大,这里不管什么都是冰,无穷无尽的淡蓝‘色’的冰做成的,因为这里就是大海,深海内了,只是妖魔早就施展法术将这附近百里海域的海水都给冻结成了冰块了。

这里的冰地道,都是高约有一丈多,宽约有两丈多,这种地方,想御剑飞都不容易,没有办法,只好走着了。

这北极本来就十分寒冷,乃是地球中冷的极端,温度平常都在零下七八十度上,海水就更冷了,而那两个妖魔都是龙‘精’等善于水的动物,施展这种魔法,借助本身的温度,能冰冻住百里附近的海域,这个并不算奇怪。

而且,他们来这里的时间更不是时候,乃是北极最冷的时候,正好是三九严寒的冬季,所以,这里的温度几乎都在零下一百来度,可谓是呵气成冰。

可是这些人穿的都不多,没有一个穿的多的。

那些‘女’子,仅是穿了一件肚兜,一件内衣,一件外衣,不过就是两三层的薄若蝉翼的衣裙,在那么冷的天,穿的这么少,可谓是跟没穿衣服都没区别。

‘玉’霄等几个男的,穿的也不多,也都是穿了几层衣服。

这若是普通人穿这么少的衣物,早就冻成了冰块了,早就被活活的冻死了。

但这些人却不同,这些人都是修为高深的修真之士,都是半仙之体,功力高深,又都善于冷功,所以,虽然这里这么冷,但众人却也没感觉多么冷。

尤其是‘玉’龙九‘女’,都是修炼的‘阴’寒之功,故此,对于这种冷,早就习惯了。

这里,除了洪天福和熊天燚专‘门’修炼的阳功之外,其余人大多是‘阴’阳同修,所以,就算是零下一百来度,都觉不出太冷来。

这冰地道内还达不到零下一百度,在这里不透风,温度也就是零下五十来度,相对来说,比外面的冰天雪地中温度要高的多了。

但到了水中,零下一百度,那可真是最冷的了。

这些人中,只有风月的功力稍微差一些,一阵‘激’战,又是这么冷,风月冻得直发抖,虽然运功抵御,但他习练的并非是冷功,所以依旧差一点。

幸好,风月在北极这里住了好久,也习惯这么冷了,也幸好他功力也不算太差,勉强能抵抗的住。

‘玉’蝶心疼义兄,将淡蓝‘色’的霓裳羽衣斗篷脱了下来,给义兄披在了身上。

风月感动的都要哭了,没想到,‘玉’蝶果然是这么信任他,对他这么好,真的拿亲兄长一般的对待,真是百般的呵护着,他如何能不感动。

风月赶忙将羽衣还给了‘玉’蝶,道:“好妹妹,我没事,我扛得住。”

‘玉’蝶轻轻一笑,又给风月披在了身上,柔声道:“大哥,你穿着吧,这里太冷了,你修炼的不是冷功,时间长了,你是受不了的。”

风月眼中含泪,但流出的泪水立刻被冻结成了冰,好似珍珠一般的泪水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风月哽咽道:“那……那你呢……”

‘玉’蝶微笑道:“我主要修炼的是水凰真诀,乃是‘阴’功,这种冷我是不怕的,你就穿着吧,不要推辞了。”

凤凰真诀也是分为两种,一种是属于阳,适合男人修炼,名叫火凤真诀,一种是属于‘阴’,适合‘女’子修炼,叫做水凰真诀,‘玉’蝶是‘女’子,适合修炼‘阴’功,所以,修炼的是凤凰真诀中的水凰真诀,而白皛皛修炼的是火凤真诀,但这两种真诀,又统称为凤凰真诀。

卓悠悠跟‘玉’蝶拉着手一起走着,咯咯笑道:“风大哥,你何必婆婆妈妈的,哎呀,还哭啦,哈哈,喂,你可别哭呀,你一哭,小心连你眼中的泪水都给冻结成了冰,连眼睛都会睁不开的。”

‘玉’蝶轻轻地用手绢给风月擦干净了眼泪,柔声道:“大哥,咱们一定能走出去的,你不要自责。”

风月轻轻叹了口气道:“唉,我也没想到,这两个妖魔居然一直提防着我,我在这里两个多月了,他们居然守口如瓶,始终没说这里的事。”

‘玉’蝶柔声道:“这不怪你,谁也没想到的,都是天魔太厉害了,竟然能未卜先知,否则,咱们定然已经成功了,不管怎样,我们都该感谢你,大哥,你冷的话,说一声,我将凤凰真诀传给你,你用我们的口诀抵御寒气,就没事了。”

‘玉’蝶对风月这般的关怀,只因为在‘玉’蝶的内心中,始终觉得亏欠他太多太多,‘玉’蝶不是傻瓜,她冰雪聪明,风月对她的情义,对她的爱恋之情,她那里能看不出来,但风月却知道就算再喜欢她,‘玉’蝶也绝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他也觉得配不上‘玉’蝶,所以,将这份爱深埋在心中,宁愿跟‘玉’蝶结义金兰。

所以,‘玉’蝶觉得亏欠他太多太多了,这一次,风月又冒险前来报信,其实,纯粹是因为喜欢她,爱她的原因,这才冒这种险,可以说,为了她,他甚至可以牺牲一切,哪怕自己的‘性’命。

风月知道‘玉’蝶跟‘玉’霄定然会跟魔域的妖魔战到底,只有除掉了天魔,才有机会活下去,也就是说,要救‘玉’蝶,只要杀了天魔,这样才能保护‘玉’蝶活下去,所以,风月甚至都放弃了九个红颜知己的仇不报,为了能帮‘玉’蝶找到天魔,除掉天魔,他卧底在北极数月,这才借机逃脱,前来秘密的送信,可谓对‘玉’蝶是情深意重,深情厚谊。

所以,谁都不信任他,但‘玉’蝶却信任他,因为‘玉’蝶知道风月对她的爱,对她的情义,对她的关怀和呵护,所以,风月绝不会为了自己的命设下圈套害自己,所以,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信任他,但‘玉’蝶却信任他。

凭着‘女’人的第六感,‘玉’蝶深深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情义,所以,‘玉’蝶非常信任他,也觉得亏欠他太多太多,这才对他这般的关怀。

众人各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默默的依旧走着。

‘玉’霄、白皛皛、牛犇犇和熊天燚等人在前走着,几个人都骑着神兽,但走的并不快。

走着走着,又走出了一道冰地道,前面又是一座冰雕的桥,‘玉’霄停了下来,顿时就愣在了当场!

原来,那桥头上刻着两个字:来过。

这是‘玉’霄亲手刻下的字,而且旁边,还有楚桂儿画的记号。

怎么走来走去又绕回到了原点?

明明是往海底走的,明明是往下走的,怎么会走到上面来了?这岂不是太奇怪了?

楚桂儿看了看记号,不禁也失声道:“啊,这里咱们来过呀,这……这怎么回事呀?”

‘玉’霄沉声道:“走,往回走,找到咱们被堵死的路,看看是不是回到了原处。”

众人只好又往回走去,结果,走来走去,除了一层层的冰道外,就是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冰桥,却怎么也走不出去,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仿佛这里始终都是绕圈一般,令人惊异不已。

‘玉’霄失声道:“这什么鬼地方?”

众人都惊异万分,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是个‘迷’宫不成?

曲仙儿拉着桂儿问道:“喂,你不是懂各种阵的吗?这是什么‘迷’阵呀?”

楚桂儿一脸茫然之‘色’,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呀,就算是‘迷’宫,哪有咱们往下走,还能走到上面的道理呢?再说,这也没什么阵呀,我也没见过这种阵呀。”

‘玉’霄叹道:“来,咱们再重新走一遍,好好的看着路,我记得,路口上有许多的岔路,也许,就出在这些岔路的上面,咱们刚才是走的往下的岔路,这一次,咱们换换别的试试吧。”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