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3章 迷桥4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迷桥4

众人无可奈何,只好又重新走一遍,这一次到了岔路口,‘玉’霄可认真的观察了,走过的路,大家也记着了。

‘玉’霄道:“对了,咱们走的时候,数一数一层多少台阶,走几层,就会穿过一个石桥,都记一下。”

楚桂儿道:“不用记了,刚才我已经在数着了,每一个冰台阶都有三十三道,每走完三层,也就是走完九十九道台阶,就会有一座冰雕的冰桥,而且,每当过了桥,就会出现九个岔路,分别到九个不同的地方去,不信,咱们走走看。”

‘玉’霄道:“哦,你记清楚了?”

楚桂儿道:“唉,咱们走了这么久了,我不用心记都记住啦,绝不会错的。”

‘玉’霄点点头道:“那好,你们几个就留在这个石桥上,我们分头去走走看,看看是不是这样子的。”

‘玉’霄将楚桂儿三姐妹留下了,又将龙鱼等七个灵兽留下了,众人分了工,分别走走九个不同的岔路,这个一伙,那个一伙,大约三个人一块,好有个照应。

‘玉’霄自己走了一条路,‘玉’蝶、悠悠和雪紫儿三姐妹走了一条路,风月和皛皛犇犇一起走的,其余的,都是三三两两,都分开散开了。

‘玉’霄边走边数了数,果然,楚桂儿当真没有记错,从上层到下层,每一层的台阶都有三十三道,每一道台阶,都有两尺高左右,每走完九十九道台阶,下了三层,就会穿过一座桥模样的冰桥,冰桥大约长十丈左右。

‘玉’霄走来走去,又走到了石桥边,往前一看,只见曲仙儿三姐妹正焦急的翘首等待着,其余人还没走来,‘玉’霄骑着龙鱼走的快,其余人还在路上。

‘玉’霄望着三个姑娘,苦苦一笑,心道:“这不正是这三姐妹吗,唉,没想到,又饶了回来。”

‘玉’霄也是够坏的,也是爱开玩笑,一见三人没注意,轻轻的飞了过去,忽然大叫道:“鬼呀!”

吓得三姐妹妈呀一声,摔倒了一对半。

三人连滚带爬的在冰冷的冰地上坐了起来,各自将手中的宝贝护住了全身,这就要准备祭出宝贝,但回头一看,竟然是‘玉’霄,‘玉’霄的身后还跟着龙鱼,三个姑娘这才放下了心。

三个姑娘这个气,气的一骨碌都跳了起来,二话不说,上去对着‘玉’霄就是一阵‘乱’敲‘乱’打。

曲仙儿用凤鸣箫重重的敲了‘玉’霄的头一下,骂道:“你‘混’蛋!你……你想吓死人呀?吓死我们啦!”

洪袖儿揪着‘玉’霄的耳朵,嗔道:“这时候你还玩?这里是玩的地方?你是不是想吓死我们?”

楚桂儿气的不住的捶打着‘玉’霄,骂道:“打死你,打死你,臭无赖,你坏透啦……”

‘玉’霄乐的前仰后合,伸手就往三个姑娘丰满的**上抓,嘻嘻笑道:“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是鬼呀,我是‘色’鬼,哈哈哈……”

三个姑娘嘤咛连连,对着‘玉’霄又打又敲,都被‘玉’霄气坏了。

三个姑娘气的收拾了一阵‘玉’霄,再也不理‘玉’霄了,都气呼呼的坐在冰地上,托着香腮噘着嘴生气。

‘玉’霄嘻嘻笑道:“喂,你们是不是都被我吓‘尿’‘裤’子了?哈哈,我试试,你们‘尿’‘裤’子了没?”

‘玉’霄顽皮的就去‘摸’三个姑娘的禁区,他是三个姑娘的丈夫,这种动作也并不奇怪,但三个姑娘可真气坏了,刚才差一点被吓没了脉。[就爱读书]

三个姑娘都气的将‘玉’霄的手甩开,狠狠的掐了‘玉’霄一把,纷纷不去理‘玉’霄。

‘玉’霄嬉皮笑脸的抱抱这个,亲亲那个,笑道:“喂,开个玩笑吗,真的生气啦?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决定,跟你们现在**,让你们三个****,这行了吗?”

‘玉’霄胡闹的就是抚‘摸’三个姑娘的酥‘胸’,亲‘吻’她们的香‘唇’,三个姑娘嘤咛一声,羞臊无比,纷纷推开了‘玉’霄,嗔道:“你滚蛋!”

“不要脸!无耻!”

三个姑娘哪敢这么陪着‘玉’霄胡闹,要知道,其余的人随时会回来,若是跟‘玉’霄这么胡闹,被自己的父母见到了,那真是羞死人了。

所以,三个姑娘都不敢跟‘玉’霄过分亲密。

‘玉’霄嘻嘻笑着就去胳肢着三个姑娘,三姐妹也消了气,也去胳肢‘玉’霄,四个人又嬉闹在了一起。

‘玉’霄哄的三姐妹不生气了,也不玩笑了,做了个水晶泡泡,将三人拉进了水晶泡泡,四个人坐在水晶泡泡内焦急的等待着。

楚桂儿皱眉道:“唉,这究竟是什么怪阵,我真没见过,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机关,真令人束手无策,难不成咱们都困死在这不成?”

‘玉’霄哈哈笑道:“放心吧,没事的,实在没有办法,大不了咱们就把这些冰‘洞’都毁了,不走这些冰‘洞’,咱们自己挖出去就是了。”

“切,馊主意,那要那年才能挖出去?”

“就是,要知道,咱们现在恐怕都在四十多丈深的海底了,你这么挖出去,那费劲了。”

几个人叽叽喳喳的议论着,众人三三两两的渐渐的都回来了,有的在原路转回来的,有的在另外的路转回来的,但转来转去,果然始终是在兜圈子,始终没转出去。

这一来众人都泄了气,陶天喜气呼呼的坐在了地上,大骂道:“这是什么鬼地方,真是活见鬼了,不走啦,不走啦,累死了。”

‘玉’霄叹了口气,道:“唉,大家都累了,休息一下吧,咱们休息的差不多了,吃点东西,再想办法吧。”

众人都找地方坐下了,都垂头丧气,这种怪事,还真第一次见,就算是‘迷’宫,也不该没有一条路是对的。

‘玉’霄哈哈笑着,做了一个好大的水晶泡泡,又用在地下的老办法,将水调出来,然后抓鱼给大家吃。

众人这个笑,发现‘玉’霄的葫芦真是个宝贝,有了这个宝贝,就算‘玉’霄被关在任何地方,十年八年,几百年,都饿不死他。

‘玉’霄钻进了水晶泡泡内,抓了不少的鱼,然后将水收了,用神剑将这些鱼都给烤熟了,分给了大家,又做了不少的冰杯子,给众人倒了几杯酒。

陶天喜这个笑,笑道:“哈哈,好小子,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呢,真是太妙了。”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们在地底下住了两个月,每天就是这么生活的,要是霄哥哥没有这个宝葫芦,要不是他想出这个好办法,我们早就饿死在地底下了。”

曲仙儿也笑道:“我们在地底下都饿了五六天了,饿的眼都蓝了,都以为会活活饿死在里面了,幸好有这个宝葫芦,我们七个试了半天,才想出怎么抓到葫芦内的鱼的,还是霄哥哥的漩涡厉害。”

洪袖儿也道:“那一次,我们饿了好几天,都饿的以为要死了,等调出水来,发现了鱼和虾,我们简直高兴坏了,生吃了好多虾,那真是太香了,我们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几个人叽叽喳喳的说笑着,曲天赋等几个做父母和做师傅的听了,不仅都暗自苦笑,到现在,他们才完全体会到当时这几人的处境了,也难怪六个姑娘会一起嫁给了‘玉’霄了,更难怪,七个人的感情都这么好了。

‘玉’霄哈哈笑道:“喂,你们说,咱们是不是又到了绝路了呢?哈哈,干脆这样吧,大家男男‘女’‘女’也不少呀,两位尼姑师傅和三位仙子都没成亲呢,干脆,我们给你们做媒,你们就在这里拜天地得了,那多有趣。”

两个尼姑和宣静等几个‘女’子,真是被气的啼笑皆非。

苏冰骂道:“放屁!”

卓悠悠忍住笑,照着‘玉’霄敲了一下,嗔道:“你这人,怎么就爱胡说八道的,真是欠揍。”

‘玉’霄哈哈笑道:“是是是,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的宝贝师傅这么凶,谁娶她呀?她是注定嫁不出的了,别说这辈子没人要,下辈子也没人要,我给两个尼姑师傅和另外两个仙子保媒就是了。”

苏冰气的脸都红了,怒道:“臭无赖!再要胡说,小心你的舌头!”

卓悠悠怕师傅生气,连忙道:“师傅,你别生气,他就这么爱开玩笑,口无遮拦的,您别生气,我替你揍他。”

卓悠悠说罢,对着‘玉’霄又是敲又是打,又是胳肢,嗔道:“你找揍是不是?还敢不敢气我师傅了?再要气我师傅,看我怎么收拾你。”

‘玉’霄哈哈笑道:“不敢了,不敢了,饶了我吧,我做哑巴还不行嘛。”

卓悠悠淘气的将一条烤熟的鱼塞进了‘玉’霄的嘴里,咯咯笑道:“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快吃吧……”

几个人吃吃喝喝,都坐在了一起,商议对策。

白皛皛想了许久,忽然道:“哎呀不好!”

‘玉’霄问道:“怎么了?”

白皛皛道:“我记起来了,我曾听师傅说起过,说他爹爹天魔创了一种奇阵,名叫幻虚阵,是阵中套阵,幻中套虚,乃是根据奇‘门’遁甲之术研究而成的,这个阵,有可能就是幻虚阵,咱们可能在第二层的虚阵中了,这些桥,应该就是幽灵桥,这些阶梯,应该叫做**梯,天有三十三重,这冰台阶也是三十三重,这就是说,咱们在第二空间内,不管咱们怎么走,就算走一生一世,也绝走不出这个幻阵的,走出了幽灵桥,就是**梯,始终都是幻中套虚,虚中套幻!”

众人惊得一身都是冷汗,‘玉’霄问道:“那……那可怎么办?”

楚桂儿道:“你……你是说,咱们已经不在原先的冰地下了吗?”

白皛皛沉重的点点头道:“不错,这是第二空间,只有能破了这第二空间,才能回到原先的冰地道内,若是破不了这个空间,那就走不上去了,天有三十三重,这幻阵台阶也是三十三道,象征着三十三重天,这幻阵的第二空间,也好似天地一般的宽广,别说走,就算飞都飞不出去,唉……”

楚天祥问道:“那,那就没有破解之法吗?这幻虚阵,不也是根据奇‘门’五行所布下的吗?”

白皛皛苦笑道:“破解之法自然是有,可是,可是我不会,这幻虚阵,乃是我师傅的爹爹天魔所创,连我师傅都不知道这阵的奥妙之处,唉,这该如何是好?”

楚桂儿道:“对了,你不是会奇‘门’遁甲的吗?”

白皛皛叹道:“我只是会点皮‘毛’呀,而且,奇‘门’遁甲深奥无比,以我的悟‘性’,根本不能完全能领悟,如今,想要破了这幻阵,看来只有霄大哥和桂儿嫂子了,在这些人中,只有你俩的悟‘性’是最高的,楚大嫂‘精’通阵法,霄大哥悟‘性’奇高,你俩合作,也许还有希望能破解,只能看你们俩的了。”

楚桂儿脸上轻轻的一红,白皛皛居然叫她嫂子,这个称呼真是新鲜,但现在她的身份,的确是‘玉’霄的妻子了,这么叫,也没什么不对。

白莲吃吃笑道:“白哥哥,你不是比霄哥哥大一岁的吗,怎么你总叫他哥哥,还管她叫嫂子呀,桂儿比我还小一岁呢,你叫她弟妹才对嘛。”

白皛皛哈哈笑道:“这你们就不懂了,我们几个,自幼都叫‘玉’霄做大哥的,谁叫他本事比我们大,比我们聪明的,所以,我们都叫他大哥的,我们叫他大哥,那霄大哥的六个妻子,就是我们的嫂子了,就算比我们小,人家辈在哪里,我们论理也是叫嫂子呀。”

白莲吃吃笑道:“切,真无聊,你们就甘心叫哥哥呀。”

牛犇犇笑道:“这是规矩呀,我们曾经比试过好几次,不管是比什么,都是霄哥哥第一,就算比……那个……”

白莲笑道:“那个呀?干嘛吞吞吐吐的。”

‘玉’霄接口道:“就算是比赛谁撒nn的远,也是我第一,明白了吗?我们比赛撒谁的远,赢了的就娶悠悠做老婆,结果呢,我赢了……”

众人这个笑,真是被逗得啼笑皆非,白莲等‘女’子却臊红了脸,哪有人当众说这个的。

白莲这才明白牛犇犇为什么话到嘴边卡住了,原来他是不好意思说了。

但牛犇犇不好意思说,‘玉’霄可不管那一套。

白莲呸了一口,骂道:“不要脸,无耻!”

‘玉’霄嘻嘻笑道:“白弟妹,要想让我的六个老婆管你叫白嫂嫂,也行呀,除非你能赢了她们六个,这样吧,你们七个‘女’子也比赛谁的远,你要是能赢了她们,那你做大……哎呀……哎呀……别打了,我不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