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二百七十四章 奇门遁甲1

二百七十四章 奇门遁甲1

‘玉’霄没说完,羞臊的七个姑娘脸都红了,哪有‘女’人比赛撒n谁n的远的,这简直太胡闹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胡说,七个姑娘焉能不害羞,所以,七个姑娘嘤咛一声,二话不说,一阵‘乱’打,打的‘玉’霄赶忙就逃,哎呀‘乱’叫。,: 。( 广告)

‘玉’霄边逃出去,边气七个姑娘道:“喂,不行咱们比比撒n谁的远吧,男人和‘女’人比赛,要是你们‘女’人比赛撒n能赢了我们男人,自此之后,生孩子我们男人替你们生了,洗衣做饭做家务,我们都替你们做了,若是不如我们男人,那你们输了,就老老实实的听我们男人的话,就别抱怨洗衣做饭的辛苦,生儿育‘女’的辛苦了,怎么样?”

“你还说,臭无赖……”

“打这臭无赖!”

“呸!无耻……”

“↓流……”

九子、九‘女’和四僧在一边看着,不由得被‘玉’霄逗的啼笑皆非,这么胡闹的人真是世上少有,九‘女’和两个尼姑的脸都有点红了,心中暗暗的骂道:“这个臭小子,怎么什么都说,真会羞臊人。”

但九‘女’和两个尼姑乃是长辈,哪里能跟七个姑娘似的去跟‘玉’霄玩闹,只好苦笑不语,装作没听见。

七个姑娘好一阵把‘玉’霄收拾,直到‘玉’霄讨饶,七个姑娘都出气了,这才都不玩了。

‘玉’蝶推了‘玉’霄一把,嗔道:“你呀,真不是好东西,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这么危机的时候,你还有心玩?快想办法出去吧。”

白皛皛和牛犇犇早就习惯了‘玉’霄的顽皮胡闹,知道‘玉’霄自幼就是这么个人,大了依旧没变,依旧爱开玩笑,根本就不怪‘玉’霄,两个人只是在一边这个笑。

一见‘玉’霄玩够了,白皛皛才道:“霄大哥,好了,说正事吧,我让你背的奇‘门’遁甲,你都背了吗?从现在开始,我将我所会的奇‘门’遁甲之术,以及所有的口诀都传给你,你仔细的研究,蝶姐姐也会一些,我们都传给你,小嫂子,你也用心的学着,咱们一起参悟,一起研究,说不定能破了这个幻虚阵。”

‘玉’蝶道:“不错,你们熟读奇‘门’遁甲,再跟‘阴’阳五行,太极两仪,八卦河洛等异术结合在一起,咱们一起研究,怎么才能破了第二空间,到第一空间去,不要再开玩笑了,‘玉’霄,你好好的听着,咱们现在就好好的学,你都要背过。”

‘玉’霄万般无奈,本来,奇‘门’遁甲的一些内容,他也学了一些,只是没深入研究罢了,如今,被‘逼’无奈,只有在奇‘门’遁甲内找一找破阵的办法了。

‘玉’霄就这么个人,不被‘逼’的走投无路,他是什么也懒得学,懒得动脑筋。

本来,以‘玉’霄的资质和悟‘性’,远在曲仙儿三姐妹,‘玉’蝶、悠悠和皛皛之上,他的领悟能力是最高的,可是‘玉’霄就是不认真学。

传给‘玉’霄的奇‘门’遁甲口诀,‘玉’霄早就背过了,也学会了一点缩尺成寸之术,但仅是会一点皮‘毛’罢了。

没有办法,这一次‘玉’霄真用心研究了,白皛皛和‘玉’蝶都曾经学过奇‘门’遁甲,也曾经背过,就将所会的,几乎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背给‘玉’霄听。[s. 就爱)

‘玉’蝶和白皛皛资质虽然不错,可是奇‘门’遁甲实在是太玄妙了,二人仅是背过了,但却没研究过,而是将心思用在了道术上,用在了报仇上了,至于这上面,他们都没用心过。

众人只好原地休息,而‘玉’霄等人却凑在一起开始研究起奇‘门’遁甲来了。

第二百七十四章奇‘门’遁甲

天帝山,囚牛峰。

自从‘玉’霄等三十多名高手走了后,廉政执掌天帝山,管理山中的一切,丝毫也不敢怠慢,‘玉’霄将一切的重担都‘交’托给他了,若是有什么闪失,岂能对得起离开的师傅和‘玉’霄的信任?

廉政是十分的谨慎,每一天,都要亲自带人巡视,幸好两天了,山中安然无恙。

整整两天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廉政心急如焚,但也知道路途遥远,万里之遥,一两天没回来,根本不足为奇。

魏晓晨总是默默的跟在廉政身后,跟他一起巡山,一起谨慎的防守着。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这句话并非没有道理。

魏晓晨几番跟他出生入死,二人可谓不但是相爱的夫妻,也是知己。

魏晓晨掌管龙‘女’派,管理龙‘女’派的一切日常事务,雪紫儿不在,龙‘女’派中最有资格管理这些亲传‘女’弟子的,就是魏晓晨了,其次才轮的到卓悠悠、谢雨霏和岳盈等人。

雪紫儿和魏晓晨大师姐的地位和威望,是其他‘女’弟子远远不及的。

虽然雪紫儿和魏晓晨被逐出师‘门’了,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这些道士和道姑,为了脸面,虚伪的做作罢了,这一切都是被‘玉’霄‘逼’迫的罢了,这才有了这个幌子,但在三‘女’的心中,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永远都是师傅眼中的宠儿。

谁敢得罪这俩大师姐?谁又敢不听命于大师姐?

有时候,大师姐就等于是师傅,甚至比师傅还要威风。

而且,这些亲传‘女’弟子,自从入‘门’的时候,这两大师姐就立威在她们面前了,师傅不在,就是这俩人说的算,谁敢不服?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一旦一个人怕了一个人,那心中的‘阴’影,一辈子说不定都有,这些亲传‘女’弟子就是这样,当然也包括炎黄国的两个公主了。

魏晓晨总管龙‘女’派,岳盈分管宣静‘门’下的一支,谢雨霏分管罗贞‘门’下的一支‘女’弟子,帮助大师姐魏晓晨处理事务,冷凝分管苏冰‘门’下的一支‘女’弟子,但三个姑娘又都听命于魏晓晨管理,而总的听命于廉政调遣。

梵音阁中,禅机和**负责管理梵音阁密宗‘门’和禅释‘门’。

碧萝和寂寥负责管理婆娑‘门’的‘女’尼。

天帝山的人手‘玉’霄已经安排好了,所以,天帝山管理的是井井有条。

天帝山多达弟子五千人,何其之多?

每日里的事务该是多么繁琐?虽然有这么多助手,但廉政也感觉到管理这么一个大基业,当真是不容易。

这若没有个有帅才的人掌管一切,那不‘乱’了才怪。

廉政跟‘玉’霄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唯恐有什么疏漏,所以,他管理起来特别的累。

而‘玉’霄则不同,将各个要职的大权都‘交’给信任和有本事的人,他只负责分兵派将,至于哪里出了问题,他直接找管理的人,所以,‘玉’霄就很轻松,这也是一种手段。

第三日,这已经是‘玉’霄离开的第三天了,廉政正在处理事务,忽然,魏晓晨急急火火的带着两个炎黄国的公主赶来,前来见廉政。

炎黄国的两个公主是龙‘女’派的弟子,是苏冰‘门’下,正是楚烟寒和荆淼儿。

魏晓晨惊慌失措的道:“廉大哥,大事不好了!”

廉政一皱眉,沉声道:“什么事这么惊慌?”

魏晓晨道:“魔域的妖魔调集妖兽已经杀来了,据探子回报,南面十万大山中,九大巫尊率领着妖魔和‘潮’水一般的妖兽直扑天帝山,西面大山中,魔域中的三大圣‘女’和五个魔圣率领着妖兽杀来,如今,离着炎黄国已经只有三百里了,怎么办?”

西面大山,其实说的就是蜀山中,但那时候还没有蜀山这个称谓,所以,被称作是西面大山内。

楚烟寒气喘吁吁的道:“我父王让我赶紧前来送信,姐夫,怎么办呀?”

她叫姐夫倒也没什么不妥,因为她们跟魏晓晨是师姐妹,虽然不是一师之徒,但却是同‘门’,而魏晓晨嫁给了廉政,她们管魏晓晨叫姐姐,所以,叫廉政姐夫也是应该。

廉政正在跟不少的亲传弟子处理教务,闻听此言,惊骇无比,沉重的坐在了座位上了。

这个消息太惊人了,魔域大军杀来了,而天帝山少了三十多个高手,力量小了很多,该怎么应付?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但事已至此,只能拼力一战了!

但究竟是退守天帝山好呢,还是先固守城池呢?

廉政拿不定主意,廉政沉声道:“晓晨,传我命令,召集所有亲传弟子前来商议军情,速去!”

魏晓晨不敢耽搁,急忙前去给众人送信。

这么大的事,不研究研究怎么能行?

时间不但,各个师傅收的亲传弟子都陆续前来,‘玉’清大殿坐满了人。

廉政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边,众多亲传弟子一个个也是惊骇不已。

熊天燚的首徒血红最好战,跟师傅一样,脾气暴躁,好勇斗狠,十分的骁勇,血红站起道:“这还商议什么?廉大哥,常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妖魔分两路杀来,那咱们就在他们必经之处的城池固守,给它们来一个迎头痛击!”

洪天福首徒冯成也是一样,也是好战,真是有什么徒弟就有什么师傅,冯成道:“不错,咱们兵分两路,全力一搏就是!跟这些畜生拼了!”

楚天祥的大徒弟华楼跟师傅一样,多谋多智,谨慎的很,华楼道:“我觉得这样不妥,咱们还是防守为上。”

原天宁的首徒弟蒋谋,人称深藏不‘露’,也是一个有智谋的人,蒋谋道:“不错,华师兄言之有理,咱们应该以守为上,等待师傅回来,这样咱们再反攻,只要守住几天,‘玉’霄就回来了,咱们高手就多了,那样,就应付的了了。”

岳商道:“不错,咱们的确该固守关隘,不过,最重要的是,将粮草什么的,都进行转移,往山中转移,派人严加防守,以防妖魔断咱们的粮道,那么两国数十万人,没有了粮食,那就麻烦了。”

尹宫道:“不但要防守好粮道,而且还要守住天帝山,这是最重要的。”

众人七嘴八舌,叽叽喳喳,意见不一。

廉政直皱眉,也拿不定主意。

最后,廉政将个人的意见进行了总结,决定就这么办了。

廉政沉声道:“依我看,妖兽太多,城池迟早会失陷,小师弟说过,最主要的是扼守天帝山险关,至于其余的城池,若是能守则守,守不住就撤退,所以,咱们先尽量的守一守,实在守不住,就都退守天帝山,咱们先派人将两国的粮草押往天帝山保护起来,给守兵留下三日的粮食,三日之内,若是能杀退妖兽,那就再送粮食,若是守不住,那就直接弃关退守天帝山,还有,先将两国老弱‘妇’孺迁往天帝山,这将是一场大战,我亲自去见炎国国王,进行劝说,岳师弟,你去见黄国国王,陈说厉害。”

岳商点头道:“好。”

廉政道:“事态紧急,当立即行动,我安排一下人手,禅弥,禅勒,蒲游,海‘潮’,江‘浪’,胡泊,潇潇,洒洒,刘角,王‘玉’,赵纯,刘畅,郑爽,寂寥,寂籁,你们十五个人率领龙‘女’派和梵音阁婆娑‘门’的所有姐妹守住天帝山,不得有误!”

听到点名的亲传弟子,赶忙起身离座,抱拳拱手道:“遵令!”

廉政倒并非轻视‘女’人,而是尊重‘女’子,第一战场上,先不叫‘女’人出战,将龙‘女’派和梵音阁婆娑‘门’的所有‘女’弟子们都留在了山中了。

这些‘女’弟子们也不少,也有千余人之多,千余人外加十五名亲传弟子,就算来二十几个妖魔袭击后方,也讨不到便宜去,这就是廉政的打算。

至于之所以将刘角也留下,只因为刘角已经成了残废,所以十分的照顾。

至于龙天罡的四大弟子,善于水功,在陆地上的本事,却并不算多么高,所以,适合防守。

廉政沉‘吟’半响,看了看四周,沉声道:“尹宫,岳商,血红,残阳,史微,佟羽,蒋谋,武略,文韬,原信智,欢欢,笑笑,吵吵,闹闹,沈渊,陈宿,凤栖,昆岗,阳生,邵七玄,冷秋月,碧萝,陈莺,程蓝,谢雨霏,秋离和公主荆淼儿,你们二十七人负责去黄国,由尹师兄和岳师兄共同调遣,明白吗?”

这二十多人赶忙躬身施礼道:“遵令!”

廉政之所以将魏晓晨的师妹谢雨霏派到对面去,只因为谢雨霏和原信智是一对情侣,不想让二人分开,所以,将谢雨霏和岳盈换了个位置罢了。

正文 二百七十四章 奇门遁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