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二百七十四章 奇门遁甲3

二百七十四章 奇门遁甲3

曲仙儿道:“是呀,这多出一个‘门’,又如何是八卦呢?”

‘玉’霄哈哈笑道:“这个阵奥妙就在此处了,这多出的一个‘门’,乃是九宫格的出路,也是这空间转换的要走的最后一条路,若是先走中间这条路,那是一辈子也走不出此阵了,这个呢,就叫做九宫中套着八卦阵了,这就是奥妙之处,明白了吗?”

其余人不懂,但楚桂儿,楚天祥,朱青,‘玉’蝶,白皛皛,曲天赋和原天宁这几人,都是学过的,也都十分的‘精’通这种奇术,‘玉’霄这般的解释,这些人中可谓是茅塞顿开了。

这东西就是一层窗户纸,但若是不懂得人,这层窗户纸一辈子也参悟不透,这就叫会者不难,难者不会。

楚桂儿恍然大悟,连连道:“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来,这乃是在九宫中布置的八卦阵呀,难怪是九宫不是九宫,五行不是五行,八卦不是八卦,六十四卦也不是六十四卦了。”

‘玉’蝶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中间的这个不算,一边四个‘门’,对应着的才是八卦阵?”

‘玉’霄笑道:“不错!但中间的这两道,乃是最后要走的,最后走这两条路,才能走到地遁阵中,靠着中间左边的是乾位,右边的是坤位。”

卓悠悠不明白为什么,问道:“为什么左边不是坤位呢?”

‘玉’霄笑道:“这个你都不懂呀?”

卓悠悠点点头道:“不懂,懂的话还问你呀。”

‘玉’霄微笑道:“很简单,我一解释,你就明白了,乾为天,是为阳,坤为地,乃为‘阴’,常言道,左男右‘女’,天之数也,所以,乾在左,坤在右,先乾后坤,先阳后‘阴’,先男后‘女’,先公后母,先……”

没等‘玉’霄说完,卓悠悠赶紧捂住了‘玉’霄的嘴,因为她知道,再说下去,就没什么好话了。

卓悠悠吃吃笑道:“知道啦,你快别废话了。”

‘玉’霄哈哈一笑,也不废话了,笑道:“中间的是九宫格,以中间区分,左边的第一个‘门’就是乾,靠着中间的右边的第一个‘门’就是坤位,靠着乾位的乃是坎位,靠着坤位的乃是离位,坎代表水,离代表火,而且,‘阴’阳调和,所以呢,本应该离是阳,应该在阳的一面,也就是说在乾边上,但是,‘阴’阳调和,所谓八卦,若是阳的一边,都是阳,谈何‘阴’阳调和呢?所以,这就叫一‘阴’一阳,一阳一‘阴’,八卦永远都是这般的排列的,这个你们懂了吧?”

楚桂儿掩嘴笑道:“霄哥哥,我真是服了你了,高!的确如此,乾对着坤,乾的旁边却是离,哈哈哈,哼哼哼,放屁!你糊‘弄’人玩呢?”

‘玉’蝶想了想,嗔道:“你就别瞎扯了,差点被你‘蒙’了,离火和坎泽位是相对应的,但却是在中间的第三位上!”

曲仙儿也嗔道:“就是,差点被你‘蒙’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口诀吗?一乾,二兑,三离,四震,五巽,六坎,七艮,八坤,你这么做的话,岂不是一乾二坤了?”

‘玉’霄嘻嘻笑道:“嘿嘿,我觉得,人家既然是夫妻,既然是一公一母,当然要靠着近好呀,所以,我将乾和坤靠着,这样不就近了嘛。”

众人都明白过来了,这才知道,‘玉’霄没事又开玩笑了,逗这几个姑娘玩的。

本来,众人也觉得别扭,要知道,左边第一个是乾位的话,那右边开始第一个应该是坤,因为坤在第八位上,这样才能对起来,但大家都没太注意,因为‘玉’霄实在是不像玩笑,说的那么认真。

现在,众人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小子居然又在这里胡说八道了,虽然前面说的对,八卦对应也说的也对,但八卦的排列位置却说错了,这一点才明白过来。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就去胳肢‘玉’霄。

雪紫儿笑骂道:“你怎么这么坏,这时候还玩?真叫你‘蒙’了。”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这是考考你们所学的八卦到底‘精’不‘精’通嘛,反应到底敏不敏捷嘛,哈哈,看来,还是桂儿最‘精’通,最聪明了,你们呀,比起桂儿来差远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六个姑娘忍住笑,纷纷推了推‘玉’霄,嗔道:“行啦,别胡闹了,这八卦的位置哪能随意的更改呢,好好的说说怎么破解吧。”

‘玉’霄嘻嘻笑道:“不玩了,八卦你们最熟悉不过了,都是对应着的,这个呢,其实就是将八卦图给剖解开,一分为二了,左边的是‘阴’八卦,右边的是阳八卦,咱们所看的左边,就是‘阴’八卦,但‘阴’八卦也分八个方位,不过,位置刚好跟对面的相反的,左边第一个是乾,这没错,右边最后一个是坤,如此类推,咱们先做好记号,在‘洞’‘门’前写好,两边呢,都写好字,都写好了后,这样呢,就不会‘弄’‘混’了。”

楚桂儿道:“那该怎么走出去呢?”

‘玉’霄笑道:“反反复复,来来回回,也就是说,从乾位开始走,在坤位走出来,然后在坤位再走进去,再回归乾位,再然后,从乾位置走出来后,再走兑位,从艮位走出来,然后再走回到兑位,再到离位,从离位走进去,走到坎位,如此反反复复,都来回的走两遍,这样才能走出来,走出了八卦后,再从中间的两个冰‘门’走入,来回的再走两遍,走完这一遍后,再颠倒过来,从右边的桥走这样再走一遍,然后呢,再从乾直接走到坤,从坤走到兑,从兑走到艮……这样呢,就可以走到第二个阵中了,明白了吗?”

众人纷纷苦笑不已,这么繁琐的走阵方法,也难怪找不出破解方法,更难怪走不出这个‘迷’阵了,这么复杂的走阵方法,若不是懂行的,就算是一辈子都走不出去,那真是被活活的困死在里面了。

楚桂儿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呀!我的天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对呀,就是这么走呀,霄哥哥,你真是太聪明了!”

楚桂儿兴奋的抱住‘玉’霄,就在‘玉’霄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众人不禁哈哈大笑,但也真的佩服‘玉’霄了。

牛犇犇对白莲笑道:“莲妹,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叫他大哥了吧,现在你也服了吧,这么复杂,我就算一辈子都领悟不透的。”

白皛皛也赞道:“霄大哥,我真服了你了,我怎么想也想不出破解之法,没想到,到你手中,就迎刃而解了。”

白莲撇嘴道:“切,先别夸他啦,等走出去再给他戴高帽吧。”

楚天祥道:“事不宜迟,咱们立刻就试试这个办法!”

‘玉’霄点头道:“嗯,咱们分头先在八个阵‘门’上写上字,这样就不会走糊涂了,楚伯伯,你们到左边去写字,我和桂儿她们去右边写字。”

众人兵分两路,纷纷走到了阵‘门’前,按照规矩,在冰上刻下了八卦的几个字,做好了记号。

众人做好了记号后,又都聚在了一起,开始按照这复杂而又繁复的方法开始走‘穴’了,从一个方位到另外一个方位来回走两趟,八个方位,一个方位走两遍,八个方位,就是十六趟路,‘阴’阳两遍,就走了三十二趟,加上九宫中间的四趟,再加上从新又走了一遍,走了十六趟,总共加起来,走了五十多来回的路,每走一次,就走三层,下九十九道台阶,两边就是六层,就是一百九十八道台阶……

众人来来回回的走着,简直走的头都晕了,虽然都是在‘玉’霄的水晶泡泡内,驭动泡泡飘着,但来来回回的,也走的都烦死了。

整整走了一个多时辰,这才完全走完这一趟,算算应该出了阵了。

众人都苦笑连连,躺在水晶泡泡内都懒得动了。

雪紫儿喘着气苦笑道:“我的天,走的我头都疼了,怎么这么麻烦,霄哥哥,这算是出了第三空间了吗?”

曲仙儿道:“是呀,出了幻阵中的天遁阵了吗?”

‘玉’霄苦笑道:“现在哪里知道呢,等会休息一下,咱们去看看,若是走到阵‘门’前,左右两边,还是九道冰‘门’,那就是还没走出去,若是走出来了,左右两边第一次见到的阵‘门’,若是八道冰‘门’了,那就证明走出了幻阵中的天遁阵,来到了地遁阵中了。”

其实,说是阵‘门’,但却没有‘门’,冰‘洞’完全是敞开的,这些冰‘洞’都一个样,都是高约有一丈一,宽约有三丈三,冰‘洞’上都没有‘门’。

陶天喜道:“那,那为何非要是八个阵‘门’呢?”

‘玉’霄道:“陶叔叔有所不知呀,咱们出了‘阴’阳太极八卦九宫图,包裹着‘阴’阳太极八卦九宫图的,就是八卦演化而出的八八六十四卦了,所以,必然第一个见到的是八个阵‘门’,出了八个阵‘门’后,就见到了六十四个阵‘门’了,这就是奇‘门’遁甲所布的阵图了,很复杂的,跟你说,你也不懂。”

陶天喜以手加额道:“天!天呀,这谁这么缺德,谁设计出来的奇‘门’遁甲呀?”

楚桂儿吃吃笑道:“你就知足吧,这是叫你坐在水晶泡泡内随着水晶泡泡飞,若是让你一步一步的走,累死你!”

曲仙儿笑道:“是呀,若是咱们御剑飞的话,都不好飞,这里太矮了,幸好霄哥哥会做水晶泡泡,让你们坐在上面,不用用脚走,要不然,走一天一夜都难走出去。”

众人纷纷苦笑不已,但也庆幸不已,的确是这样,幸好有水晶泡泡,还真是轻松了不少,不过就是‘浪’费点时间罢了。

白皛皛道:“霄大哥的水晶泡泡真是妙极了,也亏你能研究出来,真是服了你了。”

‘玉’霄哈哈笑道:“我也是好玩罢了,这是我在海中找珍珠果的时候研究的,龙伯伯的水功用皮肤呼吸,是不错,可是呢,还是要闭气呀,所以,我偷个懒,才研究出这个的,当时也是为了救翡翠,才开始做小气泡给她呼吸的,可是渐渐的,我就研究出这个好玩的了,哈哈哈……”

龙天罡苦笑道:“唉,我在水下这么多年,也没想到做这个,你可真行。”

‘玉’霄嘻嘻笑道:“龙伯伯,这还是要谢谢你,你教给我的水功,真是不错,这个水晶泡泡,也是按照水中运气之法,就好似水中的鱼儿吐泡泡一样,不过,我是运用心法,将水中的人能用的空气聚集在气泡内,而鱼儿吐出的却是呼出的气,但大同小异的,其实你们好好的练习一下,也能做的。”

楚桂儿道:“切,净骗人,我们会做了好久了,都没你做的好,总是爱破了。”

‘玉’霄道:“这是因为我是用两把神剑做的,而且,我做的气泡有弹‘性’,你们做的只是气泡,却没将弹‘性’加进去,所以爱破了,这个,是需要天分的,嘻嘻……”

白莲笑道:“行了,就别吹啦,我看,咱们还是看看到底出了阵了没有,看看刚才是不是白走了。”

曲仙儿道:“就是,若是走了这一圈都白走了,回来,打爆你的头!”

洪袖儿道:“就是,若是你走错了,害的大家白白走了这么多冤枉路,那回来再收拾你。”

‘玉’霄叫道:“我的天呀!你们讲不讲理呀?我又不是神仙,我只是按照口诀什么的研究出来的,走错了,也不能都怪我呀。”

白莲吃吃笑道:“就不讲理,气死你!”

曲仙儿道:“我们‘女’人就不讲理,怎么样,谁叫你是男人的。”

秦扬微笑道:“行啦,就别欺负霄儿了,霄儿也尽了全力了,若是走错了,这也不怪他呀,大不了咱们再研究吧。”

‘玉’霄嘻嘻笑道:“还是师娘最好了,说句公道话,师姐这么野蛮,而师娘这么温柔,师姐一点也不像师娘,看来,仙儿师姐一定不是师娘的亲生‘女’儿,对了,看来一定是在土里刨的,难道她是地瓜‘精’?”

曲仙儿嘤咛一声,就去敲打‘玉’霄,嗔道:“你才是地瓜‘精’呢,你才是捡来的呢,打死你,胡说八道。”

秦扬吃吃的笑着,将宝贝‘女’儿揽在怀中,笑道:“好啦,不要闹了,咱们都被困了这么久了,不知道家里如何了,赶紧办正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