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二百七十四章 奇门遁甲4

仙疆魔域 二百七十四章 奇门遁甲4

秦扬说罢,飞身钻进了水晶泡泡,其余人也都进了各自的水晶泡泡。-

‘玉’霄夫妻七人在一个水晶泡泡内,秦扬夫妻在一个水晶泡泡内,犇犇,皛皛,风月和白莲在一个水晶泡泡内,其余人,有的三个,有的两个,有的夫妻在一个水晶泡泡内,于是,十几个水晶泡泡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往前面飞去。

等飞到了前面,众人一见,真是欣喜若狂,原来,每走过了桥,走三层,就会遇到九个冰‘洞’口,也就是九个‘门’,但现在,果然是九个‘门’不见了,变成了八个阵‘门’了,这就是说,已经走出了第三空间了,破了原先的那个幻阵,破了天遁阵了。

‘玉’霄果然没有算错,果然走出来了,众人焉能不开心?

六个姑娘高兴的忘乎所以,在‘玉’霄的脸颊上一人亲了一口,真是高兴坏了。

‘玉’霄得意的道:“哈哈,我没算错吧。”

白皛皛挑起了大拇指,赞道:“霄大哥,高!我服了!”

‘玉’霄笑道:“既然咱们出了天遁幻阵,现在咱们该研究怎么破这个地遁虚阵了,走吧,咱们先到桥上去,回去后,再摆出八八六十四卦的阵图,休息休息,想想破解之法。”

众人也真是疲惫了,这从早上研究阵法开始,到走了这么多路,真是费了不少的劲,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了,都快到中午了,真是疲惫不堪。

众人都来到了桥头,纷纷躺在了水晶泡泡内休息了约有半个时辰。

楚桂儿想去方便一下,拉着几个姐妹一起去方便,但走到桥头不仅失声惊叫!

众人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几个姑娘遇到了什么埋伏,纷纷亮出了兵器,准备迎敌。

但远远一看,只见并没有什么埋伏,但几个姑娘却都惊呆了。

楚桂儿连声叫道:“霄哥哥,你快来看呀,见鬼了,真的见鬼了,快来呀!”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玉’霄问道:“怎么了,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要吓死人呀!”

楚桂儿指着桥头上,道:“快看,快看呀,这里有字呀,咱们又回到了天遁幻阵中了!”

‘玉’霄惊了一声冷汗,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又回到了原阵内了呢?

‘玉’霄‘揉’‘揉’眼睛,用剑光照了照桥头,仔细的一看,不仅也失声道:“啊!见鬼了!”

原来,桥头上刻着两个大字:来过!

这正是‘玉’霄所写的,这两个字写在天遁幻阵内的那个桥头的,可不知为什么又见到了这两个字,这岂不是见鬼了?

楚桂儿失声道:“这……这怎么回事?”

‘玉’霄沉思片刻,问道:“刚才咱们可曾经过这两个字?”

楚桂儿摇摇头道:“没有呀,我怕走错了,还留心看了看,刚才咱们走到这里的时候,桥头上没字的,回来的时候,也没字的,可是,不知为什么,现在忽然出现了字,咱们……咱们是不是又回到了天遁幻阵内了?”

‘玉’霄冷汗湿透了全身,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玉’霄沉声道:“走,去阵‘门’看看去,若是有九个阵‘门’,那就是又回到了原点了!”

众人焦急万分,纷纷飞到了阵‘门’前,这一看,都傻了眼,原先来过的阵‘门’,数了数是八个阵‘门’的,可是现在,竟然又成了九个阵‘门’了!

而且,八个阵‘门’上都写着字,写着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个篆字,正是这些人亲手刻在冰上的字。

在左边,是楚天祥亲手所刻的,楚天祥看着自己写的在八个‘门’上的八个篆字,不由得也傻了眼。

‘玉’霄刹那间就觉得汗‘毛’孔都湿透了全身了,失声道:“我的天!真是活见鬼了!这……这究竟怎么回事?明明刚才是八个阵‘门’的,怎么又成了九个了?”

众人就觉得汗‘毛’孔都竖起来了,冷汗都湿透了全身!

难道真的有鬼?

这难道就是鬼遮眼不成?

雪紫儿怒声喝道:“什么鬼,给我滚出来!有本事出来一战!”

卓悠悠也执出霜寒剑,厉声道:“滚出来!妖魔,有本事出来一战!”

罗贞苦苦一笑,叹道:“紫儿,悠悠,不要吵了,这里根本就没有鬼。”

雪紫儿皱眉道:“若不是鬼搞的鬼,焉能这么邪乎呢?”

罗贞道:“我已经念动法诀,用‘阴’眼看过了,的确是没有鬼魂作祟。”

罗贞是九‘女’中最善于修罗之术的,修罗之术,就是‘阴’魂之术,若是有鬼,她定然早就发觉了,可是,罗贞却没有见到。

应天生也道:“不错,罗师姐说的没错,这里的确没有鬼魂作祟,我也没见到鬼魂,若是有鬼魂出现的话,我的生死轮回牌上就会发出幽绿‘色’的光芒,而且,我用‘阴’眼也能看到鬼魂,但现在,根本就什么也看不到,这就证明并非是鬼魂作祟。”

楚桂儿道:“呀,那不就邪‘门’了吗?这怎么可能呢?”

‘玉’霄长叹道:“唉,二位老人家不会看错的,定然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了,但究竟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了呢?唉,咱们回到桥头,好好的想想吧,唉,我头疼死了,我先休息休息。”

‘玉’霄真累了,费尽心血,刚刚破开了奇幻之阵,但刚破开,又莫名其妙的又回到了原点,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众人无‘精’打采的回到了桥中,真是相对无言,都躺在了水晶泡泡内。

谁也没有再说话,就连七个灵兽,都无‘精’打采的没了‘精’神了,也卧在水晶泡泡内,一动不动的休息了。

‘玉’霄枕着‘玉’蝶的大‘腿’,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也没‘精’神玩笑了。

六个姑娘也苦笑不已,都纷纷背靠背,也开始休息。

就这样,沉默了足有半个时辰的时间,‘玉’霄才长叹一声,坐了起来。

‘玉’霄沉声问道:“刚才我又好好的想了一遍,明明我这么做是对的,就是这么走出去,而且,事实也证明咱们也的确走出去了,可为什么会莫名奇妙的回到了原点了呢?这不是很奇怪吗?我觉得,一定是某个地方有纰漏之处,你们都好好想想,对了,奇‘门’遁甲,你们都告诉我了吗?”

白皛皛苦笑道:“是呀,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而且,你都会了呀,比我都强了。”

‘玉’蝶道:“不错,就这些,你现在的领悟比我们俩都强了,实在是没什么错。”

‘玉’霄沉声问道:“你们好好想想,这种幻阵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犯克呢?也许,是什么东西犯克,才又引发了幻阵,将咱们直接又送回到了第三空间。”

众人想了半天,应天生沉声道:“是不是咱们的兵器什么的犯克?亦或者是什么宝贝跟这阵法犯冲呢?”

‘玉’霄点点头道:“完全有这个可能呀,要不然,不可能的,但究竟什么犯克呢?”

白皛皛忽然失声道:“哎呀,对了,我才想起来,我也听师傅说过,这种幻虚阵跟东西犯克,只要有什么东西,就会重新引发,一定是这样!”

‘玉’霄喜道:“那你再好好想想,究竟是什么东西?”

白皛皛闭着眼睛想了半天,忽然眼前一亮,惊呼道:“对了,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就是听师傅提过一句罢了,师傅好像是说,这种幻阵,跟灵物犯冲,只要有灵物在,就会重新引发的,这就是这幻阵的厉害之处,对了,师傅就是这么说的!”

‘玉’霄急忙问道:“那……那这灵物,究竟是死物的,还是活的?是兵器,还是衣服?究竟是什么呢?”

白皛皛仔细的考虑了半天,这才道:“呀,对了,应该是活的,我模糊的记的,师傅曾说过,说我若是骑着乘黄进了这幻阵中,那就一辈子都飞不出来了!一定是活的,这灵物一定指的是活的!”

‘玉’霄颤声道:“啊!你……你是说,莫非是因为咱们都骑着神兽来的,它们都是灵兽,所以……所以又引发了幻阵?”

白皛皛也颤声道:“是……是呀……”

‘玉’霄失声道:“难道,难道只有杀了它们,当灵物死了,才……才能不引发这个幻阵吗?”

白皛皛也惊骇无比,颤声道:“也……也许是吧,应该是这么个意思……”

‘玉’霄扑通一声,坐在了水晶泡泡内!

要知道,白皛皛的乘黄是灵兽,那龙鱼,囚牛,睚眦,蒲牢,赑屃,狴犴这六个都是灵兽,而且不是真龙所生的九子,就是龙的近亲,都比乘黄高贵,当然更是灵兽了。

若是只有杀了这七个灵兽才能走出去,那谁又忍心杀了这些宝贝?

‘玉’霄摇头道:“不!不!不!不行!若是只有杀了龙龙它们才能走出去,那就算是一生一世走不出这里去,我也绝不会伤害它们的!”

别说‘玉’霄舍不得,谁也舍不得!

七个灵兽都通灵,一听主人说的话,七个灵兽都叫着就来到了主人的身边,一个个的趴在了主人的脚下,不住的叫着,也不知说着什么。

‘玉’霄抱着龙鱼,道:“好龙龙,你放心,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我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伤害你的呀,你不要担心。”

熊天燚和曲天赋等人也安慰着自己的灵兽,这些灵兽都通灵,人的话基本都能听懂,‘玉’霄等人焉能舍得伤害它们,但怕七个灵兽误会,所以,百般的安抚着。

‘玉’霄苦笑道:“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大家不要急,慢慢的想想破解之法吧。”

‘玉’霄轻轻抚‘摸’着龙鱼,进行安抚着,龙鱼也不再焦躁,就静静的趴在主人身边。

‘玉’霄想了想,忽然笑道:“有了,既然这几个宝贝的灵‘性’能引出幻阵来,那把它们先暂时的关起来不就得了?我这葫芦别有‘洞’天,就委屈它们去葫芦内先玩玩,等咱们出了这鬼地方,再放出它们来就是了。”

众人纷纷点头,桂儿笑道:“这个主意不错,若是真的只有杀了它们才能出阵,谁忍心杀它们?这样的话,两全其美,真是太好了。”

曲仙儿道:“但不知管不管用呢?”

‘玉’霄笑道:“试试呗。”

‘玉’霄说罢,轻轻抚‘摸’着龙鱼的头,道:“好龙龙,就委屈你们一下了,你们都是灵兽,跟这阵犯冲,所以,我只好先将你关到葫芦中待半天,等我们出了这鬼地方,就会放你们出来了,好不好?”

雪紫儿扑哧一笑,轻轻的摇摇头。

‘玉’霄竟然跟龙鱼说着话,将龙鱼当成了人对待,还征求龙鱼的意见,真是跟孩子似的。

就见龙鱼不住的点着狰狞而又威风的龙头,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同意了‘玉’霄的办法。

‘玉’霄哈哈笑道:“我就知道龙龙最乖了,你们七个先到我的葫芦中玩玩去,等我们出去了,就放你们出来,咱们再回家,对了,龙龙,葫芦内有点危险,它们就要你照顾了,尤其是那个黄‘毛’小狐狸,它的本事最差了,你更要多多照顾它,明白吗,还有,不要到处‘乱’跑。”

白皛皛的乘黄也是灵兽,虽然不及龙鱼和龙之九子等灵兽,但也是奇兽,也是通灵的。

那好似狐狸一般,背上有双角的乘黄,一听‘玉’霄说它的本事最差了,不由得气的对着‘玉’霄示威,若不是主人在这里,都能扑上去咬‘玉’霄几口了。

白皛皛这个笑,轻轻的拍了拍乘黄的头,道:“不要无理,人家是好意,你生什么气?”

‘玉’霄哈哈笑道:“喂,我说错了还不行吗?你们七个都有本事,行了吧?”

曲天赋等人也叮嘱了各自的灵兽一番,白皛皛将乘黄身上的一壶箭都放在了一起,背在了身上,轻轻的拍拍乘黄,对‘玉’霄道:“好了,让它们进去吧。”

‘玉’霄点头,让七个异兽坐在了一起,然后将葫芦嘴拔开,葫芦嘴对着七只异兽,念动法诀,就见小葫芦内喷出一股清烟,七个异兽就消失了。

‘玉’霄一只眼对着葫芦看了看,里面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见。

‘玉’霄对着葫芦口道:“喂,你们七个乖乖的不要‘乱’跑,要小心点,很快就放你们出来了。”

‘玉’霄将葫芦收好,苦笑道:“来吧,各位,咱们再转一圈吧……”

陶天喜长叹道:“唉,还要转呀,我的天,我的头都转晕了。”

‘玉’霄笑道:“你不喜欢转,那你就留在这里吧。”

陶天喜骂道:“放屁!谁愿意留在这鬼地方!”

姚霞微笑道:“好了,别玩了,你不会躺在水晶泡泡内不去看吗?这水晶泡泡我驭动就好了,你就只管睡觉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