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7章 折将2

第二百七十七章 折将2

随着一声霹雳雷鸣一般的大吼,就见半空中飞来了六个人!

岳盈偷眼观看,真是欣喜若狂!

原来,飞来的这六个人正是自己人,那个霹雳一般的声音,正是石力所发!

除了石力之外,还有石力的几个师弟,冯成,童山,黄矗,燕镰四人,洪天福的五大弟子都到了!

除了洪天福的五大弟子之外,另外华楼也在其中!

原来,廉政纵火烧城,阻住了群兽,等飞出去二十多里地了,一见追兵没杀来,这就立刻将十三人,分出六人前去支援渊城,告诉众人,赶紧撤退。.最快更新访问: 。

廉政可谓是足智多谋,深谋远虑,若是按照廉政的吩咐,坚守城池不出战,拖延一会,掩护大部队和百姓都撤走了,这些人再撤,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一个是,廉政派出了四个和尚,再加上岳盈等五人,人手已经够用了,足够抵挡一会的了。

也的确够用了,空中七大亲传弟子一对一跟妖魔决斗,绝不会抵挡不住,而城下有**和藏伽指挥守城,半个时辰内是不会守不住的。

本来,廉政做的安排很好,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可错就错在,**不听命令,要搞分裂,搞个人英雄主义,贪功心切,跟妖魔出城决战,放弃了有利的地形,不但如此,他还冒然轻进,中了妖魔的埋伏,‘弄’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廉政所率领的人马损失并不严重,仅是损失了两千兵,但却击毙了数百的兽群,可谓是小损失,因为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这都很正常。

廉政一撤退,并没有忘记渊城,立刻派人前来支援,而事实上,四僧也就走是走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若是按照他的命令行事,是万万不能出什么变故的。

因为城中有一万多‘精’兵,还有九个亲传修道弟子顶着,应该没什么变故。

但就算如此,廉政也放心不下,一等安全了,立刻又派出了六大高手前来支援,廉政怕有闪失,派出了五个勇将断后,且战且走,因为华楼‘精’细,也是智谋之人,所以,廉政连华楼都派出来了。

若不是**不听指挥,‘私’自出战,绝不会变成这个局面。

六个人来到后,立刻学着廉政的办法,放火烧成,阻挡住大批的妖兽,然后弃城而走,这样的话,这一万多‘精’兵除了守城死去的那一两千人之外,完全能保全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有这种意外。

六人不敢耽搁,急忙赶往渊城支援和送信,正在最危急的关头赶到了。

这六人一来,真是来的正是时候,再若是晚来一步,这七人也‘交’代在此地了。

华楼足智多谋,一见这情景不好,洪天福的五大弟子冲了下去,华楼却没有冲下去。

洪天福的五大弟子都是勇猛之将,石力用的是开天霹雳斧,冯成用的是雌雄霸王鞭,童山用的是神龟铁背楸,黄矗用的是辟云裂地锄,燕镰用的是死神半月镰,这五个修道弟子,都有万夫不当之勇,不但有道术,而且本身就很勇猛,用的还都是重兵器。

这五人杀开一条血路,就冲了下来,这五人突入起来的杀入,被困住的七个人顿时来了‘精’神,十二个修道弟子联手对付群兽,顿时杀的群兽兽头滚滚,残肢‘乱’飞!

燕镰抡动死神半月镰转开了圈子,大喝道:“快走!”

这死神半月镰也太可怕了,被他急速的旋转着,就好似如今飞机上的螺旋桨一般,真是碰着就死,挨着就亡!

就连灵虚见到这种可怕的兵器,都无法下手,因为这种打法,完全是自保,这锋利的镰刀飞速的旋转着,碰着就给斩成了两段!

十二个人保护着两个昏死过去的和尚,终于飞了起来!

无数的飞鱼哪肯甘休,纷纷扑了上来,拦住了去路!

但那些飞鱼刚要阻住去路,华楼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之所以没飞下去救人,就是为了断后的。

华楼一抖手,在锦囊袋中撒出了三百六十五颗黑白‘玉’棋子!

这一次,他用的不是气剑了,而是用的真棋子,这些棋子被他用真气所发出,又是真的‘玉’石棋子,虽然并不大,但若是打中眼睛,那必然打瞎!

华楼一抖手,就发出了三百六十五颗墨‘玉’黑白棋,黑白棋一阵‘激’‘射’,就听惨叫声不断,再看那些飞鱼,被打得嗷嗷直叫,惨叫连连,也不知有多少鱼眼被打瞎了!

不但那些鱼,就连地上的群狼,北极熊,龙虾,雪狐等等群兽,也有不少被打瞎了双目!

就连那七个妖魔也没捡到便宜!

灵虚刚要阻住十几人,就觉得漫空暗器打到,有黑有白,也不知打来的是什么!

灵虚赶忙挥动命运烈焰刃拨打墨‘玉’黑白子,但即使如此,也被两颗墨‘玉’黑白子打在了头上,顿时,将他的头打出来了两个小包。

他的六个徒弟也是一样,三百六十五颗棋子旋转飞舞到处‘乱’飞,那还顾得上去阻拦那些人,自护都不暇了。

六大弟子虽然一阵拨打石子,但身上也叮叮当当的挨了几下,虽然打的剧痛无比,幸好不是伤在眼睛上。

十二个人在半空中杀开了一条血路,等御剑飞到了天上,这才都长出一口气。

只要飞到了辽阔的天空,就有施展的空间了,那就不会有危险了,否则,被群兽困在垓心,神仙也必死无疑。

华楼一看脱了险了,将天机盘一抖,再看三百六十五颗棋子自动飞回,一颗不少,都被吸在了棋盘上了。

华楼大叫道:“禅悟,禅机二位师兄,你们快保护着两位师兄回山治伤,岳盈,应刑,你俩随同保护,事不宜迟,现在就走,这里‘交’给我了!”

四个人答应一声,禅悟和禅机将两个血淋淋的师弟背在背上,岳盈和应刑左右保护,四个人化作一道光,直奔天帝山飞去。

华楼一见四人走了,定下了心,赶忙大叫道:“快撤退,弃城,大家快逃!”

随着华楼一声令下,守城的兵恨不得有这个命令,无数的人抬着元帅的死尸,夺路而逃,一起往长江河岸边的浮桥附近逃去。

那本困住的两千多人,经过一阵惨烈的厮杀,已经被死了一半了,仅有一千多还活着,那一千多,也拼命的开始突围。

华楼沉声道:“那几个妖魔,‘交’给你们了,大家小心,我去帮着那些弟兄杀出重围!”

石力道:“放心吧,‘交’给我们了!”

华楼嘱咐完毕,踩着一颗白棋和一颗黑棋,然后一抖手,就将无数的黑白棋都撒了出去,顿时,漫空的暗器又开始‘乱’‘射’一通了,纷纷‘射’向了拦路的虾兵蟹将!

华楼大喝道:“弟兄们,快撤退,杀出去!”

三百三十三颗黑白棋‘乱’飞不已,‘射’中一妖,自动飞出去,接着‘射’其余的,眨眼间,就‘射’瞎了无数虾兵蟹将的双目!

侥幸活着的一千多兵,得到了华楼的帮助,顿时压力大减,趁‘乱’和外面杀来的一些兵两面夹击,终于杀开了一条血路,逃了出去。

无数的虾兵蟹将在后就追,所有的妖魔一起出动了!

这时,想要放火烧城阻住妖魔都没这个时间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的逃,逃得快的,算是捡了‘性’命,逃得慢的,那只能葬身在兽口了。

灵虚气急败坏,怒吼一声,率领着无数的飞鱼‘精’就追杀了上来,直奔那些亲传弟子。

这一次,想要击毙这些弟子可不容易了,天空辽阔,可以尽情的施展,哪有这么容易击毙这些修道高手?

华楼,石力,冯成,童山,黄矗,燕镰,倪梨姗,冷凝,楚烟寒九人且战且走,随着逃兵一路打一路飞。

虽然有大批的飞鱼,但那些飞鱼行动迟缓,而且天空这么辽阔,也难以困住这九大高手,这九个亲传弟子,个个都是高手,哪有这么容易被困住。

刚才被困,只是误入重围,现在一旦脱困,各自凭着本事和道术,自保是完全没问题的。

七个妖魔指挥着飞鱼群,开始围杀这九大弟子。

九人不敢恋战,在半空中飞来飞去,展开了游战,九人且战且走,随着逃兵和脚下的兽群,一起到了长江边了。

再看江边上的浮桥早就不见了,早就被妖魔烧毁了!

这活着的七八千逃兵,一个个也顾不得江水的冷了,扑通扑通的都跳进了江水中,开始往对岸游去。

这些人就靠着长江长大的,水‘性’那是没得说,虽然天气寒冷,可是江水却没有结冰,因为这里是地处南方,冬天也不那么冷,不像北方那样。

七八千人都逃进了水中,开始往江对面游去,无数的妖魔也不放过,也纷纷跳进了水中,在水中就追杀了起来。

那些妖魔更不怕水,因为那些虾兵蟹将本就是水中的‘精’灵,水就是它们的家。

幸好,搭浮桥的地方,江水不那么汹涌,江面也不算太宽,仅有五十多丈宽,水‘性’好的人,一口气就能游到对面了。

那几个炎国的将军,在众多兵的保护下,背着死去大帅的尸体,都安全的逃到了对岸了。

而最后下水的一千多兵,却没这么幸运了,被后面的虾兵蟹将追上了,在水中就展开了殊死搏斗,时间不大,一千多兵惨死在水中,一千多虾兵蟹将也没有幸免,也跟一千多兵拼了个同归于尽,立刻,江面上飘满了死尸,整个江水都成了血红‘色’的了!

逃兵过了江,亡命而逃,一直往四五十里地外的炎城逃去。

到了对岸了,就安全多了,那些虾兵蟹将刚追杀了不远,就遇到了炎国的‘精’兵,一通‘乱’箭给‘射’了回去,那约有五千多逃兵总算逃回来了。

但一万多‘精’兵,却损失了一半多!

这个损失可真不小,不但不小,而且还折损了两个修道高手和一个炎国的大将。

这一切的一切后果,都是**不听指挥,搞分裂独立个人英雄主义引起来的。

不过,也不用惩罚他了,因为**也没得好,重伤昏‘迷’,估计是‘性’命难保了,人都要死了,还怎么怪他。

华楼等九人且战且走,也随着逃兵一起飞到了对岸,那一群一群的飞鱼也都追杀了上来,但仅是那些飞鱼追杀上来,如何能得到好?

被众人一通‘乱’箭,‘射’杀了不少,七大妖魔恼羞成怒,但也无可奈何。

灵虚下令全军过河,开始追杀。

于是,炎国的兵且战且走,都往炎国的国城炎城逃去。

这炎城,是炎帝居住时候建造的城池,故此取名叫做炎城。

炎城乃是国都,建造的十分坚固,华楼等九人逃进了城中,就开始指挥守城,有了城池作为依靠,立刻战局就发生了变化。

炎城内兵‘精’粮足,‘乱’石,羽箭,鱼油等守城工具应有尽有,立刻就将来犯的虾兵蟹将打退了。

灵虚下令强攻城池,就在这时,廉政率领的兵马也赶到了。

廉政之所以来的更晚,只因为在石桥上也有伏兵!

灵虚袭击渊城,而嗷泽却不在这里,其实,嗷泽正在石桥边。

嗷泽让灵虚袭击渊城,引走守石桥的兵,他好攻占石桥,掐断楚城逃兵的后路,先掐断了后路,然后来一个两面夹击楚城,这样一来,廉政被两路夹击,楚城的两万多‘精’兵和渊城的一万多‘精’兵必然后路被断,腹背受敌,必然全军覆没。

这就是两个妖魔的诡计,这个毒计可谓是妙的很。

但可惜,廉政早有防范,已经派出一千五百多‘精’兵守住了石桥,除了这一千五百多‘精’兵之外,附近还有不少的兵保护着百姓过江。

经过一场厮杀,拖住了时间,大批的百姓总算都转移走了,粮草也都转移走了,所以,廉政当机立断,立刻弃城而走,放火烧城,阻住了追杀的兽群。

那一千五百多守军,严阵以待,没有命令,谁都不敢离开桥头,嗷泽等了半天,居然不见守军撤走,实在等不下去了,只好指挥虾兵蟹将开始强攻石桥,企图夺占石桥。

那一千五百多守军一见水中钻出来了虾兵蟹将,顿时万箭齐发,先用箭抵挡了一会,弓箭‘射’完了,又展开了‘肉’搏战!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