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8章 损兵5

第二百七十八章 损兵5

狐媚儿冷笑道:“好吧,既然你们要做英雄,既然你们选择死路,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我们姐妹算是仁至义尽了!”

三圣‘女’说罢,纷纷骑着三只灵兽飞回本阵中,隐身到了雾气朦胧中了。-

舒翎这个笑,一见三‘女’来到,微笑道:“三位姐姐,这是何苦呢。”

狐媚儿媚笑道:“老弟,你这就不懂了,这就叫攻心战,反正他们都是要死的,何必着急呢。”

素妙儿道:“咱们开始攻城吧。”

狐媚儿笑道:“嗯,这就开始了。”

狐媚儿轻轻的开始摇起了**摄魄铃,清脆悦耳的铃声叮铃铃的响了……

这铃声颇有旋律,好似一种铃声就代表一个命令,一种铃声就代表派遣那种动物去攻城。

随着铃声的响动,再看黑烟中,冲出了一批半人半兽的妖人,呐喊着举着云梯,藤牌和刀枪就扑向了城池!

大战终于开始了,尹宫大喝道:“杀,放箭!”

刹那间,万箭齐发,‘射’向了妖人!

一顿‘乱’箭,‘射’死了一片,‘射’死一片,又冲上来一些,‘射’死一片,又杀上来一批!

不但半盏茶的时间,再看城下顿时死尸堆积如山了!

忽然,就听一阵阵酥骨**十分悦耳的笛声响起……

悠扬的笛声穿过黑雾,刺破了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回‘荡’在城中……

那笛声似、‘春’天的少‘妇’情深款款,似发、了情的猫儿,在寂静的夜里放‘荡’的叫着,又似‘女’人在啸魂的音律中,跳起了燕舞……

刹那间,听到的人随着不同的心,眼前出现了种种不同的假象,有的生‘性’……之人,眼前出现了不着一物的美‘女’,把持不住‘激’‘荡’之心,这就扑上去求欢!

顿时,失足落下,落入了城下,摔成了‘肉’泥,被一拥而上的群兽给啃噬的一干二净,化为了血淋淋的枯骨!

有的忘了是在打仗了,前面的人还拿着刀枪,就当作了美‘女’了,直接扑在了刀枪上了,又死了不少。

还有的人,眼前出现了魔鬼,吓得惊叫不已。

有的人亏心,有的人怕什么东西,于是,眼前就会出现了什么……

刹那间,守城的两万‘精’兵就‘乱’成了一锅粥……

“啊……好……好热呀……”

“我的头好痛呀……”

“美‘女’,别走,我来了……”

再看守城的军兵,一个个忽然间像中了魔法一般,有的脱衣,有的扔了刀剑,居然去脱‘裤’子,有的则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真是丑态千万万,难以尽言。

这笛声正是九命天猫素妙儿所吹奏的摄魄曲,听到的人,若是功力不够,定然会想入非非,觉得身体燥热,不过一会的功夫,就会觉得血脉喷张,时间久了,定然会吐血而亡……

这乃是十分邪恶的一种魔曲!

无数的军兵哪有防备,立刻就被魔音所控,手舞足蹈跳起了脱y舞,刹那间,丑态毕‘露’,真是令人不堪入目。

尹宫暗叫不好,赶忙横过断肠金笛,也吹奏开了曲子!

就见无形的音符化作一道道无形的音‘波’,就跟飘来的笛声撞在了一起!

空中隆隆作响,打起了闷雷,两种不同的笛声‘激’烈的碰撞着,擦碰出阵阵火‘花’……

尹宫的笛声似哭似泣十分的忧伤,好似一个伤心‘欲’绝的人痛哭不已,素妙儿的笛声‘春’情‘荡’漾,极其的**y‘荡’,但两种不同的笛声撞在了一起,却彼此抵消,也许,只有伤心‘欲’绝痛断肝肠的心情才能够抵御那种之心吧。

素妙儿大吃一惊,万没料到,天帝山除了曲天赋一家之外,居然还有人‘精’通音律,没想到,曲天赋的首徒音律和功力的造诣竟然已经不在师傅之下,已经得到了真传了!

素妙儿一咬银牙,暗暗的道:“臭小子,还真有点本事,竟然能以音破音,以气破气,将我的魔音冲淡,好,我就跟你比比!”

素妙儿忽然笛声一边,变得刺耳异常,仿佛夜枭鬼叫一般的难听!

再看城中的人,本来刚刚好多了,忽然间,都抱住了头,惨叫道:“啊!我的头好痛呀,啊……”

“你是魔鬼,我要杀了你……”

“妖魔,拿命来……”

再看,不少意志不坚的人,顿时挥起了刀剑砍向了自己的伙伴!

这乃是魂断离恨曲,更是凌厉无比极其邪恶的旋律!

听到的人,只要功力低下,抵制不住,就会被魔音所控,眼前出现幻象,见到的是自己的仇人,妖魔,心中恨谁,就会见到谁的幻象,就会控制不住清虚,‘迷’‘迷’糊糊的对周围的人挥起了刀剑,而且,不出半柱香的时间,这些人若是依旧还被魔音所控,定然七窍流血而亡!

所以,城中的两万兵对自己人挥起了屠刀,开始互相残杀起来!

尹宫措手不及,没想到素妙儿换了曲子!

慌‘乱’之中,竟然不知用什么曲子破解这魔曲了!

幸好史微也善于音律,史微一见不好,急忙将星罗‘玉’盘收起,‘抽’出了‘玉’笛,也开始吹奏了起来!

史徵吹的是龙‘吟’凤鸣曲,刹那间,就听龙‘吟’,凤鸣,好似百鸟唱起了悦耳的歌曲,就跟这魔曲撞在了一起!

立刻,魔音减弱了不少!

血红急忙纵声狂啸,用啸声来压制这可怕的魔音!

这一来,笛声,啸声,立刻冲淡了这魔曲,果然,城中的‘精’兵舒服多了,也清醒多了。

尹宫趁机运用真气大叫道:“弟兄们,妖‘女’善魔音,大家快找东西堵住耳朵!”

清醒的人冷汗直流,刚才没有防备,差一点被魔音所毁了,这才知道妖魔的厉害!

无数的人急忙撕**上的衣服,扯下布条就紧紧的堵住了耳朵!

但这一来,虽然魔音听不见了,就连尹宫的命令恐怕都听不清了。

素妙儿暗自称奇,没想到,又一个擅长音律的人!

而且,这声啸声内力浑厚无比,可见修为不浅,真是劲敌!

素妙儿一见人人都堵住了耳朵,再吹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这才停下了吹笛。

狐媚儿笑道:“咱们好好的跟他们玩玩。”

狐媚儿将‘玉’腕上的铃铛一摇,再看魔阵中冲出了一批跳蚤‘精’,就见那些跳蚤,足足有蛐蛐那么大!

那些跳蚤也不知有多少,蹦蹦跳跳的就奔城中爬去!

与此同时,就听半空中嗡嗡作响,密密麻麻的在黑烟中飞出了一批血红‘色’的蚊子!

这正是吸血蚊,就见那一群群的蚊子,足有蜻蜓那么大,赤红一片,铺天盖地而来!

尹宫惊的面如土‘色’,惊呼道:“啊!吸血蚊!大家快点火,用火熏!”

尹宫叮嘱完毕,一见没人听命行事,这才知道,刚才这些人都堵住了耳朵了!

尹宫急的直顿足,急忙用太极护体将全身用气罩罩住,然后横过断肠金笛,就吹奏了起来!

史微也不敢大意,急忙也吹奏了起来!

刹那间,师兄弟二人金笛银笛一起吹奏,都吹起了仙音‘迷’离曲!

这一曲乃是‘迷’离之音,只要有生命有思想的生命听到了,都会被控制。

这一招果然凑效,就见那无数的蚊虫刹那间就好似被一股无形之气所压制住,在半空中盘旋飞舞,竟然不知要飞下来。

虽然二人的曲子压制住了大批的蚊虫,但也不可能完全压制住。

所以,依旧有许许多多的蚊虫开始‘乱’咬起来!

城中的人也顾不得别的了,一些人守城,一些人就开始拍打起这些可怕的蚊虫,刹那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不过眨眼间,也不知有多少人被这血红的蚊虫咬中!

再看,被咬中的地方,立刻红肿高大,肿的都足有拳头那么大了!

好厉害的虫毒,好歹毒的吸血蚊!

这些吸血蚊虫都是被毒‘药’喂养的,所以毒‘性’十分的厉害,若是被咬中五六口,那么毒气攻心,不用打,就会心脏衰竭而亡!

无数的人何止被咬中一口?

只是这吸血蚊子一阵‘乱’咬,被咬中中毒死的人就多达一千多人!

眨眼间,就倒毙了这么多人,可见毒虫的厉害!

这就是昆虫的厉害,昆虫若是团结在一起,那才是世上最可怕的动物!

血红听到尹宫下令,但却没见到有人行动,不由得急的直跺脚,对着五百多修道弟子骂道:“***,快去点火呀!用烟熏!”

但就见那五百弟子几乎都没听见,血红这才知道,都堵住耳朵了。

血红急忙用千里传音之术,拼尽功力对那些人大吼道:“快去准备火堆,用烟熏,快点!”

这一来,很多弟子都听见了,急忙去抱柴的抱柴,开始点起了火。

无数的人看的清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真好似梦中清醒一般,也急忙去抱柴。

刹那间,城中到处都点起了火,但火点着了,却很快的被踩灭了,因为这样烟才多,否则,哪里能熏的走这些可怕的蚊子。

蒋谋也聪明,急忙也大叫道:“快,大家快准备网,布等东西,用东西罩这些畜生!”

他也是明白人,这一语点醒梦中人。

很多人又急忙撑起了网,开始用网去罩那些‘乱’飞的蚊虫……

这一招也真有效,网的面积大,而且这些蚊虫好似蜻蜓一般大小,这捕鱼的网又细又密,被罩进了网中,还真是难以飞出去。

无数的人一见大喜,知道这办法比用烟熏都灵,急忙用网去网这些吸血蚊!

众人一起动手,有的守城,有的用烟熏,有的用网抓,就热闹了起来。

众人用网网住,立刻‘乱’脚就是一阵‘乱’踩,把这些可怕的蚊子踩成了‘肉’泥……

一场前所未有的血战就这样展开了!

在悠扬的笛声中展开了!

在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展开了!

血,不停的流着!

人,不停的倒着!

这一场场惨烈的厮杀,真是损兵折将,血流成河!

这就是血淋淋的世间!

这一场惨烈的厮杀,究竟还能持续多久?

难道生命跟生命之间,真的非要如此的互相伤害不成!

这究竟是什么世界?

天空越来越‘阴’霾,放眼望去,‘迷’雾黑烟中,一望无际的都是兽群。

残肢断臂,哀声震天,血流成河,满目苍凉,这个世界冷酷无情,血腥黑暗,每一条生命都在互相伤害着。

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不是我杀了你,就是你杀了我。

谁知道那一天自己会葬身在什么地方?

一只吸血蚊子不可怕,可怕的是成群成群的。

一只恶狼不可怕,可怕的是狼群的力量。

这个,就是团结的力量,若是动物都团结在一起,组织在一起,那该有多可怕?那人类还敢这么猖狂吗?

如今,动物们就团结在一起了,也组织在一起了,在天魔的号召下,在魔域英雄们的召唤下,有组织,有纪律的开始了对人类的报复和反扑。

这个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人类,还记得你们怎么对待动物的吗?

你们将天下所有的动物都当作了玩偶和奴隶,吃它们的‘肉’,喝它们的血,剥它们的皮,拆它们的骨,清炖,红烧,油炸,剁成‘肉’泥做包子,砍成几百段吃烤‘肉’,无聊的时候,玩‘弄’一下动物,踢狗,骂‘鸡’,耍猴,骑马,每一条动物,仿佛生下来就是给人类奴役的!

难道作为动物,就真的只配给人奴役的不成?

难道就不该反抗吗?这算什么道理?

为何这世界如此不公?

这些魔域的英雄们,就是维护动物的卫道者,他们的目的,就是让高一等的人类在这世上消失,让其余的动物公平的活着!

如今,报应来到了,动物们也要让人类尝一尝被欺凌的滋味!

这就是报应,这就是对你们这些十恶不赦,生‘性’凶残、无耻、贪婪,所有人类们的报应!

什么是人间地狱,这里就是地狱!

守城的兵不断的倒着,好似下锅的饺子一般,不断的倒下去,倒在了血泊中。

有的兵死去,落在了城下,立刻就被血腥报复的动物们给撕成了碎片!

什么叫做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了。

这一切都是你们人类自找的,若不是人类过度的屠杀动物,又焉能‘激’起世间所有动物的愤慨?

人类,也该自我反思一下所作所为了!

尹宫率领众人好一阵忙活,好不容易,才将大批的吸血蚊虫给拍死。

但还有一些蚊虫还在活着,只是被烟熏的飞上了空中,没有落下来罢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