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79章 神剑2

第二百七十九章 神剑2

他们本以为,杀过来是势如破竹的,没曾想,遇到了劲敌,竟然僵持不下!

熊大壮和天狼拼尽了全力,竟然拿不下谢雨霏和秋离二人!

谢雨霏和秋离都很聪明,一见妖魔这么厉害,又有这么多飞禽兵,根本不硬拼,只是将两个厉害的魔头缠住,死死的缠住罢了。。 更新好快。

原信智却占了上风!

鹰扬虽然厉害,可是原信智却也不差,无数的飞禽大多都跟地下的修道弟子和人类厮杀在了一起,空中决斗的几个人,差不多算是公平的对决了。

虽然有一些飞禽帮忙,但也起不了大作用,因为这些人,一见不好,可以飞走,而避开飞禽,又可以飞回来缠住他们,所以,少量的鹰隼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但大批的却去对付地下的人类了。

所以,差不多算是公平的对决了。

原信智进步很大,比应刑的修为要高多了,所以,打的时间久了,已经占了上风了。

程蓝和碧萝也一样,都占了上风,那两个怪异的人类修道者,虽然也得到了妖魔的真传,但毕竟修为和本事不及程蓝和碧萝。

碧萝将‘毛’翼‘逼’的节节后退,若不是附近有很多鹰和蝙蝠相助,她早就将‘毛’翼击毙了。

碧萝也是跟随‘玉’霄前去追杀天魔的十三人中之一,也曾经跟‘毛’翼动过手,‘毛’翼并非是碧萝之敌手,所以,碧萝是大占上风。

但飞禽和蝙蝠太多,‘毛’翼有这么多飞禽协助,碧萝想要击毙‘毛’翼并不这么容易。

程蓝是九‘女’之首宣静的三徒弟,是雪紫儿的三师妹,虽然修为和功力不及雪紫儿,岳盈和秋离,但也差不了太多。

蝠喯乃是蝙蝠族的族长,虽然凶猛,但却不及程蓝,因为程蓝是专‘门’修道的,得到的是名师真正的指点,当然比蝠喯这后来修道的强多了。

所以,也是大占上风。

正当五个人跟五个妖魔,以及那几千飞禽杀的不可开‘交’之际,尹宫和岳商率领着残兵败将赶回来了,三路人马汇集一处,又壮大了好多。

天狼一见不好,孤军深入,尹宫、岳商等高手都赶回来了,虽然只是残兵败将了,但三处兵加起来依旧有一万五六千人,所以,绝对讨不到便宜去。

而那些螳螂兵行动却慢,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仅是飞禽追了上来。

天狼急忙大叫一声,率领余部退了下去,等候着大队人马到来再进攻。

尹宫等人哪敢追赶,急忙趁着这段时间,收拾残兵败将,护送着一些百姓,浩浩‘荡’‘荡’的往黄城退去。

等这些人都撤到了黄城,已经到了黄昏了。

一到了城,尹宫和岳商,立刻命人准备守城,吃了这一次爆亏,二人是引以为戒。

绸缎,布匹都被尹宫等人征用了,连夜命人缝制,准备用来对付飞禽和昆虫的,又准备了不少的网,也是用来对付飞禽的。说

除此之外,鱼油,柴火,石头,弓箭等等,都开始积极的准备着。

检点人马,发现这一战,荆城和林城,本来有四万‘精’兵,但却损失了两万七八千人,加上死去的百姓,约有三万人在此战中丧生!

尹宫和岳商长叹不已,不仅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二人连夜准备着守城,黄城是黄国的都城,这里若是再失去,那就只能退守天帝山的狴犴峰和狻猊峰了。

因为狴犴峰和狻猊峰就在黄城二百里后,两座山峰紧挨着,中间空出的城镇,正好可以驻兵。

所以,黄城倘若是失守,就只能退守这两座山峰了。

而炎城也不例外,炎城就靠着黄城,隔着两座山罢了,炎城若是失守,就只能退守嘲风峰和蒲牢峰了。

因为嘲风峰和蒲牢峰都在南和东南方向,也是离着炎城二百来里地。

若是这四座山峰再失守,那后退一百多里,就退守天帝山囚牛峰了,就到了家‘门’口了。

天帝山九峰就好似一个圆一般,囚牛峰在正中偏东北的位置上,龙‘女’山在正中偏西南的位置上遥遥相对。

在东边,是睚眦峰,东南是嘲风峰,南是蒲牢峰,西南是狴犴峰,西边是狻猊峰,螭‘吻’峰在西北角,负屃峰在北,赑屃峰在东北方,囚牛峰在八峰的正中偏东南方。

而遥遥跟囚牛峰相对的,西北方则是龙‘女’山。

这就是天帝山九峰的分布情况,如今,妖兽在南和东南方攻来,西和西南方攻来,所经过的必然是嘲风峰和蒲牢峰,狻猊峰和狴犴峰这四个山峰‘门’户。

本来,这四座山峰上都住着修道弟子,但如今,都已经撤离了,成了一座空山了。

可是,这乃是天帝山囚牛峰的‘门’户,这四座山峰若是再丢了,那就相当于把大‘门’丢了,那还得了?

而这四座山峰的‘门’户却是黄城和炎国,炎黄二城再若是失守,那就只能退守四峰了。

而‘玉’霄等人还没回山,若是四峰再守不住,那天帝山也就难以守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死死的在黄城和炎城守上两天,尽量拖延一点时间,等候着‘玉’霄赶来。

黄城的黄王已经迁走了,都逃往天帝山去了,老弱‘妇’孺,也正在转移途中。

如今,黄城有两万人马,加上撤回来的一万多残兵败将,还有三万多‘精’兵和一千多修道弟子,势力可也不算小。

尹宫觉得人手不够,又立刻往各处小城调兵,又连夜调来了一万五千‘精’兵。

如今,四万多‘精’兵驻守在黄城,做好了跟城同归于尽的准备了。

廉政也不例外,在炎国也调来了一万多‘精’兵,加上他带去的两万多‘精’兵,和城中的‘精’兵,有五万多人马驻扎在了炎城。

这些‘精’兵都是炎黄国所有的军力了,若是这约有十万的‘精’兵都惨死在战场,加上原先死去的五万多人,那炎黄二国的兵就几乎报废了,再若是打,就只能百姓上了。

其实,那个时代,炎黄两国的人口加起来,千里的势力范围,也不过才二百万人,百万人有二十万兵马,这已经不少了。

除了炎黄二国的人马,还有不少少数种族的人逃难到此,但那些残兵败将并不多,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五万多人去押运粮草去了,而剩余的‘精’兵可谓都上了战场了,都在炎黄两城驻扎着,准备跟来犯的兽群决一死战。

天黑的时候,华楼赶到了黄城,不用问,一见尹宫和岳商,就知道战事不利了。

尹宫和岳商询问了华楼那边的情况,得知廉政打的也不顺,也败了,幸好伤亡比他们轻多了,不过,听闻两个和尚**和藏伽受了重伤,‘性’命攸关,不仅也十分的吃惊。

尤其是岳商,他追随‘玉’霄追杀天魔,在地下,或者隐藏起来的时候,他总跟**和禅悟在一起,所以感情深厚,亲如兄弟,闻听**重伤,‘性’命都不见得能保住,真是痛断肝肠,不仅落下了泪水。

华楼叹道:“师兄莫要悲伤了,如今,咱们只能勉力一战了,唉,但愿师傅和小师弟等人速速回山,否则,再要过个三五天,恐怕就……唉……”

岳商长叹道:“但不知他们究竟如何了,难道真的出事了,小师弟经历过这么多危险都能逢凶化吉,我相信,有他在,一切会没事的。”

尹宫道:“咱们尽量的守一守,坚守几天,炎黄二城坚固无比,地势险要,各处又有四五万人马,应该能守上几天,不过,这一次,要多多注意空中,想办法对付昆虫军。”

华楼道:“还有,魔域的妖魔,有不少善于盗‘洞’的穿山甲和老鼠‘精’,这也要防范,二位师兄,我这就回去给廉师兄送个信,告辞了,多加小心,保重。”

尹宫和岳商起身相送,华楼高别了二人,化作一道光,飞走了,前来给廉政送信来了。

岳商望着空中,不仅感慨万千,叹道:“唉,小师弟,快点回来吧……”

岳商可知道‘玉’霄的本事,若是有人能对付的了妖魔,那唯有‘玉’霄了,‘玉’霄别说有兵有将,就算没兵的时候,都所向无敌。

但‘玉’霄究竟在哪呢?

他们那里知道,‘玉’霄等人正被困在了天遁,地遁和人遁重叠在一起的幻虚阵内,现在刚刚才破了两阵,正在人遁幽魂阵中了。

这也就是‘玉’霄,若是不‘玉’霄聪明将阵法悟透,若不是有懂奇‘门’遁甲三种遁法的白皛皛,根本出不了这冰阵,恐怕三十三人会活活的被困在里边了。

‘玉’霄等人连着破了天幻遁甲阵和地虚遁甲阵,真是累的疲惫不堪了。

这来来回回的走着这些弯路,就好似转‘迷’宫一般,若不是可以驱动水晶泡泡飘着,不用双‘腿’走,那真是能活活的累死了。

就算有水晶泡泡,都转的头昏目眩。

众人出了天地阵,就进入了人魂遁甲阵了。

这人魂遁甲阵可不像天幻和地虚遁甲阵那样什么都没有,人魂遁甲阵中有恶鬼幽灵!

应天生和罗贞,一个善于鬼道之术,一个善于修罗之术,这两种道术都跟魂魄‘阴’气有关的,所以,二人进到这个人魂遁甲阵中,就发现这个法阵内不干净,有恶鬼和幽灵在其中!

应天生和罗贞赶忙给众人都开了‘阴’眼,否则,根本对付不了幽魂。

之所以在额头上用血点上,这是因为,人的灵魂在额头正中。

所有的动物,只有人的额头是灵魂所在,所以,若不用道术点上血镇住灵魂,怕阳气不盛,‘阴’魂攻入,到时候‘阴’魂上体,那就难应付了。

‘玉’霄的六个妻子中,虽然修为和本事一个比一个‘棒’,但胆子却只有雪紫儿和卓悠悠大,其余的姑娘,包括‘玉’蝶,胆子都很小。

尤其是曲仙儿三姐妹,闻听这里到处都是鬼魂,不仅先吓了个瑟瑟发抖,三姐妹紧紧的拉着‘玉’霄的衣襟,手心中都是冷汗。

楚桂儿颤声道:“霄……霄哥哥,鬼,鬼怎么对付,怎么办。”

‘玉’霄故意道:“你现在就拉着鬼的手呢,鬼就在你边上呢。”

楚桂儿吓得妈呀一声,失声道:“在……在哪里……”

‘玉’霄淘气的在桂儿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嘻嘻笑道:“我就是鬼呀,我是s鬼,我要强x你,‘交’出你的**来,来陪我睡觉……”

楚桂儿这个气,照着‘玉’霄的头就是一巴掌,嗔道:“你王八蛋,打死你!”

曲仙儿也嗔道:“‘色’你个大头鬼,这时候还胡闹什么?”

应天生沉声道:“嘘,不要吵,他们来了!大家准备,小心!”

随着应天生的话说出,就见忽然‘阴’风阵阵,寒气透骨,来了一阵邪风!

秦扬沉声道:“仙儿,不要怕,用魂飞魄散曲,幽灵和恶鬼绝不敢近你三尺之内!”

洪袖儿和楚桂儿一听,算是找到了救星了,急忙钻到了曲仙儿身边,就连‘玉’蝶也靠了进来。

随着‘阴’风阵阵,再看用来照亮的水晶泡泡都摇摆不定,水晶泡泡内那清冷的光芒闪烁着,更加令人的心寒到了极点。

屠妖杀魔,对付各种凶兽猛兽,这些人都是高手,可是却从没对付过这么多‘阴’灵,人在内心中都是怕鬼魂的,别说是三个姑娘,就连雪紫儿都觉得手心都是冷汗,冷汗都湿透了全身。

刀就算再利,能杀的死鬼魂吗?

雪紫儿没有把握,但她生‘性’好强,孤傲无比,所以,就算在满是魂灵的地狱中,她也不会吓得失声惊叫。

别说是雪紫儿,‘玉’霄何尝不是,‘玉’霄的全身也被冷汗浸透,看这猛烈凄冷的‘阴’风就知道这里‘阴’煞之气该有多重了。

应天生和罗贞一个在左,一个在右,都在最头上,二人是唯一会杀鬼的人,除了他们打头阵,谁也应付不了。

众人走出了法阵,正在桥中心的位置上,刚刚镇住了额头,不让恶鬼入体,鬼魂就嗅到了活人的气息了,就扑向了此处!

随着森冷的‘阴’风吹过,再看水晶泡泡内皎洁好似明月一般的光忽然间变成了碧绿‘色’,而且闪烁不定,幽灵果然来了!

‘玉’霄定睛观看,只看左右两边飘来了一些白影,就见那些白影,飘飘忽忽,近了才看到,那些白影,一张张都是苍白如雪的脸,脸上居然还有鲜血渗出,披头散发,撒发着碧绿‘色’的幽光,一看就知道是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