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0章 冰蚕1

第二百八十章 冰蚕1

‘玉’霄都大吃一惊,也没料到这神剑的威力这么大!

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这一来倒好,谁也不用打幽灵了,幽灵见到光就化了,倒是省事了。,

楚桂儿惊呼道:“哇!你这是什么法术?”

其实,这什么法术也不是,只是幽灵恶鬼天生就怕阳光,而‘玉’霄的剑带着阳光,所以一物克一物罢了。

应天生失声道:“霄儿,你的剑竟然如此厉害!”

‘玉’霄挠挠头,苦笑道:“我只是觉得太暗了,想照亮点,一见这么多幽灵,于是,我就用内力将所有的光‘逼’出来罢了,没料到竟然一下子都将鬼灵照化了,唉,我本想用万剑归宗,将阳光注入到剑内‘射’这些恶鬼呢,没料到省事了。”

曲天赋一家三口也停下了抚琴,曲天赋擦了擦冷汗,长叹道:“唉,真不愧是天地所产的第一神剑,霄儿,你有这把剑,别说遇到恶鬼幽灵,就算你下到地府地狱,也没有任何鬼魂敢近你的身。”

应天生苦笑道:“不错,不过,你这把剑可不能‘乱’用,你若是剑光一出,灵魂都魂飞魄散了,其实,就算你不用,你身上阳气这么重,任何厉鬼都奈何你不得,都近你身不得,好,好,真是神剑也!”

秦扬苍白的脸上有了笑容,轻轻笑道:“咱们真是白费劲了,早知道霄儿这么大本事,咱们连琴都不用抚,只要霄儿在,恐怕就算是阎王都能吓跑了。”

众人大笑不已,三姐妹也不怕了,如今,整个小桥都是白天了,剑光映照的如同白昼一般,什么鬼敢近身?

‘玉’霄苦笑道:“既然这样,我看,不必杀这些幽灵了,只要这些幽灵不伤害咱们,也就算了吧。”

曲天赋道:“不错,你就用剑光照着,幽灵远远的见到剑光,立刻避开了。”

‘玉’霄微微一笑,冲着幽暗处大喝道:“喂,你们这些幽灵鬼听着,若是做够了鬼魂,想魂飞魄散的话,那我就成全你们,你们就近前来,若是你们还想做鬼魂的话,就请走远一些,否则,被我剑光照的魂飞魄散可别怪我无情了!”

周围静悄悄的,刚才的‘阴’风不见了,好像什么恶鬼幽灵都吓得逃了,都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玉’霄嘻嘻笑道:“好了,咱们别理他们了,我将附近五丈方圆照亮,只要幽灵进入五丈范围内,就会被活活的照死了,咱们好好的研究一下怎么破这个人魂遁甲阵吧。”

楚桂儿吃吃直笑,柔声道:“霄哥哥,现在,我一步也不离开你了,只要在你身边,那我是最安全的了。”

‘玉’霄哈哈笑道:“那你去撒‘尿’的时候,也叫我在你身边吗?”

楚桂儿羞得粉面通红,嘤咛一声,对着‘玉’霄就敲,嗔道:“放你的屁,臭无赖,无耻!”

众人哑然失笑,楚桂儿的母亲朱青也被逗笑了,这‘女’婿实在是太顽皮了,自己的‘女’儿最羞什么,他就说什么,还是当着这么多人就说,专‘门’羞臊自己的宝贝‘女’儿。

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跟‘女’婿打情骂俏如此的恩爱,楚天祥夫妻也是很安慰。

楚桂儿娇羞的撒了一会娇,也就不闹了,嗔道:“你把光‘弄’亮点,我怕黑,对了,把水晶泡泡内多‘弄’点光亮,堵住两头,别叫鬼进来。”

雪紫儿微笑道:“放心吧,他现在比魔鬼还可怕,鬼怕他都来不及。”

曲仙儿笑道:“这就叫神鬼怕恶人了,喂,臭无赖,鬼都怕你,那岂不证明你比鬼都可怕?”

卓悠悠吃吃笑道:“看来,你才是鬼呢。”

‘玉’霄嘻嘻笑道:“不错,我是鬼,我是‘色’鬼,专‘门’找美‘女’替身的,我来了,你们都被我征用了,做我的鬼老婆吧。”

‘玉’霄嘻嘻笑着就扑向了六个姑娘,六个姑娘咿呀叫着,就去胳肢‘玉’霄,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

鬼气森森的法阵内,竟然是笑声一片,这宛如地狱一般的地方,竟然好似天堂一般的可爱。

也许,有他的地方,就是天堂!

就算是身在地狱中,只要有他在,那地狱也是天堂!

他,就是凌‘玉’霄!

他,就是救世主!

他,就是所有神的神!

他,就是所有佛的佛!

他,就是所有鬼的王!

他,就是傲人族人,人类中唯一活的有骨气,有尊严的人!

黑暗总是怕光明,鬼魂也怕光,只要正大光明,堂堂正正,又有什么恶鬼所能近身?

他活的就正大光明,从不虚伪做作,所以,再厉害的恶鬼也无法近他的身。

‘玉’霄在水晶泡泡内注入了阳光,温暖的阳光,明媚的阳光,照的五丈范围内的冰地道中,一片光明。

‘玉’霄率领众人坐在满是阳光的水晶泡泡内,左右前后都是明亮的水晶泡泡照亮追随着,这一来,果然再也没有什么恶鬼幽灵再来袭击他们了。

‘玉’霄率领大家观了观法阵,这法阵也果然如‘玉’霄参悟的那样,的确是人魂遁甲阵。

依旧是分三层,上地道三层,下地道三层,然后就是一座冰桥,‘洞’套着‘洞’,令人眼‘花’缭‘乱’,辨不出究竟走那条路。

第一层竟然是六个阵‘门’,过了六个阵‘门’后,才是九个阵‘门’了。

这里每一层的台阶果然是十八道,象征着十八层地狱一般。

天幻遁甲阵中是三十三道阶梯,象征着三十三重天。

地虚遁甲阵中是三十六道阶梯,象征着六道轮回的天罡之术。

人魂遁甲阵中是一十八道阶梯,象征着恶人死后的魂魄进入的十八层地狱。

这里就是十八道台阶,正是人魂遁甲阵的法阵。

而且,桥左边是九‘门’,桥的右边也是九个‘门’户,正好是十八个‘门’,象征着冥界的十八层地狱。

这法阵是将奇‘门’遁甲中的天遁,地遁和人遁重叠在一起所布而成的,真是奇妙无比,若不是有懂奇‘门’遁甲的白皛皛,若不是有悟‘性’奇高的凌‘玉’霄能悟透,这个法阵,若是要走出去,就算走一万年都难走出去!

不懂得人,上下总转圈,总走回头路,就算做上记号,其中的几千万种变化,你什么时候能找到对的变化?

若是一个一个的找,不停的实验,找上个千百年也是正常的。

但‘玉’霄的悟‘性’也太高了,用了约有两天的时间,就将人世间所有的奇‘门’异术都学通了,什么‘阴’阳太极,什么四象八卦,什么奇‘门’五行,只要是创出来的这种奇术,都被‘玉’霄通通学了个‘精’通,都给悟透!

这一点上,他可说是人世间最聪明悟‘性’最高的天才了。

就算创出这种奇术的人,都不见得都能领悟了,可是他却能领悟,而且还能创新。

不过,‘玉’霄一切都是被‘逼’的,因为他若不用心的去学,去研究,那这里的任何人都领悟不透其中的奥妙,就连楚桂儿这么聪明,都做不到,那就永远的本困死在这里了。

被‘逼’无奈之下,他只好用心的去学,用心的去参悟了,这两天,‘玉’霄可谓是身心疲惫了。

‘玉’霄观看完了阵,大体做到心中有数了,这才率领大家赶回了桥中,开始研究怎么破阵。

‘玉’霄笑眯眯的问楚桂儿道:“桂儿,你不是夸口‘精’通阵法吗?这个阵‘交’给你破如何?”

楚桂儿鼓着嘴嗔道:“你讨厌,人家又没有悟透奇‘门’遁甲之术,平常的阵我能破,这么奥妙的阵,跟我所学的奇‘门’五行,八卦太极什么的,都不一样的,叫我怎么破?”

‘玉’霄微笑道:“哦,这么说来,你是大饭桶了?那你以后就少吹牛了。”

楚桂儿嘤咛一声,就去掐‘玉’霄,嗔道:“你才是饭桶呢,讨厌。”

‘玉’霄嘿嘿笑道:“那我再考考你,既然你破不了,那你可看出了什么‘门’道?这个法阵是由什么布成的?”

楚桂儿道:“当然看出来了,不就是六丁六甲的阵,加上左‘阴’九‘门’和右阳九‘门’组成的十八个‘门’吗?”

‘玉’霄笑道:“你呢,只答对了三分之一。”

‘玉’蝶道:“不会吧,我看也是如此呀。”

‘玉’霄悠然笑道:“所以说,你们参悟不透这奥妙所在,可是只有我能参悟透,你们说这第一层是六丁六甲的阵‘门’,左六个‘门’,你们以为是六丁,右六个‘门’,你们以为是六甲,哈哈,其实,大错特错了,你们都错了,明白吗?这乃是小小的障眼法罢了!”

楚天祥本也以为正如‘女’儿所说,这第一层的阵‘门’乃是六丁六甲阵,没曾想,‘玉’霄却说这不是,但他知道‘玉’霄的悟‘性’是任何人都不及的,‘玉’霄既然这么说,就证明他说的一定没错了。

楚天祥也看不出什么阵,问道:“霄儿,你说不是六丁六甲阵,那……那是什么阵呢?我看也是六丁六甲阵呀。”

‘玉’霄哈哈笑道:“若是按照破六丁六甲阵的办法去破,还叫什么奇阵呢?嘿嘿,咱们不妨打个赌吧,你们谁跟我赌呀?陶叔叔,六位心肝宝贝,你们不是爱跟我赌吗?那咱们再赌赌如何呀?看看是按照我说的破阵能破了,还是按照你们说的能破了?怎么样?娱乐一下吧?”

陶天喜拍手哈哈笑道:“好呀好呀,咱们赌一局,这个好玩。”

楚桂儿在陶天喜的脑‘门’上就是一个脑瓜崩,嗔道:“赌你个大头鬼,你真是吃他一辈子亏你都变不聪明,还赌,你那次能赢他了?”

陶天喜吐吐舌头,喃喃道:“那次也没赢过他,就因为那次都没赢过他,才想赢他的嘛。”

曲仙儿吃吃笑道:“你是赢不了他的,他若是没把握,他是不跟你赌的,咱们不能再上当了。”

洪袖儿笑道:“就是,这**年来,被他耍的团团转还不够呀?”

楚桂儿道:“就是,再跟他玩,真是傻瓜啦,喂,我们才不跟你赌呢。”

‘玉’霄皱眉道:“玩玩嘛,不赌没意思呀,这样吧,咱们赌注下的不大行不行呀?这样吧,我输了,你们拿我当马骑,你们要是输了呢,嘿嘿,今晚上都陪……”

“陪你个大头鬼!”没等他说完,六个姑娘嘤咛一声,齐出手照着‘玉’霄的头就敲,因为她们知道,‘玉’霄后半句准没好话。

‘玉’蝶推了‘玉’霄一把,嗔道:“你能不能正经点?这是什么地方?这里都是鬼魂,你还胡闹?”

卓悠悠道:“就是,早点出了这鬼地方,你就说说怎么破阵吧,我们都服你了不行吗?”

‘玉’霄叹道:“好吧,好吧,那就不赌了,破阵就是了。”

楚桂儿问道:“你说不是六丁六甲阵,那是什么阵呀?”

‘玉’霄笑道:“这是‘阴’阳七星连珠阵,嘿嘿,这个阵名是我新起的。”

楚桂儿失声道:“什么?七星阵?这明明是左右六个阵‘门’呀,如何是北斗七星阵呢?”

‘玉’蝶也是善于用北斗七星阵的行家,也是不明白,也道:“我也看不出是北斗七星阵呀,为什么会是这个阵呢?”

‘玉’霄笑道:“这个呢,就叫做障眼法了,奇‘门’遁甲中的三遁,最重要的就是个遁字,遁呢,就是隐藏也,伪装也,明白吗?其实呢,咱们所在的这个位置上,正是天枢位上,不过,为何叫做‘阴’阳北斗七星连珠阵呢?你们好好的想想,左边六个阵‘门’,右边六个阵‘门’,却用这一个桥连着,上三层,五十四道台阶,见到那六个阵‘门’,你们知道为什么吗?这就是在此设了一个局罢了,就是故意的把这‘阴’阳七星北斗阵,给设计成六丁六甲阵的模样,令人‘迷’‘惑’,这乃是小小的‘迷’‘惑’之术罢了,你们就能上当了,这乃是三三之术,三层台阶上,六道阵‘门’,六个阵‘门’后,是九个阵‘门’,这就叫二三如六,三三见九,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九个阵‘门’后,却是十八道阵‘门’了,这就是三,六,九最高的奇‘门’之术了,不过,这个阵妙就妙在,将天枢位呢放在两个北斗七星阵的中间,然后将两个天枢位合并在一起,让人分不出真假,懂了吗?真是大笨蛋。”

‘玉’霄这一解释,在场的人无不是茅塞顿开,犹如拨云见日一般!

楚桂儿都不仅失声惊叫,因为她也知道‘玉’霄所说不假。

楚桂儿幽幽叹道:“唉,我真比不上你,霄哥哥,你为何这么聪明呢?我怎么就没想到呢。”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