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0章 冰蚕4

第二百八十章 冰蚕4

玉霄狠狠的一剑就刺进了冰蚕的一只眼睛内!

砰的一声响,冰蚕被冻成冰疙瘩的眼睛被活活的刺瞎!

但那冰蚕却没有半点动静,因为那冰蚕已经被冻成了冰疙瘩,都没有知觉了!

玉霄还不解恨,又是一剑飞出,又刺瞎了冰蚕的另外一只眼睛!

刺瞎了冰蚕的双眼,不见冰蚕眼中有血流出,因为冰蚕体内的血液也被冻结成了冰!

玉霄恶狠狠的一剑就剁,照着冰蚕的脖颈剁了下去!

噗的一声脆响,冰蚕的头被斩落,啪嗒一声,落在了冰地上!

没有血流出,因为冰蚕的血液都被凝固了!

玉霄用计斩了冰蚕,急忙去救大家,这时候还是救人要紧,时间久了,众人的心被冻结成了冰,那就死定了。

玉霄飞身来到牛犇犇的面前,因为牛犇犇离着他最近。

玉霄急忙将手按在了犇犇的心窝,引神剑的热量缓缓的注入到了犇犇的体内,片刻间,犇犇就有了知觉。

犇犇修为高深,冰蚕冻结住众人后,也不再喷寒气了,所以,犇犇虽然被冻成了冰块,可是却用一股真气将心脉护住了,否则,早就死了。

一见犇犇有了知觉,玉霄沉声道:“快,运功!我去救别人!”

玉霄扶起白莲,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嫌了,将手按在白莲冰冷的胸上,就觉得白莲的胸冰冷无比,根本不像是肉的,都成了冰疙瘩了,可见这冰蚕的寒气多冷了。

玉霄引用热量又将白莲心口处的冰化开,然后不管白莲,又急忙去救风。

白莲心中还有意识,玉霄用计斩冰蚕她看的一清二楚,几乎吓得心口的那股真气都被冻结了。

虽然整日里玉霄跟她开玩笑,她也经常骂玉霄,但在内心中,白莲却并不讨厌玉霄,还喜欢玉霄,若不是牛犇犇认识她在前,她甚至都想嫁给玉霄。

玉霄的手按在她的胸上,白莲的心就是一阵乱跳,但却并不怪玉霄,因为玉霄这是在救她,并非是轻吧她。

白莲就觉得,玉霄体内一股温暖的热气到了心口处,刹那间,就将那股森寒的寒气给破开了,令她感觉温暖了好多。

但她刚有了知觉,玉霄就离开了她,白莲真想玉霄的手再多给她点热气,但她也知道,玉霄还要救别人,若是晚了,别人就危险了。

玉霄之所以赶忙来救风,因为他知道,在这些人中,就数风的功力最浅,若不快救风,那风抵御不住寒气,说不定就被冻死了,那就救不回来了。

月被一股温暖之气护住了心脉,有了知觉,不由得呻得一声,道:“我……我没事了,快救蝶儿……”

玉霄沉声道:“运功护住心脉!”

玉霄说罢,飞身就去救别人,在风旁边的是玉蝶和卓悠悠,玉霄双掌齐出,按在了两个妻子的左胸口上了,然后将一股热气和内力注入到了两个姑娘的体内。

片刻之间,玉蝶和卓悠悠也叫了一声,玉蝶道:“我,我没事了,快去救别人……”

玉霄点头,然后又去救别人,好一阵的忙活,众人都有了知觉,都开始盘膝打坐运功逼出那股寒气。

在最后的是两个和尚,正是梵仁和梵音,这两个和尚在最后断后,由于最后才救这二人,两个和尚都冻的脸都青了。

玉霄赶紧用热气和内功给两个和尚一起驱寒,内力和热力源源不断的给两个和尚注入了体内。

足足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这两个和尚才长出一口气,这才有了知觉。

若不是两个和尚功力高深,用一口真气护住了心口,恐怕早就被活活的冻死了。

梵仁一声,摇摇头用微弱的声音道:“好了,霄儿,我没事了……”

玉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满带歉意的道:“二位伯伯,最后才救你们,是因为你们在最后面,并非是霄儿故意的,我是一个一个按着顺序救的,若不按照顺序,万一遗漏一人,就麻烦了,其实,在我心中,二位师傅也是同样亲的……”

梵音苦苦一笑,道:“霄儿,你何必解释,伯伯们明白,霄儿,你也累了,快休息休息吧。”

玉霄点点头,运功调息了一下内息,再看众人没有一个说话的,都在盘膝打坐,开始运用玄门内功开始驱寒。

众人虽然有了知觉,但依旧寒冷无比,所有人的身上,都蒸蒸冒着热气,头顶上白雾萦绕,显见都在用真气逼寒。

幸好,这冰蚕只是奇冷无比,寒气中并没有什么毒。

不过,若是被这冰蚕咬一口,那真是必死无疑了,因为这冰蚕不但奇冷无比,而且也剧毒无比。

玉霄一见众人都有了知觉,沉声道:“大家都手掌对手掌,一个接一个,我给你们输入热气,助你们驱逐寒气。”

众人没有说话,而是都按照玉霄所说,手掌接着手掌,彼此相连。

因为这寒气实在是太厉害了,众人虽然运功将寒气逼出体外,但没有半个时辰都难以动弹,若是这时候再有什么怪物,那大家就都完了。

而玉霄有神剑在手,玉霄将神剑的热量注入到大家的体内,这样恢复的要快很多,由于人太多,玉霄不可能一个一个的再给大家运功,所以,只能这样互相的传递了。

所以,众人手掌接着手掌,彼此的功力相接,玉霄的手按在梵仁的背后,将一股浑厚无比的热气注入到了梵仁的体内。

梵仁又将这股热气往前面传递,传给了梵音,梵音又传给了梵若,就这么,三十三人一个接着一个的,这股热量源源不断的在众人的体内走动着,刹那间,众人全身被冻结住的奇经八脉都化开了,也不那么冷了。

玉霄引导着热量一直给众人输送了半个时辰,所有人盘膝打坐运功逼着寒气,时间不大,这附近更加的冷了,雾气也更浓了。

所幸的是,除了这冰蚕之外,再也没有什么怪物了。

其实这也不奇怪,这可怕的冰蚕到哪里,哪里就冻结成冰,就算有什么怪物,这冰蚕一到,都逃命不及,谁还过来送死。

所以,附近可以说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活的东西,除了这三十三人之外。

众人终于将体内的寒气都逼出了体外,也都恢复了。

所有人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

楚桂儿喘息着道:“我的妈呀,这什么东西这么可怕,怎么这么冷?”

曲仙儿依旧打着寒颤,颤声道:“冻,冻,冻死我了,这畜生的寒气真是太厉害了。”

卓悠悠也冷的要命,也颤声道:“我……我从没这么冷过,霄哥哥,你杀了个什么东西?”

玉霄擦擦冷汗,叹道:“是一只巨大无比的冰蚕,好似一条蟒蛇一般大,我也差点被它冻成冰块,若不是我有神剑在手,恐怕今日咱们就都被这畜生活活的吃了。”

雪紫儿挣扎着站了起来,来到那冰蚕的身边,气的抡起紫芒刃就是一阵乱剁!

雪紫儿边剁边骂道:“好他妈畜生,真是太歹毒了,差一点就遭了你这畜生的毒手!”

卓悠悠等姑娘也都气的要命,纷纷来到冰蚕的尸体旁,也是抡起兵器就是一阵乱剁,边砍边骂。

但大家砍了半天,将这冰蚕砍成了好几块,但冰蚕毫无反应,而且也没有血流出来,因为冰蚕的血液都被玉霄给冻结了,这只巨大的冰蚕简直就成了一块冰块了。

玉霄苦笑道:“行啦,都死了,还生什么气?”

洪袖儿问道:“霄哥哥,你怎么杀的这畜生?我怎么没见到你们打斗呢?”

雪紫儿道:“就是,怎么这么快就杀了它了?”

所有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有牛犇犇和白莲在前面模模糊糊的看的见,虽然身上被罩着冰霜,但依旧模糊的见到玉霄是被冰蚕给吞了。

白莲也奇怪的道:“喂,臭小子,我明明看见你被冰蚕吃了的,你怎么没死呢?”

玉霄嘻嘻笑道:“我傻呀?能让它吃了?我是故意被它吞进去的,我若不这么做,怎么能这么容易的杀了它?我要是跟它打半天,你们的小命都没了,我就将计就计,故意的装作被冻住了,然后趁着它一张嘴要咬我的瞬间,我就御剑飞进了它的肚腹内了,其实,是我自己飞进去的,并不是它吃了我。”

牛犇犇嘿嘿笑道:“看了没,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他大哥了吧?”

白皛皛接口道:“哈哈,就因为霄大哥比谁都聪明,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什么难题,他都能解决,立刻能想到办法,今日没有霄大哥,大家都完了。”

白莲撇撇嘴道:“切,你们就给他吹吧。”

其实,白莲内心中也十分的佩服玉霄,但跟玉霄开玩笑惯了,没事总爱臭玉霄。

雪紫儿道:“不过,你怎么杀的它呀?怎么没见你们打斗呀?”

牛犇犇道:“我也奇怪,我在最前面,也没见到,只是见到霄哥哥飞进冰蚕肚子内后,冰蚕忽然吐出了一股水,然后那股水忽然结成了冰了,那冰蚕全身忽然就僵住了,其余的我也不知什么事,对了,霄大哥,你怎么杀的它呀?你砍它,它怎么一动不动呢?”

玉霄嘻嘻笑道:“你们斩它出气的时候,没见到这家伙全身都被冻成冰块了吗?其实,是我冻的,我飞进去后,本想跟它拼了,但一想,若是这么跟它斗,这畜生一时半刻不死,定然会伤了你们,所以,我灵机一动,来了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将小葫芦拿出来,然后将葫芦内的水调出来,将这畜生的肚子内灌满了水,然后用九子凝冰剑,将这畜生肚子内的水都给冻成了冰疙瘩,那畜生全身都被冻结成了冰块,焉能再动?岂不是只有被我宰割的份了吗?”

众人闻听此言,顿时一阵大笑,不仅被玉霄的机智斗笑了,也被玉霄的坏点子逗笑了。

秦扬拉着玉霄的手,将玉霄揽在了怀中,笑道:“霄儿,你真是师娘的好孩子,真聪明,这一次若不是你机智,大家可就都完了。”

玉霄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虽然小的时候,秦扬没少揽着他跟三个姑娘,可是现在大了,丈母娘这么抱着自己,玉霄有点不好意思了。

秦扬在心中只是拿玉霄当作了自己的孩子看待,就跟自己的女儿都没什么区别,虽然玉霄大了,在秦扬心中,依旧是拿玉霄做孩子一般。

秦扬和小时候一样,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好孩子,师娘多谢你了。”

玉霄脸色微微一红,刚才他为了救秦扬,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了,手就按在秦扬冰冷的胸上了,但这也不怪他,在场被他碰到的女人,谁也不会怪他,就连苏冰也一样,也没有怪玉霄的无礼。

当时,这些美女们的两个胸,根本不像女人的了,简直就是一块冰冷无比的冰疙瘩了,凸起的冰疙瘩,是又冷又硬,就好似一块冰一样。

姚霞也高兴的拉过玉霄,在玉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道:“霄儿,你可真聪明,真是可爱的小坏蛋。”

玉霄挠挠头,道:“客气什么?都是自家人,几位师娘,不要见外了。”

姚霞扑哧一笑,道:“还叫师娘,应该把这师字去掉,早就该喊娘了,你三个娘都在这里呢。”

玉霄苦笑道:“我……我叫不出口……”

白莲笑成了一团,咯咯笑道:“喂,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快,叫几声娘我听听。”

玉霄哈哈笑道:“白嫂嫂,刚才我摸你那俩包子的时候,怎么好似块冰似的呢,你那里那么冷,那么硬,就是个冰疙瘩,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吸引我牛老弟娶你做老婆,不过嘛,那玩意真的好大呀……”

白莲又羞又臊,一想到被玉霄摸过胸,而且自己的那个被冻成了冰,根本毫无美可言,那时被玉霄摸到,更是羞臊,而玉霄就这么坏,用这个取笑她,白莲真是羞臊无比,如何能不去打玉霄。

白莲跺脚嗔道:“凌玉霄!你无耻,我打死你!”

白莲羞臊无比,抡起巴掌就去追打玉霄,玉霄故意气白莲道:“打死我我也摸你了,怎么着吧,女人不是讲究的贞节嘛,你被我摸了你的,是不是应该含羞自尽,以保你的贞节呢?好吧,你是个好女人,为了贞操名节,现在你自杀吧,快自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