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0章 冰蚕5

第二百八十章 冰蚕5

< >

白莲呸了一口,红着脸骂道:“我要自杀,也要先掐死你!臭无赖,打死你!”

白莲娇羞的在后就追打‘玉’霄,‘玉’霄哈哈笑着围着牛犇犇直转,跟白莲嬉闹在一起。。

‘玉’霄嘻嘻笑道:“不但你的那地方像冰疙瘩,就连你们那里也一样,我还以为你们‘女’人有多么美呢,那地方多吸引人呢,结果一‘摸’,唉,都是块冰呀,跟‘摸’冰有什么区别,你们还自以为美呢,有什么美的呢,既然不美,留着这么俩大包子多碍事,干脆,我给你们割掉算了,省的你们‘挺’着俩大包包勾引我们男人……“

六个姑娘嘤咛一声,也羞的脸红了,也开始追打‘玉’霄,七个姑娘跟‘玉’霄嬉闹在了一起。

众人这个笑,都被‘玉’霄逗笑了,但都没有生‘玉’霄的气,因为‘玉’霄就是这么顽皮,虽然顽皮淘气,可是却心却是好的,关键的时候,他能舍出命去救大家,只是平日爱开玩笑罢了。

‘玉’霄顽皮的跟几个倾国倾城的姑娘开着玩笑,大家被逗得啼笑皆非,几个姑娘依旧跟小‘女’孩一般的可爱,跟‘玉’霄玩笑着。

众人又休息了足有半个时辰,这才都恢复如初了,这才决定继续往前赶路。

齐天寿看着那巨大的冰蚕,然后掏出十大神器中的百味神农鼎,将冰蚕的几块血‘肉’给装进了神鼎内。

楚桂儿问道:“齐伯伯,你要这玩意做什么?”

齐天寿笑道:“这冰蚕可是宝贝呀,若是用来做‘药’引,那可真是宝中之宝,我装一些,回去好研究‘药’使用。”

百味神农鼎是件法宝,这冰蚕这么大,大半个都被装进了百味神农鼎中了。

‘玉’霄叮嘱道:“咱们要多加小心,不知道还有什么怪物,这深海内,什么怪兽都有,没冻死的估计不少。”

洪天福和熊天燚依旧走在了最前面,后面紧跟着的是牛犇犇、白莲、白皛皛和风月。

再后面的是天地九子了,然后是‘玉’霄等人,再就是‘玉’龙九‘女’了,在最后的是两个尼姑和两个和尚。

众人依旧是站在水晶泡泡内随着水晶泡泡往前飘去,‘玉’霄又做了一些水晶泡泡照亮,依旧是忙无目地的往前飞去。

渐渐的,走出了这个冰‘洞’,又转出去了好远,当穿过最后一个冰‘洞’时,眼前的一切让众人惊异非常!

原来,众人走出冰‘洞’,只见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座大山,不过,这座大山也是被冰冻成了冰山。

就见那大山,也不知有多大,只是‘露’着半个山腰,山半截都冻在了冰里了,众人好像在半山腰,而半山腰下,却是一望无际的海水,这里的水居然没有结成冰!

这蔚蓝的海水浸没着这座大山,山上的珊瑚树发出奇异光芒,不但有珊瑚树,还有一些巨大的蚌壳,蚌壳内的珍珠烁烁发光……

而水面离着头上的冰顶也不高,只有两丈多高,无数的冰溜子倒垂而下,简直就好似走进了岩‘洞’中一样。

不过,这里的景‘色’倒是太美了,没想到,被冻结的大海内还有这么一番山水美景。

其实,这也不奇怪,海底下当然也是有山的,只不过,山都被海水淹没了,人看不见罢了。

而这里的海水都被冻结成了冰,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居然没有冻结住,可见到了海底的最深处了。

众人是在一个冰窟窿内钻出来的,而冰窟窿外就是这一片汪洋了,却是另一番世界了。

众人都被海底的美景惊呆了,都以为在梦中一般。

楚桂儿失声道:“哇!好美呀,这是梦中吗?”

‘玉’霄捏捏桂儿的鼻子,笑道:“你可别高兴的太早,这里既然有海水,估计就有动物,有动物就会有危险,明白吗,多加小心吧。”

但眼前海水拦路,应该怎么走呢?

不过,龙天罡却很高兴,因为他最善于水功,见到了水,就好似到了家一样了。

龙天罡哈哈笑道:“既然有水,估计到了海底了,咱们只要穿过这水里,就能找到出去的路了,到时候,往上游去,就能出去啦!”

雪紫儿问‘玉’霄道:“霄哥哥,咱们怎么走?”

‘玉’霄笑道:“当然要走水路了。”

雪紫儿一皱眉,她水中的本事不行,其余人也都紧皱眉。

龙天罡道:“这样吧,我去探探路,等找到了出路,就通知你们。”

‘玉’霄想了想道:“不行,龙伯伯,这里不知什么情况,这样去探路太危险了,而且,水虽然没结成冰,但也奇寒无比的,这样吧,咱们先顺着水往前走,等走到尽头,不就是终点吗?到时候,再潜入水中探路也不迟。”

龙天罡笑道:“这个办法好,就这么办。”

白莲道:“可是,这里的水面太高,离着冰顶只有两丈来高,而且还有这么多冰溜子,咱们御剑飞着走好像不太方便。”

陶天喜哈哈笑道:“那咱们就御兵器在水中飞呀,在水面上御剑飞着走,多好玩呀,哈哈,咱们下来玩,比比速度呀。”

这里所有的人都能做到在水面上御剑飞行,而且,就算踏‘波’而行,不用御剑术,他们都掉不进水中去,对这些人来讲不是什么难事。

这些人的修为高深,都是修真之士,这登萍度水,踏‘波’而行的本事还是有的。

陶天喜说罢,就要跳下去脚踏着双刀御刀在水面上飞着玩,‘玉’霄一把拉住了陶天喜,沉声道:“喂,这里可不是玩的地方,小心水中跳出怪兽吃了你,你不要命了?”

陶天喜道:“那怎么办?难不成咱们都坐在水晶泡泡内飘过去吗?万一你的泡泡破了呢?”

‘玉’霄微笑道:“其实,在水晶泡泡内飘过去也没什么不可的,不过,咱们换种玩法,咱们坐船走。”

六个姑娘异口同声的道:“坐船?”

六个姑娘彼此看看,扑哧一声都笑了,没想到六个人说一样的话。

曲仙儿道:“这里哪有船呀?”

雪紫儿道:“难不成扎个木排呀?那还不如坐在水晶泡泡内飘过去得了。”

‘玉’霄嘻嘻笑道:“谁说没船?这还不简单吗?咱们画个船呀,喂,桂儿,你画个大帆船,然后我用水将你的幻象冰冻住,这样不就是船了吗?”

楚桂儿失声道:“这……这能行吗?不能沉了呀?”

洪袖儿照着桂儿的头敲了一下,嗔道:“乌鸦嘴,坐船不准说沉什么的,你不懂吗?”

楚桂儿吐吐舌头,道:“我说,冰不化了吗?”

‘玉’霄笑道:“化不了的,这水也很冷,而且我冻结的冰怎能化了呢?还有,我在船底再装上几个水晶泡泡,托着船走,这样,咱们不用划船,船就自动往前飘着走,咱们在船上好好的休息休息,你就画吧,画个大一点的,准没错。”

众人不禁啼笑皆非,这简直有点小孩子过家家玩了,但这种好玩的新鲜玩意,也只有这几个孩子能研究的出来。

九子和九‘女’淡淡的一笑,也不理会,任凭‘玉’霄等人随便的玩。

楚桂儿还真认真,拿着‘玉’龙笔点点戳戳,画了一个长六丈多,宽四丈的大船,‘玉’霄做了好几个大水晶泡泡,然后将水晶泡泡冻结在了幻象船底,最后,‘玉’霄将冰海内的水引到了幻象上,然后凝冰剑一挥,就将幻象用冰给冻结住了。

刹那间,一条长六丈,宽四丈,船高一丈的晶莹剔透的冰船就出现了。

这冰船也太秀雅了,简直就是一见艺术真品,楚桂儿的画画的太好了,‘玉’霄将她的幻象冻结住,做成了真的,就好似真船一般,不过,却都是冰做的。

众人哈哈大笑,拍手称奇,称赞楚桂儿的幻象妙,也称赞‘玉’霄用冰做的船妙。

‘玉’霄嘻嘻笑着,上了冰船,众人也都上了冰船,这冰船这么大,这三十三人坐在船上,轻若无物一般,船吃水并不大。

众人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这船还跟真的一样,十分的稳固,众人又惊又奇,没想到,画画还可以这么用,道术居然这么好玩,被‘玉’霄等几个顽皮的孩子这么一改装,竟然什么都能玩。

楚桂儿吃吃笑道:“我们在地底下的时候,水晶冰泡泡内什么家具都是冰做的,都是我画的,霄哥哥冻成冰的。”

曲仙儿也笑道:“是呀,我们用冰杯子喝酒,冰碗吃饭,冰筷子,冰‘床’,什么都是冰做的,不过,当时咱们为什么没想到做个冰船,咱们在水里划船玩呢?”

六个姑娘吃吃直笑,一想到在沙漠地下那几个月的开心日子和奇遇,不仅都觉得心中一阵阵甜蜜。

这快乐的日子真是难忘,六个姑娘都含情脉脉的望着‘玉’霄,因为这都是‘玉’霄带给她们的。

在地狱中,有‘玉’霄在,地狱都跟天堂一般的快活。

现在也一样,这里无疑还是地狱,而且是冰冷的地狱,但只要有‘玉’霄在,不管多么危险,多么可怕的地狱,这六个姑娘都不怕。

因为跟‘玉’霄在一起,就算是地狱,都能是玩乐的天堂。

如今,‘玉’霄又想出这么个好玩的游戏来,六个姑娘叽叽喳喳的聊着天,都靠在‘玉’霄身边,感受着那份甜蜜。

‘玉’霄轻轻的揽着六个红颜自己,驭动船底的水晶泡泡,这艘大冰船飘飘‘荡’‘荡’的就往远方而去。

众人漫无目的,只是见路就走,既然没有了路,只有水路,那就只好走水路了。

但这冰海内有什么危险?前面的路途究竟有多险恶?

所有人都不在乎,因为他们都是修道高手,三十三个高手在这里,还怕什么危险?

就连那么可怕的冰蚕都对付的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怪兽他们对付不了?

就算有什么海中的怪兽,就算那怪兽有多大,以这些人的修为和本事,也可以一战,最怕的就是遇到刚才的那种冰蚕,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只要不是遇到那种奇异的怪兽,只要众人能还手,就不怕任何怪兽。

众人也无路可走了,而且,找到了水路,大家还很开心,因为只要有水,就有出路。

冰船往前飞快的飘着,头顶上的冰溜子一排又一排往后飞去,就好似一排排锋利的利剑一般!

更恰似怪兽口中的利齿!

幽暗的冰海内,也不知这条路有多远,更不知这条路有多危险。

虽然在大冰船上,但人人都没有放松警惕,都手握着仙器,准备随时一战。

冰船飘飘‘荡’‘荡’的越走越远,消失在了幽暗中……

一望无际的冰海,黑黝黝的,也不知有多长,头上两尺多高就是好似狼牙一般的冰柱,冰柱倒垂着,就好似一排排白森森的牙齿一般。

众人就感觉好似在怪兽的血盆大口中在穿梭一样,一个不慎,就会被这怪兽张口咬成两段!

幸好他们都是修道高手,若是换普通人,别说在这漆黑的冰海下走,就算是这里的温度都能将人冻成冰块了。

这里可是北极冰海底,北极的温度该有多低,一般人不被冻成冰疙瘩才怪了。

刚才被冰蟾冻住了奇经八脉,虽然‘玉’霄帮大家驱除了寒毒,众人也都打坐调息了一阵,但依旧觉得有点冷。

除了‘玉’霄之外,这数十名修道高手都在静坐在冰船上,开始调息。

‘玉’霄就坐在船头,催动着水晶冰泡泡往前走,漫无目地的往前走。

这条黑路究竟还要走多远,他心中根本就没有底,这方圆附近百里的海水都被冻成了冰,除了在水路走出去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虽然他安慰大家,但他自己也没把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冰船走的并不慢,因为这乃是水晶泡泡在飘,只凭着意念就可以往前走,并不比划着的船慢。

“霄哥哥,我……我怕……”楚桂儿依偎在‘玉’霄的身边,挽着‘玉’霄的手臂,胆怯的说着。

楚桂儿别看本事大,但胆子在这里面是最小的。

而且别说她,就算众人心中也是胆颤心惊。

这里太险恶了,就是冰海内的一条夹缝罢了,只因为到了最底下,没有冻成冰,留下的这么一条夹缝,头上两尺就是胳膊粗的冰溜子,锋利无比,就好似獠牙一样,在这么一条缝隙中穿过,而且又这么黑,叫谁心都会怕。

人最怕的就是黑暗,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因为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最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让恐惧占据你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