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2章 开洞3

第二百八十二章 开洞3

龙鱼频频点头,‘玉’霄微笑道:“多谢你了,等会我给你炖一锅龙‘肉’让你解解馋。。 更新好快。”

楚桂儿嗔道:“对对对,让你的龙龙吃它自己的兄弟,这就叫自相残杀,狗咬狗,哼!”

楚桂儿被‘玉’霄气着了,气还没顺。

‘玉’霄悠然笑道:“那是自然,只是可惜啊,这世上就只有一条龙鱼,否则再有只母龙鱼的话,那我就给龙龙找个媳‘妇’,哎,对了,龙龙,我给你找个人做媳‘妇’吧,我的媳‘妇’臭桂儿不听话,我决定休了她,这样吧,我把臭桂儿嫁给你做老婆吧……”

楚桂儿一听,又羞又气,挥着巴掌就奔‘玉’霄打去,嗔道:“凌‘玉’霄!你这王八蛋,你放的什么屁?打死你,臭无赖,叫你‘乱’放屁,打死你……”

龙鱼其实能听的懂人话,只是不会说人话,一听‘玉’霄的话,两条前‘腿’捂住了龙头,然后假装栽倒在地,蹬了蹬‘腿’。

‘玉’霄嘻嘻笑道:“看到了没,龙鱼都觉得你烦,不要你呢,龙龙说,要是你跟了它,它能被你气死呢,它说宁愿找个癞蛤蟆做老婆,都不想要你呢……”

楚桂儿羞的满脸通红,边捶打着‘玉’霄,边骂龙鱼道:“死鱼,臭鱼,你想的倒美,本姑娘能嫁给你?做你的白日梦吧,哼,看你的模样就讨厌,跟你的主人一样,都是王八蛋……”

众人这个笑,都笑成了一团。

楚桂儿娇羞的追打着‘玉’霄,‘玉’霄嘻嘻笑着来回躲避着,逗楚桂儿玩,玩了一会,楚桂儿捉到了‘玉’霄,打了几下,掐了几把,这才不生气了。

‘玉’霄捉住了楚桂儿的‘玉’手,将桂儿揽在了怀中,就开始亲‘吻’起来,柔声道:“好了,别生气了,这样吧,为了拟补我的过错,今晚上让你陪本少爷睡觉,我保证让你……”

楚桂儿嘤咛一声,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你讨厌,就会欺负人,谁稀罕。”

‘玉’霄嘻嘻笑道:“既然你不稀罕,那我让悠悠陪我睡觉了,我好几天没碰‘女’人了,攒了很多很多的好东西要给你们呢,她一定会很爽的……”

楚桂儿嘤咛一声就去胳肢‘玉’霄,嗔道:“你这小‘混’蛋,真不是好东西,爹爹他们都在,你说这种话,真不知羞,呸,不要脸……”

‘玉’霄嘻嘻笑道:“喂,咱们是在里面,他们在外面呢,那能听得见。”

楚桂儿拉着‘玉’霄的手道:“行了,别玩了,咱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出去吧。”

‘玉’霄点点头道:“嗯,走吧,既然这条路是对的,那咱们就挖一条通道出去。”

‘玉’霄拉着楚桂儿的手,两个人来到了冰球的最前面,楚天祥和朱青彼此对视一眼,纷纷摇头苦笑。

‘玉’霄哄‘女’孩子的本事可真不一般,本来楚桂儿生气了,一会的功夫就和好如初了。

‘玉’霄将水晶泡泡沉了下去,紧紧的贴在了冰壁上。

曲仙儿失声道:“啊,你……你打算在海底挖呀?”

‘玉’霄微笑道:“是呀。”

洪袖儿道:“那……那怎么挖呀,都是水呀,为什么不在海上面挖呢?”

‘玉’霄笑道:“废话,上面多危险你可知道?除了这冰球,也不知有多少可怕的东西呢,我用冰球贴在冰层上,挖一条通道出去,这样,咱们不用跟那些动物打,也没有东西‘骚’扰,这多好呀。”

卓悠悠道:“可是,可是万一灌进水来呢?你挖通了,咱们不在海底了吗?”

‘玉’霄嘻嘻笑道:“我将这冰球跟冰层冻结在一起,那能灌进水来呢?而且,咱们就是在海平面上挖‘洞’,挖出去也一定是在大海底部了,因为咱们是在冰层里,这里若没有被冻成冰块,其实就是大海底,而前面的海没有结冰,当然就是海水了。”

众人一想也是,真的是不管怎么挖,出去也都在海底深处,因为他们已经下到了冰海底了,这里所有的冰,其实以前都是海水来,只不过被冻结住了,前面没冻住的,当然就是海水了。

‘玉’霄也不理他们,开始将冰球沉进了深处,尽量的紧靠在了冰墙上,这才将天地苍穹剑祭出,就见天地苍穹剑飞出,剑光一转之间,就开出了一个八尺方圆的圆形的‘洞’口,时间不大,那些寒冰就开始融化,滴滴答答的变成了水,很快的就出现了一个冰‘洞’。

‘玉’霄就这么开着冰‘洞’,就好像在冰球挖‘洞’一样,就这样离开了冰球,到了冰墙中了,‘玉’霄用神剑融化一阵寒冰,就将碎冰收进葫芦中,众人慢慢移动着,就好似在隧道中一样。

‘玉’霄其实就是在挖一条冰隧道,这冰中,有时候还有不少也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动物,有很多的鱼,被冻在冰层里了,这也不奇怪,妖魔施展魔法冻结了附近百里方圆的海水,海水中的动物很多,当然被冻死在里面,夹在了冰层中了。

‘玉’霄足足用神剑融了两里多地的寒冰,这条冰隧道足足挖了两里多地了,还是不到头,也不知这条冰路究竟多远。

‘玉’霄挖来挖去,一屁股坐在了冰上,长叹道:“我的天啊,这要挖到那年那月呀,挖了这么长,都没到尽头啊。”

众人也都泄了气,没想到挖了这么久都没到头。

雪紫儿皱眉道:“喂,问问你的臭鱼,这条冰路究竟有多长呀。”

曲仙儿道:“就是,‘弄’不好这条臭鱼是按照它飞的速度算的,我的天,它一口气能飞百里,在它眼中,几十里地的冰根本不叫路,我的天啊,它该不是这么计算的吧?”

就见龙鱼频频点头,‘玉’霄都要晕了,失声道:“啊!不会吧,龙龙,这条冰路究竟有多长呀?”

龙鱼用小短‘腿’比划着,指了指身后走过的大海,又指了指前面的冰层,‘玉’霄什么都明白了,失声道:“你是说,前面的冰足有跟……跟后面咱们走过的海那么远对吗?”

龙鱼频频点头,用爪子比划着,意思好像是说,也不算远,不过就三十来里地的冰,一会就过去了。

众人都听明白了,纷纷一屁股坐在了冰地上,这玩笑开的太大了。

这冰层足有跟后面走过的海路那么远,简直都有三四十里地的冰层了,这么远的距离,要挖一条冰隧道出去,那那是一件容易事?

‘玉’霄苦着脸道:“龙龙,这次可被你害惨了,以这个速度挖下去,挖一天多都挖不出去啊,累死啦!”

龙鱼双爪左右一伸,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那意思是告诉‘玉’霄,除了这么出去之外,根本没第二条路了,只能挖冰隧道出去。

‘玉’霄叹道:“唉……慢慢的挖吧,我的天,现在我最讨厌的东西就是冰了。”

卓悠悠苦笑道:“我也一样,我一见到冰我就头痛了。”

‘玉’蝶幽幽道:“咱们要出去,估计要挖一天多的时间,唉,只能慢慢的挖了。”

‘玉’霄也累了,叹道:“这样吧,咱们轮着挖,不过有开天辟地斧挖就方便的多了,也许,一天就可以挖出去吧,洪天福听令,牛犇犇听令。”

洪袖儿嘤咛一声,照着‘玉’霄的头重重的敲了一下,嗔道:“喂,你说谁呢?我爹爹的名字你也敢叫?他是你岳父,你这么没礼貌?”

洪天福骂道:“你这死小子,你就算不叫我一声爹,你也不能叫我的名字吧,是不是找打?”

‘玉’霄嘿嘿笑道:“我现在是元帅嘛,叫你爹,真的叫不出口呀,这样吧,我还是叫你们伯伯吧,洪伯伯,你跟犇犇先挖一会吧,咱们轮着挖,轮着休息,你有开天辟地盘古斧,挖起来方便,就用这把斧头劈冰吧,你累了,换犇犇,谁让你俩都是种地的笨牛呢,一身都是力气的。”

白莲嗔道:“喂,你太过分了,谁是种地的笨牛,你使唤人都损人家,真坏到家了。”

‘玉’霄嘻嘻笑道:“大嫂既然这么关系你丈夫,那你也随着挖冰去吧,我都挖了这么久了,我也累了,也该换人了吧。”

牛犇犇不在乎,微笑道:“行了,不就是挖冰吗,这没什么,我跟洪伯伯我们挖一阵,你休息一下吧。”

犇犇知道‘玉’霄最懒,动脑子行,真要干这种枯燥的工作,他是懒的做的,他本来以为很快就挖出去了,结果,挖了两里多地都没挖出去,一听还有这么长的冰路要挖,‘玉’霄早就泄了气了。

洪天福和牛犇犇却不在乎,两个人都是使不完的力气,这种事最在行了。

洪天福先挖去了,洪天福抡起开天辟地盘古斧就劈,叮当叮当,一阵的‘乱’劈‘乱’砍,很快的就开了一条冰路。

挖冰比挖泥土简单多了,这冰是一劈就一大块,而且,根本不必担心塌方,因为这冰海中,冰都几百丈厚,这么厚的冰结实的比‘花’岗石都要硬,那能塌方。

洪天福抡起开天辟地斧一路的劈,立刻,‘洞’内就叮当叮当的一通‘乱’响了。

不过,洪天福挖的‘洞’可没‘玉’霄挖的那么整齐好看,‘玉’霄是用神剑先画一个圆形的圈,然后按照这个圈子,用热气溶解了冰,所以,他挖的冰‘洞’最好看,不过,这种办法却不能常用,要知道,溶解这些冰,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这冰太多了,不是一般的多。

洪天福虽然劈的坑坑洼洼的,但目地是出去,根本不用这么整齐和好看,只要能穿过一个人去那就行了,挖个七尺方圆的‘洞’就可以了,用不着多么大,所以,拿着斧头劈就是了。

‘玉’霄看着岳父挖‘洞’,喃喃道:“唉,洪伯伯真是天生种地的材料,不去种地真可惜了。”

洪袖儿这个气,拧住了‘玉’霄的耳朵,嗔道:“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良心,我爹爹去出力,你却说风凉话,是不是找打呀?”

‘玉’霄嘿嘿笑道:“谁说我说风凉话的,我在这里给他鼓劲,大力士加把劲,加把劲,噢噢噢噢……”

阳娇被逗得扑哧一笑,道:“你呀,真是胡闹,没个正经。”

‘玉’霄嘻嘻笑道:“师娘,难怪你喜欢洪伯伯了,别看洪伯伯是个大老粗,但一身使不完的力气,跟着他,就算去种地,都能吃的上饭,师娘真是高瞻远瞩……”

众人被逗的这个笑,阳娇拧着‘玉’霄的耳朵,道:“你这小坏蛋,连师娘都戏耍,我看,她们姐妹揍得你轻了。”

‘玉’霄连连道:“哎呦,疼啊,我才明白,看来,袖儿师姐真不是师娘捡来的,难怪袖儿师姐这么野蛮了,原来,都是跟她娘学的呀,都是遗传因素呀。”

洪袖儿扬起巴掌就打,‘玉’霄嘿嘿笑着就躲开了,秦扬微笑道:“霄儿可真坏,骂你师娘野蛮,都不带脏字的。”

‘玉’霄笑道:“秦伯母,你的琴和箫都吹的这么好,这样吧,洪伯伯出力,咱们不能帮忙,也不能白看着呀,这样吧,师娘就给洪伯伯吹箫助兴,来点音乐,他也有劲呀,常言道,对牛弹琴,就是这个道理了,师娘的琴技这么高,这么妙,除了洪伯伯这种笨牛能听懂之外,就再也没有知音人了,是不是啊师娘……”

秦扬被逗的也扬起巴掌就打,‘玉’霄这明着是夸赞秦扬的音乐水平高,其实将她一阵损。

曲仙儿嘤咛一声,追着‘玉’霄就打,嗔道:“死‘玉’霄,连我娘你也捉‘弄’,讨打是不是?”

‘玉’霄哈哈笑着,道:“不闹啦,这样吧,坐在着多闷呀,让他俩先挖着,咱们呢,赌骰子玩吧,谁输了,谁喝酒,多好玩呀,来来来,小师傅,各位师娘,咱们赌一手吧。”

九子、九‘女’和四僧那会跟他一般的胡闹,纷纷摇头不理。

也别说没人跟他胡闹,陶天喜就是一个爱玩的人,立刻响应‘玉’霄的号召。

曲仙儿三姐妹也是爱玩的‘女’孩子,加上卓悠悠和白莲,七个人就玩开了骰子。

‘玉’蝶和雪紫儿是不爱玩笑的‘女’人,两个姑娘淡淡的一笑,也不参与。

‘玉’霄却跟几人玩开了,一会划拳,一会摇骰子,一会跳格子,就跟小孩一样,几个人玩的这个开心。

洪天福在远处一边挖一边骂,心道:“这死小子,我在这里挖冰,他在那里玩笑,真气人。”

但没办法,谁让他有力气的,只能有力出力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