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3章 惨烈4

第二百八十三章 惨烈4

这若是在平地上林霸不会吃亏,跟岳盈的功力不相伯仲,可是在半空中无从借力,他当然顶不住这股压力了,被岳盈压着直往地面坠落!

“杀……”岳盈嘶声叫着,就好似疯了一样,将林霸压住,死死的压住,拼尽全身的功力,将林霸从半空中压落!

一人一魔很快的落了地,林霸双脚刚刚踏在一块青石上,不等架开倾国倾城剑,立刻一股大力涌来,将他死死的压住,跟他的真力较在了一起!

林霸拼命的架着,再看脚下的青石一寸一寸的碎裂,猛然间一声巨响,一丈方圆的青石被岳盈的内力震碎,顿时四面‘乱’飞!

林霸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来不及运气,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双脚踏碎了青石,深深的陷进了泥土中!

林霸拼尽全力,猛然一架,这才架开了这要命的一剑!

岳盈身子借力化力,凌空一翻,双脚趁势连环蹬出,奔着林霸的‘胸’口啪啪啪啪啪就是十几脚!

林霸双脚被陷进了泥土中,直没了脚踝,那能一下子出来,而且他也没有时间了。-叔哈哈-

林霸无可奈何,在生死存亡的一刹那,拼命的将棍子往‘胸’前一横,挡在了要害上!

“砰!砰!砰!砰!”岳盈一连好几脚正好蹬在手腕粗的虎尾天劫棍上,林霸就觉得‘胸’口一阵剧痛,一颗心几乎都要被震碎!

林霸被踢的飞了起来,斜刺里飞了出去!

岳盈不解恨,怒吼一声,连人带剑化作一道光就刺!

林霸也真是厉害,拼尽全力一闪,噗的一声,这一剑将他的左肩刺穿!

林霸惨叫一声,身子如离弦之箭似的往后倒飞,一连撞倒了五株大树,被倾国倾城剑钉在了第六棵大树上!

岳盈一剑刺偏了,拔出剑来刚要再刺,就在这时,猛然间恶风不善,一件兵器奔着她的纤腰横扫而至!

岳盈也不是弱手,听风辨器就知道被人偷袭,再若是剑刺林霸这魔头,没等将这魔头击毙,自己先死了,岳盈无可奈何,一连几个跟头倒翻出去,避开了这一招!

救林霸的正是天狼,天狼一见不好,躲开了血箭的追击,就落了下来,裁决獠牙‘棒’照着岳盈的腰就砸去,但依旧被岳盈逃过。

没等追杀岳盈,就在这时,那些追‘射’他的血箭也飞来,天狼一拉林霸,化作一道光就逃,噗噗噗噗,无数的血箭均走了个空,正好‘射’在了树上。

岳盈喘了口气,飞上了半空,又奔受了伤的林霸杀来!

姚百也冲破了血箭,‘挺’刀拦住了岳盈,一人一魔绞杀在一起!

林霸又吐了一口鲜血,叹道:“狼兄,这‘女’子好厉害,我看,此‘女’的本事并不在卓悠悠之下了。”

天狼道:“是呀,的确很不错,据我所知,这个‘女’子乃是雪紫儿的四师妹,名叫岳盈,人送外号倾城剑,她手中的剑乃是倾国倾城剑,乃是一件宝贝,此‘女’虽不及雪紫儿,但也相差不远了,龙‘女’派的‘女’人果然厉害,林兄,你的伤要不要紧?”

天帝山的鼻子圣帝真君和妻子龙‘女’祖师都善于铸剑,这些弟子手中的仙剑,大部分是圣帝祖师和龙‘女’祖师亲手铸造的,都是用上好的材料铸造的宝器。

而这些兵器,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大部分都赐给了彼此心爱的徒弟了。

林霸摇摇头道:“没事,小意思,咱们一起上,废了这贱货,否则,必是心腹大患!”

“对,上!”天狼和林霸一左一右又夹攻了上来!

岳盈咬紧牙关,跟三魔拼杀在了一起!

这一次,岳盈再要想伤了三魔谈何容易,刚才不过是出其不意全力以赴的一击罢了,岳盈没有办法,只好展开了游战,一人跟三个魔头在半空中来回的追逐,绞杀在一起。

幸好,林霸受伤颇重,一时半刻,真气难以恢复,功力大打折扣了,岳盈等于十一人对付两个魔头了,压力少了许多,否则,她就算拼了全力,也不是对手,她的师姐的修为和本事,其实并不比岳盈差的太多,所以,以岳盈的本事,若不是林霸受了伤,她也难以支持。

岳盈陷入了苦战,其余人何尝不是,应刑一人斗两个人类魔头,指挥着卫兵对付空中的飞禽,应刑已经负伤了。

不过,最近几年来,应刑很有出息,修为和功力一天一天的都在提高,虽然还不及‘女’朋友岳盈,但也相差不远了,虽然不能杀败妖魔,但还能自保。

至于其他的人,也是一样,都大大小小的受了点轻伤。

谢雨霏跟最厉害的魔头展翔斗,已经占了下风,展翔的厉害,那是魔域弟子中的第一高手,就连雪紫儿跟展翔斗,都难分上下,更何况是谢雨霏了。

谢雨霏不及雪紫儿,也不及师姐魏晓晨,斗展翔这么厉害的对手,实在是太吃力,但谢雨霏很聪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躲躲闪闪,从不硬拼,就缠住了展翔,一人一鹏魔大战了一百多招,依旧是难分上下。

展翔越打越生气,他跟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这三个龙‘女’派三代弟子中最厉害的都‘交’过手,但每一个‘女’子给他的感觉都不同。

对于傲气的雪紫儿,展翔打心中怯惧,因为雪紫儿敢跟他硬碰硬,根本不怕他,气势比他还冲,展翔是又敬又怕,而且,雪紫儿还曾经打败过他,令他心存忌惮。

魏晓晨生‘性’跟雪紫儿一样,争强好胜,也不让人,也敢跟他硬碰硬,他跟魏晓晨‘交’手也是不分伯仲,展翔也觉得棘手。

卓悠悠冷漠孤傲,更是一个拼命的主,更可怕的是,卓悠悠敢于跟敌人同归于尽,极其难对付,这一点比雪紫儿还要可怕。

加上卓悠悠的冰雪道术很高,出手不是冰雹就是冰剑,令人难以提防,甚至比雪紫儿和魏晓晨还难应付,因为卓悠悠善于暗器,这一点,雪紫儿和魏晓晨就不及了,而且,她的每一招,都带有冰冷的寒气,跟卓悠悠‘交’手,展翔就觉得一个字,那就是冷!

冷的心寒,冷的骨头疼,所以,对卓悠悠也十分的忌惮。

但这次跟谢雨霏‘交’手的感觉完全不同,那种感觉是气恼和焦躁。

因为谢雨霏根本不跟他硬拼,你来了,她就避开,你走了,她就追,始终缠着你不放,而且,这个‘女’子不急不躁,就好似跟你玩捉‘迷’藏似的,那怕跟你打一天都不觉得没意思,这焉能不令人焦躁。

更可气的是,谢雨霏出手不是雾就是烟,‘迷’‘迷’‘蒙’‘蒙’的,湿漉漉的。

谢雨霏附近十几丈的范围内,不是云就是雾,不是烟就是雨,真是细雨霏霏,朦朦胧胧,而谢雨霏就好似隐藏在氤氲雾气中的游龙一样,一会左一会右的,简直就像是在玩捉‘迷’藏。

其实,谢雨霏也是这种‘性’格,做什么事都不急不躁的。

展翔却气坏了,但无可奈何,谢雨霏也不跟他硬碰,一见他拼命,她就钻入了身后氤氲的雾气中就消失不见了,但不知什么时候,就绕到了你的身后,偷偷‘摸’‘摸’的给你一剑,令人难以提防。

展翔简直气的想破口大骂,这玩命厮杀那有这么打仗的,这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玩捉‘迷’藏,玩过家家一样。

但他怎么拼尽全力,谢雨霏也是跟以前一样,飞上飞下,躲躲闪闪,你进我退,你退我进,始终纠缠不休,在云雾中钻来钻去的,也不急,也不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就这么跟他磨时间,好似跟他比起了耐心。

谢雨霏这种‘女’子最攻于心计了,她的这种道术其实是专‘门’自保的道术,因为她一出手,就先自保,这就叫未料胜,先料败。

她总是幻化烟雾在自己身边,用来遮住自己,准备在万不得已就逃,所以,虽然谢雨霏的修为和功力都很不错,但她却缺少一种刚气。

正由于她这种委婉的‘性’格,所以,她这种人最适合防守,不善于进攻,这样总体来说,就不及雪紫儿、卓悠悠等几个‘女’子了。

不过,她这种道术的好处就是自保能力强,遇到最厉害的对手,也能缠住他百来招不至于败北。

她人称飘雨‘迷’‘蒙’剑,就是这个原因了,那就是她一出手,不是细雨‘蒙’‘蒙’,就是氤氲朦胧,令人感觉飘飘忽忽,好似在云中雾气中捉‘迷’藏一般。

展翔实在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你这‘女’子,真是‘阴’险狡诈,你要打就打,不打赶紧滚,你这是什么打法?”

谢雨霏悠然一笑,轻声细语温柔的道:“我就是这种打法,难道打架也有规定吗?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又没叫你留情。”

展翔厉声道:“你这贱货,虽然你的修为很不错,但你这种‘性’格,非是英雄所为,比起雪紫儿、魏晓晨和卓悠悠来,你差的太远,你这种‘女’子,一定是‘阴’险的‘女’人,可恶!”

展翔说的是心里话,虽然他恨雪紫儿等三个姑娘,但也敬佩她们那种不怕死的英雄气概,他虽然不是人,可是平生最敬重英雄好汉,而雪紫儿等三个‘女’子就是那种刚强不屈的‘女’子,宁愿战死,也不会这么偷偷‘摸’‘摸’的转圈子,那是真跟他拼杀。

可是谢雨霏恰恰相反,就这么跟他捉‘迷’藏,所以,他打心底深处就鄙视这种‘女’人。

谢雨霏心中恼怒,但脸上不带出来,依旧不紧不慢的道:“她们是她们,我是我,我也用不着跟她们比,更用不着你来评价,少废话,看剑!”

谢雨霏挥了挥衣袖,人没到,剑未至,白雾先到了,一股雾气扑面而来,就将展翔的视线‘迷’住。

谢雨霏趁着雾气朦胧,悄悄的飞到展翔的身后,一剑刺向了他的心窝。

展翔虽然被雾气遮住视线,但他已经了解谢雨霏的为人了,知道这‘女’子的‘阴’险狡诈,听风辨器,急忙双刀横着扫出。

没等双刀碰在飘雨‘迷’‘蒙’剑上,谢雨霏‘抽’剑就走,又隐身在了‘迷’‘蒙’的白雾中。

展翔这个气,怒吼道:“你这‘女’子,你究竟叫什么名字?”

谢雨霏莺声细语柔柔的道:“小‘女’子谢雨霏,乃是贞烈仙子罗贞‘门’下二弟子,未请教你又是谁呢?”

展翔骂道:“我呸!难为贞烈仙子这么一个正直刚强的‘女’子,怎么教出你这种软软弱弱不敢正面‘交’锋,只会躲在雾气中捉‘迷’藏的‘阴’险狡诈的‘女’子,真是玷污了你师傅的威名!”

谢雨霏冷冷一笑道:“你也不必用‘激’将法,这一招你对付别人可以,对我是毫无用处的,我是不会上当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没本事就别瞎叫唤,至于你说不说你的名字,我也没兴趣知道,少废话,看剑!”

谢雨霏一挥衣袖,卷起了一块白云,撞向了展翔!

展翔劈开白云,眼前又是一团‘迷’‘蒙’的雾气,朦胧中,一剑又刺来!

展翔简直都要气疯了,这‘女’子‘性’子也太绵软,根本不着急,什么对她来说都没用,她就这么跟你干耗着,你还真拿她没办法。

展翔憋着一肚子气跟谢雨霏玩了命,但怎么打,谢雨霏也是如此的打法,展翔这个骂,这么个打法,就算打一天一夜都难分胜负,这真是急死人了。

谢雨霏边打边笑,心中这个得意,轻轻道:“你何必着急呢,离着天黑还早呢,常言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你不懂?”

展翔怒喝道:“贱货,懒的跟你打,赶紧给我滚!”

谢雨霏轻轻笑道:“对不起,我不会滚,你还没打赢我,怎么能走呢?不如这样吧,小‘女’子有的是时间陪你打,一天不分胜负,咱们就打一天,一年不分胜负,就打他一年如何呢?”

展翔这个骂,心道:“你这种打法,别说一天,一年都分不出胜负!别人打你,你就往云雾中藏着,根本不理会,这样能分出胜负才怪,这个‘女’子真是太‘阴’损了,可以说,跟凌‘玉’霄一样这么可恶!”

展翔心里这个骂,但也没办法,因为谢雨霏虽然比他稍逊一筹,可是拖住他几百招,那是毫无问题的,加上这种打法,拖上一天都没事。

谢雨霏一见展翔想溜,立刻加紧了攻势,又缠住了展翔,展翔被‘逼’的手忙脚‘乱’,只好又跟她斗在了一起,但一跟她正面对敌,谢雨霏又开始玩起了‘捉‘迷’藏’,在白雾中飞上飞下,钻来钻去,一会在东,一会在西。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