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3章 惨烈6

第二百八十三章 惨烈6

这就是三仙的隐秘身份,而曲天赋的师傅圣帝真君祖师跟鸿钧老祖是好友,跟陆压道人也是好友,乃是一起修炼的道友,不过鸿钧那时候还没成器,他的三个弟子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等三人,还是‘尿’‘裤’子的孩子,但圣帝真君和龙‘女’祖师徒弟却很兴旺,就是这‘玉’清教和龙‘女’派了。。 更新好快。

龙‘女’祖师的身份也极其的尊贵,据说,她乃是王母娘娘的结拜姐妹,当时,曾三姐妹结拜,第一个就是西王母,第二个就是龙‘女’龙逸祖师,第三个,就是凤凰圣母了。

西王母是大姐,龙‘女’是二姐,凤凰圣母是三妹。

而这个故事发生在封神之前的一千多年前,当时,阐教还没有出现,阐教的祖师元始天尊还是个‘尿’‘床’的孩子,但圣帝真君这一支‘玉’虚和紫府正应在这场劫难中。

所以,这一场仙魔大战,其实是封神前的第一次大战,也是第一次封神之战,不过,却是人类生死存亡,神仙生死存亡的一战!

鸿钧老祖等已经成了神了,根本不能过问人间之事,而且,以鸿钧老祖的法力也不是天魔的对手,故此,将这拯救人类的大任才落在了凌‘玉’霄的身上。

凌‘玉’霄身在傲人族,之所以傲人族被毁,就是要毁灭有骨气的人,去救没有骨气的人,因为假如人世间的人都像傲人族人那么有骨气,那谁会去拜神求佛呢?假如没有了香烟,那神自然而然的就灰飞烟灭了。

可以说,神的香火多,法力就大,若是没有了香火,法力就会渐渐的消失了。

而且,神要‘逼’着不想修道的‘玉’霄去圣帝祖师那里去修道,让他去解救这场三界的浩劫!

因为神仙地府,乃至于三界的存在和毁灭都在凌‘玉’霄一人的肩上,假如凌‘玉’霄失败了,败给了天魔,那三界就此成了魔的世界,这世上再也没有了人类,当然,天界和地界也会借此灰飞湮灭了。

所以,凌‘玉’霄的重任可以说是宇宙中最大的,这也就是凌‘玉’霄之所以学艺都可不必跪拜的原因了,只因为他的身份太高,未来,乃是宇宙第一仙,任何人都受不起他这一拜,假如他拜过那人,被他拜过的人就会折寿,甚至是丢命,假如他拜过神,那被他拜过的神就会损失千年的道行,甚至会灰飞烟灭,这也就是这些神仙将‘玉’霄让傲人族救走的原因了,只因为傲人族是不下跪磕头的,所以,世上唯一能抚养‘玉’霄长大的,就只有傲人族有这个资格。

假如‘玉’霄在别的族中长大,那他磕头就成了一种习惯了,遇到师傅就磕头,但他身份太尊贵,假如以尊贵的身份去拜,若拜的是人的话,那就能折煞人的阳寿,拜的是神的话,那神都要折千年的修为,假如他多磕几个头,那神都能被他拜的变成了狗屎。

所以,就连和尚们收他为徒,都要去给他跪下求他做徒弟,其实,等于是拜他为师了。

为了三界,必须毁灭傲人族,让‘玉’霄有一颗复仇的人,‘逼’着他去学道,这样才能拯救三界。

在神仙的眼中,这就叫牺牲小我,拯救大我了,但这样对傲人族最有骨气的人公平吗?

可是神仙却不管那些,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决定别人的命运。

但他们却看错了‘玉’霄,没料到‘玉’霄这么顽劣,‘玉’霄根本不受命运摆布,是我行我素,我是王大,天是王二,修道报完仇后,其实就不想管任何事了,幸好,‘玉’霄亏欠九子的人情,所以,为了报恩,只能跟魔域做对。

世上的神仙其实就是在利用‘玉’霄潜在的能力和智慧去拯救这场浩劫。

‘玉’霄是死不了的,因为他就算**灭,元神冥界都不敢收,因为他的存在,也关系着冥界的存在,所以,世上的神仙鬼人都以‘玉’霄马首是瞻,‘玉’霄就是他们的神仙,他乃是神中之神,仙中之仙,宇宙苍穹至高无上的第一仙!

单说魔域的九大巫尊,率领着三百巨雕前来乘虚来烧毁‘玉’清教,要断所有人的退路。

三仙和刘角等人看见了,立刻准备好了厮杀,叶方士漠然长叹道:“唉,难道今日真的是劫数难逃?”

谈天笑悄悄的道:“大哥二哥,他娘的,九个老魔头亲自来了,咱们人手不够,打不过啊,要是硬拼下去,那咱们就完了,我看,咱们先逃吧?”

叶方士叱道:“胡说八道!就算死,也不能逃!天帝山关系重大,若是有失,那后路就断了,你乃是长辈,如何能这么想呢?”

谈天笑道:“那……那可怎么办啊?”

叶方士对着肩头停着的菁菁鸟道:“菁菁呀菁菁,‘玉’清教生死存亡就看你了,拜托你速去炎城找廉政,让他赶紧给我派救兵,多派几个高手,就说,九个巫师偷袭天帝山,我们只能挡一会,迟了就一切都完了,飞飞,你和菁菁一起去,快走!”

‘玉’霄的菁菁鸟和天马飞飞都在山中,‘玉’霄托三仙代为照顾的,今日危机关头,人是走不开了,只能借助菁菁鸟和天马了。

菁菁鸟很顽皮,呱呱叫道:“喂,那你们三老头怎么感谢我呢?”

叶方士这个气,骂道:“你个死鸟,你不听话,大家都完了,再若胡闹,我让‘玉’霄回来将你拔光‘毛’煮着吃了你,赶紧给我快去!”

刘角等人差点笑了,这鸟跟他的主人一样的顽皮诙谐。

菁菁鸟呱呱叫道:“好吧,好吧,就会拿‘玉’霄来吓唬鸟,算本鸟怕了你了,飞飞,咱们走啦!”

菁菁鸟一声长鸣,化作一道乌光钻入了云端,天马飞飞也一声鸣叫,抖动洁白的双翼保护着菁菁鸟离去!

“别叫天马和臭鸟走了,它们是去送信的!”

巫姑急的直跺脚,但再要挡住根本来不及了,菁菁鸟的厉害,它们那里知道,而且,两只灵兽都是神速无比,根本拦不住追不上!

巫姑大叫道:“赶紧消灭他们,我去放火!大家一起上,一个不留,杀啊!”

九大巫尊各自飞来,在半空中,三仙和刘角等弟子就接住了这些妖魔,而‘玉’清大殿上的‘女’弟子们各自摆开剑,就跟妖魔厮杀在一起!

三仙一对一还行,遇到这么多高手,那是挡不住的。

刘角断了一臂,本事也不行,但人最怕拼命,这生死存亡的时刻,刘角拼了命,挡住了一个巫尊!

王‘玉’和赵纯姐妹乃是‘玉’龙九‘女’纯真仙子姚霞的两个爱徒,但这两个‘女’子的本事不济,比起雪紫儿等人差远了,可是两个姑娘也玩了命了,拼死拖住了两巫尊!

六个人拖住了六大妖魔,还有三个却奔底下的‘女’弟子杀去,‘玉’清殿还有一百多修道的‘女’弟子,那里能不拼命,加上驻守的一些官兵,都玩了命了,一场惨烈异常的决战开始了!

就在九大巫尊刚刚杀来,忽然,在半空中一个身披七彩羽衣的美丽姑娘飞来,手中一把皎洁的仙剑,那姑娘一见这情景,娇叱一声,落下云端,就挡住了巫姑,跟巫姑斗在了一起!

“啊……是凤小姐!”叶方士等人心中高兴,来的这个‘女’子他们都认识,正是凤凰圣母的外孙‘女’,凤仙人和凤鸣的‘女’儿,冷雨蝶的师姐,白皛皛的未婚妻,小凤凰凤翙翙!

凤翙翙这次来是找情郎的,乃是背着外婆和母亲来的,因为这一场厮杀乃是他的爷爷天魔发动的,天魔是凤仙人的父亲,正是凤翙翙的亲爷爷。

凤凰圣母已经答应了不‘插’手仙魔之争了,已经发了誓,而且,她一直觉得对不起表哥天魔,故此,决定不‘插’手,谁也不帮。

可是凤翙翙实在放心不下白皛皛,因为白皛皛非要帮着‘玉’霄不可,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

凤翙翙很喜欢皛皛,二人感情很好,所以,凤翙翙偷偷的离开了昆仑山,来找白皛皛,她来的还真是时候。

这凤翙翙不算有什么名气,但她的儿子却很有名,那就是后来现代佛释迦摩尼如来,她是未来如来的亲娘。

过去佛如来圆寂后,收了四大弟子传扬佛法,但经过仙魔大战,佛‘门’弟子都死绝了,所以,要想再弘扬佛法,只好再投胎做人,但如来身份尊贵,普通的‘女’子是不能做他娘的,那样有**份,所以,他才投胎到凤翙翙的肚腹中,做了白皛皛和凤翙翙的儿子。

因为凤翙翙是凤凰,乃是神鸟,最尊贵的,所以,最适合做他娘。

这就是后世传说,如来被孔雀吃了吐出来管孔雀叫娘的故事了,但如来撒谎了,因为他不是被孔雀吃了,也不是被凤凰吃了,而是他自己投胎到凤凰的肚子内,一个是想‘肉’身修成正果,一个是弘扬佛法,这才去投胎重新做人,借助凤凰的肚子重新到人间。

这就是如来的过去佛和现代佛的故事。

可是,这种事是天机,不能‘乱’说,而且,凤翙翙最后和白皛皛随着‘玉’霄而去了,而凌‘玉’霄又是打败了如来,做过去佛时候败过的羞耻事岂不是抖出来了?

所以,如来编造了一个大谎言,故意封孔雀做国母,说自己是孔雀生的,其实不然,乃是凤凰生的。

后来孙悟空收金鹏鸟的时候,如来曾提过自己的身世,就曾说是孔雀所生,大鹏还是他的外甥,孙悟空还讥讽如来是纵亲行凶,包庇恶鸟。

凤翙翙这一来,可真是最关键的时候,算是帮了大忙了。

巫姑一见是大小姐来了,失声道:“凤小姐,你为何来这里?”

她叫凤翙翙为小姐并不算不对,因为她是天魔的亲孙‘女’,身份极其的尊贵,天魔虽然有魔‘性’,可是很重亲情,对自己的儿子和表妹都很怀念,而凤翙翙是天魔儿子凤仙人的亲生‘女’儿,正是天魔的亲孙‘女’。

巫姑是天魔的心腹爱将,她那里能不知这件事。

凤翙翙可不理会这个,在她心中,早就不认那个杀人如麻做尽坏事的爷爷了,当然对这些妖魔更不会客气了。

凤翙翙一剑刺向了巫姑的咽喉,厉声道:“巫姑,念你是我爷爷的手下,我不想伤你‘性’命,你赶紧给我带着你的人给我滚!”

巫姑不敢伤大小姐,叹道:“小姐,你何必‘插’手此事?我们之间的恩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别忘了,你爷爷是我们的主人,你难道不帮你爷爷,要帮着外人?”

凤翙翙厉声道:“我不管,他意图杀尽所有的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而且,我的未婚夫是白皛皛,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巫姑冷笑道:“小姐,你若再‘逼’我,我可就对你不敬了,到时候伤了你,可不能怪我无情!”

凤翙翙当头一剑劈向了巫姑,巫姑避开这一剑,怒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凤翙翙冷笑道:“谁让你客气了,接招吧!”

巫姑一咬牙,心道:“主人,这是你的孙‘女’‘逼’人太甚,我只好跟她打了。”

不过,巫姑没心要杀凤翙翙,只想打败她得了,根本不想杀她,因为毕竟是亲三分向,真若是杀了凤翙翙,那天魔是不会饶了她的,毕竟,人家是至亲的骨‘肉’。

但她想要打败凤翙翙谈何容易,凤翙翙的修为和功力跟‘玉’蝶不相上下,巫姑跟‘玉’蝶‘交’过手,也顶多打个平手,当然她要打败‘玉’蝶的师姐不易了。

别看凤翙翙到了,但依旧难以改变大局,因为还有两个魔头去指挥着烧殿和杀人,而那一百多修道‘女’弟子拼命的抵抗,也不是对手。

叶方士边打边长叹,暗暗的道:“难道天帝山‘玉’清教真的到了末日了?”

再若是过半柱香的时间还没有援兵,那天帝山就会被夷为平地了!

也许,这就是天劫!

也许,这就是劫数!

在劫难逃,天命真的不可违吗?

边北正风寒,大雪纷飞,雪满荒谷,白山黑水之地实在是太冷了,天气实在是太恶劣了,这在南方是不会这么寒冷的。

‘玉’霄等人在百丈下的冰海中逃脱,等到了百草谷的时候,天都要‘蒙’‘蒙’亮了。

众人都累的‘精’疲力尽,到了羞羞仙子的百草谷时,都疲惫不堪了。

卓悠悠和‘玉’蝶来过这里,一年多以前,就曾经在这里杀过雪狼白白。

几个姑娘倒在‘床’上就呼呼的睡了起来,其余人也都开始各找地方休息,众人都累的要命,这一觉睡醒后,已经日上三竿,到了中午时分了。

大家休息了几个时辰,‘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好多。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