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4章 秘密1

第二百八十四章 秘密1

到了中午时刻,众人都起来了,就开始忙着做饭,又炖了一锅的龙‘肉’,炙烤了一些龙‘肉’,三十三个人吃吃喝喝,好一顿吃喝。-

本来按照大家的意思,今晚上再好好的休息一夜,明天再回去,因为路太远了,有三四千里地,虽然有神兽,但不是着急赶路,没必要这么着急。

而且,外面大风大雪,天气正是最恶劣的时候。

‘玉’霄等人刚吃完饭,忽然‘玉’霄一捂心口,感觉一阵心血来‘潮’,自己的心好似被什么踢了一脚相似。

‘玉’霄赶紧掐指一算,失声道:“不好!我感觉天帝山有难,咱们要立刻赶回去!”

最近这些日子以来,‘玉’霄的功力日渐又有提高,已经超过了九位恩师和四大圣僧了,他已经把释‘门’和道‘门’的心法都学会了,那时他的修为就已经超过了他的师傅。

最近这些日子,他又把遁甲天书都学会了,这奇‘门’遁甲分为三卷,一为天遁,二为人遁,三位地遁,这就是三卷遁甲天书。

有的人根本领悟不透其中的玄妙之意,但‘玉’霄却能参悟透,他的悟‘性’在众人之上,也在如来他爹白皛皛之上。

白皛皛别看将三卷遁甲天书都背过了,但根本完全参悟不透,他的悟‘性’虽然不错,只是还是不及‘玉’霄。

‘玉’蝶也一样,奇‘门’遁甲她也看过,也参悟了一半,可始终悟不透。

但‘玉’霄跟他俩将奇‘门’遁甲都学全了后,参照四派的心法,已经领悟了奇‘门’遁甲的奥妙。

这四派的心法就是天帝山‘玉’清教的清虚和紫府两大先天真气,佛教的六字真言、结印心法等,还有龙‘女’派的‘玉’‘女’真决,凤凰的凤凰真决,这‘玉’霄其实都会。

这也不奇怪,因为他的妻子有龙‘女’派的,几位师姐学的就是龙‘女’派的心法,他自幼就跟三姐妹在一起,当然对龙‘女’派的心法了如指掌了。

至于凤凰真决,‘玉’蝶和白皛皛教给他的,‘玉’蝶主攻水凰真决,白皛皛洗练的是火凤真决,正好一‘阴’一阳都全了,二人都教给了‘玉’霄,‘玉’霄聪明绝顶,悟‘性’奇高,加上他有了基础,修为高了,学起来更简单了。

所以,这四派的心法‘玉’霄都会,现在的‘玉’霄,可以说是脱胎换骨,高于众人了。

但他并没有认真的修炼,因为他的心不专,‘玉’霄的为人就这样,若没有什么‘逼’着他做,他是不会认真的。

他以前努力修道,只是为了复仇。

但复仇之后,就好似没有了动力,他就懒的认真修炼了。

加上他娶了这么多美‘女’妻子,每日里他是吃喝玩乐,至于这种修炼的无聊,他才懒的去认真刻苦的修炼。

而且,最近‘玉’霄一直忙着追杀妖魔,追踪天魔的行踪,每日里不是杀就是战,也没太多的时间修炼。

但即使这样,他已经有了预知的能力,而且,对于叶方士的卜算之术,他也不是不会。

叶方士拿他做亲孙子看待,只要‘玉’霄喜欢什么,三仙都会依着‘玉’霄,根本拿‘玉’霄做了亲人了,这三仙的那点本事,‘玉’霄不言而喻,早就‘摸’透了。

刚才‘玉’霄忽然一阵心血来‘潮’,他就觉得有重要的事发生,赶紧学叶方士那般的掐指算了算,就算出了天帝山有难!

这就是修道人的本事,像在生死关键时刻,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应。

天魔也是一样,虽然功力没有恢复,可是他的感应还在,天魔也是一阵心血来‘潮’,心中一跳,掐指一算,这才算出自己有大祸,这才趋吉避凶,提前避开了追杀。

现在的‘玉’霄,虽然还不及天魔的修为和功力,但他的感应能力已经有了,虽然具体算不出什么事来,但知道有难是真的。

‘玉’霄豁然站起,沉声道:“不能明天回去了,我们要立刻回去!”

曲仙儿问道:“你……你算的对吗?”

‘玉’霄道:“天帝山绝对有灭顶之灾,我怕明日回去就太迟了,废话少说,大家快骑上灵兽,一起赶回去,快点!”

‘玉’霄说的不假,假如他明日回去,那真的是太迟了,因为以廉政等人现在的情况,绝对守不到明日了,黄昏说不定就会被破城,而天帝山也面临着浩劫,所有人都在浴血奋战,生死存亡就看今日了。

曲天赋也觉得心中不是滋味,也感觉要出事,道:“快,我也感觉心中不好受,也感觉要出事,赶紧走!”

众人不敢耽搁,虽然都很疲倦,虽然外面大风大雪的天气十分的恶劣,可是却不能耽搁。

所有人都骑上了这七只灵兽,彼此手拉手,按照来的时候那样,让这七只灵兽拖着,冒着狂风暴雪往天帝山赶去。

天帝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一百多修道的‘女’弟子拼命的挡住了两大巫尊的袭击,已经死伤了大半了!

上天帝山的官兵们,也是拼了命的血战,誓死保住‘玉’清大殿,保住粮食,正跟三百多巨雕大战,也是死伤惨重!

三仙、凤翙翙、刘角、王‘玉’和赵纯七个人,也是拼死力拖住了七个魔尊,虽然不是对手,但依旧咬牙拖着这七大高手,刘角、赵纯和王‘玉’已经受了伤了,但依旧死战不退。

菁菁鸟和天马已经送信去了,菁菁鸟的速度太快了,眨眼就到了炎城!

廉政正在拼命的御敌,指挥人守城,忽然头顶上一阵的龙鸣鸟叫声,廉政还以为是妖魔的凶禽在空中攻城,但一听声音却不对。

菁菁鸟根本下不去,因为层层铁网护住了城池,为的是预防,下去就被铁网卷住。

菁菁鸟急的大叫道:“廉政,廉政!”

廉政和魏晓晨都听见了,抬头就看见了天马和菁菁鸟正跟头顶上的凶禽恶战!

廉政的吉量马是两个灵兽的朋友,吉量马飞上半空,也跟无数的凶禽血战起来。

廉政大叫道:“大家不要伤了这鸟和飞马,这是自己人的灵兽,让它们下来!”

魏晓晨高声叫道:“菁菁,飞飞,赶紧下来,快!”

菁菁鸟啄瞎了一只蝙蝠的眼睛,化作一道光,冲破包围,在铁网的缝隙中飞了下来,天马和吉量马也都顺着留着的缝隙落下。

菁菁鸟落在魏晓晨的肩头,叫道:“廉政,赶紧派人去支援天帝山,有九个厉害的妖魔正在偷袭天帝山,三个老头顶不住了,你快派人去!”

菁菁鸟就跟人的智商差不多,虽然说话的声音尖尖的像鸟,但却能说很多人话,能让人听的懂。

廉政多聪明,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敌人趁虚而入,但他并不知道山上留的人已经去支援山下了。

廉政问道:“山上不是留了人吗?”

菁菁叫道:“都去支援山下了,后路被断,山中就留下了六个人了,赶紧快去,晚了,天帝山就被烧光了!”

廉政暗叫不好,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弟子会离开山,但也猜到遇到什么紧急事,怎么办?这边的人手都不够用,可是,天帝山若不救,那就全完了!

廉政赶紧道:“晓晨,你快骑着吉吉,在东西北三处各调一人回去,让燕镰、禅悟和沈梅三人立刻回去支援,你们四个,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天帝山,骑着飞飞和吉吉速去!快!”

魏晓晨不敢怠慢,骑上了吉量马,流着泪道:“廉哥哥,你呢?”

廉政喝道:“不用管我,速去,赶紧的!”

魏晓晨轻轻道:“你……你要多加小心,我走了!”

魏晓晨骑上吉量马,带着天马和菁菁鸟,叫上了廉政点名的三人,四个人骑着天马和吉量马就往回赶!

廉政顾不得管这些,调走了四人,力量又单薄了些,幸好,魔域的魔头并没有亲自来攻城,而且,这些魔头也少了很多高手,都去袭击后方去了,所以,就算攻城跟廉政等人对决,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也幸好凤翙翙来的及时,拼力挡住了一个巫尊,羞羞仙子也出来了,虽然羞羞的本事不算多么高,可也有点本事,闻讯赶到,也拼死挡住了一个,再加上一百多龙‘女’派的‘女’弟子拼了命,这才拖了这么一阵,保住了大殿和一些粮食。

九大巫尊这个恨,本以为九人一起来,趁虚而入,定然杀的留守山的人溃不成军,一把火就会烧了大殿和粮草了,根本不费什么劲,但没料到遇到了拼死抵抗,竟然半柱香的时间都没将这七个人击毙!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龙啸,再看半空中,一溜金光就到了天帝山的上空了。

巫姑抬头一看,吓的魂飞魄散,原来,来的正是‘玉’霄等三十三人!

九大巫尊都吓坏了,因为来的这三十三人,正是几派最厉害的!

巫姑一见不好,高声道:“大事不妙,赶紧退!”

九大巫尊不敢‘交’手,知道不是对手,因为九子就能挡住他们了,加上九‘女’和其余的人,那真打不过,若不赶紧逃命,被围困住,那是真走不脱了。

但九大巫尊有这个本事能逃出去,可是那还仅活着的一百多巨雕那有这个本事,‘玉’霄等三十三人大吼一声,杀了下来,一见九巫尊逃走了,也不去追杀,三十三人一阵的砍杀,就将那些巨雕困住,时间不大,就斩杀干净!

‘玉’霄长出一口气,还真是万幸,这若是再晚点,那大殿都要被烧了,因为‘女’弟子死的差不多了!

就在这时,魏晓晨也率领人赶到!

魏晓晨跺脚道:“‘玉’霄,你们怎么才回来!赶紧快去解围,魔域大军杀来了,已经打了三天了,死伤惨重!”

‘玉’霄点点头,刚要派将,王‘玉’哭道:“师傅,霄大哥,快救救赵师妹吧,赵师妹中了毒杖,刚才拼命一战,现在已经昏死过去了!”

原来,赵纯被黑猪‘精’的猪鬃毒针‘射’中,又被打了一杖,身受重伤,刚才咬着牙坚持着,现在一见‘玉’霄等人到了,安全了,支持不住,昏死过去了。

‘玉’霄赶紧道:“羞羞姐姐,齐师傅,你们快去看看赵师姐如何了,四位和尚师傅,你们几个留在山上,好好保护山中的安全,我们去救援炎黄二城!”

齐天寿赶紧到了赵纯身边,给赵纯塞进嘴里一丸丹‘药’。

姚霞一听徒弟身受重伤,流着泪抱住了浑身是血的徒弟。

齐天寿轻轻的摇摇头,叹道:“伤势太重,她不行了。”

姚霞抱住徒弟,流着泪道:“快救救她!”

齐天寿道:“已经无力回天,我只能让她多活一会。”

‘玉’霄等人都围在赵纯身边落着泪,但也无可奈何,就连齐天寿都无能为力,谁还能救得了她。

羞羞也给赵纯号脉看了看,也轻轻的摇摇头,叹道:“她心脉已断,毒已攻心,神仙难救……”

姚霞是‘性’情中人,赵纯是她最喜爱的小徒弟,一看徒弟活不了了,姚霞哇的一声就哭了,做师傅的就算死个徒弟,也没有这么哭的,但姚霞就是这么率真,她是真伤心。

羞羞‘抽’出几枚银针,在赵纯的几处‘穴’道上扎了几针,只见有黑血顺着针孔渗出,奇臭无比,这正是猪鬃毒针的毒液。

赵纯知道生死存亡时刻,她是咬牙坚持了这一阵,虽然受了重伤,但她一股信念强自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其实,她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因为她全身上下的血液都中了剧毒,又被重重的打了一杖,已经毒气攻心了,毒已经渗入到了奇经八脉了,但她为了保卫天帝山,誓死奋战,现在妖魔走了,她就支持不住了。

赵纯吃了‘药’,又被扎了针,又悠悠的苏醒过来,抬头见到了满脸泪痕的恩师,这就要起来给师傅行礼。

姚霞流着泪道:“不要动,你的伤很重,你放心,师傅一定会治好你的。”

赵纯惨然一笑,就觉得浑身都木了,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

赵纯紧紧的抓着师傅的手,缓缓道:“师傅……弟子不行了,这些年来,若不是师傅收留弟子,弟子也活不到今天,师傅的大恩大德,弟子只能来生……再报了……”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