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7章 洪水猛兽4

第二百八十七章 洪水猛兽4

nbsp;nbsp;nbsp;nbsp;因为魏晓晨不像谢雨霏打仗厮杀那样爱兜圈子,她是全力施为,而且,魏晓晨敢于拼命,十分的骁勇,这一点,跟雪紫儿一样。新·匕匕·奇·中·文·网·首·发ШШШ.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是龙女派三代弟子最出类拔萃的一个,可以说跟雪紫儿并驾齐驱的一位高手,龙女派三代女弟子,完全可排在第二位上,修为和本事和雪紫儿不相上下。

nbsp;nbsp;nbsp;nbsp;龙女派最厉害的三大女弟子,第一个是雪紫儿,第二个是魏晓晨,第三个却是玉霄的妻子,玉龙九女七女冷艳仙子的小徒弟,傲人族的卓悠悠。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是后来者居上,修为和本事,远远超过了几个师姐,在冰雪道术的造诣那是第一,加上随着玉霄出生入死,经验又丰富了很多,本事几乎都盖过了师傅了,三代女弟子,就只有这三人,完全不在她们的师傅九女任何一人之下了。

nbsp;nbsp;nbsp;nbsp;至于其他的,像谢雨霏、倪梨姗、岳盈、秋离、楚烟寒了,都稍微弱一些了。

nbsp;nbsp;nbsp;nbsp;赤绝遇到了魏晓晨,哪能有便宜捡,换句话,用现在的话来形容的话,他顶多是个半路出家修行的,可是魏晓晨却是科班出身,自小就修行的,底子都比赤绝深厚,功力比他精纯,打的久了,他当然不是对手了。

nbsp;nbsp;nbsp;nbsp;但赤绝也真是好样的,血族的人,本是蚩尤的后代,跟炎黄二族本就有血海深仇,因为他们的祖上蚩尤就是被炎黄二帝联手打败的,最后死在炎帝和黄帝之手,这当然有血仇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血族的族人几乎都死伤光了,因为跟仙疆的修道者连着好几场拼杀,已经死光了,跟灭族没区别。

nbsp;nbsp;nbsp;nbsp;赤绝痛恨炎黄二国,这才投靠了魔域,拜在十大巫尊门下学巫术,十大巫尊的白马精巫阳收下了赤绝为徒,将浑身的本事几乎是倾囊传授,赤绝也聪明,悟性也高,所以,在这些人类弟子,修为和本事是最高的。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决战,赤绝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他已经是生无可恋了,因为血族就在他手灭绝了,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nbsp;nbsp;nbsp;nbsp;这深仇大恨,除了魔域的魔头能帮他报之外,谁也帮不了他,今日这场决战,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根本不逃命。

nbsp;nbsp;nbsp;nbsp;他的本事也真不错,硬生生的跟魏晓晨拼了一炷香的时间愣是没败!

nbsp;nbsp;nbsp;nbsp;就连魏晓晨都很诧异,因为这个赤红色脸的怪人,本事是真不错,再过几年,估计能跟她打个平手都说不定,但现在,魏晓晨却比他要高。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生出了怜悯之心,一边打,一边劝道:“喂,赤绝,你也是人类,何必帮着妖魔呢?这样吧,只要你能做事不离,离开战场,自此之后,再也不与我们为仇,我们就化敌为友,你走吧,我绝不会追你,以后也不找你麻烦,如何呀?”

nbsp;nbsp;nbsp;nbsp;赤绝怒吼道:“少废话!我跟你们仇深似海,拿命来!”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柳眉倒竖,厉声道:“你若是苦苦相逼,我可就不客气了,到时候,你死了,就别怪我无情了!”

nbsp;nbsp;nbsp;nbsp;“贱货!少废话,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赤绝说罢,手赤红色的血饮魔剑频频发起进攻!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打了一炷香的时间,对他的底摸的差不多了,冷笑道:“这是你自己找死,可不是我无情无义,拿命来吧!”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一看劝说不通,知道此人是铁了心了,若不除掉,必然是祸患。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刀招加紧,开始了反击,不过一会的功夫,赤绝渐渐招架不住了。

nbsp;nbsp;nbsp;nbsp;他毕竟是半路出家修行的,那能有人家魏晓晨自幼修行的精呢,抵不住是不奇怪的,奇怪的是他打不过也不逃命。

nbsp;nbsp;nbsp;nbsp;猛然间,赤绝架开魏晓晨的一刀,钻入了云海,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指,将鲜血涂抹在了赤红色的血饮剑上了。

nbsp;nbsp;nbsp;nbsp;赤绝念念有词,再看血饮剑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眨眼间,赤红赤红好似鲜血一般!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见多识广,惊呼道:“血咒!”

nbsp;nbsp;nbsp;nbsp;这是血族的一种邪术,利用自己的血,激发血饮魔剑上的煞气和魔气,吸收周围的日精月华,十分的邪恶歹毒!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不敢怠慢,赶紧也咬破了指,将自己的血涂抹在了修罗炼狱刀上,再看修罗刀刹那间也变成了血红色!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做了一个护体冰罩,她知道,血族的血剧毒无比,若是沾在皮肤上一点,皮肤就会溃烂,魏晓晨聪明伶俐,赶紧做了一道护体冰罩,用了一招龙女派的寒冰罩体,护住自己的本体。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兰花指连着朝着地下弹出,修罗炼狱刀斜斜的指着地下,念念有词道:“修罗尊神,赐我力量,九幽冤魂,为我所用,修罗之门,炼狱魔界,为我而开……”

nbsp;nbsp;nbsp;nbsp;随着她一念动法决,再看地上数不清的死尸和猛兽身上蒸蒸升起一股股黑气,刹那间,黑气滚滚蒸蒸而上,黑气,好似有数不清的恶鬼幽灵咆哮着,都扑向了魏晓晨!

nbsp;nbsp;nbsp;nbsp;这是以自身的血,利用修罗刀的血和魔性,将附近死尸上的煞气都吸收到自己身上,然后借助这一股股煞气,可将自己的功力提高数十倍!

nbsp;nbsp;nbsp;nbsp;其实,吸收的不是鬼魂,而是鬼魂身上的煞气和魔气,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有煞气,都有不好的魔性,所以说,一个人为恶为善,都在一念之间。

nbsp;nbsp;nbsp;nbsp;这种道术的应用就是将死尸上的三煞气和暴戾之气吸收走供自己所用,这就是修罗鬼道之术了。

nbsp;nbsp;nbsp;nbsp;当然了,若是鬼魂在尸体上,也必然能吸走。

nbsp;nbsp;nbsp;nbsp;不过,人只要一死,魂灵早就脱躯壳而出,根本不在尸体上了,所以,吸收的多是尸体上存在的阴、煞、戾三种气。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阴气、煞气和戾气排山倒海一般的将魏晓晨包围住了,魏晓晨俏丽的容颜上也多了一丝丝狰狞可怖的黑气,就好似众多戾气和煞气凝聚而成的一个恶魔一般!

nbsp;nbsp;nbsp;nbsp;就见魏晓晨黑衣飘飘,被腾腾煞气和戾气笼罩在间,脚踩着一块黑云,手的修罗刀闪着血光!

nbsp;nbsp;nbsp;nbsp;本来这把修罗刀就淡紫褐色的,看上去就十分的狰狞邪恶,这一旦变成了血红色,就好似恶魔一般的令人触目惊心。

nbsp;nbsp;nbsp;nbsp;就见魏晓晨高举修罗炼狱刀,深吸一口气,再看一道道煞气随着她的一吸气,无数的黑气滚滚而入,消失在她的嘴,立刻,魏晓晨秀丽白净的脸就跟周围的黑气一样的黑了!

nbsp;nbsp;nbsp;nbsp;而其余的戾气和阴气纷纷撞进了血红色的修罗刀,消失不见,可是,修罗刀却变成了暗红色,暗红色的修罗刀上蒸蒸黑气滚滚笼罩着,看上去更加的邪恶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将三煞之气均吸到了体内和修罗刀上,立刻,周围冤鬼模样的三煞之气消失不见了,可在她身上和刀上,那股邪恶之气却更加的浓烈了!

nbsp;nbsp;nbsp;nbsp;众人虽然在各处打着,但魏晓晨做法,方圆十余丈的空漆黑一片,煞气纵横,黑气弥漫,布满了天空,十分的耀眼夺目,无数的人都纷纷偷眼看着,不仅骇的目瞪口呆,都被这种可怕的邪恶道术所惊骇。

nbsp;nbsp;nbsp;nbsp;巫阳正跟牛犇犇决斗,猛然见到百丈外的徒弟正和魏晓晨斗法,心就提了起来,虽然徒弟的血咒之术很厉害,但一见魏晓晨的修罗鬼道之术更是厉害邪恶,不仅就担心开了。

nbsp;nbsp;nbsp;nbsp;巫阳一边打一边高声喝道:“赤儿,你不是她的对手,快走,别跟她斗这种法术,快逃命去吧!”

nbsp;nbsp;nbsp;nbsp;巫阳别看是白马成精,并非人类,但他跟徒弟的感情却很深厚,而且,十大巫尊的徒弟都不多,赤绝对他也很尊敬和孝敬,所以,巫阳真不想看到徒弟出事。

nbsp;nbsp;nbsp;nbsp;赤绝大叫道:“师傅!您老人家的大恩大德,徒儿下辈子再报,今日,我跟她拼了,也绝不会逃命,师傅,您保重,徒儿去了!”

nbsp;nbsp;nbsp;nbsp;巫阳落了泪,想去救援徒弟,但离着太远,而且,牛犇犇正是他的对手,他跟牛犇犇打的很吃力,因为牛犇犇的道术和修为那可是梵音阁号称第一,修为和本事只在魏晓晨、雪紫儿、血红等人之上,绝不在他们之下。

nbsp;nbsp;nbsp;nbsp;最可怕的是,牛犇犇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天生神力惊人,这一点根本不在洪天福之下,巫阳的本事和修为跟牛犇犇半斤八两不相上下,而且,还稍逊几分,他被牛犇犇紧紧缠住,那脱的开身!

nbsp;nbsp;nbsp;nbsp;赤绝这时已经开始拼命了,赤绝猛然间大吼一声,将剑一指魏晓晨,一道赤红色的电芒直奔魏晓晨激射而出!

nbsp;nbsp;nbsp;nbsp;一道璀璨赤红的电芒射向了魏晓晨,就好似半空出现的一条闪电一般!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哪敢大意,赶紧将修罗刀凌空一劈,也射出一道赤红色带着滚滚黑气的刀芒,去撞那道电芒!

nbsp;nbsp;nbsp;nbsp;两股真气半空正好相遇,‘砰’的一声,赤红色的真气在滚滚黑云层四处乱射,就好似空打起了闪电!

nbsp;nbsp;nbsp;nbsp;赤绝连着发出三道赤红色的电芒去射魏晓晨,魏晓晨毫不示弱,连着挥舞三刀,三道赤红色的黑气照样射出,又将三道电芒击破!

nbsp;nbsp;nbsp;nbsp;阴云密布的空,瞬间下起了千万股赤红色的真气,无数的真气彼此撞在一起,化作千万股小气剑,在阴霾的空四射乱溅,就好似下起了一场血雨!

nbsp;nbsp;nbsp;nbsp;赤绝大吼道:“杀!”

nbsp;nbsp;nbsp;nbsp;赤绝将血饮剑高高举起,挂着几十丈赤红色的电芒奔着魏晓晨斩落!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毫不畏惧,也大吼一声,修罗刀也挂着几十丈长的暗红色的刀芒直奔赤绝扑去!

nbsp;nbsp;nbsp;nbsp;一黑一红,一男一女,两道带有邪恶的赤红色电芒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赤绝浑身血红色的衣衫,魏晓晨浑身黑衣黑裙,二人身上都带着无上的戾气和煞气,好似两道闪电一般就撞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空响起了轰鸣声,就好似打起了闷雷一般!

nbsp;nbsp;nbsp;nbsp;随着轰鸣声,再看两个人,就好似化成了一把血饮剑和一把修罗刀,两个人都不见了,都隐身在了蒸蒸黑气和赤红色,一把暗红色带有蒸蒸黑气,长达十余丈的气刀和一把赤红色,带有煞气长达十余丈长的赤红色的魔剑就这么撞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随着轰鸣声,两股真气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nbsp;nbsp;nbsp;nbsp;再看修罗气刀和赤血魔剑,两股真气彼此激烈的碰撞,赤红色的小气剑也四处乱飞乱射,漫空下起了血雨!

nbsp;nbsp;nbsp;nbsp;十余丈长的刀芒和十余丈长的剑气彼此的碰撞、缩短、继而慢慢的消失,而气刀和气剑的两个人也终于撞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砰!”一声巨响!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的修罗刀正好和血饮魔剑碰在了一起,空一道金光,二人就在半空僵持不下了,渐渐的赤绝慢慢的后退,被汹涌的黑气和内力逼的往后退去!

nbsp;nbsp;nbsp;nbsp;毕竟,赤绝的修为比起魏晓晨来差了一截,虽然拼尽了全力,但魏晓晨也拼尽了全力,所以,他还是比魏晓晨差了一点。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怒吼着,修罗刀和血饮剑相交发出咯咯的声音,二人都以全身的功力跟对方比拼,这比的正是修为和功力,根本半点都不能作假,谁的功力高,谁就能伤了谁!

nbsp;nbsp;nbsp;nbsp;赤绝就觉得魏晓晨的内力就好似汹涌的海水一样,不断的撞来,他渐渐的招架不住了,赤绝身不由己的被魏晓晨逼的往后退去,足足退出去了三丈多远!

nbsp;nbsp;nbsp;nbsp;赤绝知道,再不想办法,若是这么较量下去,那自己定然被震得奇经八脉尽断而亡了!

nbsp;nbsp;nbsp;nbsp;赤绝灵机一动,猛然间一咬牙,将自己的舌头咬破,默念法决,张口就是一道血剑直射魏晓晨的左眼!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大吃一惊,没料到这个魔头居然这么厉害,自己拼了全身的功力依旧没将他击毙,现在,这魔头居然用血剑伤自己的眼睛,的确是好毒的招数!

nbsp;nbsp;nbsp;nbsp;但他遇到的是魏晓晨,这一计算是白费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一见他一张嘴,就知道不好,赶紧一提丹田气,用丹田内的寒气将体内的一股漆黑的煞气冻结住,也张口喷出,也是一道冰剑喷出!

nbsp;nbsp;nbsp;nbsp;“砰!”又是一声巨响,两股真气又撞在一起,彼此消散!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大吼一声,连着就是三口真气喷出,三口真气喷出,就化作了三道一寸多长的黑色冰剑,直奔赤绝射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赤绝那知道魏晓晨居然这么厉害,再要施法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