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7章 洪水猛兽5

第二百八十七章 洪水猛兽5

nbsp;nbsp;nbsp;nbsp;他哪里知道,龙女派的女子专门修炼阴寒之气,这种吐气成冰,呵气成雾,以自身寒气冰冻嘴里的口水,就可以化作冰剑用,比他的血剑要快的多了。 新匕匕奇中文网新地址: (??nbsp;nbsp;. )[起舞电子书]

nbsp;nbsp;nbsp;nbsp;而且,魏晓晨体内吸收了一股股的煞气,这股阴寒之气在体内冲撞,还没有消散,她用寒气冻结煞气在嘴里喷出,更加得心应手了!

nbsp;nbsp;nbsp;nbsp;赤绝躲避不及,两道漆黑的冰剑正中他的双眼,噗噗两声,将他的双眼打瞎reads;!

nbsp;nbsp;nbsp;nbsp;一道冰剑正中他的咽喉要害,将他的咽喉穿透!

nbsp;nbsp;nbsp;nbsp;“啊……”赤绝一声惨叫,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狂吼一声,将全身的功力尽数发出,赤绝就觉得,魏晓晨的内力就好似惊涛骇浪一般的扑来,实在抵抗不了了,立刻被震得往后倒射而出!

nbsp;nbsp;nbsp;nbsp;赤绝在倒退中,一口鲜血哇的就喷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大喝道:“拿命来!”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人刀合一,奔往后倒射而出的赤绝劈去!

nbsp;nbsp;nbsp;nbsp;“啊……贱货!我跟你拼了,师傅!咱们来生再见,徒儿去了!”

nbsp;nbsp;nbsp;nbsp;赤绝嘶声大叫,猛然间,再看赤绝全身上下的血肉尽数自行拆开,全身的血肉化作了无数的鲜血,化作了亿万的暗器,直奔魏晓晨排山倒海一般的射去!

nbsp;nbsp;nbsp;nbsp;“啊……天魔解体**!”魏晓晨心中惊呼一声!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乃是同归于尽的一招,那就是将自己的**自行的解开,化作无数的暗器跟敌人同归于尽!

nbsp;nbsp;nbsp;nbsp;就算杀了敌人,用出这招,将自己肢解了,那也是必死无疑了,所以,这乃是一种极其歹毒的魔法,名唤天魔解体**。

nbsp;nbsp;nbsp;nbsp;赤绝用天魔解体**中的一招血肉横飞,将自己全身的血肉一起射魏晓晨,不管能不能杀死他,这乃是全身功力,以自己的生命所发出的石破天惊的一击!

nbsp;nbsp;nbsp;nbsp;这一下,真出乎魏晓晨的预料之外,她做梦都没想到,这个魔头居然这么狠这么毒,不惜肢解了自己,跟自己同归于尽,拼个玉石俱焚!

nbsp;nbsp;nbsp;nbsp;但想要躲来不及了,魏晓晨将银牙一咬,狂吼一声,将全身的功力都凝聚在这一刀上,一股三丈方圆的气刀凝聚着吸收进来的无数黑气,凌空劈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砰!砰!砰!砰……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血肉排山倒海一般的撞在了气刀上,被气刀纷纷撞飞reads;!

nbsp;nbsp;nbsp;nbsp;只有一样东西撞破了气刀,直奔魏晓晨的心窝射去!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拼尽全身的一击,可谓是石破天惊,无数的血肉被撞飞,赤绝的手、手臂、脚、大腿、肠子等等**上的东西都被撞飞,只有一样,撞破了刀气,射向了魏晓晨!

nbsp;nbsp;nbsp;nbsp;那一样不是别的,正是赤绝那颗血淋淋的人头!

nbsp;nbsp;nbsp;nbsp;就见赤绝血淋淋的人头狰狞可怖,狞笑着,奔魏晓晨的胸口射去!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心中一凉,暗道:“我命休矣,完了!”

nbsp;nbsp;nbsp;nbsp;她全身的功力都在那一刀之中了,现在,已经无力躲避和再劈出第二刀了!

nbsp;nbsp;nbsp;nbsp;就在这时,猛然间,魏晓晨就觉得有一人拦腰将她抱住,将她往下拽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不及抵抗,随着往下落去,她这么一落下去,那颗血淋淋瞎了眼的人头擦着她的秀发过去,刹那间就撞了个空!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惊魂稍定,低头一看,抱住她的正是自己的丈夫廉政!

nbsp;nbsp;nbsp;nbsp;原来,就在魏晓晨作法拼命的时候,廉政刚击毙了自己的对手,廉政挂着妻子,赶紧就往这边飞,刚好在最关键时刻,抱住了妻子的腰,将魏晓晨往下一拽,将魏晓晨救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心中甜丝丝的,就好似吃了蜂蜜一般。

nbsp;nbsp;nbsp;nbsp;廉政顾不得跟她打招呼,将她抱在怀中,反手一剑劈出,正好劈在了那颗瞎了眼血糊糊的人头上,咔的一声脆响,将人头劈成了两半!

nbsp;nbsp;nbsp;nbsp;那颗血淋淋的人头往地下落去,消失在了山崖下。

nbsp;nbsp;nbsp;nbsp;廉政没有停留,抱住心爱的妻子,往下斜斜的飞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在他们二人的头顶上,无数的血雨追了上来,廉政御剑而飞,始终跟那些血雨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渐渐的,斜斜的往下飞,离着山底部还有三十多丈的距离时,终于飞离了血雨的范围reads;!

nbsp;nbsp;nbsp;nbsp;他们刚跳出去,再看漫空的血雨也下了起来,无数的血雨走了个空,都浇在了干枯的树木上,再看那些树木立刻都焦灼枯萎了!

nbsp;nbsp;nbsp;nbsp;好毒的血!好毒的肉!好一招血肉横飞!

nbsp;nbsp;nbsp;nbsp;廉政长出一口气,暗叫一声庆幸,若不是来的及时,若不是逃的及时,只要被这血雨浇在皮肤上,皮肤都能溃烂了,那后果都不堪设想了。

nbsp;nbsp;nbsp;nbsp;廉政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妻子,柔声道:“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俏脸微微的一红,心中甜如蜜一般,轻轻道:“谢谢你,廉哥哥。”

nbsp;nbsp;nbsp;nbsp;廉政微笑道:“傻瓜,咱们是夫妻,何必客气,咱们去帮忙吧。”

nbsp;nbsp;nbsp;nbsp;廉政和魏晓晨携手从半空中飞了上来,想去帮别人对付妖魔,就在这时,猛然听到一阵阵霹雳雷鸣一般的咆哮声!

nbsp;nbsp;nbsp;nbsp;二人在十余丈的空中赶紧四处观看,这一看,骇的二人惊呼失声,脸都变了色!

nbsp;nbsp;nbsp;nbsp;原来,在几十丈的山谷中,汹涌的长江水倒灌而入,好似千军万马一般,往天帝山冲来,再遥望远处,四处都是江水了!

nbsp;nbsp;nbsp;nbsp;“不好!长江决堤了!晨妹,快走!”廉政惊呼一声,赶紧拉着妻子的手往空中钻了上去!

nbsp;nbsp;nbsp;nbsp;他们刚飞了起来,再看汹涌的江水立刻涨了几十丈高,滚滚的长江水,卷着十几丈高的泥沙,立刻将天帝山脚下就给淹没了!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石头、尸体、树木被汹涌的江水混合着泥石流咆哮着扑来,所到之处,一片的汪洋,树倒、石崩,山摇地动,乱石崩飞!

nbsp;nbsp;nbsp;nbsp;眨眼间,脚下就是一片汪洋了,而且,水位迅速的上涨,眨眼间,就十余丈深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手拉手立在空中,都不仅吓的面如土色。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颤声道:“廉哥哥,这……这怎么回事?”

nbsp;nbsp;nbsp;nbsp;廉政叹了口气,缓缓道:“这还用问吗?定然是妖魔搞的鬼,妖魔故意施法将长江水逼出,水淹我们,就算我们有千军万马,咱们都无济于事reads;。”

nbsp;nbsp;nbsp;nbsp;这还真是妖魔施法弄的,蛟龙和鲲鹏魔圣,派自己的徒弟,施法将长江下游的水堵住,让长江决堤,放水淹没附近千里的范围,让所有没有逃难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可比玉霄的火烧兽群百里都要毒辣!

nbsp;nbsp;nbsp;nbsp;常言道,水火无情!

nbsp;nbsp;nbsp;nbsp;洪水加猛兽,天帝山附近可谓是多灾多难,就算是人类有千军万马,都无济于事!

nbsp;nbsp;nbsp;nbsp;本来,妖魔没有想到这种损阴丧德的绝户计,都是被玉霄气的,这才来一个以毒攻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才想出了这种种的毒辣计策!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长江和黄河流域经常走水,动不动就蔓延千里,千里的百姓都遭殃,所以,那时候治理水患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水患猛于虎!

nbsp;nbsp;nbsp;nbsp;所以,那大禹治水的故事才会发生,就是这个原因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玉霄的那时候,大禹还没有出生,至于后来的大禹治水,其实,跟这一场妖魔决长江之水,水淹千里的原因有很大的关系,就因为这场仙魔大战,妖魔丧心病狂了,将长江和黄河都决堤了,弄的水患长达数百年之久,弄的是民不聊生,本来有过的文明几乎都毁于一旦,这才出现了大禹治水,乃至于,大禹死后,儿子建立了夏朝,渐渐的,开始了奴隶制王朝了。

nbsp;nbsp;nbsp;nbsp;本来,那时候谁做国王是民主选举,但自从大禹治水有了功绩做了王之后,本来大禹也想公平的将王位传给别人,有德者居之的,但大禹的儿子私心太重,将王位篡夺,自此之后,才出现了王位传子家天下的模式了。

nbsp;nbsp;nbsp;nbsp;渐渐的,开始了长达几千年的奴隶制王朝,到了周朝末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做了始皇帝,这才结束了奴隶制王朝阶段,开始了封建王朝的统治。

nbsp;nbsp;nbsp;nbsp;夏朝千年之久,商朝六百年之久,周朝八百载之久,加起来,正好是两千五百年,这就是上下五千年的之说了。

nbsp;nbsp;nbsp;nbsp;就是说,奴隶制王朝开始,加上封建王朝,上两千五百年,正是奴隶制时期,下两千五百年就是封建王朝的统治了,所以说,华夏五千年的历史就打此处来的。

nbsp;nbsp;nbsp;nbsp;夏商周过后,就是封建社会了,但几千年后,中国又从封建制王朝后退到了奴隶制王朝中了,整整倒退了两千五百年reads;!

nbsp;nbsp;nbsp;nbsp;那就是满清入关后,满清入关,野蛮族凶残的统治了中国,将文明社会,立刻倒退回了奴隶制社会了,几乎将华夏文明毁于一旦!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之所以后来中国这么贫困,跟满清入关大搞种族大屠杀是分不开的,一切的后果都是满清进关引起的,中国经过这场浩劫,何止落后了千年!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华夏大地上的第三次浩劫!

nbsp;nbsp;nbsp;nbsp;第一次浩劫,就是玉霄时期的这场人类和动物世界主权毁灭之战,也就是上古洪荒之战。

nbsp;nbsp;nbsp;nbsp;第二次浩劫,就是蒙古时期的元朝。

nbsp;nbsp;nbsp;nbsp;第三次浩劫,就是满清的入关。

nbsp;nbsp;nbsp;nbsp;第四次浩劫,就是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了。

nbsp;nbsp;nbsp;nbsp;这四次浩劫,几乎将几千年的人类文明毁于一旦,后果的严重性是不容置疑的!

nbsp;nbsp;nbsp;nbsp;现在,这就是第一次浩劫阶段,那就是洪水猛兽的浩劫!

nbsp;nbsp;nbsp;nbsp;洪水泛滥成灾,长江黄河决堤,附近数千里范围内的生灵惨遭灭绝!

nbsp;nbsp;nbsp;nbsp;廉政泪流满面,但无可奈何,洪水猛于兽,甚至比猛兽还要可怕!

nbsp;nbsp;nbsp;nbsp;猛兽可以拼死与之抗衡,可是洪水呢?

nbsp;nbsp;nbsp;nbsp;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那也无法对付洪水!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气呼呼的道:“这些畜生真是太毒了!”

nbsp;nbsp;nbsp;nbsp;廉政苦笑道:“这就叫报复了,玉霄火烧群兽数百万,妖魔这才想出了这毒计报复。”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气的骂道:“臭玉霄,死玉霄,王八蛋,要不是他,怎么会出现这事呢?”

nbsp;nbsp;nbsp;nbsp;廉政真是又气又笑,道:“晨妹,你这什么意思,人家玉霄惹你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道:“他这么歹毒的用火烧兽群,才提醒了妖魔用水攻,当然要怪他啦!”

nbsp;nbsp;nbsp;nbsp;廉政苦笑道:“这怎么能怪玉霄呢?假如没有玉霄这一把火,我们早就全死了,玉霄也不知道妖魔能做出这种事,而且,就算他不这么做,难道妖魔早晚想不到吗?这事如何能怪在玉霄头上呢,真不讲道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扑哧一笑,也觉得自己是怪错人了,人家玉霄用计破兽群,还不是为了人类,至于妖魔水攻,那是妖魔狠毒,跟玉霄有什么关系,她自己也觉得好笑,实在是不该骂玉霄的。

nbsp;nbsp;nbsp;nbsp;但魏晓晨也是顽皮淘气,尤其是跟玉霄很熟悉,开惯了玩笑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咯咯笑道:“就怪他,就怪他,你不是恨他坑了几十万的百姓嘛,我骂他几句替你出气。”

nbsp;nbsp;nbsp;nbsp;廉政苦苦一笑,漠然叹道:“就算玉霄不这么做,那些百姓还不是死路一条?如果群兽杀了上来,结果还不是一样,唉……咱们去帮别的师兄弟吧。”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道:“廉哥哥,你说,这水会不会将天帝山都淹没了?”

nbsp;nbsp;nbsp;nbsp;廉政摇摇头道:“你放心吧,绝不会淹没的,因为水是流动的,当然往低处流了,这里方圆千里都满了水,天帝山这么高,焉能淹没的了呢?只不过……唉……我怕那些逃难的百姓没走出多远,就会被汹涌的江水追上,到时候,还是死路一条……”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幽幽叹了口气,柔声道:“廉哥哥,不要太伤心了,我们已经尽力了了,咱们尽力而为吧,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无愧于心。”

nbsp;nbsp;nbsp;nbsp;廉政叹道:“不错,但求无愧于心,走!”

nbsp;nbsp;nbsp;nbsp;廉政拉着魏晓晨的手,夫妻二人往山顶上飞去,又加入了战团!

nbsp;nbsp;nbsp;nbsp;滚滚长江水依旧在山下汹涌的翻滚着……

nbsp;nbsp;nbsp;nbsp;猛兽可以跟其拼命,可是洪水呢?

nbsp;nbsp;nbsp;nbsp;洪水猛于兽,谁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