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8章 电闪雷鸣3

第二百八十八章 电闪雷鸣3

nbsp;nbsp;nbsp;nbsp;齐天寿的两个徒弟昆岗和阳生动作一慢,也中了几支翎羽,有一只飞虎和飞豹双双趁机扑向了二人,二人大吼一声,纷纷迎了上去,跟两只生着羽翼的飞虎和飞豹滚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洪天福的二徒弟冯成正跟一头生在着羽翼的飞狼血战,一个不慎,也被翎羽穿透了心窝,冯成中了暗算,知道难活性命了,大吼一声,丢了兵器,翻身抱住了凶恶的两丈大小的飞狼,就跟那头饿狼纠缠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应天生的三徒弟耿忠就在师弟应刑的侧面,一见不好,大叫道:“师弟小心!”

nbsp;nbsp;nbsp;nbsp;耿忠赶紧扑了上去,祭出了金刚如意镯将射向应刑的三支孔雀翎击飞,但他自己后心却被射中!

nbsp;nbsp;nbsp;nbsp;耿忠知道厉害,赶紧抱住小师弟,将小师弟压在了身下,护住了师弟,师傅和师娘的心头肉!

nbsp;nbsp;nbsp;nbsp;应刑的父亲是应天生,耿忠是应天生的徒弟,深感师傅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就跟文韬救师弟原信智一样,全都是为了报恩。(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xinbiqι.com) (??nbsp;nbsp;. )

nbsp;nbsp;nbsp;nbsp;这时,一头生着翅膀的飞蝎子冲向了倒在地上的耿忠和应刑,

nbsp;nbsp;nbsp;nbsp;姚光不顾自己的安危,看见有东西去咬两位师弟去了,最主要的是去咬应刑去了,那如何得了?

nbsp;nbsp;nbsp;nbsp;姚光也大吼一声,抡起鬼哭狼嚎棒就砸,将毒蝎子砸死,但乱射的翎羽却避不开了,正被射中!

nbsp;nbsp;nbsp;nbsp;又有一头飞熊扑了上去,姚光也真厉害,哭丧棒砸出,飞熊一熊爪就给打飞,姚光一咬牙,飞身而起,骑在了飞熊的头顶,恶狠狠的双手就去抓飞熊的双眼,嘴里嘶声大叫道:“快保护着小师弟退到安全之处,快!”

nbsp;nbsp;nbsp;nbsp;那飞熊不防备,双眼登时被扣瞎,立刻疯狂起来,姚光就跟飞熊拼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修道弟子不顾个人安危,用刀剑拨打翎羽,拼死护住了应刑!

nbsp;nbsp;nbsp;nbsp;应刑和原信智那是九子的儿子,在这些弟子的心中,就等于保护少主人一般,除了这兄弟二人,还有曲仙儿三姐妹,那都是九子的骨肉,保护他们五个,这些弟子当作他们应尽之责。

nbsp;nbsp;nbsp;nbsp;颜莉娟和宋瑶佳也正在血战,二人也是杀的筋疲力尽了,更没防备到这暗算,两个姑娘惨叫一声,也被翎羽射透了要害,群兽趁机也攻了上来,两个姑娘也一咬银牙,知道是必死无疑了,大吼一声,也跟扑上来的凶禽猛兽斗在了一起,要拼着一死,多杀几个厉害的猛兽!

nbsp;nbsp;nbsp;nbsp;魔域带来的这些兽群,不管是天上的,还是地下的,都被杀地差不多了,毕竟,仙疆中的人多,无数的官兵在地上拼命,修道弟子攻上,两路配合,杀了个差不多了。

nbsp;nbsp;nbsp;nbsp;除了几只特别厉害的没死之外,顶多也就只有二十多只特别厉害的怪兽,其中,就有那些生着翅膀的凶兽了,那些生着的翅膀的凶兽有:飞虎、飞豹、飞熊、飞龙、飞狮、飞蜈蚣、飞蝎子、飞蛇、飞蜘蛛,共是九只会飞的凶禽猛兽,唤作九天飞魔!

nbsp;nbsp;nbsp;nbsp;其中,玉霄和几个亲传弟子杀了飞蜘蛛、飞蜈蚣了和飞蛇了。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等六人合力将飞龙给击毙了。

nbsp;nbsp;nbsp;nbsp;其他的四种,就跟几位亲传弟子现在滚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玉龙九女苏冰的四徒弟钟嫣为了救师姐薛冻,也中了暗算!

nbsp;nbsp;nbsp;nbsp;梵音阁八大金刚之一的寂寥,见到数道光射来,而旁边就是师妹寂籁,寂寥一见师妹要被暗害,大叫一声,不顾性命,拼死挡住了师妹,将师妹护在了身下,而她自己,中了三支孔雀翎,又被祭来的魔杖砸中,抱着师妹倒在了血泊中!

nbsp;nbsp;nbsp;nbsp;寂寥和寂籁其实是堂姐妹,由于家人都不幸死去,姐妹二人相依为命,最后双双投奔了梵音阁,亲如姐妹一般,寂寥一见妹妹要出事,拼死护住了妹妹,结果,自己死在此役中。

nbsp;nbsp;nbsp;nbsp;这一被暗算,本来就累的精疲力尽的这些弟子,立刻抵挡不住了,就算是亲传弟子,都被暗算,总计有十三名亲传弟子被暗算了!

nbsp;nbsp;nbsp;nbsp;但这也就是暗算一次行,第二次就不这么灵验了!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姐妹被重重幻象护住,倒是没有什么,楚桂儿一见不好,将无数的幻象分布在了四面八方头上脚下,层层幻象将半空中的六人护住!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幻象被翎羽射破,但也没有了力道,不过射破了两层,就被挡回去了。

nbsp;nbsp;nbsp;nbsp;妖魔将一道法宝祭出,也砸向了这三姐妹,但伤别人行,想要伤了这三姐妹谈何容易,这三姐妹最厉害的就是防守好。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凭着感觉,将剩余的幻象奔祭出来的法宝而去,将法宝撞飞!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的幻象跟她自己的心是相通了,那里来了暗算袭击,那里的力道强一些,她是能感应到的。

nbsp;nbsp;nbsp;nbsp;半空中的妖魔一见厉害,赶紧召回了法宝。

nbsp;nbsp;nbsp;nbsp;三老和三姐妹是一点事都没有,这几人配合可谓是天衣无缝。

nbsp;nbsp;nbsp;nbsp;欢欢和笑笑本来缠住舒翎的,但舒翎骑着血麒麟速度太快,一下子就窜上了天,舒翎立刻将天魔旗祭出,遮天蔽日弄得漆黑一片,二人都找不到踪迹了,欢欢和笑笑急的要命,但怕被暗算,也拼命的先护住了自己。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看的清楚,怒吼一声,骑着龙鱼直窜上了九霄,直奔舒翎而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喝道:“龙龙,找骑着血麒麟的畜生!”

nbsp;nbsp;nbsp;nbsp;玉霄虽然看不清,可是龙鱼却看的清,龙鱼一声龙啸,穿梭在乱翎之中,躲开了袭击,玉霄双剑也护住了自己,一人一龙鱼直奔舒翎而去!

nbsp;nbsp;nbsp;nbsp;舒翎知道龙鱼的厉害,而且,目地已经达到了,怕丢了自己的七彩孔雀翎和天魔旗,赶紧念法决收回法宝,骑着血麒麟跟玉霄又杀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单说地下的众多弟子,简直惨透了,不过,大家知道难活命了,虽然暗器厉害,但一时半刻还死不了,被射中的弟子们拼了命了,不顾一切的扑向了群兽,跟剩余的那三十几只在地上的群兽绞杀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单说那被重创的亲传弟子,刘角就只剩下一条手臂了,猛然间被射中了要害,而且觉得浑身立刻一阵麻木,就知道是剧毒的!

nbsp;nbsp;nbsp;nbsp;刘角知道绝难活命了,大吼一声,在血泊中爬了起来,当先冲了过去,奔着无数的群兽扑去,一把剔骨铜刀一阵乱砍乱剁,最后跟一头凶猛的大螃蟹纠缠在一起,众多弟子纷纷扑了上去,将刘角救下,将螃蟹杀死,把刘角抬到了安全之处。

nbsp;nbsp;nbsp;nbsp;刘角放声大叫道:“师傅!师娘!您二老的大恩大德,弟子刘角只能来世再报了,师傅,师娘,保重,小师妹,保重……”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听到了刘角的大叫,借着微弱的光,一见师兄倒在脚下百丈外,曲仙儿痛叫一声,不顾危险,骑上了天马,直奔师兄而去。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楚桂儿和三老赶紧去保护曲仙儿,因为陆地上的猛兽不多了,可是天空中还有不少。

nbsp;nbsp;nbsp;nbsp;三姐妹哭成了泪人,一见刘角已经不行了,嘴里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心口也咕嘟咕嘟的冒着黑血。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哭道:“三师兄,你不要死,快,快吃药……”

nbsp;nbsp;nbsp;nbsp;刘角惨然一笑,缓缓道:“三位师妹,你……你们要小心,仙儿,替我跟师傅师娘说声谢谢,这么多年来,多亏了师傅师娘的照顾,大恩大德,我只能来世再报了,师妹……你们……保……重……”

nbsp;nbsp;nbsp;nbsp;刘角说罢,头一歪,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三姐妹哇的一声都哭了,叶方士赶紧将三人拉起来,提醒道:“小心,他的血有剧毒,你们别碰到血。”

nbsp;nbsp;nbsp;nbsp;小糊涂仙叹道:“唉……人死不能复生,仙儿,你们不要伤心了,多加小心,将你师兄先放到安全之处。”

nbsp;nbsp;nbsp;nbsp;有几个弟子抬着刘角,抬到了一处空房间内了。

nbsp;nbsp;nbsp;nbsp;曲天赋和秦扬就觉得心口被砍了一刀一般的难受,但对手都是一等一的妖魔,这时候,顾不得去看徒弟了。

nbsp;nbsp;nbsp;nbsp;曲天赋的对手是元真,元真变出三头六臂,跟曲天赋杀了个难分难解,不分胜负。

nbsp;nbsp;nbsp;nbsp;秦扬的对手是巫姑,二人也真是敌手!

nbsp;nbsp;nbsp;nbsp;曲天赋和秦扬一咬牙,知道回去也救不了徒弟了,跟这两大魔头血斗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三姐妹也大吼一声,擦擦泪水,纷纷御法宝飞起,又跟空中的凶禽厮杀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也哭成了泪人,师兄文韬为了救他,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原信智的心如何能好受。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将师兄抱在怀中,不住的摇着师兄,哭道:“三师兄!三师兄!”

nbsp;nbsp;nbsp;nbsp;文韬醒了过来,惨然笑了笑,问道:“师弟……你……你没事吧。”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哭道:“师兄,我没事,你受了伤,快,赶紧吃下药就没事了。”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颤抖着手,掏出了数颗药丸,要给师兄吃下去。

nbsp;nbsp;nbsp;nbsp;文韬轻轻的摇摇头,道:“不必了,我……我不行了,我的心口中了一下,这东西还有剧毒,师弟……你要多加小心,我再也不能侍奉师傅和师娘了,再也不能照顾你了……”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哭道:“师兄,你不要死,你一定会好的。”

nbsp;nbsp;nbsp;nbsp;文韬又是凄然一笑,缓缓道:“师弟,替我跟师傅和师娘说一声谢谢,若没有二位老人家,我早就死了,师傅和师娘的大恩我只能来世再报了,师弟……你……你可要保重……多……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文韬叮嘱了一番,握住师弟的手一松,也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哇的一声也大哭,他是原天宁的儿子,自幼这些师兄对他都很好,但原天宁亲传弟子就只有三个,这师兄弟三个受他父母的大恩,对他可谓是什么都依着,可谓是十分的宠爱他。

nbsp;nbsp;nbsp;nbsp;三师兄为了救自己而亡的,原信智如何能不痛心!

nbsp;nbsp;nbsp;nbsp;文韬为了报恩,宁愿牺牲了自己,也要救师弟,可见是一位知恩图报之人。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顾不得杀群兽了,在几十个弟子的保护下,抱着师兄的尸体,将尸体安置在安全之处了,这才杀了出来,又跟兽群血战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齐天寿的两个徒弟昆岗和阳生也中了暗算,但这两人也真够勇猛的,大吼一声,就跟飞豹和飞虎血战在一起,二人也知道活不了了,昆岗扔了兵器,紧紧的抱住了黑虎的头,奋力将飞虎给按在了地上,大吼道:“快,杀了这畜生!”

nbsp;nbsp;nbsp;nbsp;昆岗知道这飞虎的厉害,他要不是因为就要死了,什么都不怕,那敢这么跟这畜生血拼,陈宿在二位师弟的保护下,侥幸逃了一命,陈宿大吼一声,一见师兄按住了凶恶的飞虎,狠狠的一金龙戟刺透了飞虎的金眼,深深的刺进了飞虎的头里!

nbsp;nbsp;nbsp;nbsp;昆岗一边大吼着,一边死死的按住了这凶恶的飞虎,陈宿拔出金龙戟又是狠狠的两戟刺出,将飞虎击毙!

nbsp;nbsp;nbsp;nbsp;昆岗怕飞虎不死,怒吼一声,将飞虎硕大的头给生生的揪掉了,这才精疲力尽的倒在了血泊中!

nbsp;nbsp;nbsp;nbsp;“师弟!”陈宿痛叫一声,去搀扶师兄。

nbsp;nbsp;nbsp;nbsp;昆岗有气无力的道:“二师兄,快……快去帮小师弟!”

nbsp;nbsp;nbsp;nbsp;陈宿顾不得昆岗了,赶紧飞身去杀飞豹,这时,阳生已经丢了烈焰三尖枪,跟那头飞豹翻滚在地上了,一人一飞豹翻滚在一起,陈宿急的无从下手,因为师弟和飞豹滚在了一起,根本无法下手,陈宿刚要想什么办法,但就见那飞豹终于一动不动了。

nbsp;nbsp;nbsp;nbsp;原来,阳生拼尽了全力,死死的抱在了飞豹,躲在了飞豹的脖颈下,跟飞豹纠缠在一起,在翻滚中,阳生用头顶着飞豹的下颏,张嘴就去咬这畜生得咽喉要害,将这畜生咽喉上的肉活活的给撕咬下一半来,这畜生挣扎了一会,终于惨死!

nbsp;nbsp;nbsp;nbsp;阳生也精疲力尽的在飞豹身下一动不动了,血红的鲜血将阳生全身都染红了,阳生成了血人了!

nbsp;nbsp;nbsp;nbsp;陈宿赶紧一脚蹬开飞豹,用手中的画杆金龙戟,对着死去飞豹的头狠狠扎了几下,这才去查看两位师兄的伤势。

nbsp;nbsp;nbsp;nbsp;众多弟子将这两位放在了一起,陈宿哭着看两位师弟的伤势,只见二人也已经不行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二人一人握着师兄的一只手,阳生缓缓道:“二师兄,这些年来,多谢您的照顾……”

nbsp;nbsp;nbsp;nbsp;昆岗喘息着道:“二……二师兄,这些年来,我真的很感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