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9章 无法无天2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无法无天2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道:“可是,可是他们确实是我师傅的模样啊!”

nbsp;nbsp;nbsp;nbsp;姚霞道:“而且,师傅他们功德无量,定然真的成神了,成了神,下界来也不奇怪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我有个办法真假一试便知,你们不妨问问你们跟你们师傅的**,是怎么救的你们,你们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只要试试,就知道真假了,几位师傅,如今大敌当前,如何能这么轻易的就相信呢?你们不妨试试,试试真的是你们的师傅,再去也不迟。”

nbsp;nbsp;nbsp;nbsp;楚天祥和原天宁都不是傻瓜,刚才虽然真的信了是自己的师傅显灵下界了,但仔细的一想,不得不小心点,知道玉霄说的没错。

nbsp;nbsp;nbsp;nbsp;九子和九女彼此的看了看,都在心中画了个问号,因为假如真的是妖魔变化的,那真的是太危险了。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先问道:“师傅,您老人家还记得是怎么救的徒儿吗?是在发大水的时候在水里救的徒儿,还是着火的时候,在火里救的徒儿呢?”

nbsp;nbsp;nbsp;nbsp;圣帝真君微笑道:“连师傅都不信了?好吧,我回答你的问题,是在水里。”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高兴的拍手道:“哈哈,真的是师傅啊!”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转过头来,对着其余的师兄弟使了个眼色,其余的几子立刻就明白了!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冲着四大圣僧眨眨眼,笑道:“喂,你们也问问你们的师傅佛祖,反正我师傅回答对了,真的是我师傅。”

nbsp;nbsp;nbsp;nbsp;梵若走上一步,躬身施礼道:“佛祖在上,弟子有个问题请教,请问,我和梵慈姐姐,你是在昆仑山顶收下的我们呢,还是在昆仑山下?”

nbsp;nbsp;nbsp;nbsp;如来稍微一怔,立刻微笑道:“看来,你们的疑心还挺重,好吧,我也回答你们,是在昆仑山脚下。”

nbsp;nbsp;nbsp;nbsp;梵若微笑道:“果真是佛祖到了。”

nbsp;nbsp;nbsp;nbsp;梵若转过头时,脸色就变了!

nbsp;nbsp;nbsp;nbsp;秦扬问道:“师傅,请问师傅传给弟子第一首曲子是龙吟凤鸣曲呢,还是仙音迷离曲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祖师也微微一笑道:“好徒儿,怎么这么多疑?好吧,我也回答你的问题,是龙吟凤鸣曲。”

nbsp;nbsp;nbsp;nbsp;秦扬喜道:“呀,真的是师傅到了!”

nbsp;nbsp;nbsp;nbsp;秦扬转过头,脸上也变了色,低声道:“这三个定然妖魔变化的,没有一个回答对的,等会,咱们一起出手,将这三个畜生击毙!”

nbsp;nbsp;nbsp;nbsp;原来,几个人的问题看似简单,其实里面很深奥,只有他们师徒明白!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问师傅是在水里救的他,还是在火里,其实,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因为当时洪水泛滥成灾,多数是遭遇洪水,而且,这里的弟子也大多是因为洪水灾害上的山。

nbsp;nbsp;nbsp;nbsp;可是陶天喜却不同,陶天喜是父母双亡,他父母死后,陶天喜一个人生活,小时候一次不慎,玩火的时候不慎烧着了茅屋,被困在火海中了,是圣帝真君在火里救的他,这件事除了他和师傅之外,没有人知道。

nbsp;nbsp;nbsp;nbsp;而且,其余八子多数都是因为洪水灾害,只有陶天喜不是,而这圣帝真君说在水里救的他,一下就错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那假的圣帝真君也是自作聪明,因为他也知道当时长江和黄河流域经常走水,陶天喜一个孩子,有父母管着,万万不能在火里出事,所以,他才说在水里救的陶天喜。

nbsp;nbsp;nbsp;nbsp;至于梵若问的,这个更是一个陷阱,因为梵慈和梵若根本不是直接拜如来为师的,如来只收下了梵音和梵仁两个男徒弟,而梵慈和梵若是没有办法,寻找丈夫,才做了尼姑的,而且彼此还有两个私生子,但梵若却问这假如来,问他是在昆仑山顶收下的她们,还是在昆仑山脚下收的她们,又设了一个陷阱。

nbsp;nbsp;nbsp;nbsp;而那假的如来佛也是自作聪明,他以为,肯定是在昆仑山脚下,因为昆仑山这么高,这么险恶,这两个妇人弱质女流,没学法术前如何能上的了昆仑山顶呢?所以,他才说是在昆仑山脚下。

nbsp;nbsp;nbsp;nbsp;不管这妖魔是回答在昆仑山上还是昆仑山下,都不对,因为如来活着的时候,根本就没见过梵若和梵慈姐妹。

nbsp;nbsp;nbsp;nbsp;至于秦扬的问题,看似简单,其实也只有内情人才明白。

nbsp;nbsp;nbsp;nbsp;这假龙女祖师也是自以为聪明,当然也清楚秦扬的本事,知道龙吟凤鸣曲和仙音迷离曲,那假的以为定然是先传的龙吟凤鸣曲,因为龙女一向温柔,十分的善良,总不能先传杀人无影无踪的仙音迷离曲,而后传龙吟凤鸣曲吧,因为善良的人一般会先传那种神仙曲,所以,就说是龙吟凤鸣曲,岂不是正好中计。

nbsp;nbsp;nbsp;nbsp;其实,不管说是先传的那首曲子都不对,因为秦扬的琴技虽然学自于师傅,但这杀人于无形仙音迷离曲子乃是她跟曲天赋共同创的,根本不是师傅传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秦扬断定龙女是假的!

nbsp;nbsp;nbsp;nbsp;梵若断定,如来是假的!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也断定,圣帝真君也是假的!

nbsp;nbsp;nbsp;nbsp;这些人都会意,陶天喜故意拍拍玉霄的肩膀笑道:“是你多心了,我师傅他们都成了神仙了,这是来找我玩的呢,师傅,您不要怪他。”

nbsp;nbsp;nbsp;nbsp;玉霄也会意,叹道:“看来,真的是我多心了。”

nbsp;nbsp;nbsp;nbsp;秦扬微笑道:“走吧,咱们去见过师傅去。”

nbsp;nbsp;nbsp;nbsp;九子、九女和四僧装作欢欢喜喜的去见师傅,一步步朝着三尊金光灿灿的六丈金身而去!

nbsp;nbsp;nbsp;nbsp;但一个个的却恨得咬牙切齿!

nbsp;nbsp;nbsp;nbsp;三尊神心中暗喜,只要这些人走进金刚所在的范围内,定然难逃性命!

nbsp;nbsp;nbsp;nbsp;但这些人离着还有二十丈远就到了金光所在的范围了,立刻都停住了!

nbsp;nbsp;nbsp;nbsp;曲天赋大喝道:“动手!”

nbsp;nbsp;nbsp;nbsp;随着曲天赋一声大喝,就见九子九女和四僧立刻都祭出了自己的法宝,照着三尊金像射去!

nbsp;nbsp;nbsp;nbsp;九子的兵器祭出,奔师傅圣帝真君射去!

nbsp;nbsp;nbsp;nbsp;九女也祭出兵器,奔师傅龙女祖师射去!

nbsp;nbsp;nbsp;nbsp;四僧也一样,也祭出了法宝,去打如来佛!

nbsp;nbsp;nbsp;nbsp;立刻,二十多件法宝一道金光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但三尊金像也早有防备,其实也加着小心了,一见无数的法宝祭出,立刻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山头空无一人了!

nbsp;nbsp;nbsp;nbsp;九子九女和四僧各自收回了法宝,陶天喜怒吼道:“你们是哪里的妖魔,胆大包天,居然敢冒充我师傅!”

nbsp;nbsp;nbsp;nbsp;“哈哈哈哈哈哈……”就听一声声狂笑,三尊金像出现在了黑云中!

nbsp;nbsp;nbsp;nbsp;那如来模样的金像道:“四位徒儿,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圣帝真君大笑道:“好徒儿,真孝顺,免礼平身,哈哈……”

nbsp;nbsp;nbsp;nbsp;龙女祖师笑道:“九位徒儿免礼平身,师傅在这呢,哈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三尊金像一阵狂笑,猛地一抹脸,再看,立刻就变了模样!

nbsp;nbsp;nbsp;nbsp;原来,如来居然是蛟龙魔圣嗷泽变的!

nbsp;nbsp;nbsp;nbsp;圣帝祖师是鲲鹏魔圣灵虚变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祖师却是九尾天狐狐媚儿变的!

nbsp;nbsp;nbsp;nbsp;“好徒儿,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想不到你们居然给我们下跪,真是好孝顺的徒弟啊……”

nbsp;nbsp;nbsp;nbsp;“啊……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随着一阵狂笑,无数的妖魔纷纷现身在了云中,都仰天狂笑不已!

nbsp;nbsp;nbsp;nbsp;九子九女和四僧羞愧难当,简直有个地缝都要钻进去了!

nbsp;nbsp;nbsp;nbsp;刚才,竟然是给妖魔磕头跪拜,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nbsp;nbsp;nbsp;nbsp;在场的所有人都羞的无地自容,都受到了奇耻大辱了!

nbsp;nbsp;nbsp;nbsp;除了一个人之外,那就是凌玉霄!

nbsp;nbsp;nbsp;nbsp;玉霄是没有受辱,因为他没有行礼磕头,只有玉霄没有受辱!

nbsp;nbsp;nbsp;nbsp;当然,还有那些灵兽也没有受辱,因为那几个灵兽是动物,动物中没有这种迂腐的礼节,当然没有受辱了。

nbsp;nbsp;nbsp;nbsp;“哈哈……看看这些所谓的人类,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

nbsp;nbsp;nbsp;nbsp;“不错,一个个的都是奴才,狗奴才,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还别说,这些人类中,还真有有骨气有尊严的人,那就是凌玉霄……”

nbsp;nbsp;nbsp;nbsp;“唉……不过,只可惜这世上唯一有骨气的人,却替无耻的人类卖命……”

nbsp;nbsp;nbsp;nbsp;这些妖魔们一边狂笑着,一边讥讽着这些人类。

nbsp;nbsp;nbsp;nbsp;这也难怪这些妖魔笑他们,因为这些妖魔间是没有这种迂腐的礼节的,但动物没有这种礼节,可是人类却有,跪在地上像奴才一样,真的是太可笑了,太可耻了,所以,这些妖魔觉得好笑,觉得人类文明的礼节真的是太好笑了,原来,人人都是在做奴才,原来,人人都是狗奴才!

nbsp;nbsp;nbsp;nbsp;这若是不令妖魔大笑,因为文明的人类,却在做无耻礼节的奴才,还不如动物活的有尊严,当真是太可笑了!

nbsp;nbsp;nbsp;nbsp;在场众人简直无地自容,想想刚才的所谓,都不仅有个地缝都要钻进去!

nbsp;nbsp;nbsp;nbsp;也许,玉霄做的对,做人,就该堂堂正正有骨气有尊严的活着,管他什么天地神佛师傅父母皇帝老儿的,做人,就该高傲的活着,有尊严的活着,如此,才不是狗奴才!

nbsp;nbsp;nbsp;nbsp;但世人有多少人能跳出不做奴才的命运呢?

nbsp;nbsp;nbsp;nbsp;也许,所有人一生下来,就注定要做奴才!

nbsp;nbsp;nbsp;nbsp;做父母的奴才,做皇帝管理的奴才,做神佛的奴才,就连死后,灵魂还要做鬼的奴才,为何生命如此的低贱?

nbsp;nbsp;nbsp;nbsp;为何人非要做奴才呢?

nbsp;nbsp;nbsp;nbsp;为何人不能像傲人族那样的有尊严、有自由的活着呢?

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也许,这世界需要的就是奴才,神佛鬼需要奴才,统治者也需要奴才!

nbsp;nbsp;nbsp;nbsp;有骨气的人,注定被毁灭,因为这个世界需要奴才,而不需要有骨气的人!

nbsp;nbsp;nbsp;nbsp;这些妖魔也真无法无天,就连圣帝和龙女祖师都敢假冒,就连如来佛都敢冒充,也许,在他们的眼中,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根本就是狗屁不是。

nbsp;nbsp;nbsp;nbsp;元真大笑道:“凌玉霄,我真是服了你了,虽然你杀了我们很多很多的同胞,但我们依旧敬佩你!我们动物,最敬重的就是有骨气的人,全人类没有一个有骨气的,都是俗世礼教的磕头虫,换句话说,都是狗奴才!但你不同,你有骨气,还是那句话,加入我们魔域吧,消灭了大批的人类之后,只剩下你们夫妻,这又有什么不好?你觉得如何?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nbsp;nbsp;nbsp;nbsp;灵虚收了法相,笑道:“不错,你不要以为我们败了,你们就算赢了,别忘了,我们的教主天魔还没有出手,只要他一出手,你们这些人,根本不堪一击,不过,还是那句话,你很有骨气,我们很喜欢有骨气的人,只要你们这些人肯投降,我们都可以不杀,你们觉得怎么样?”

nbsp;nbsp;nbsp;nbsp;玉霄淡淡的一笑,道:“多谢各位的好意,不过,我凌玉霄还是那句话,我会跟我的师傅们同生共死!”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幽幽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化敌为友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可以,前提是,你们不再屠杀我们人类,那我们就可以做朋友!”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冷笑道:“这个不可能,玉霄,你要知道,人类比我们动物聪明几百倍,而且,比我们动物凶残不知多少倍,假如人类太多,就会开始屠杀我们动物,渐渐的,人类越来越多,我们这些低等动物还会有一席生存之地吗?你敢保证人类不会屠杀我们动物,不会吃我们的肉,欺辱我们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叹一声,他无法保证,因为狐媚儿说的对,人类是不会放过任何动物的,只要是动物,哪怕是人类,他们都会欺辱,就算是人类都难免被同类屠杀欺辱,更别说动物了。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幽幽道:“玉霄,你不觉得这个世界不公平吗?你不觉得,这个世界不该有人类这种高级动物出现不是更好吗?所有的动物大家智商差不多,大家都会有生存之地,就算虎吃狼,狼吃羊,但你几时见过虎将狼吃光了,将狼灭种的?你又几时见过狼吃羊,将羊吃灭种过的?你又什么时候见到,羊吃草把草吃光的?你没有见过,因为动物永远不会将自己的食物吃光,只要吃饱肚子,就不会再去伤害,所以,不管什么动物,都不会因为动物有天敌而灭种,可是人类却不同,你们人类太聪明了,会制作各种工具,比动物聪明百倍,你们会将动物灭种,甚至可以将全天下的动物都给毁灭!我问你,自从出现了你们人类,这世上有多少动物因为你们人类灭绝了,你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