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89章 无法无天5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无法无天5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流着泪道:“娘……你……你可要小心呀,娘若是……呸呸呸,那女儿定然跟他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朱青淡淡的一笑,楚天祥也叮嘱道:“青妹,多加小心,这双魔很厉害。

nbsp;nbsp;nbsp;nbsp;朱青道:“我会的,保重!”

nbsp;nbsp;nbsp;nbsp;玉洁和朱青跟彼此的丈夫和儿子女儿告别,互相叮嘱了几句,二人迈步走到了场中,等着一会决斗。

nbsp;nbsp;nbsp;nbsp;紧接着,玉霄又一一做了安排,巫灵由苏冰应付,巫荼和阳娇决斗,

nbsp;nbsp;nbsp;nbsp;巫蛊对梵音,巫灭对梵仁,巫尘对原天宁,巫冲对应天生,巫阳对廉政,巫魂对齐天寿,巫姑斗宣静,斩天对熊天燚,蒙明对洪天福,

nbsp;nbsp;nbsp;nbsp;最后四个魔头可谓是最厉害的四个了,曲天赋斗元真,嗷泽对陶天喜,灵虚对楚天祥,玉霄亲自斗舒翎!

nbsp;nbsp;nbsp;nbsp;九子中,除了龙天罡没上之外,其余的都上了,龙天罡水中功夫厉害,这种一对一决斗,玉霄实在不放心,所以,才没让龙天罡上。

nbsp;nbsp;nbsp;nbsp;九女中,只有姚霞和舒韵没上,姚霞打了好久,而且,心痛徒弟之死,至于舒韵,论功力和修为,在九女中,那都不及几位师姐,本领跟玉洁、姚霞等人差不多,上不上无所谓了。

nbsp;nbsp;nbsp;nbsp;两个尼姑玉霄也没派,因为梵慈和梵若心痛儿子之死,心神恍惚,实在不好派上去。

nbsp;nbsp;nbsp;nbsp;总体来说,玉霄给他们分配的对手都很平均,功力都在伯仲之间。

nbsp;nbsp;nbsp;nbsp;玉霄正色道:“各位,虽然有的我没安排,但大家不要误会,假如我们这些人都战死了,就只要看你们的了,不过,有言在先,在决斗中,不管是谁死了,都不准插手,因为这关系着信义,只要妖魔不破坏规矩,不是以多为胜,那大家就不能插手,大家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明白!”众人齐声回答。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好,其余的人先休息,当然了,观战可以,我们要去决斗了,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们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对舒韵道:“好了,咱们可以开始了吗?”

nbsp;nbsp;nbsp;nbsp;舒韵道:“好,可以开始决斗了!”

nbsp;nbsp;nbsp;nbsp;于是,找好对手的人,各自寻找决斗的地方,分布在了天帝山四面八方,有的在山头,有的在半空,有的在云端,各自找好了决斗的地方,一场生死决斗就要开始了!

nbsp;nbsp;nbsp;nbsp;三十一对,六十二人和魔,在东西南北各个方向就展开了殊死搏斗,这是君子之战,也是英雄跟英雄之间的对决。

nbsp;nbsp;nbsp;nbsp;三派中,还有很多的男女弟子,都十分的担心,但还不能去助战,否则,就会丢脸,让动物耻笑。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姐妹急的要命,但三姐妹却不敢破坏规矩,若一旦破坏比武规矩,将给整个人类蒙羞,也是一种羞耻,就算是她们的父母亲人,也绝不会让她们这么做。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望着空中,跺脚道:“这可怎么办啊,明明咱们联手就可以收拾了那些妖魔,好好的逞什么强啊!”

nbsp;nbsp;nbsp;nbsp;也许,在有的人眼中,这就是逞强和不智,但在君子和英雄的眼中,这乃是正义的行为,就应该这么做!

nbsp;nbsp;nbsp;nbsp;当然了,对方没有提出这种要求,没有公平的挑战,对方也是这么多人,是可以一拥而上,这个无可挑剔,但对方既然提出公平的决斗,那若是一拥而上人多为胜,就是恬不知耻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玉霄等人完全可以不答应,因为殊死厮杀搏斗,没有这个规定。

nbsp;nbsp;nbsp;nbsp;但若是不答应,就会被动物看不起,就会比人类都低贱的动物看不起,那就显得人类都不如动物有英雄气概!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并非单纯输与赢的事,而是尊严之战!

nbsp;nbsp;nbsp;nbsp;人可以死,但不可以没有尊严!

nbsp;nbsp;nbsp;nbsp;动物都尚且如此,更何况人呢?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一战就算是凶险,也必须这么做,因为,这乃是捍卫尊严之战!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道:“喂,姐姐,咱们去看看,咱不帮忙,观战总可以吧。”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道:“就是,妖魔也说了,可以观战的,只要咱们不插手,就不算破坏规矩和协定。”

nbsp;nbsp;nbsp;nbsp;“对,就这么办!”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手拉手,这就要去观战。

nbsp;nbsp;nbsp;nbsp;龙天罡沉声道:“你这三个丫头不要惹祸,我可警告你们,就算你们帮忙打赢了对方,被你救的人不会感激你,说不定还会羞愧自尽的,所以,你们不能插手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嗔道:“明白啦,明白啦……”

nbsp;nbsp;nbsp;nbsp;姚霞道:“若去观战,可谁来守山?”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道:“还守个什么劲呀,你们自己看看,玉清大殿都被雷劈倒了,就只剩下一些小房间,还守什么守,有什么好守的。”

nbsp;nbsp;nbsp;nbsp;众人一看不仅苦笑,也真是如此,的确山没有什么好守的了。

nbsp;nbsp;nbsp;nbsp;但不守山也不行,最起码看住粮食,不能让妖魔给烧了,还有,谁知道山下还有没有兽群了,万一再有兽群呢?

nbsp;nbsp;nbsp;nbsp;姚霞道:“这样吧,欢欢、笑笑、畅儿、爽儿、童山、黄矗、蒲游、海潮、蒋谋、禅机、禅悟你们几个留下率领剩余人好好的守住山,一旦发现还有群兽攻山,立刻前来通知我们大家,其余的人,几个一伙,去看决斗,谁的亲人在决斗,你们去观战吧,不过,千万要小心,还有,不得插手决斗的事,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姚霞也是有心撮合自己的两个爱徒和丈夫的两个爱徒在一起,陶天喜也知道妻子的心,所以,他们彼此的徒弟走的都很近。

nbsp;nbsp;nbsp;nbsp;但现在,他们彼此的徒弟就都只剩下俩了,姚霞正如玉霄所说的那样,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方寸都要乱了,这也就是玉霄不让姚霞再去决战的原因,并非姚霞的本事不行。

nbsp;nbsp;nbsp;nbsp;“是!”留下的弟子都答应了一声。

nbsp;nbsp;nbsp;nbsp;这里姚霞自然说的算了,因为不但是龙女派的听从,就算是天帝山的也都要听从,因为姚霞两种身份,一个是龙女派的弟子们的师叔,一个是天帝山弟子们的小师娘,当然有权利做主了。

nbsp;nbsp;nbsp;nbsp;剩下的弟子除了龙女派的女弟子,就是天帝山的男弟子了,梵音阁的弟子除了那几个亲传的之外,已经都死光了。

nbsp;nbsp;nbsp;nbsp;几个人答应一声,这里一组,那里一伙,纷纷前来观战,但这些人不敢离着近了观战,只好远远的观战。

nbsp;nbsp;nbsp;nbsp;空中乌云低垂,阴云密布,一场君子和英雄之间的生死较量就这样开始了!

nbsp;nbsp;nbsp;nbsp;这将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较量和决斗!

nbsp;nbsp;nbsp;nbsp;除非有一方逃命,除非有一方败了,除非有一方死了,否则,就会永远的打下去,永远也不会停止!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这种决斗的可怕之处了,因为,就算彼此差不多,最后,也是两虎相争,两败俱伤的结果!

nbsp;nbsp;nbsp;nbsp;但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决斗,因为这乃是君子协定,不同英雄之间的较量!

nbsp;nbsp;nbsp;nbsp;阴霾的天空下,正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血腥和屠杀!

nbsp;nbsp;nbsp;nbsp;正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生离死别!

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残酷?

nbsp;nbsp;nbsp;nbsp;天空依旧阴云密布,层层云海中,一片黑暗之色,山下是汹涌澎湃的江水,山上却是遍地肢离破碎的尸体,血,已经染红了整个天帝山!

nbsp;nbsp;nbsp;nbsp;没有兽群再攻山了,因为兽群基本上也都跟些守山的人同归于尽了。

nbsp;nbsp;nbsp;nbsp;如今,唯一是威胁的就是那三十一个魔头了,可是,众人却不能一拥而上,因为,这是一场君子之战,有过君子协定。

nbsp;nbsp;nbsp;nbsp;就连动物都将信用,人又如何不能动物呢?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一场决战要求的就是公平,绝对的公平!

nbsp;nbsp;nbsp;nbsp;没有人破坏协议,也没有动物破坏协议,因为,一旦破坏协议,就等于给自己的族类带来耻辱!

nbsp;nbsp;nbsp;nbsp;有时候,一个人,一个族,乃至于一个国家,尊严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

nbsp;nbsp;nbsp;nbsp;生命可毁灭,但却不能有辱自己的尊严,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nbsp;nbsp;nbsp;nbsp;但可惜,中华民族的尊严一再的被侮辱,甚至都无法捍卫!

nbsp;nbsp;nbsp;nbsp;总体来说,炎黄子孙遭遇过四次人类的浩劫,第一次,就是这次的洪水猛兽的浩劫,也是人类和动物的主权之争,谁将做这个世界的主人,就看这一战,这乃是生存和毁灭之战,最厉害的浩劫!

nbsp;nbsp;nbsp;nbsp;第二次,是蒙古的元朝,炎黄子孙被蒙古鞑子奴役,被分成是四等人,惨遭屠戮和压迫,这可算是第二次浩劫!

nbsp;nbsp;nbsp;nbsp;第三次浩劫,也是炎黄子孙永远也洗刷不掉的最大耻辱,那就是满清入关的浩劫,满清入关,屠戮残杀了几千万的百姓,差一点就将炎黄子孙灭种!

nbsp;nbsp;nbsp;nbsp;除了这个之外,炎黄子孙被满清鞑子羞辱了炎黄一族的民族尊严,留起了狗尾巴辫子,这乃是华夏五千年历史上最大的浩劫,最大的耻辱!

nbsp;nbsp;nbsp;nbsp;但可惜,炎黄子孙的后代太不争气,不但不深以为耻,至今还在为满清鞑子歌功颂德,民族尊严何在?何其的令人痛心!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中国在满清的血腥镇压下,流着血和泪,整整做了三百年的亡国奴,拖着耻辱的狗尾巴,做了三百年的奴才!

nbsp;nbsp;nbsp;nbsp;这是血的耻辱,但更可耻的是,后代子孙的麻木,更可恨的是,满清余孽的篡改历史,毫不痛改前非。

nbsp;nbsp;nbsp;nbsp;那些忘掉耻辱和血恨的炎黄子孙,那些在为满清歌功颂德的畜生,可以说连狗都不如,连禽兽都不如!

nbsp;nbsp;nbsp;nbsp;以上是华夏一族这最大的三次浩劫,当然,第一次浩劫,是人类跟天斗,跟地斗,跟生存环境斗,跟猛兽斗,乃是人跟动物之间的斗争。

nbsp;nbsp;nbsp;nbsp;可后面的浩劫,却是人类自相残杀了。

nbsp;nbsp;nbsp;nbsp;就连动物都不会自相残杀,可是人类却时常自相残杀,岂不是不如动物?

nbsp;nbsp;nbsp;nbsp;至于第四次浩劫,则跟第一次浩劫一样,是全人类的浩劫,那就是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那也是毁灭性的战争。

nbsp;nbsp;nbsp;nbsp;空中,山上,打的正激烈!

nbsp;nbsp;nbsp;nbsp;他们都是为了捍卫尊严而战,不管是人,还是动物,他们都是英雄,不同种族的英雄!

nbsp;nbsp;nbsp;nbsp;人是人类中的英雄,动物,是动物中的英雄!

nbsp;nbsp;nbsp;nbsp;人类说他们是妖,是魔,但在动物眼中,他们就是敢于反抗人类的英雄,动物中的英雄!

nbsp;nbsp;nbsp;nbsp;好一场凶杀恶战,真是棋逢对手!

nbsp;nbsp;nbsp;nbsp;玉霄所派的人,都是绝顶高手,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彼此的实力差不多,胜败也许就在一念之中。

nbsp;nbsp;nbsp;nbsp;这些观战的人提心吊胆,有的再给师傅观战,有的在给父亲观战,有的在给母亲观战,有的在给心上人观战,但都是一样的心情,那就是盼望自己的人获胜。

nbsp;nbsp;nbsp;nbsp;三仙正在给玉霄观战,他们谁都不理,只顾着玉霄,因为在他们心中,玉霄是他们心中最重要的宝贝。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姐妹跟三仙在一起,隔着不远,但三姐妹不只是替玉霄担心,还替她们的父母担心,三姐妹一会看看父亲,一会看看母亲,一会看看心上人,急的直措手。

nbsp;nbsp;nbsp;nbsp;但没有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亲人和爱人鼓劲。

nbsp;nbsp;nbsp;nbsp;玉霄没有派她们三个去决战,因为在玉霄的心中,她们始终是千金大小姐,就算修为和本事很不错,但毕竟很娇贵,而且打了这么久,又有这么多人,根本不需要她们去冒险。

nbsp;nbsp;nbsp;nbsp;三姐妹一个劲地攥着拳头,在暗中使劲,简直比在决斗中的人还要紧张。

nbsp;nbsp;nbsp;nbsp;三十一对整整斗了半个时辰,依旧没分胜负!

nbsp;nbsp;nbsp;nbsp;半个时辰后,渐渐的已经看出高低来了。

nbsp;nbsp;nbsp;nbsp;单说燕镰斗杀人蟹精江横,半个时辰后,已经占了上风!

nbsp;nbsp;nbsp;nbsp;燕镰是九子中洪天福的小徒弟,也就是洪袖儿的师兄,也是洪天福五大弟子中资质和悟性最高的,将来的成就也是最大的。

nbsp;nbsp;nbsp;nbsp;燕镰在天帝山和龙女派会武的时候不在山上,因为他母亲过世了,所以,回家葬母去了,跟他一起去的,还有齐天寿的三徒弟凤栖,这二人其实是一个村的,也是好朋友,所以,那次比试中都不在场。

nbsp;nbsp;nbsp;nbsp;假如二人参加会武的话,估计能进前十名。

nbsp;nbsp;nbsp;nbsp;二人的修为和本事却都很不错,最近一年功力大进,已经可以名列天帝山三代弟子中前十名高手行列了,这一次决斗,这二人玉霄都派出去了。

nbsp;nbsp;nbsp;nbsp;燕镰手中一把死神半月镰,那死神半月镰,就是一把巨大的镰刀,把上带着铁链子,这也是一件极其厉害的仙家宝贝,洪天福给了小徒弟了,可见对燕镰多么喜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