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1章 追踪追杀4

第二百九十一章 追踪追杀4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羞的粉面通红,一起照着玉霄呸了一口。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咯咯笑道:“净胡说,哪有两三天就生娃娃的,人家都是十月怀胎,哪有这么快的。”

nbsp;nbsp;nbsp;nbsp;“而且,哪有一次能生这么多的,你以为是猪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你傻了,他们认识多久了,说不定孩子早就有了,你没看见魏晓晨和白莲肚子这么大吗?说不定早就怀孕了,虽然结婚几个月,但人家结婚之前,不会先有了那事,这样不就有孩子了……”

nbsp;nbsp;nbsp;nbsp;几个姑娘听了,纷纷羞的嘤咛一声,照着玉霄就打,魏晓晨边打边骂道:“放你的臭屁!”

nbsp;nbsp;nbsp;nbsp;白莲也追着玉霄,骂道:“你胡说八道!”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的意思很明显,说他们没成亲先发生了关系,这话那是开玩笑的话,那时候的女子多么的恪守礼数,哪有没成亲就先有了关系的,这几个姑娘哪能不羞。

nbsp;nbsp;nbsp;nbsp;虽然廉政和魏晓晨颇有环境是先发生的男女关系再成的亲,但这事,他们是守口如瓶,谁都不说,因为未婚先有了那种事,会被人耻笑的,就算是迫不得已都会令人笑,所以,他们始终瞒着,这就是脸面问题。

nbsp;nbsp;nbsp;nbsp;哪像现在的男女一样,发生那种事就跟吃饭一样的随便,礼义廉耻早就丢进了裤裆里了。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也一起胳肢玉霄,几个人就闹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众人看玉霄等人在那边胡闹,一个个真是啼笑皆非,但对于玉霄的胡闹顽皮早就习以为常,知道这定然是玉霄又用话将几个姑娘气坏了,这才挨了一阵好打。

nbsp;nbsp;nbsp;nbsp;玉霄连连讨饶道:“行啦,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nbsp;nbsp;nbsp;nbsp;几个姑娘住了手,白莲红着脸呸了一口道:“再胡说,打的你满地找牙,哼!”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好好好,你们都是贞洁烈女行了吧,你们成了亲,都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这总行了吧。”

nbsp;nbsp;nbsp;nbsp;“呸!”几个姑娘照着玉霄呸了一口,这简直更是胡说八道,哪有成了亲的女人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女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嘻嘻笑道:“喂,这样吧,你们生下的孩子不认我做干爹也行,那咱们联姻吧,我和我六个老婆,哦,不对,是八个……”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拧着玉霄的耳朵,嗔道:“呸!不准你当着我们姐妹的面提那俩狐狸精!”

nbsp;nbsp;nbsp;nbsp;玉霄揉着耳朵,皱眉道:“不提就不提,反正我要娶她们的,喂,听我把话说完嘛,你们六个一人给我生俩男孩子,一生就是十二个,我就有十二个儿子了。”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掩嘴吃吃笑道:“净胡说,哪有只生男的,不生女孩的,你以为你神仙啊。”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红着脸,轻轻道:“呸,你还跟他一起胡说,谁生……”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吃吃笑道:“说说怕嘛,再说了,谁能不生孩子,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这么怕羞。”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你们都生男孩,而这几位大嫂呢,就都生女孩,到时候,让我儿子娶他们的女儿,都给他娶到咱们家,这不就行了,所以,几位大嫂,你们加把劲,多生几个女娃娃,到时候,我就让我的儿子都给你们娶过来,这个主意妙吧。”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等姑娘真是被逗得啼笑皆非,照着玉霄就打。

nbsp;nbsp;nbsp;nbsp;白莲红着脸嗔道:“放你的臭屁!你怎么不都生女孩呢?”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轻声道:“就是,廉家还要延续香烟后代呢,怎能都生女孩。”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道:“你以为你神仙呀,想生男就生男,想要女就要女。”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笑道:“我必须生男孩,因为只要生下丫头片子,都抓起腿来摔死,这就叫我凌家只娶不嫁,只进不出,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女儿给我们家养的,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凌!玉!霄!”六个姑娘气的几乎一起掐腰大叫。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六个姑娘都被气恼了,哪有说生丫头就给摔死的,虽然是玩笑,但也太胡说八道了。

nbsp;nbsp;nbsp;nbsp;不管生男生女,都是他们的子女,六个姑娘根本不在乎男女,是男孩也罢,是女孩也罢,她们都会喜欢,但玉霄这么胡说,简直就是咒自己的女儿,真是将六个姑娘气恼了。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纷纷嘤的一声,跳上来对着玉霄就一阵敲打收拾。

nbsp;nbsp;nbsp;nbsp;玉霄抱着头,连连讨饶喊着救命,六个姑娘不依,追着玉霄好一阵收拾。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吃吃笑道:“活该,揍的轻了。”

nbsp;nbsp;nbsp;nbsp;白莲道:“打的好,叫你胡说八道。”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使劲掐了玉霄一把,嗔道:“警告你,再敢这么胡说,还揍你。”

nbsp;nbsp;nbsp;nbsp;玉蝶戳了玉霄额头一些,嗔道:“你呀,记吃不记打,真是找揍。”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敲着玉霄的头,道:“记住啦,再这么胡说,这就是教训。”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捏着玉霄的鼻子,吃吃笑道:“你呀,一天不打,你就能翻天了,哪有咒自己的女儿的,揍得轻了,欠揍!”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拧着玉霄的左耳朵,嗔道:“知不知道错了?”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咯咯笑道:“赶紧道歉!”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踢着玉霄的屁股,哈哈笑道:“我也听见了,打的好,快道歉,说对不起!”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皱眉道:“喂,我跟谁说对不起?”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嗔道:“当然跟咱们的女儿啦……”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嘻嘻笑道:“你们又没生,等生了再说不迟嘛,哎呦……好好好,我道歉行了吧,未来的宝贝女儿,你爹不是东西,真不该娶你这野蛮的六个娘……哎呦……我错啦,对不起,我的宝贝女儿,你爹我不该乱说,请你们原谅爹爹我吧……要是不原谅,干脆将我摔死得啦……”

nbsp;nbsp;nbsp;nbsp;六个姑娘被逗的哭笑不得,但对他也没办法,知道玉霄就这么爱玩笑,哪能真生他的气。

nbsp;nbsp;nbsp;nbsp;众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也没人理玉霄夫妻的胡闹,在欢声笑语中,仪式就这么结束了。

nbsp;nbsp;nbsp;nbsp;第二日,玉霄将大家都召集在一起,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让一些人离开。

nbsp;nbsp;nbsp;nbsp;玉霄沉声道:“小白,小牛,原兄弟,应兄弟,还有史师兄和佟师兄,欢欢和笑笑,你们成亲的,都离开这里吧,这里不用多久,定然又是一场决战了,你们成了亲,离开这里后,生儿育女,好好的教导孩子,日后,还可以报仇,今日你们就都走吧,还有三位伯伯,仙儿,蝶儿、桂儿,你们也一起走,走的越远越好。”

nbsp;nbsp;nbsp;nbsp;众人都很吃惊,牛犇犇道:“这怎么能行?咱们同生共死,我们怎能离开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黯然道:“咱们已经找不到天魔的下落了,天魔若是复出,没有人能是对手,你们留下只是白白送死,所以,为了以后留一条香烟后代,你们都离开吧。”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摇摇头道:“霄大哥,假如不能消灭天魔,就算我们离开了,也只是苟且偷生,就算留一条后代,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无力报仇?假如你都不能打败天魔,那这世上谁能是天魔的对手呢?玉霄,你太多虑了。”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道:“不错!咱们同生共死,要死死在一起,我是绝不走的!”

nbsp;nbsp;nbsp;nbsp;玉蝶柔声道:“我也一样,就算我们一起走了,日后也无法复仇,还会到处被追杀,还不如痛痛快快的一战。”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道:“你们这是何苦呢?何苦一起送死?”

nbsp;nbsp;nbsp;nbsp;原信智幽幽叹道:“霄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爹娘都在这里,我就算走了,假如爹娘都有不测,这血海深仇,我如何能不报?不过,假如这么多人都不是对手,那就算我们修炼千年都没用,所以,就算活下去,也是耻辱的活下去。”

nbsp;nbsp;nbsp;nbsp;白莲道:“与其耻辱的活着,不如一起战死得了!”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道:“更何况,妖魔说不定在暗处注意着我们的行踪,一旦分散开,就会被各个击破,天魔虽然厉害,但咱们这么多人,我就不信大家一起联手会打不过他!”

nbsp;nbsp;nbsp;nbsp;众人商量了半天,但这些人都不肯走,非要一起面对危险不可。

nbsp;nbsp;nbsp;nbsp;其实,曲天赋等人也想让自己的儿女们离开,但无奈,这些子女们根本不会走,正如原信智所说,假如众人都战死了,这深仇必然要报,可若这么多人联手都杀不了天魔的话,那这仇就别指望报了。

nbsp;nbsp;nbsp;nbsp;没有一个人肯走,因为这乃是生死存亡的一战!

nbsp;nbsp;nbsp;nbsp;没有一个人肯走,因为他们都是宁死不屈的英雄!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长叹息,对三仙道:“三位伯伯,感谢你们这些年的教导和照顾,你们走吧,回三仙岛去吧。”

nbsp;nbsp;nbsp;nbsp;叶方士苦苦一笑道:“霄儿,那你呢?要走,咱们一起走。”

nbsp;nbsp;nbsp;nbsp;谈天笑道:“对对对,干脆咱们一起走得了,反正天帝山都完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苦苦一笑,他知道,九子是不会走的,因为这是他们的家,因为他们的责任就是捍卫道义,专门对付魔域的,他们若是走了,谁来对付妖魔?

nbsp;nbsp;nbsp;nbsp;曲天赋长叹一声,缓缓道:“你们走吧,我们弟兄不是走的,斩妖除魔,乃是我们的责任,我怎能遇强则逃呢?就算走,能走到哪里去?”

nbsp;nbsp;nbsp;nbsp;众人讨论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谁都不走。

nbsp;nbsp;nbsp;nbsp;患难见真情,什么是英雄,那就是在生死存亡时刻依旧不退缩的人,那才是英雄。

nbsp;nbsp;nbsp;nbsp;玉霄无可奈何,几人众人都不走,那就只能留下一起应付未来的暴风雨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看了看三仙,道:“三位伯伯,你们三个离开吧,到朝鲜族去,替我好好的照顾我儿子,就说,是我让你们去的,三位伯伯,你们走吧。”

nbsp;nbsp;nbsp;nbsp;三仙彼此看看,最后一起摇了摇头,他们三个已经跟玉霄成为了一体,那就是不管玉霄在哪里,他们就会在哪里,他们跟玉霄的感情深厚,在这种时候,三仙都不忍离去。

nbsp;nbsp;nbsp;nbsp;谈天笑叹道:“罢罢罢,既然大家都不走,那咱们就生死在一起得了!”

nbsp;nbsp;nbsp;nbsp;小糊涂仙道:“就是,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多高手,会打不过那个什么天魔!”

nbsp;nbsp;nbsp;nbsp;在场众人没有一个肯离开的,玉霄拉着三仙的手,泪如雨下,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nbsp;nbsp;nbsp;nbsp;这十年来,三仙就好似他的亲爷爷一样的照顾着他,保护着他,一直跟他形影不离,玉霄是感恩图报的人,但不管怎么做,都无法报答三仙待他的深情厚谊。

nbsp;nbsp;nbsp;nbsp;玉霄痛声道:“三位伯伯,你们这是何苦……”

nbsp;nbsp;nbsp;nbsp;叶方士轻轻的给玉霄擦擦泪水,微笑道:“霄儿,这么大了,还哭,你们都在这里,我们怎能离开呢,放心吧,咱们团结在一起,就不会怕那个什么天魔,一把大火烧死了这么多妖魔,估计那二十几个魔头都被烧死了,就算是天魔杀来,不过就率领着灵虚和嗷泽两个魔头,加上那些虾兵蟹将,根本不足为虑,咱们六七十个高手呢,一起上,我就不信打不过天魔。”

nbsp;nbsp;nbsp;nbsp;玉霄愁眉不展,叹道:“我就怕万一,天魔的厉害,各位师傅是知道的,也许,咱们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nbsp;nbsp;nbsp;nbsp;谈天笑骂道:“臭小子,怎么这么没志气呢?”

nbsp;nbsp;nbsp;nbsp;小糊涂仙道:“就是,从明日起,你就开始闭关修炼,好好的修炼,胜败都看你一个人的了,别忘了,你是天命所归,你若不是对手,那人类都完了!”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道:“就是,明天你就开始好好的练功,将四派的心法融会贯通,那就无敌啦,别光跟你的小媳妇整日里缠绵胡闹了,真没出息,娶了媳妇就……哎呦呦……”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没说完,曲仙儿三姐妹就不干了,玉蝶等人还不好意思跟他闹,不过都羞的低下了头,脸都红了。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的话很明显,那是说玉霄有了媳妇,光跟媳妇做那个夫妻间的快乐事了,说他没出息,这种话,哪有做长辈的乱说的,几个姑娘如何能不害羞。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姐妹却跟陶天喜嬉闹惯了,三个姑娘羞的粉面通红,照着陶天喜就掐,陶天喜赶紧躲到了一边,骂道:“臭丫头,反了你们啦?我是你们的叔叔!”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嗔道:“打的就是你,为老不尊!”

nbsp;nbsp;nbsp;nbsp;“就是,胡说八道!”三个姑娘撒娇追打着陶天喜。

nbsp;nbsp;nbsp;nbsp;秦扬几姐妹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揽在怀中,这个笑,虽然女儿已经出嫁,但在她们做娘的心中,她们几个还是跟小孩子一样。